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全部音频
分类名:遍览圣经察善恶系列
音频名:五、创造天地:

一、执行新的创造计划
 
上一讲谈到了“天上的堕落”,一个天使从路锡甫变成撒但。于是天上有了争战。结果上帝的儿子和真诚忠实的天使得胜;撒但和他的党羽就被逐出天庭。那么上帝是如何应对这场善恶之争,如何处理这场天使争战中所留下的许多问题的呢?“圣父与祂的儿子商议,要立即执行祂们创造人住在地上的计划。衪要先给人类一个试验时期,以便在他得以永保安稳之前测验他的忠诚。……”(《救赎的计划》第一章)
 
 
我们先来看一下《启示录》中所描述的天上的四活物和二十四位长老敬拜上帝的场景:
 
启4:11“我们的主,我们的上帝,你是配得荣耀、尊贵、权柄的,因为你创造了万物,并且万物是因你的旨意被创造而有的。”
 
请注意这里用了一个词“配得”,上帝是配得荣耀、尊贵、权柄的。一个事物配还是不配,一定是先发生了一些争议才涉及到这个问题的,也一定是需要通过一些事情来作判明的。说这个人“配得”……,这就表明了判断的结果。那么,天使和二十四位长老在天上赞美上帝,说:“你是配得荣耀、尊贵、权柄的。”是藉助什么事情来证明这一点呢?是借助“万物的创造”来证明这一点的。
 
那么,是什么事情导致他们来作这样的思辩和判断呢?很明显就是天上的善恶之争导致留下了一些疑问:米迦勒究竟是不是创造主?米迦勒和其他天使看上去不都是一样吗?如何证明祂是创造主呢?这些疑问的最终结果就是发现了——“万物都是因祂的旨意被造而有,祂是配得荣耀、尊贵、权柄的”。
 
这一段经文也提示我们,我们所生活的宇宙,天地的创造,和天上的善恶之争,在时间上是紧密相连的。我们难以确定创造周究竟是在什么时候发生的,但是它和善恶之争在天上的爆发,以及撒旦及叛乱天使的处理问题等,在时间上是非常靠近的,因为上帝需要把撒旦从天堂赶到地上。《救赎的故事》说:“天上的善恶之争,把天上的天使赶出去的时候,才决定把人尽快地造出来。”这说明撒旦被逐出天庭的时候,地已经被造,但还没有造人类。后来整个创造的过程,六天完成。
 
所以我们可以确定,天上战争爆发的时候,上帝是以新的创造来回应和回答,这场争战中留下的涉及到上帝品格的一系列问题:上帝所造的这位天使路锡甫是否完美?还是他创造的时候就有瑕疵,导致他最终出现问题?上帝赐给那些有道德的生灵,给他们自由意志,这个动作本身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上帝藉着三分之二的天使把三分之一的天使赶出天庭,这个做法本身反映出上帝究竟是否公正和慈爱呢?上帝的品格是怎样的?上帝所制定的、内在的、没有公布、没有说出来的律法,本身是不是合理的?能不能被他的创造物所遵守?他们已经犯罪了,如何证明律法是合理的呢?
 
二、天庭叛乱前的律法原则
 
我们要知道一件事情,在天上叛乱发生之前,上帝没有宣布过祂的律法,所有的生灵都自觉自发地遵行了衪的律法,祂用了一种心照不宣的方式。在《福山宝训》第五章「主祷文」有一段话:
 
上帝的旨意已在祂神圣律法的例令中表露无疑了,而这律法的原则也就是天国的原则。天上的天使所求取的至高知识,莫过于了解上帝的旨意而奉行祂的旨意。也就是他们尽其所能地从事最崇高的服务。
 
但是在天国所呈献的服务,并非出自守法的精神。当撒但背叛耶和华的律法时,天使们才产生了有律法的思想,好像是感悟一件从未想到过的事一般。
 
在这之前,天使们并没有感悟到有律法存在,他们就是凭着爱,凭着对上帝的顺服、感恩而自然地来敬拜上帝。当撒但背叛耶和华的律法时,就突然知道还有律法的存在,天使们才产生了有律法的思想。 
 
那律法的原则本身有没有问题呢?如果没有问题,如何来证明呢?天使已经在天上生活了这么长时间了,如何来证明他们被造的时候,是完美且没有瑕疵的呢?而又如何来证明天上的天使,原来上帝赋予他们足够的能力和意愿,以及自由的选择能力等,是为守好上帝的律法,他们是有足够潜能的呢?所以,在上帝创造人类的时候,祂都将这些问题都考虑进去了,祂要以“新的创造”来回答天上因为善恶之争所留下的种种疑问。
 
三、新的创造将解决的疑问
 
1、米迦勒的身份和地位问题
 
首先要回答的问题,就是米迦勒的真实身份和地位。在天上,祂是以天使的样式出现的,是否如上帝所宣称的,祂就是创造之主呢?现在有一个机会,如果是由米迦勒来完成地球上万物的创造,那就足以证明祂就是上帝之子,祂就是天地万物所有一切创造的根源。
 
出3:2耶和华的使者从荆棘里火焰中向摩西显现。摩西观看,不料,荆棘被火烧着,却没有烧毁。
出3:4-6耶和华上帝见他过去要看,就从荆棘里呼叫说:“摩西!摩西!”他说:“我在这里。”上帝说:“不要近前来,当把你脚上的鞋脱下来,因为你所站之地是圣地。”又说:“我是你父亲的上帝,是亚伯拉罕的上帝,以撒的上帝,雅各的上帝。”
 
亚伯拉罕的上帝,祂以什么样的形式出现的?是以“耶和华的使者”的形象出现,以天使的形象出现。创造并呼召亚伯拉罕的这样一位上帝,祂在地上表现的形态,就是天使的形态。在天上,米迦勒是以天使的形态表现的;在地上,亚伯拉罕的上帝以天使的形态表现,所以米迦勒就是耶和华的使者,就是向摩西显现、向亚伯拉罕显现、呼召他的上帝。在创造之初,天地万物都是由亚伯拉罕的上帝创造的,而亚伯拉罕的上帝是以使者——天使的形态出现的。让我们看到完成地上创造的,就是米迦勒。
 
启4:11 “我们的主,我们的上帝,你是配得荣耀、尊贵、权柄的,因为你创造了万物,并且万物是因你的旨意被创造而有的。”这就表明了米迦勒确实就是一位创造之主。撒但对米迦勒真实身份的质疑,藉着创造的过程,给予有力的回击,并做了一个无可质疑的答复。在这个之前,天使如果反抗米迦勒,还不能够明确地说是反抗一位创造之主,毕竟没有看见过衪创造什么,是凭着信心接受;而现在亲眼看见米迦勒参与创造大工,如果继续反抗祂,就是明目张胆的对造物之主的背叛。所以米迦勒的身份,通过创造而真正表现为创造之主。
  
2、天使被造有无瑕疵问题
 
其次,天使被造的时候是否完全没有瑕疵?这一点在《创世记》中曾经提到过,上帝反复地重复一句话:“是好的。”祂每造一天,都说这一切“看着是好的”;祂所造的任何一个环节都是“好的”,都是没有瑕疵的;最后当人类被造的时候,上帝直接宣布说:“甚好!”非常好,比之前的还要好!没有人对此提出疑问,上帝也不说谎。很明显,人类的被造是完美无缺的。
 
 
如果说比天使还低一点的人类都是完美无缺的,那比人类高一点的天使被造的时候,就是更加的完美,更加的没有瑕疵了。这样,天使犯罪的问题就不应归咎到上帝身上了,因为上帝没有造一个有瑕疵的天使,祂所造的一切,包括地和地上的一切走兽,都是完美而没有瑕疵的。
 
3、上帝的律法是否合理问题
 
那上帝的旨意、祂的律法是否合理?天使有没有能力做到呢?通过一件事可以看明,就是——人的级别比天使低,如果人能够做到,天使就没有理由做不到。
 
上帝在创造人的过程中制定了婚姻法,天地万物一切造完后,上帝又确定了安息日。上帝是怎样来检验人是否能守好上帝所制定的律法,能遵循上帝的旨意的呢?祂设立了两棵树:一棵生命树,一颗善恶树。生命树和其它树上的果子都可随意吃,只是善恶树上的果子不可吃。这个检验的方式体现了律法的性质。祂的检验的方式非常简单:只要不去碰他,不去吃他,就可以了。说明祂的要求非常的公正、合理,人没有可能做不到的。人可伸手摘其它树,就表明你也有能力不伸手摘这棵树。
 
如果人没有做到而违背的话,问题就不出在祂的律法上,而出在个人的选择上。是受造之物误用了上帝所给的能力和自由选择的意志。还有,人是按照上帝的形象和样式所造,甚至于人是可以生育的,上帝说:你们要生养众多。天使是没有生育的,这个功能是天使从来不曾体验过的。如果人正确地使用自由选择的意志,遵守上帝的旨意,他们生养孩子的过程及所表现的种种的爱,就表现出作为造物之主对于祂所创造的一切生灵,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感。如果人一直听从上帝的旨意,就会在生命中不断地从深度、广度来表现上帝的形象和样式,这样就不断打消天上因为善恶之争所留下的,关于上帝品格的种种可能的质疑。
 
四、上帝对祂儿女的理想
 
上帝吩咐人类,祝福他们要生养众多,遍满地面,使他们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地上的牲畜和全地,并地上的活物,这个使命本身是一个训练营。而最终上帝的目的不仅只是让人管理地上的这些东西。
 
《救赎的故事》一章最后一段:圣父与祂的儿子商议,要立即执行祂们创造人住在地上的计划。祂要先给人类一个试验时期,以便在他得以永保安稳之前测验他的忠诚。如果他受得起上帝所认为适于加在他身上的考验,他最终便要与天使同等。他将要得蒙上帝的眷爱,并要与天使互相交好来往。但祂并不认为将他们置于背逆权势之外是合适的。
 
人还是要被考验的,人最终是要和天使同等的,人交往的对象就是天使,最后和天使要成为同事,三分之一背叛的天使所留下的空缺,将会被人类所替代。耶稣在《路加福音》19章里说:
 
路19:12-13(耶稣另设一个比喻说):“有一个贵胄往远方去,要得国回来。便叫了他的十个仆人来,交给他们十锭银子……
路19:15-19“他既得国回来,就吩咐叫那领银子的仆人来,要知道他们作生意赚了多少。头一个上来,说:'主啊,你的一锭银子已经赚了十锭。'主人说:'好,良善的仆人,你既在最小的事上有忠心,可以有权柄管十座城。'第二个来,说:'主啊,你的一锭银子已经赚了五锭。'主人说:'你也可以管五座城。'”
 
忠心的仆人可以管理五座城、十座城,但整个善恶之争结束的时候,地上只有一座城,就是天上降下来的新耶路撒冷城,那么十座、五座又在哪呢?就是指未曾堕落的诸世界。得赎经过考验合格的人类,将要替代曾经的天使的工作,成为上帝的使者,与其他忠实的天使一样,往来于全宇宙,带着上帝的旨意寻访诸世界。这是个非常崇高的、我们今天无论如何都难以想象的高尚的工作。
 
上帝对人类所设定的目标,超乎人的想象之外。
 
《给青年人的信息》610段:上帝对于祂儿女的理想,超过人间的最高理想。敬虔──与上帝相似──是我们应达到的目标。有一条不断前进的道路,展开在学生面前。他有一个要实现的目的,有一个要达到的目标,那就是包括一切良善,纯洁和高尚的事。他要在真知识的每一学科中努力前进,始终不渝。藉着他的努力,在他面前必出现高尚的目标。这些目标远远超过单单自私和属世的利益,犹如天高过地一般。(教育论第1819面)
 
当人类的救赎计划完成以后,上帝原本的目标又被恢复,这时人类所要达到的状态,就是上帝原本造人的根本旨意所在。
 
《善恶之争》最后42章45段:在那里,永远不衰残的心智要因思考创造之能的奇妙和救赎之爱的奥秘,而得到无穷的喜乐。再没有残忍诡诈的仇敌来引诱人忘记上帝。人的各种才能都要发展,一切力量都要增强。知识的追求不会使脑力疲惫或精神穷竭。在那里,最伟大的事业必能推进,最崇高的志向必能达到,最雄伟的愿望必能实现,但此外还要出现新的高峰需要攀登,新的奇迹需要赞赏,新的真理需要推究,并有新的目标让人发挥脑力、心力、和体力。
这向我们展示了一个完全的、永远无穷的目标,是在永恒的岁月里不断地追求也不能穷尽的美好一切。如果初造的人能遵循上帝的旨意,藉着他们不断的生育,建立人间的天国,就足以向撒但这位背叛的天使证明,遵循上帝的旨意,是建立一个国度的唯一的正确的方法。而撒但簒夺天国国度之争,就会被人心悦诚服地平息下来。整个宇宙之中,因为天使的叛乱所造成的空缺、混乱,将会由新造的人类来填补替代,还会恢复到没有叛乱之前的有序状态。
 
通过人类的创造,一方面证明了米迦勒就是实实在在的创造之主;另外也证明了,藉着按照上帝的形象和样式造的人,反应了上帝的品格,证明了上帝美好品格的潜能;第三个方面,藉着人的受造,表明天使的受造也是完美无缺的。同时,藉着所给出的律法以及检验的方式,表明上帝律法的合理性、公正性和可行性。如果人能顺从律法,人都能在真善美方面不断地进取。就说明给人以自由意志的正确性,是能够让人不断地在真善美上发展、成长、成熟的。藉着人类的创造和人类的生育,如果这样持续下去,将会在地上出现一个非常和睦、非常荣美的地上的天国;撒但的建国计划也就会被粉碎。
 
上帝在地上创造天地万物以及人类,不仅表明了上帝的智慧、能力、权柄、荣耀,而且藉着创造计划以及人类的发展,来回答善恶之争中间所出现的种种问题。如果人类一直遵守上帝的旨意,那人类将是一个多么完美的世界。地上就不会有灾难,不会有罪恶的临到。可是上帝这一切的安排,因为人类没有经受住临到的试探,而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我们下一讲再继续。
 
结束祷告:天父上帝,我们赞美主你的恩典!主啊,你藉着《圣经》让我们能够简单的一窥你创造的完美。主啊,你的旨意是何等的完美,但是罪恶让人类背离了你的旨意,求主你帮助我们,不断地藉着《圣经》来明白主的旨意,在我们身上藉着圣灵的大能,不断地帮助我们,恢复上帝造人的计划,恢复人类因罪恶失去的上帝的形象和样式。我们献上这样的祷告,奉耶稣圣名。阿们!

分类名:遍览圣经察善恶系列
音频名:四、天上的堕落

上一讲简单介绍了米迦勒和路锡甫。路锡甫最初被创造出来的时候,是完美的,“无所不备,智慧充足,全然美丽。”(参结28:12)他是不缺乏任何智慧的。不像我们现在智慧不足,需要向上帝求智慧。他有充足的智慧来判断事物,完全地生活在上帝的面前,全然美丽。上帝创造他的时候,没有任何的瑕疵,找不到一丁点的毛病。
 
一、贸易很多,心中高傲
 
在《圣经》里对于撒旦的堕落,还是给了一些细节,讲了一些主要的原因。《以西结书》第28章,上一次看到了第15节,我们下面继续来看撒旦堕落的过程所给予的一些启示。
 
结28:16因你贸易很多,就被强暴的事充满,以致犯罪……
 
这里说到一个根源,就是说他的“贸易很多”。他是怎么犯罪的呢?《圣经》上说的“贸易”,也就是“搬弄是非”的意思。就是说他搬弄上帝的是非,对上帝说三道四,有自己的一些猜忌、一些看法。他所搬弄的究竟是什么呢?很明显的,真正在他眼中看不过去的不是父上帝,他知道父上帝是创造主,是宇宙的主宰。可是这一位看上去跟他没什么两样的天使长米迦勒,祂凭什么就要来管理一切呢?这让他心中不平,因此就产生了不满。《圣经》上说,他因为这件事情开始,“就被强暴的事充满”,如同洪水时期,地上人心败坏,充满了强暴。这种情况导致他犯罪。犯罪的根源:
 
结28:17你因美丽心中高傲,又因荣光败坏智慧。
 
前面提到路锡甫“全然美丽”,在所有被创造的天使中,他是最美丽的。这种美丽使得他自以为在天使中间是最高贵的,不能向米迦勒低头,这导致他“心中高傲”,最后因荣光而败坏。
 
曾国藩有一句话:“天下古今之才人,皆以一傲字致败。天下古今之庸人,皆以一惰字致败。”就是说天下有才干的人,最后失败都败在一个“傲”字上;而天下平庸的人,最后失败都败在一个“懒”字上。撒旦也是因为心中高傲,恃才傲物。曾国藩后面还有两句话:“有才而不傲慢,必定是“德”在压着;无才却很努力,必须是“德”在撑着。”意思是说:有才干而不傲慢,一定要有美好的品格压着,让这傲气不要出来;没有才干却能够很努力地争取,这一定要有很好的德行和信念来支撑,让他不断地付出艰辛和劳苦,向着成功,向着更好地发展努力。
 
二、未能参与天父的谋略
 
究竟是什么样的事导致了撒旦开始出现不满呢?在这一个细节上,预言之灵给了一个启示。
 
《属灵的恩赐》1章1段:主指示我看到撒但曾是天上一位尊贵的天使,地位仅次于耶稣基督。他的容貌象其他天使一样,是温和而快乐的。他的额头又高又宽,表明他有很高的智力。他形体完美,风度高贵而威严。但是当上帝对祂的儿子说:“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像造人”时,撒但就嫉妒耶稣。他想要在造人的事上充当顾问。他充满了羡慕、妒忌和仇恨。他希望在天上居于最高位置,仅次于上帝,并且受到最高尊荣。直到此时,全天庭一直都是秩序井然,和谐完美地顺从上帝的政权的。
 
这一段话给我们一个启示,上帝与祂的儿子基督(米迦勒)一同商量怎么样来造人,没有让路锡甫参与其中的讨论,这引起了他的不满。他在天上本来是处于一个最高的位置的,现在突然要造人,并且人是按照上帝的形象和样式来造的,这其中的奥秘他无从知晓,也没有让他参与。《圣经》告诉我们,天使是没有婚姻嫁娶的,也就是说他们无法生育下一代。可是要造的人是能够生育的,这会不会引起撒旦心中的想法呢?新造的族类能够生育,那我在天上的地位或许就不保了,不再是最高的了。有生育的能力和创造的能力,像创造主一样能够带来一个生命,这是我所不备的。那么这个将要新造的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生灵?为什么不让我参与?他将有我所没有的东西……这一切或许就导致了路锡甫心中的不满。当然我们没有更强的《圣经》依据来更深地说明这一点,但是这个推测应当是有它的合理性的。
 
三、嫉妒终至压倒了忠信
 
在这一种情形之下,上帝就召集天使开会,然后就向天使们说明了祂的儿子米迦勒真实的地位。米迦勒其实看上去跟天使一样,但是祂是上帝的儿子,是一个永远存在的创造者。天上的天使和天上的诸世界都是由祂造的,天使要来敬拜祂、服从祂、尊荣祂,这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的事。
 
《先祖与先知》第1章12段:众天使欣然承认基督的至尊权威,并俯伏在祂面前,向祂倾露他们的挚爱和崇敬。路锡甫与他们一同跪拜;但他心里却在进行着一种奇特而剧烈的争战。真理、正义和忠信,正在与嫉妒的心理发生冲突。圣天使的影响似乎一时克制了他。当赞美的声音出自千万天使的口,以嘹亮的音调洋溢天庭时,他那邪恶的心意似乎被征服了;一种莫可言宣的爱感动了他整个的身心。他便和一班无罪的敬拜者,一同向父与子倾露爱心。但不久他又因自己的荣耀而满心骄傲。贪图高位的欲望死灰复燃,嫉妒基督的心又发作起来了。
 
在另外一本书《救赎的故事》的第一章,依然是讲撒旦的堕落。在第二段说到上帝在天庭声明爱子基督的地位后,则说到撒旦他忌恨、猜忌耶稣基督,不太承认祂的真实地位。当其他天使都向耶稣下拜,承认祂至高无上的权威的时候,路锡甫心中的嫉妒和仇恨在当时的影响之下,没有表达出来,但他的心中存有不满。犹6“又有不守本位、离开自己住处的天使。”这里说撒旦离开了自己的工作岗位,他本来是遮蔽约柜的基路伯,应该待在上帝的面前听令。但是此处说他是“不守本位、离开自己住处的”。
 
《救赎的故事》第1章第4段接下来说:路锡甫既不知足而又充满妒忌耶稣基督的心,便离开不侍立在圣父的面前。他隐瞒着自己的真意,招集了天使全军。他提出了他的问题,就是关于他自己的事。他以一个受委屈者的态度说明上帝如何偏爱了米迦勒而疏忽了他。他告诉众天使,他们过去所享有甘美的自由就此终止了。因为上帝岂不是已经委派了一个统治者来管理他们,要他们今后必须屈从于他么?他向他们声明:他招集他们的目的,乃是要向他们保证今后不再容忍这种侵犯他和众天使之权利的行为;他绝不再向基督屈膝;他要自己争取那本应归于他的尊荣,而且他也要作凡愿跟从他并听他话之天使的指挥。
 
 
这样就导致了天使之间的争战。有一些愿意来听从他,跟他一起背叛上帝的权威。在怀师母其他的一些著作中也提到,撒旦带着猜忌、不满基督的作法,在天使中间工作。因为他本来就仅次于基督,常常去执行任务的时候,就让这些比他低一点的天使,慢慢地以为他就是天上的管理者,他把所有的荣耀集中在自己的身上。这些事情使得部分天使对他死心塌地,把他视为唯一的领袖。但是其中也有一些忠实的天使,曾努力劝他不要这样做。《预言之灵》启示说:他就指责这些忠实的天使是奴才。
 
四、我要与至上者同等
 
赛14:13-14“你心里曾说:'我要升到天上,我要高举我的宝座在上帝众星以上;我要坐在聚会的山上,在北方的极处;我要升到高云之上,我要与至上者同等。'”
 
这一段经文表明他所做的这一切努力,是要和米迦勒同等。路锡甫在天上对于上帝的权威,并没有怀疑。——雅2:19你信上帝只有一位,你信的不错;鬼魔也信,却是战惊。他的目标要与至上者同等,要与米迦勒同等。到后来他甚至于想要超过米迦勒。当这种情绪初次在他心中燃起的时候,他也把不准这究竟是什么样的一种东西。但是这一种感觉使他越走越远,最后甚至于走到认为自己的智慧不是来自于上帝,而是来自于自己的地步。这样使他确认自己应该与上帝一样配得尊荣和能力,一心想要建立自己的王国,与上帝同等,至少要与米迦勒同等。
 
当撒旦在天使中间散布了许多的谣言,搬弄是非,栽种了许多不满的种子之后,或许他认为已经获得了一些群众基础。
 
《救赎的故事》第1章11段:天庭的全军都被召集到上帝的面前,以便对每一案情做成决定。撒但厚颜无耻地声明他不满于基督的擢升超越他。他骄傲地站了起来,力陈他应与上帝同等,并应与天父一同参加会议,明了祂的一切旨意。上帝告诉撒但:祂的隐密旨意只启示给祂的儿子,而且祂要天庭全军,连撒但也在内,都毫无保留毫无疑问地顺服祂,然而他(撒但)却已经显明自己不配在天上保有一席地位了。于是撒但耀武扬威地指着那为数近乎全体天使一半的同情者,喊叫说:“这些都是支持我的!难道祢也要驱逐这些天使而使天庭有如此的空虚吗?”他随即声明他准备抗拒基督的权威并借武力维护他在天庭的地位,以势力对抗势力。撒旦走到这一步其实是需要很长的时间的。
 
他怎么能够从一个智慧充足、全然美丽的一个天使,最后居然想到自己的生命、智慧来源于自己?不是从上帝那里来,而是自己本来就聪明,本来就是智慧的源头?甚至敢于在天上用武力来争战?这是需要一个相当长的时间,《预言之灵》还有很多的段落描写。
 
上帝长时间地容忍了撒旦在天上的这种背道工作。祂容忍了他在天使之间散布谎言,给了他一个相当长的时间,以便让他的计划能够公开,能够被这些曾经对祂毫无怀疑,从来没有经历过罪恶的天使看清楚。如果在一开始就驱逐他的话,事情还没有发展到一定阶段,只是因苗头出现就进行处理,那其他很多天使就有可能不服,反而导致更多的天使堕落。现在,一切都公开化了,甚至于撒旦说要以武力来对抗武力。
 
靠近他的有将近三分之一的天使,曾经那些忠实的天使,撒旦斥责他们为奴才。在上帝招聚大家开会的时候,其中有一部分的天使还是改过来归从了上帝。而对于其他的一些天使,他却欺骗他们说:现在已经走得太远了,没有办法回头了。其实如果天使们放弃这些想法回头的话,上帝还是可以原谅他们,接纳他们的。
 
 
五、天上的争战
 
撒旦这种肆意的背叛,公开的挑战,是在完全明白上帝的圣德,在上帝的荣光之下,自己有充分的智慧的情况下所作的一个选择。这种叛逆的种子是无法根治的,所以《圣经》向我们启示,上帝没有给天使赎罪的可能,种子进入了,是没有办法让它完全根除的。撒旦也曾经想要向上帝投诚,想要返回到原来的位置,但是叛逆的种子已经在他的心里生根发芽,终至根深蒂固,没有办法再回到从前了。在这种情形之下,撒旦就对其他的天使说,你们也跟我一样,走得太远,没法回头了。
 
当上帝再次招聚他们开会的时候,争战就公开化了。接下来就出现:在天上发生争战。上帝就指派米迦勒来平定这场天上的叛乱。启12:7-8“在天上就有了争战。米迦勒同祂的使者与龙争战,龙也同它的使者去争战,并没有得胜,天上再没有它们的地方。”
 
《救赎的故事》1章13段:于是天上有了争战。上帝的儿子,就是天上的大君,与祂忠实的天使同那叛首和那些与他联合的使者交战了。结果上帝的儿子和真诚忠实的天使得胜;撒但和他的党羽就被逐出天庭。天庭全体都承认并敬拜公義的上帝。天上没有留下一点叛逆的余毒,一切都像以前一样安宁和谐了。天上的使者为那些曾经在幸福与极乐中作他们同伴者所遭受的厄运而悲伤。天庭深深感受到这一次的损失。
 
我们其实可以发挥一下想象力,天上的天使,《圣经》上说:千千万万、万万千千,没有办法数清楚的。我们的数字概念可能不足以清晰地将天使的数目表现出来。三分之一的天使在天上突然一下离开了天庭,那就有相当大的一个空缺出现。这样一个庞大的数量的群体,他们也都是充满智慧的,和撒旦走到一起,最后和上帝进行较量。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形呢?匪夷所思。
 
六、违背律法就是罪
 
《善恶之争》29章1-2段:罪恶的起源以及其存在的理由,在许多人的思想中乃是一个引起许多疑虑的谜。他们看到罪恶的发展,以及其造成祸患与荒凉的惨果,便发出疑问说,在一位具有无穷智慧,能力和慈爱之主的治理之下,这一切怎能存在呢?这是他们所百思莫解的奥秘。他们在惶惑犹疑之中,便看不到《圣经》里所明白启示并与救恩密切相关的真理。有一些人为要探讨罪恶存在的原因,就致力研究上帝所从未启示的事;因此他们的困难得不到解决,于是那些轻易疑惑并吹毛求疵的人,就抓住这一点作为弃绝《圣经》的借口。此外,还有一等人因为人的遗传和误解蒙蔽了《圣经》中有关上帝的品德,祂政权的性质和祂应付罪恶的原则等教训,所以他们对于罪恶的大难题就得不到圆满的解答。
 
我们固然不能解释罪恶的起源以便说明罪恶存在的理由。然而我们可能对于罪恶的起源及其最后的处理问题得到相当的了解,以便充分显明上帝在应付罪恶的一切方法上,都是公義而慈悲的。《圣经》中的教训真是再清楚明白没有了,说明上帝对于罪恶的产生,是绝无责任的;因为上帝的恩典没有任意收回,祂的政权也没有什么缺欠,足以造成什么发生叛变的缘由。罪恶乃是一个侵入宇宙的仇敌,它的出现是毫无理由的。它是神秘而不可思议的;原谅它就等于袒护它。如果能找出一点足以原谅它的理由,或是指出它存在的原因,那么罪就不成其为罪了。我们对于罪恶所下的唯一定義,就是《圣经》所说:“违背律法就是罪。”它乃是出于一个与爱的伟大的律法相抗衡之原则的发展,而爱乃是神圣政权的基础。
 
《圣经》里面看到两个奥秘,一个“敬虔的奥秘”。本身就是生命的上帝,如何放弃自己的生命,放弃自己崇高的地位,变成一个人。而另外一个叫“不法的隐意”,也是一个奥秘。罪是怎么出现的?原因是什么?这个也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人如果想要通过哲学推理,通过这些方式来解释罪的出现,最后是无功而返,不可能有任何的答案。
 
整个上帝的计划里面,它对罪的处理方法以及最终的结果,都让我们看到罪所带来的恶果究竟是什么,它丝毫没有继续存在的理由。因为它存在会给整个世界带来灾难,而不是建树。对这些自己发起罪的人,本身也不是快乐的。比如:一个人去记恨人,会做一些可能不利于他人的事情,对记恨者本身也不是一件好事,最终会给他的身体和健康带来损失。所以罪不但会危及他人,更是会直接给犯罪的人本身带来重大的损失。
 
天上的天使发生了叛乱,必然会留下许多问题,为什么有最高智慧的天使最终会叛乱?究竟上帝所造的这位天使是否完美?还是他创造的时候就有瑕疵,导致他最终出现问题?上帝的律法是否真正合理?能不能被他的创造物所遵守?上帝赐给那些有道德的生灵,给他们自由意志,这个动作本身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上帝藉着三分之二的天使把三分之一的天使赶出天庭,这个做法本身反映出上帝究竟是否公正和慈爱呢?这一切都会是天上所留下的问题。而这些问题需要解答,作为对这些问题解答的回应,上帝就创造我们这个天地。
 
 
《救赎的故事》1章14段:圣父与祂的儿子商议,要立即执行祂们创造人住在地上的计划。……
 
如果人一直能遵守上帝的旨意,天上这些问题都可以得到解答;可是如果人违背上帝的旨意,就意味着有一场新的争战出现。上帝必须用一个新的方式来解决这些问题。这些问题我们就留到下一课讲:《创造与人的堕落》。
 
结束祷告:天父,我们感谢主!你赐给我们《圣经》,让我们看到一个完美的天使是如何因为骄傲与嫉妒从一个智慧充足、有着荣耀的地位而堕落成为了与上帝为敌的宇宙大敌--撒旦。所以,求主帮助我们,时刻保持谦虚谨慎的心,能够谦卑地与主同行。献上祷告,奉基督圣名。阿们!

分类名:遍览圣经察善恶系列
音频名:三、米迦勒与路

米迦勒——上帝爱之循环的纽带
 
1、一概都是藉着祂造的
 
先来看米迦勒,《圣经》里唯一被称为天使长的一位。纵观《圣经》,发现其中真正提到的天使的名字,就是三个:米迦勒,路锡甫,加百列。加百列这位天使应该是在路锡甫叛乱犯罪之后,替代他位置的那一位。而其他数不清的千千万万的天使,在《圣经》中并没有一一将他们的名字启示出来。米迦勒是唯一不同的一位天使,也可以直接说这一位天使就是基督,就是上帝的儿子。米迦勒名字的本意,就是“像上帝的那一位”。在整个创造的生灵中,《圣经》里有一段记载:
 
西1:15-17爱子是那不能看见之上帝的像,是首生的,在一切被造的以先。因为万有都是靠祂造的,无论是天上的、地上的、能看见的、不能看见的,或是有位的、主治的、执政的、掌权的,一概都是藉着祂造的,又是为祂造的。祂在万有之先,万有也靠祂而立。
 
这段话表明,“爱子是那不能看见之上帝的像”。换句话说,任何一个受造物,看见爱子就如同看见那不能看见的上帝。在《遍览圣经访基督》里已经多次谈到,基督就是上帝的启示;受造之物要认识父上帝,都是通过基督来表现和彰显的。上帝的儿子与受造之物之间是什么样的关系呢?16节就清楚地说明,“万有都是靠祂造的”。不仅起初的天、地、人、动物是祂造的,而且说“无论是天上的、地上的、能看见的、不能看见的,或是有位的、主治的、执政的、掌权的,一概都是藉着祂造的”。这里就包含了天上未曾堕落的诸世界,也包含天使,都是祂所造的。
 
不仅如此,《圣经》还说,“一概都是藉着祂造的,又是为祂造的。”打一个不太恰当的比方:一个父亲要为儿子造一座房子,他是因为爱这个儿子,让儿子用他的材料、资金去造房子,藉着这个儿子来完成房子,彰显儿子的智慧;但同时,房子就是为这个儿子造的。我们只是用相近似的例子来说明,天父上帝让祂的儿子来创造宇宙、天地、万物中的一切,而这一切又是为祂而造。其中的深意还远待我们去思考和默想。
 
2、被造之物需因信得生
 
可以想象一下,天使被创造出来之后,他们睁眼一看,见到的就是米迦勒。米迦勒表面看上去和他们一样,都是天使的样子,可是怎么能够证明这些天使就是米迦勒所造的呢?唯一能够相信的,就是上帝的话。但是从《圣经》的启示中可以看出,上帝或许没有给他们那么明确的启示。在上一讲也说到,上帝没有从一开始就说明祂儿子真实的地位,只是委派祂来管理这些天使。天使们就是因为对上帝的爱,对上帝的信心,接受了米迦勒的管理。米迦勒在他们面前就如同上帝的代理人,代表着父上帝对他们的爱。
 
所以在路锡甫起了反叛之心后,上帝在天庭宣布了衪爱子的身份和地位。然而后来在路锡甫的心中还是起了挣扎,是因信顺从圣子的领导呢?还是继续随从内心的骄傲?后来,他选择了后者。所以,上帝所制定的、所有有理性的生灵生活的一个原则就是:義人必因信得生。受造的生灵,无论是诸世界,天使,还是人类,都要凭着对上帝的信心和顺从,才能够保持持续的生命。这个原则适合于上帝所创造的一切有理性的生灵。
 

上帝的儿子取了天使的形态,并不表明祂是被造之物;就如同后来祂取了人的形状,但不表明祂是被造之物一样。
 
箴8:22-23“在耶和华造化的起头,在太初创造万物之先,就有了我。从亘古,从太初,未有世界以前,我已被立。
 
箴8:29-30为沧海定出界限,使水不越过祂的命令,立定大地的根基。那时,我在祂那里为工师,日日为祂所喜爱,常常在祂面前踊跃。
 
虽然这里的经文是指创造的世界,创造沧海,但是同时也说明,祂在造化的起头,在创造万物之先,基督就存在了。祂是自有永有的那一位。上帝的计划是祂所创造的万物,都由祂的儿子来管理,因此,爱子就有权利和上帝商议整个宇宙中的重大事物。而这种商议是不需要向其他的受造之物汇报,商量或征得他们同意的。
 
3、因爱而创造
 
米迦勒,这位上帝的儿子,祂创造天地万物,创造宇宙和诸世界,创造天使,这都是在人类还没有创造之前。人类从一开始被创造,就被赋予了自由选择的意志;同样,那些比人类更高的天使和诸世界,他们被造的时候,更是被赋予自由的意志。上帝就是爱,祂凭着爱的原则进行创造。为了让爱充满祂所创造的整个宇宙,衪赋予衪所创造的生灵以自由的意志,让他们能够自由的选择。这就实际存在着一个潜在的危险,既然有了自由选择的权利,那就意味着可以选择服从上帝,也可以选择背叛上帝。只有当这两个选择同时存在的时候,自由选择才是真实有效的。一旦在无数的诸世界以及数不清的天使中,有一个天使滥用自由的选择权,选择偏离上帝的旨意,势必就会发生另外的事件,就会出现不协之音。
 
上帝是一位全知的上帝,祂从起初看到末后,在祂没有创造之先,祂对于宇宙中要发生的事情,祂创造之后可能发生的一切,祂都能完美地不遗漏地作出准确的预见。可是就算上帝有这种完全的预知、预见,但祂并不预定、预设每一个人必须这么做。也就是说人在这个框架之下,在上帝知道可能会发生的情形之下,人或者天使、诸世界,他们作出自己的选择,而在此过程中,并没有上帝意志的干预,或者上帝迫使他,让他必然做出这种选择。
 
上帝为祂整个创造中要发生的被造生灵背叛和堕落的事情,拟定了一个计划。祂充满智慧,解决问题必须一揽子、一次性地全部解决。这一次性不是三天两天,而是会有一个漫长的时间。祂是一次性的让这事件一竿子走到底,把该有的可能性全部释放完,以至于将来不会再有人愿意重犯第二次。千千万万数不清的天使,如果今天这个叛乱,解决了,明天又有一个叛乱,再去解决,没完没了,就不能体现上帝的智慧,不能体现祂的慈爱和公正。上帝用无穷的智慧,从一开始就允许这事件的发生,而且为这事件拟订好了所应对的的完整救赎计划。
 
4、上帝永古隐藏不言的奥秘
 
《罗马书》16章25-26节说,上帝的救赎计划,是“永古隐藏不言的奥秘”。上帝没有把这件事情向众天使交代,也没有向诸世界交代,是隐藏的一个奥秘。既然是一个奥秘,就是不让人知道的一件事情。直到这件事情在某种条件之下,隐藏的必须变成显然之后,人才能去琢磨,去发现这一个奥秘的存在。
 

上帝既定的这个奥秘,提前3:16大哉!敬虔的奥秘,无人不以为然,就是:上帝在肉身显现,被圣灵称義,被天使看见,被传于外邦,被世人信服,被接在荣耀里。这个隐藏的奥秘,被称之为“敬虔的奥秘”。在天上的天使刚被造出,还没有犯罪,而人类还没有被创造,更没有犯罪——之前,这个奥秘就已经隐藏。而这个奥秘的核心,就是上帝的儿子,祂将要道成肉身,为即将创造而后堕落的的人类而赎罪的这样一个奥秘!
 
路锡甫——罪的起源
 
1、明亮之星,早晨之子
 
在人类还没有创造之前,在天使中,上帝创造了高于其他天使的一位,他的名字在《圣经》里有一个启示,赛14:12“明亮之星,早晨之子啊!”用原文来讲,中文翻译成“路锡甫”。路锡甫是上帝创造的天使中最为高贵的一位天使,这位天使他做什么工作?他在哪里生活?他的起居地点在哪里?《圣经》中也给了我们一些启示,《以西结书》28章,藉着对推罗王的一段话,对这位天上最高的天使作了下面的哀歌:
 
结28:12-13“你无所不备,智慧充足,全然美丽。你曾在伊甸上帝的园中,佩戴各样宝石,就是红宝石、红璧玺、金钢石、水苍玉、红玛瑙、碧玉、蓝宝石、绿宝石、红玉和黄金,又有精美的鼓笛在你那里,都是在你受造之日预备齐全的。
 
经上说,这位天使生活在天上的伊甸乐园,里面有各样的宝石、黄金,有精美的鼓笛在他那儿。鼓笛我们把它理解为乐器的话,那么他是一位善于歌唱的,有音乐天赋的一位天使;工作,是受膏遮掩约柜的基路伯。从《圣经》后来的启示,约柜就是上帝宝座的根基,宝座之上,是上帝的临格所在,也就是说这位天使是最靠近上帝荣耀的。
 
结28:14你是那受膏遮掩约柜的基路伯,我将你安置在上帝的圣山上,你在发光如火的宝石中间往来。
 
2、在天使全军之中居首
 
他在天上自由而行,上帝给了他非常高贵、非常重要的工作。路锡甫他究竟长成什么样子呢?介绍一段《救赎的故事》中描写他的话:“路锡甫尚未背叛之前,在天上乃是一位崇高的天使,在尊荣上仅次于上帝的爱子。他的容貌像其他天使一样,是温和而带有快乐表情的。他的额头又高又宽,表明他有强大的智力;他的体格是健全的;他的风度高贵而威严。他脸上焕发出一种独特的光辉,向四处照耀,比其他天使的光辉更加明亮,更加美丽;然而上帝的爱子基督却在天使全军之上居首。在众天使尚未被造之前,祂与父原为一。”
 

这是《预言之灵》卷一的第1章「路锡甫的堕落」第一段。其他还有一些作品用了许多的话语来描写这一位杰出的受造天使,说他是最像他的创造主,最像基督本人的。他是充满了荣光的,他的荣光超过了所有其它的天使,在工作上与上帝的儿子联系得最紧,他有资格参加天上的议会,原是所有受造之物中最高贵的一位。也曾是最能把上帝的旨意显示给全宇宙的一位天使。
 
3、曾充分体验最高的幸福
 
怀爱伦甚至还有一段话说,“永恒上帝身上发出的不止息的荣光,照在他的身上,在他没有堕落之前,执行上帝神圣的旨意,是非常快乐的一件事。在罪恶没有侵入宇宙之前,所有的天使都完全遵从上帝的旨意,得享平安与喜乐,他们以爱上帝为至上,并彼此无私相爱。这种状况在罪恶进入之前是长期存在的。”
 
也就是说天使们,在撒旦叛乱之前,他们已经生活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是在平安喜乐,遵从上帝旨意的环境和背景之下存在的。
 
怀爱伦在《论天使》的一段话说:“路锡甫拥有永恒财富无价的知识。这是人类所没有的。牠曾体验天上住所纯粹的满足、平安、最高的幸福和真正的快乐。牠在叛逆之前,体验过上帝完全悦纳的满足感。牠曾充分赏识环绕天父的荣耀,知道天父的能力是无限的。”
 
这段描述向我们展示,撒旦完完全全了解天上那种纯粹的快乐。我们只能很模糊的来想象一下,什么叫做纯粹的快乐。当我们看到纯净的水里没有丝毫的污染,可以一眼望到底,看见水底下的小石子,看见里面在游的鱼的时候,你所产生的那种满足感,那种快乐感,那种宁静感,都还远远不足以说明那种没有任何杂质的纯粹。这是一个非常显性的、我们可以感受到的例子。
 
怀爱伦说:“曾有一段时间,……牠(撒旦)以执行上帝的命令为乐。在侍奉牠创造主的时候,牠心中充满仁爱与喜乐。”倘若这一位天使能够一直保持对上帝的忠诚,不偏离上帝的旨意,不高抬自己,那他就会永远地拥有这些快乐、平安、喜乐。也会不断地在上帝荣耀的光照之下,生活在纯净、完全、没有罪恶、没有丝毫的杂念、晶莹剔透的美好的宇宙中。
 
4、生出不義
 
结28:15你从受造之日所行的都完全,后来在你中间又察出不義。
 
这一位路锡甫,牠曾经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牠所做的,所行的,所想的,都是完全的。可是不幸的是,后来在牠的心中,生出了不義的想法,以及不義的行为。
 
我们需要明白的是,上帝并没有创造一个叫撒旦的生物;祂所创造的是一个完美的名叫路锡甫的天使,他是无所不备,智慧充足,全然美丽。甚至于在相当长的时间里面,他所行的一切也都是完全的,只是后来才察出不義,而这种不義的产生,是与他内心中高抬自我密切相关的。
 

关于撒旦是如何从路锡甫堕落为撒旦的,我们在下一讲再来探讨,但是这里需要说明的是,上帝所造的天使是有绝对的自由意志。他们从一开始被造的时候,也正确地应用了上帝所赐给他们的自由意志。他们在执行上帝旨意的时候,是快乐的,满足的;天上是平静的,充满喜乐和平安的。
 
爱的循环止于罪的起源
 
怀爱伦在《历代愿望》里有一段话,“基督从上帝那里承受了万有,但祂承受乃是为了施与。基督在天庭为一切受造之物的服务,也是如此;天父的生命通过祂的爱子流给万有,万有再将赞美和愉快的侍奉,就是爱的热潮,通过上帝的爱子归还“万有之源”。藉着基督,这恩泽的循环就如此完成了。这爱的循环表现了那位伟大“施予者”的品德,也就是生命之律。”
 
在没有犯罪之前,基督就是天父和整个创造的宇宙之间的一个中间纽带,祂从上帝那里承受无以言说的爱,将这爱传达给所有祂所造的生物,然后这些生物藉着对上帝的服务,又通过爱子将这爱回流回来。这个循环是天上一个非常美妙的爱的循环。可惜,《历代愿望》里接着写道:
 
“然而,这生命之律竟在天庭被破坏了。专求利己导致了罪的起源。”
 
我们下一讲再继续谈:路锡甫到撒旦,天上的堕落。
 
结束祷告:天父我们感谢主!主啊,你是那样的慈爱,你是我们的创造主,你是宇宙天地的创造者,你用你的爱创造了诸天、诸地、诸世界,创造了众天使。主啊,当爱流经在寰宇之中的时候,那是一个何等美好的世界。主啊,愿你的旨意成全,愿那美好的世界,那美好的爱的循环尽快的重建完成。我们献上祷告,奉基督的圣名。阿们!

分类名:遍览圣经察善恶系列
音频名:二、善恶争战的

一、善恶之争的焦点——上帝的律法
 
上一次我们大致讲述了“善恶之争”的起源、争战场地、参与的各方及所采取的策略,提出了双方争论的焦点是交集在“上帝的律法”这个问题上,今天我们就来对善恶之争中这个争论的焦点作系进一步的展开,来说明争战中与之相关的另外六大问题。
 
1、上帝儿子的身份
 
《启示录》12章所启示的善恶之争,在天上,表现为米迦勒和龙之间的争战;同时也是跟随米迦勒的天使,和跟随撒旦的天使之间的争战。米迦勒是首当其冲,争战的一个核心问题就是上帝的管理模式,——为什么要用米迦勒来管理?撒旦对米迦勒非常不服,因为米迦勒看上去与其他的天使是一样的。为什么要用这位天使来管理其他的天使?撒旦心生嫉妒,所以对于米迦勒真实的身份,就成为“善恶之争”争论的关键点。
 

基督作为上帝儿子的真实身份受到质疑,这是撒旦发动争战的一个原因。如果从一开始就非常清楚地昭示,基督就是上帝的儿子,就是天使和未堕落生灵的创造者,那可能会是另外一番结局。可是上帝所制定的、所有有理性的生灵生活的一个原则就是:義人必因信得生。受造的生灵,无论是诸世界,天使,还是人类,都要凭着对上帝的信心,才能够保持持续的生命。这个原则适合于上帝所创造的一切有理性的生灵。所以上帝藉着祂的智慧,起先没有向众生灵,包括天使在内,启示基督或者米迦勒的真实身份。
 
《先祖与先知》第1章写到,当撒旦有了抗拒的心理开始反叛上帝的时候,上帝做了许多的工作。
 
“宇宙的大君召集了天上的全军到祂面前,为要当着他们宣布祂儿子的真正地位,并说明祂和一切受造之物的关系。上帝的儿子是与父同坐宝座的。所以自有永有,亘古常在者的荣耀乃是父子所共有的。”
 
这段话表明,当时没有人知道米迦勒的真实身份,需要凭着信心来接受上帝的管理模式。上帝所创造的一切,“一概都是藉着基督造的,又是为祂造的。”(西1:16)基督就成为一切受造的管理者。上帝宣布衪儿子的真正地位,撒旦很明显对此不满,基督作为上帝儿子的身份,就成为善恶之争中一个明显的话题。所以当耶稣在地上受试探的时候,撒旦也问同样的问题:“你若是上帝的儿子……”这表示出他心中的怀疑,说明他从天上一直到地上,始终是一个怀疑的心态。
 

所以对基督的认识,在整个救赎计划中是非常重要的一点。当耶稣问门徒,太16:15-17“耶稣说:'你们说我是谁?'西门彼得回答说:'你是基督,是永生上帝的儿子。'耶稣对他说:'西门巴约拿,你是有福的!因为这不是属血肉的指示你的,乃是我在天上的父指示的。'”到善恶之争结束的时候,众人都要承认基督的地位。腓2:10-11“叫一切在天上的、地上的和地底下的,因耶稣的名无不屈膝,无不口称耶稣基督为主,使荣耀归于父上帝。”
 
那么对上帝儿子身份的怀疑,则必然首先导致对基督和律法设定者之关系的怀疑,从而产生对上帝律法的排斥。赛33:22“因为耶和华是审判我们的,耶和华是给我们设律法的,耶和华是我们的王,祂必拯救我们。”雅4:12“设立律法和判断人的,只有一位,就是那能救人也能灭人的。”上帝的儿子就是律法的设立者,因此,怀疑祂作为上帝儿子的身份,也必同时怀疑祂作为律法设立者的这个合理身份,以及产生对于律法本身的一种抗拒。
 
2、国度之争
 
撒旦在心里说:赛14:13-14“你心里曾说:'我要升到天上,我要高举我的宝座在上帝众星以上;我要坐在聚会的山上,在北方的极处;我要升到高云之上,我要与至上者同等'”这里提到的“宝座”,就是王座,这意味着有一个国度,国度的宝座撒旦希望能自己坐上去。所以就存在着上帝的国度和撒旦要建立的国度之争。这个问题我们会在以后的讲解中进一步展开。
 
3、什么是自由
 
善恶之争第三个和律法相关的焦点,就是人的自由的问题。上帝所创造的天使、诸世界和人类,都给了他们自由的意志。这个意志究竟有多大的自由?这个自由的意志,是在与上帝的律法相符合的范围内才叫自由?还是为所欲为,随心所欲,才叫作自由?这点也成为善恶之争中一个争论焦点。《圣经》里看到自由的象征,——安息日就是自由的符号和象征。因为安息日对地上来说,就是救赎的记号,救赎则意味着真正的自由。撒旦要篡改安息日,为自由之争,就有一个表现,将来我们会进一步展开来讨论这个问题。
 
4、罪的存在的合理性
 
与自由之争相关的,就是罪的存在的合理性。《圣经》上讲,“违背律法,就是罪。”(约壹3:4)上帝定立了律法,与它相违背的,就是罪。撒旦的争论,为了要表明,在宇宙中可以有一个不同于上帝旨意的,不同于上帝品格的,不同于上帝荣耀的东西,它有存在的合理性。
 
诗19:1“诸天述说上帝的荣耀,穹苍传扬祂的手段。”《喜乐的泉源》第1章开篇,“宇宙万物与《圣经》的启示,都彰显了上帝的爱。我们的天父是生命、智慧和福乐的根源。请看自然界奇妙美丽的万物,是如何不可思议地适应世人与一切动物的需要和幸福。”其实上帝所创造的一切,都在彰显上帝的品格,彰显上帝的爱,彰显上帝的意志。
 

然而撒旦发起争战要表明:离开上帝,离心离德,也有它的合理性。所以,在这个宇宙中间,罪有没有其存在的合理性?违背上帝的旨意,离心离德,最终的结局是什么?它的实质又是什么?所造成的后果是怎样的?这些就构成了善恶之争中的第四个焦点的内容。
 
5、上帝的品格
 
第五个争论的焦点,就是上帝的品格。与律法直接相关的就是上帝的品格,因为律法是上帝意志的反映,是上帝自己样式的直接的表现,所以就成为上帝品格的写真。律法之争所表明的,其实就是对上帝品格的怀疑和不信任。
 
6、上帝政权的合理性
 
第六个争论的焦点,是上帝政权的合理性,以及是否具有合法性的基础。上帝这样的品格和处理问题的方式,是否表明衪的律法,衪的国度有存在的合理性?合理性如何表现的?合法权威的根基又是在哪里?在整个善恶之争中就争论到这些问题。倘若在这场善恶之争中,撒旦被证明是得胜的,那么上帝的合法性就不存在了。所以善恶之争的关键,不仅仅是关乎人类是否得赎的问题,所争的还是整个宇宙谁与争锋,谁主沉浮。撒旦发起的争战,直接挑战了上帝的权威,直接挑战到上帝作为一个全宇宙的管理者,祂的合理性的基础。
 
在这场善恶之争中,撒旦的目标,首先是盯住米迦勒,牠希望与米迦勒同等,最后希望能够推翻祂,甚至于超过祂。在旷野的试探中看到,“你若是拜我,我就把什么都给你。”牠希望建立自己的国度,牠希望另立江山,牠希望在上帝旨意之外的一切思想,行为,言语,行动等等,都能有其合理的存在,并且那维系牠信念的存在——罪能够继续存在。撒旦挑战上帝的品格。对上帝的品格发生怀疑,就会动摇上帝政权的合理性,动摇上帝律法的合法性。当这些都被动摇之后,牠希望获得一种为所欲为的自由。所以这些问题就是善恶之争中所要争论的。
 

归根结底,这几个问题都牵涉到上帝的律法,所以撒旦就把律法作为靶子,指定律法是不合理的,是需要推翻的,是没有办法遵守的。所以牠根本性的目标,就是要否定律法。那么律法的制定者基督——衪作为上帝儿子的身份,祂的权威,上帝国度赖以生存的基础,管理的制度,上帝政权的合理性,上帝的品格以及受造物的自由必须受律法的限制等等,这一切都成为问题。撒旦准备攻其一点,从而能够打击全部,这就是牠的计划。所以上帝的律法就成为牠所攻击的首要和核心的目标。
 
二、基督的使命
 
从上帝——基督——米迦勒这一方来看,在这场争战中,祂肩负着遵律法为大为尊的使命。赛42:21“耶和华因自己公義的缘故,喜欢使律法(或作“训诲”)为大、为尊。”在上一讲也引用了太5:17-19节,耶稣强调,祂来不是要废掉律法和先知,乃是要来成全。而且强调任何一个人,遵守上帝的诫命又教导人这样做,他在天国被称为最大的。所以从这些方方面面来看,耶稣的使命,以及对于跟从祂的人,应该强调上帝的律法,捍卫它、维护它、遵守它,这就不足为奇了,这应该是最核心的事。
 
那么基督具体是怎么来使律法为大为尊的呢?
 
1、基督首先需要表现祂作为上帝儿子的身份
 
衪是如何来显示这个身份的,我们从祂来到世上所作的整个工作中可以看到。耶稣说:“你们信上帝,也当信我。”(约14:1)意思就是说你们看到我所作的事情,也当信我究竟是怎样的人。这方面的内容我们在读新约四福音书的时候,会进一步地展开。
 
2、基督来要本着上帝律法的原则建立上帝的国度
 
基督来时,传福音说到:“上帝的国近了!你们当悔改,信福音。”(可1:15)离开之前衪说:“这天国的福音要传遍天下。”(太24:14)祂所讲论的、所要来完成的,就是要建立一个让“上帝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参路11:2)的属灵的国度。这个国度如果能够建立,它不仅能够摧毁撒旦,而且能够稳固那在天上已经建立的上帝的国度。
 
3、基督来要定義什么叫真正的自由
 
我们在罪的权下做奴仆,是作为罪恶的奴仆作了不义的器皿。可是如果我们归向基督,《圣经》上说:“上帝的儿子若叫你们自由,你们就真自由了。”(约8:36)基督说:“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8:32)这份自由,一方面是建立在律法之真理上的;另一方面,“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约14:6)这叫人自由的真理就是基督。
 
基督就是活的律法,律法则是以典章的形式表现基督的品格、样式和精神。雅2:12“你们既然要按使人自由的律法受审判,就该照这律法说话行事。”这节经文使人看到,上帝的律法是使人自由的;违背它才会使人受到奴役。
 

在《新约》里面有许多的争论,什么叫自由?在基督里的自由究竟是什么样的自由?在整个基督教界,有些人强调,给我们自由,就是基督释放了我们,我们不再需要律法了;而另外一些人,他们会坚定《圣经》所说的,“上帝的律法是全备的,是使人自由的律法。”(参雅1:25)所以,善恶之争会继续围绕自由的问题,围绕它和律法的关系,成为在地上继续争论下去的一个焦点。
 
在出埃及的时候,上帝先要把以色列人从埃及带出来,使他们从埃及人的奴役中获得自由。他们出来首先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走三天的路程,然后去敬拜上帝。所以自由,就是对上帝的敬拜,并和上帝的律法紧密相连。所以基督来的使命,就是要捍卫在善恶之争中受到撒旦挑战的自由。《以赛亚书》和《路加福音》都谈到:“主的灵在我身上,因为祂用膏膏我,叫我传福音给贫穷的人;差遣我报告:被掳的得释放,瞎眼的得看见,叫那受压制的得自由。”(路4:18;赛61:1)受到什么压制?受到罪的压制。得什么样的自由?在上帝律法中得自由,在圣灵中得自由。经上说:“主的灵在哪里,那里就得以自由。”(林后3:17)
 
除了与律法相合叫作自由之外,上帝藉着基督还要显明一件事情:祂所赐给人自由的选择,是以生命的代价,以十字架的代价来捍卫的。耶稣在十字架上把我们赎回来,就是再还我们一个自由选择的机会。什么叫重生?重生就是你再次地选择。我们第一次的出生,不是我们自己选择的,父母选择让我们被生下来。可是上帝把这个机会,再还给我们,藉着耶稣的牺牲,每个人都可以再作一次选择。你是选择真正的生,还是选择真正的死?这个选择的自由,也是耶稣来所要完成的一件大工。
 
4、基督来要表明罪的本质,犯罪的结果,和应当受到的惩罚
 
一方面是罪恶自己运行的规则所必然有所表现;另一方面也是通过和基督品格的对照,更显出了罪恶的本质。罗7:9“我以前没有律法,是活着的;但是诫命来到,罪又活了,我就死了。”保罗说,诫命出现,当我看到上帝律法的时候,我便知道什么是恶,恶就被显出来了。他认为律法是圣洁的,诫命也是良善、公義、圣洁的。罗7:13“既然如此,那良善的是叫我死吗?断乎不是!叫我死的乃是罪。但罪藉着那良善的叫我死,就显出真是罪,叫罪因着诫命更显出是恶极了。”怎么知道罪的穷凶极恶呢?还是要归结到上帝的律法。耶稣来,就要高举上帝的律法,叫罪显得真是恶极了。
 
5、基督来要彰显和捍卫上帝的品格
 
善恶之争在天上发生,以及上帝对于叛乱者的处理,会让人对上帝的品格产生怀疑,至少是有质疑。基督来就是要做一个工作,彰显和捍卫上帝的品格。在基督一生的工作中,特别是祂在十字架上的牺牲,完全彻底地彰显了上帝的公義、上帝良善、上帝的慈爱,这一切都毫无遗漏地得到全面彻底的彰显。全宇宙可以清楚地看明,上帝的品格究竟是什么样的。撒旦所作任何的含沙射影、污蔑、曲解等等,这一切在十字架的光照之下,都是站不住脚的。
 
上帝不强加于人,而是用品格的彰显来吸引人。耶稣说:“若不是差我来的父吸引人,就没有能到我这里来的;到我这里来的,在末日我要叫他复活。”(约6:44)耶稣来,彰显了上帝的品格,并把人吸引到祂身边。正是这种品格成为祂权利的基础,成为祂管理世界的基础。上帝没有强权,每个人要进入祂的国度,要有一个表态。每一个人必须单独的表态:“我愿意接受耶稣,接受祂为我个人生命的救主;我愿意加入祂的国度,承认祂是我生命的主,承认祂是这个真理王国的王。”
 
6、基督来要展示上帝政权的合理性
 

基督要完成的使命,不仅是建立在地上的天国,而且藉着天国的建立,要向全宇宙、向天使、向未堕落的生灵展示上帝政权的合理性。所以基督在这场善恶之争中,祂要为上帝政权的合理性提供一个长治久安的稳固根基。而基督在十字架上的舍命牺牲,就如同行在大海上的巨轮的压舱石。这块重要的压舱石,实际是关乎整个宇宙的命运的安全的。如果没有压舱石,这艘大船——整个宇宙在海上行走的时候,可能随时会出问题,随时都有颠覆的危险。但是通过耶稣在整个善恶之争中所作出的牺牲和努力,我们就可以看到,祂为整个宇宙的长治久安,提供了稳定的、核心的根基。一次性地解决问题,永远的了断了将来有可能出现的任何动乱。
 
三、结论
 
这场围绕上帝律法、上帝儿子的地位、国度,围绕自由、罪的存在的合理性、上帝的品格、上帝政权的合理性等等这一切所展开的善恶之争,可以说是旷日持久,步步惊心。撒旦虽然狡猾,用尽了牠的智慧;可是上帝的慈爱、智慧、全能,以及上帝的公義,得到彻底全面的彰显。最终是有惊无险,给我们带来希望,使我们看到光明。善恶之争兹事体大,是全宇宙最重要的问题,也应当成为我们最关心的问题。
 
结束祷告:天父,我们感谢赞美主你的恩典!主啊,我们感谢你赐下你的独生爱子耶稣基督,来为我们打这场善恶之争。主啊,我们感谢你为我们所作出的一切牺牲,也看到因你无限牺牲给全宇宙带来的平安和稳定。愿主你帮助我们,在善恶之争的战场上,让我们站稳脚跟,能够跟定主。求主圣灵继续与我们同在。献上祷告,奉基督圣名。阿们!

END


王敬之,作者、译者、宣教士。主要代表作《圣经与中国古代经典》、《相印成趣-佛法与福音对观》;翻译过多种宗教书籍,多年从事基督教与中国文化研究,在世界各地华人社区举办大型布道会。
靠信心互相支撑,借见证互相鼓励,等你来关注!

分类名:遍览圣经察善恶系列
音频名:一、善恶之争的

文∣王敬之

一个充满雾霾的地方,需要清新的空气。

一个遍布诡诈的世界,渴望圣洁的智慧。

一群候主复临的子民,切慕上帝的话语。

我们邀请您与我们一起遍览圣经全貌、探求真理宝藏。

愿那圣善的灵藉着生命的道,变化你我的人生。

愿我们的额头都盖上永生上帝的印,欢喜迎接基督的荣临。

盖印人生从读经开始。

(本篇音频请点击下一篇文章)

■■■■■

思考题:

1、从善恶大斗争的视角来阅读圣经有何益处?

2、从哪些经文可以看出善恶大斗争来?

3、善恶之争最初在哪里开始?后来战场又转移到哪里?

4、蛇的后裔和女人的后裔分别是哪些人?

5、上帝为何一直忍耐撒旦和它的跟随者?

6、为何说善恶大斗争的整个过程体现了上帝的爱?

7、人在善恶大斗争的角色是什么?

8、为何说这个世界卧在恶者手下?

9、善恶大斗争双方各用什么策略或者手段进行斗争?

10、善恶大斗争的双方对律法各持什么态度?

11、撒旦用了哪两种方式进行斗争?它的目的是什么?

12、结合善恶大斗争,怎么理解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13、假道的共同之处是什么?假道和律法是怎样的关系?

14、耶稣对律法的态度是什么?

15、基督徒对上帝的律法应持什么样的正确态度?

各位弟兄姐妹,各位听众朋友主内平安!感谢主!从《创世记》到《玛拉基书》,我们走完了《遍览圣经访基督》的主题学习,通过这个视角我们将《旧约圣经》从头到尾读了一遍。从今天开始我们换一个视角,开始《遍览圣经察善恶》这个主题的读经学习。我们将通过“善恶之争”这个特殊的视角来学习《圣经》,学习上帝的话语。

祷告:天父上帝,我们感谢赞美主你的恩典!主啊,我们感谢你带领我们来学习你的话语。主啊,在我们今天来察看“善恶之争”这个视角的时候,求主你的圣灵帮助我们,使我们从这个视角来看明在宇宙之中所发生的这场争战,并明白我们在争战中应取的态度、立场和我们的责任。我们献上这样的祷告,奉耶稣基督圣名。阿们!

“善恶之争”这个主题,对于读《圣经》的人来说应当不会太陌生。从《创世记》一开始,在第三章看到上帝创造之后,突然出现了蛇,魔鬼附在蛇的身上,试探新造的人类。整个《旧约》到《新约》里充满了争战,直到《启示录》最后向我们昭示新天新地之后,善恶之争才算结束。

从《圣经》开篇《创世记》到结束《启示录》,都是在一个争战的框架之下所展开的。了解这个视角对我们非常有帮助,因为它能让我们正确地理解《圣经》,而且能够把这种理解带到我们的生活中,看明白在日常生活的背后,有一种善恶之争的因素在起作用,就会对许多不能理解的事情多了一个视角,帮助我们理解、领会并接受。

善恶之争究竟是怎样产生?又是怎样发展?将来要怎样结束?善恶之争关键的核心问题究竟是什么?争什么?有哪些参加者?发展的阶段又是怎样的?以及在《圣经》作者中间,上帝感动他们写这些宝贵书信、宝贵预言、宝贵教训的时候,他们又是怎样将善恶之争牢记在心?如何将这些教训在善恶之争背景之下阐明出来的?这些都是我们要来考察的问题。我们将从《圣经》中举例,将这些事件加以说明,希望大家能够通过学习,更深地了解这个视角,在生活中,在阅读《圣经》时能加以应用。

善恶之争的起源

善恶之争的起源在《启示录》第12章、《以西结书》第28章以及《以赛亚书》第14章都有论述。善恶之争主要发生的双方的领军人物:一方是上帝的儿子,以天使长身份出现的米迦勒;另外一方是后来变成撒旦的路锡甫。两方都有跟随的天使。

善恶之争最初是在天上发生的。启12:7-9在天上就有了争战。米迦勒同祂的使者与龙争战,龙也同它的使者去争战,并没有得胜,天上再没有它们的地方。大龙就是那古蛇,名叫魔鬼,又叫撒但,是迷惑普天下的。它被摔在地上,它的使者也一同被摔下去。

这是对善恶之争开始的一个说明,说明上帝对天上叛乱者所进行的处理:没有让他们继续留在天上,而是把他们从天上摔下来扔到了地上。换句话说,善恶之争的战场从天上转到了地上。在天上的战场并没有决出最终的胜负。天上三分之二的天使和三分之一的天使争战,当然三分之二的天使获胜,却留下了许多问题,为什么撒但要叛乱?为什么三分之一的天使不跟随上帝?他们究竟要达到一个什么样的目的?他们这种行为的本质是什么?最终带来的结果又会是什么?

这一切在世界的开始都是不明确的,需要有一个时间,让其自然地顺着它的逻辑方向发展,得出众人都能明白的逻辑的结论。在这个过程中,最大的受害者当然是上帝。因为包括撒但在内,都是上帝自己的创造之物。为了让善恶之争能够继续,上帝就要有无限的忍耐,让它发展,直至最后真相大白。

《先祖与先知》第一章3段中说:善恶之间大争战的历史,从它在天上开始起,直到叛逆势力的最后倾覆和罪恶的完全消灭止,也是上帝不变之爱的表现。

只要地上还有一天善恶之争的存在,上帝就有一天的忍耐。祂没有将祂的公義表现出来,没有将恶该有的惩罚表现出来,直到救恩的时代结束,到那时,祂的公義将得到伸张。是公義的伸张,同样也是上帝不变之爱的一种体现。

善恶之争的参与者

《启示录》告诉我们,善恶之争的一方是米迦勒,另外一方是路锡甫。双方都有天使作为跟随者,善恶之争的直接参与者,在天上,就是天使;在地上,《创世记》的第3章,伊甸园成了新的战场。上帝允许撒但在伊甸园施展它对人类的试探,同时上帝又表达了对人的信心,把人置于一个可以受到考验的境地,使得他的品格能够因考验而成长。

善恶之争在地上进一步发展之后,双方又有新的成员加入这场争战。创3:15“我又要叫你和女人彼此为仇;你的后裔和女人的后裔也彼此为仇。女人的后裔要伤你的头,你要伤他的脚跟。”

女人的后裔指基督,以蛇的形象出现的是撒旦。争战的双方换了一个角色:天上的米迦勒在地上以“女人的后裔”出现;而撒但是以蛇的形象出现。“女人”代表教会和人类,“蛇的后裔”代表跟随撒但的人类,教会和撒旦之间要继续争战。有一部分人类会成为“蛇的后裔”,而另外一些人类要成为“女人”和“女人的后裔”。在此看到人类在伊甸园就介入了善恶之争,而且由于亚当作了错误的选择,使人类投靠了撒但这一方。所以《圣经》说,整个世界都握在魔鬼的手下,我们生来就有犯罪的倾向。人是有罪性的,我们的本性,已经从上帝所给我们的自由的本性,而变成一个倾向于作恶的本性。

善恶之争的战场

人类犯罪之后,上帝将始祖逐出伊甸园。创3:23耶和华上帝便打发他出伊甸园去,耕种他所自出之土。亚当来到伊甸园外,善恶之争的战场由此发生了一次新的转移。原来是在天上,转移到伊甸园,又从伊甸园转移到一个伊甸园之外的大地上。那么善和恶双方各用了什么样的战略,在这场争战中发挥作用呢?

善与恶双方的策略

《先祖与先知》一章25段中有一段启发性的话:上帝只用合乎真理与公義的方法。而撒但却利用上帝所不能运用的谄媚和欺骗的手段。牠曾设法篡改上帝的话,并在众天使面前曲解上帝政权的方策;牠宣称将上帝律法强加在众天使身上是不公正的;又说上帝要受造之物顺服并听从祂,不过是要抬高自己而已。因此上帝必须在天上居民和诸世界之前,证明祂的政权是公義的,祂的律法是完全的。撒但曾在表面上显明自己是在设法提倡全宇宙的利益。所以这个企图篡位的天使的真面目和牠实在的目的,必须为大众所明了。必须有充分的时间,借牠邪恶的行为显出牠的本性。

这段话中所提到的“上帝只用合乎真理公義的方法”,用我们通俗的话来说,就是合法的方式。和上帝的律法相吻合、相一致的方式,才是上帝能够使用的方法和手段。而撒但使用的方法,恰好和上帝所用的方式大相径庭,牠是用欺骗的手段奉承人,“你们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们便如上帝能知道善恶”(创3:5)。也就是如今所说的用“捧杀”这种方式来欺骗人。

从伊甸园看到,撒但和上帝用了两种分别不同的方式进行交战。上帝在伊甸园为人类制定了两个制度:一个是安息日的制度,一个是婚姻的制度。这是最早法律的体现。而撒但在欺骗的过程中,牠实际上也表现出了两个手段:一个就是在真理之上加上牠的欺骗谎言。把真理和谎言混在一起,这也是牠在争战中一贯使用的方式。牠另外一个争战的方式,是诛杀。欺骗的目的是为了要将人类置于死地。因为上帝已经有一段话“你吃的日子必定死”(创2:17)。撒但欺骗人类,并不是要人类得到真正的智慧,而是要人类借着受试探违背上帝的律法,受到应有的惩罚——死亡。谎言和欺骗最终的目的就是:导致死亡。

为什么不能接受任何性质的谎言呢?不论白色谎言、绿色谎言,都是谎言,都是对上帝律法的违背,都是不能接受的。我们在此进一步看到,上帝的动机纯正,方法公义,就如同中国人所说的“天有好生之德”。上帝是一位创造主,祂要给人生命,维持人的生命,祂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赐给人生命。祂的手段是合法的、公正的,是光明正大的。套用今天的话说,祂做任何事情不仅动机正确,而且程序正義。而撒但不一样,牠的动机是邪恶的,牠会用一些表面上能够遮掩人眼目的方式来欺骗人。撒但不光动机不正确,而且牠的程序也不正義。

我们应有的策略

我们学习《圣经》,注意善恶之争两个领军人物所各用的策略,就能帮助我们,无论是在家庭生活,在职场,还是在教会,我们都应当保持纯正的动机,保持程序正義。这两者要合拍,倘若我们动机纯正而程序不正義,依然不蒙上帝悦纳的,依然是跟随了撒旦的精神。如果动机不正确,程序也不正義,也就更是在魔鬼这边,在恶的一方。所谓的动机纯正并程序正義,也就是反对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要达目的,还要选择合适的方式,选择道義的方法。

上帝就是爱,上帝的律法也是爱的体现。上帝不改变,同样祂的律法也是永远不变的。祂在善恶之争中所用的方法、所用的策略,也是永远不会改变的。而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讲,撒但在这场争战中选择与上帝对抗,牠的罪恶本性也没有改变。《圣经》上说,上帝在牠初造的日子,一切都是完美的,后来在牠中间查出不義。

约8:44“牠从起初是杀人的,不守真理,因牠心里没有真理。牠说谎是出于自己,因牠本来是说谎的,也是说谎之人的父。”

鉴于正義和邪恶两大原则的不改变性,所以《圣经》作者知道在日光之下是没有新鲜事的,为什么?因为正義一方和邪恶一方,两方所坚持的原则都不改变。所不同的只是在舞台上换演员而已。

传1:9-11已有的事,后必再有;已行的事,后必再行。日光之下,并无新事。岂有一件事人能指着说这是新的?哪知,在我们以前的世代,早已有了。已过的世代,无人记念;将来的世代,后来的人也不记念。

传3:15现今的事早先就有了,将来的事早已也有了,并且上帝使已过的事重新再来(或作“并且上帝再寻回已过的事”)。

历史学家也注意到了一个特征,所以才会如此说:“历史有惊人的相似之处”。所有的善都有相似之处,所有的恶同样也有相似之处。在基督和撒但之间所进行的这场从天上到地上的善恶之争,虽然战场发生转变,人物发生改变,但是真正的方式和结果是相似的,不会有任何改变。我们掌握了这个原则,对于我们理解《圣经》,看到《圣经》常常在这些所发生的事件中有那么多相似之处,就不会感到惊讶。因为在任何一个事件的后面,善和恶的两大原则,在支撑、主宰着善和恶的争战,表现在各种事件上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在《善恶之争》29章19段中说:这在天庭发动叛乱的同一个精神,现今还在地上鼓动叛乱。撒但从前在天使身上施用什么手段,今日牠在世人身上也施用什么手段。撒但的精神现今在悖逆之子心中作主。他们像牠一样,设法废除上帝律法的约束,并应许可以藉着干犯律法而获得自由。斥责罪恶的人现今还是会惹起憎恨和反抗之精神的。当上帝的警告感动人心之时,撒旦却叫人自以为義,并设法使别人同情他们的罪行。他们不但不改变自己的错误,反而挑唆众人去反对那斥责罪恶的人,令众人看他为造成困难的唯一祸根。从義人亚伯的日子起,直到我们现今的时代为止,世人向一切胆敢指责罪恶之人所表现的都是这一种精神。

这一段话是对传1:9-11,3:15的一个很好的注解和说明。

善恶之争的焦点

善恶之争的焦点究竟在什么地方呢?上帝的方法是用合法的方式来争战,而撒但是用违法的方式和欺骗的手段。这个焦点因此就集中表现在上帝的律法之上。

《善恶之争》36章1段说:自从天上的大争斗最初发动以来,撒但的目的就是要推翻上帝的律法。为了要达到这个目的,牠才进行背叛创造主;后来牠虽然被逐出天庭,但牠还是在地上继续这同一的争战。牠所坚持的目的,就是要欺骗世人,以便勾引他们去干犯上帝的律法。无论是要使人把律法完全作废,或是要使人弃绝其中的一条训诫,其结果总是一样的。因为人若干犯“一条”,就是藐视全部律法;故此牠的影响和示范所及,都是在引诱别人犯罪,无形中也就是“犯了众条。”(雅2:10)

我们从《圣经》中,或是从今天宗教界所流行的各种假道中,都会看到一个共同的特征;撒但所使用的方法,就是要引诱人违背上帝的律法,认为律法可守可不守。

诗119:104“我藉着你的训词得以明白,所以我恨一切的假道。”

诗119:128“你一切的训词,在万事上我都以为正直,我却恨恶一切假道。”在此很清楚地把假道与律法对立起来,假道与上帝的律法和训词是相违背的。

诗119:53“我见恶人离弃你的律法,就怒气发作,犹如火烧。”主耶稣对争战的焦点无异是非常清楚。

太5:17-19“莫想我来要废掉律法和先知;我来不是要废掉,乃是要成全。我实在告诉你们,就是到天地都废去了,律法的一点一画也不能废去,都要成全。所以,无论何人废掉这诫命中最小的一条,又教训人这样作,他在天国要称为最小的;但无论何人遵行这诫命,又教训人遵行,他在天国要称为大的。”

我们从这里看出,基督的门徒的真假区别,就在于是否遵守上帝的律法、遵守上帝的诫命。这不是说我们可以凭着自己的力量、凭着自己的能力来守好上帝的诫命,这在任何人都是不可能的事情。但基督来了,又赐下圣灵来帮助那些跟从祂的人,正是为了来帮助我们这些从前将自己献给不義作奴仆的人,使我们能够靠着上帝的恩典,靠着圣灵的能力作義的奴仆,遵守上帝的诫命。

今天谈了善恶之争在天上的开始,善恶之争战场从天上——伊甸园——地上的延续和转换;同时也谈了在善恶之争中参战的双方,天使以及后来扩大至包括人类也加入这个战场。最后我们谈了,善和恶这两者他们各自使用了不同的方法和策略。并由此指出善恶之争争战的焦点,至始至终都是围绕上帝的律法展开的。

结束祷告:天父我们感谢主!我们感谢你的慈爱,你爱的律法永不改变。求主你帮助我们。在善恶之争中坚定地站在主这一方。献上祷告,奉基督的圣名。阿们!

END

王敬之,作者、译者、宣教士。主要代表作《圣经与中国古代经典》、《相印成趣-佛法与福音对观》;翻译过多种宗教书籍,多年从事基督教与中国文化研究,在世界各地华人社区举办大型布道会。

靠信心互相支撑,借见证互相鼓励,等你来关注!

福音中国网 闽ICP备14008850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