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键词: 二十四位长老 人性 兽的数目 因信称义 复临信徒
您当前位置:现代真理网 >> 时事焦点 >> 浏览文章

乱言惑众,可以休矣!──赖特《9.5条论纲》简评

日期:2017/7/2 11:25:31 来源:本站原创   【字体:

  2017年6月15日,安德烈大学神学院退休教师乔治赖特博士在由九个欧美联合会联合召开的“伦敦合一大会”上,作了题为《天主教模式拟或安息日会模式:关于权威问题的持久论争并附9.5条论纲》(以下简称“9.5条论纲”)的主题发言。

  赖特将他的十五点意见,生生地拼凑为“9.5”条,明显有仿效500年前马丁路德之嫌疑。1517年10月31日,马丁路德在德国维滕贝格的诸圣堂大门上有关反对赎罪券的95条辩论提纲。此举激起了轰动与争辩,引发宗教改革运动,更促成了新教的诞生。

点击浏览下一页

  2017伦敦合一大会的背景与主题,是在按立妇女圣职问题上,与总会大会决议持不同意见的联合会聚在一起,“集思广益”,“共商对策”,以在“持异者”中寻求联合的强势姿态,应对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全球总会年议会于2016年10月通过的《合一文件》。根据该文件精神,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将给予在基本信仰、表决决议或教会政策等三方面持异见者一年的反省期,以期纠正立场,以促进教会在使命上的合一与团结。

  赖特的发言分三个部分:安息日会对圣经权威的认识;怀爱伦关于权威的思想;以及基督复临安息日会权威架构的发展。原文较长,不是我们这里所讨论的重点。我们只打算从其中举一二例其混乱的思维就可以了。但他的“9.5条论纲”,却并不复杂,是赖特先生的自我总结。因此,本文的重点,也就放在9.5条论纲之上。

一、安息日会是继承再洗宗(anabaptist)的改革精神吗?

  在论及安息日会对权威问题的认识时,赖特追溯了安息日会的改革精神与传统。将安息日会的改革传承,归属于再洗宗,并言之凿凿。以贝约瑟和怀雅各均来自于受再洗宗精神影响的宗教团体为论据。

  其实,无论是从历史还是从圣经启示来看,安息日会所承继的改革精神,均不源于再洗宗。启示录第十章说明了余民教会产生的历史背景,他们并非任何历史教派的继续,而是由吃“小书卷”的经历而生。历史的事实,也正是如此。米勒耳复临运动,来自于对圣经的研究,特别是但以理与启示录。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的产生,来自于大失望之后对圣所深入了解的一小群人。复临运动的发展,得益于上帝兴起的先知的帮助与引领。

点击浏览下一页

  但我们这位被誉为“有建设意义的修正主义者”赖特先生,却可以无视这些他所熟知的历史与预言。非要在地上的宗教传承上,为安息日会的产生找到地域与时代的出生地。赖特的这一观点,在《唯恐我们忘记》一书中,表现得相当地充分。

  读者诸君,请运用您所了解的历史与预言,作出您自己的判断。同时,也请思想,作为一般人,若从历史的角度来看问题,为任何一个运动寻找历史的根源,情有可原。但作为一名赫赫有名的教会史学家,却陷于失去属天眼光的历史主义(historicalism)的立论之中。难道不值得深思吗?

二、2015大总会压制并操弄了数据吗?

  赖特在发言中,援引《教会公报》退休编辑威廉约翰逊(William Johnson)的文章,指责2015总会大会压制并操纵了投票过程与结果。数万名参加者见证了大会在表决前的辩论。值得一提的,支持按立女性圣职的前任会长杨宝森,作为唯一的例外,获得三分钟的发言时间;而现任总会会长魏泰德,也与其他发言人一样,均只获得二分钟的发言时间。大会代表举手要求发言,主席按举手先后,批准其发言。要说有选择性的压制,恐怕说不过去。投票与计票,都是公开进行的。(笔者在大会期间看见过赖特,这些他应当也是亲历过的。)

点击浏览下一页

  大会期间,与会者的数量达到六七万人,安息日崇拜时更是近十万人参加。世界各地代表也是几千人。大会主席坐在台上,居然有本事从不同肤色、不同国家的上千代表中辩认谁是赞成者,谁是反对者,从而有选择性地挑选发言者。

  奇人啦!

  另外,1995年全球代表大会表决前,赞成与反对的双方,各派一名代表,通过抽签决定发言顺序。结果,反对按立妇女圣职的代表抽到了在上午发言,而赞成者因无言反驳,自己选择了放弃发言的机会。完成没有压制与操弄的成分在内。

  倒是某神学院在组成“按立神学委员会”时,只选择赞成按立妇女圣职的学者入会,将上面的那位反对者硬生生地排挤于委员会之外。这个过程与结果,倒是活脱脱地表现了压制与操弄。

三、在按立妇女圣职问题上总会是靠中央集权制取得现在的结果吗?

  赖特在发言中一个攻击的重点,是所谓的总会中央集权制。以此影射2015年总会的表决及2016年总会年议会,都是某些领袖使用“君王霸权(kingly authority)”,从而进一步制造了教会的分裂。并且引用约翰逊的文章指2016年由总会秘书处所发行的“合一文件”,是继1888年之后,造成教会分裂的文件。本文无意在此逗留。只需回顾一下在按立妇女圣职上的历史事实就可以了。其他的,留给读者自行判断。

  在2015年前,总会代表大会在这个按立妇女圣职的问题上,至少举行了二次表决。但北美公会执意要求被允许在其范围内按立妇女圣职,于是才有了2015年的全球总会代表大会关于是否允许各分会在这个问题上自行决定的表决。这三次表决的结果如下:

  1990年,1,173(反对)对 377(赞成);
  1995年,1,481(反对)对 673(赞成);
  2015年,1,381(反对)对 977(赞成)。

点击浏览下一页

  从1990年到2015年,时间跨度为25年。如果说,这25年间,在这个问题上,一直是个别领袖的操弄,是中央集权制的结果,似乎难以服众。如果真如赖特所说,是总会中央集权制所影响的结果,那么,总会的领袖为何还要一而再、再而三的去通过代表大会来表决呢?须知二千多人表决的结果是不能由少数几个人控制的。

四、漏洞百出的9.5条论纲

  让我们来看赖特的9.5条论纲吧。对此,我们全文翻译,并相应加入简评。

1. 基督徒合一的唯一基础是圣经,信任与上帝的爱。
2. 《教会规程》清楚表明,总会是“在上帝之下”的世界教会的“最高权威”。

  评:这二条正确。

3. 选召牧师的是上帝。教会能做的,就是施以按手之礼,以承认上帝的选召。
4. 圣职按立不是一个根据于圣经的话题。(在雅各王钦定圣经版本中,涉及到这个字眼的段落,一般都是指委任或专立(consecrate)。从圣经的立场上来看,“按立”与“委派”之间,绝无差异。

  评:自相矛盾。如果“按立”不是一个基于圣经的话题(not a biblical topic),为何又用圣经的立场来对“按立”与“委派”进行区别呢?这种矛盾也见于他的其他论点。如他在开头认为徒15的耶路撒冷大会可以认为是第一次“总会”;但后面的发言又说现在的总会缺乏圣经依据。

5. 对安息日会来说,圣经是教义与实践的唯一源头。诉诸于教会政策不等于诉诸于圣经。总会大会期间的表决,亦不等同于圣经的证据。

  评:这一条似是而非。我们当然不会说总会的表决等同于圣经的证据。但在按立妇女圣职的问题上,却是号召了全球各分会去研究的,是依于圣经的证据的。

6. 在圣经上无法明确决断的事务上,怀雅各采取了唯一可行的方式,以推动教会使命的合一,他从实际的做法必须有圣经明文规定的解经法,过渡到只要是与圣经不相冲突,且与常识吻合,就是可行的解经法。(这条新的解经法使守安息日的信徒设立了教会组织,成为一个教派。)

  评:怀雅各在说到这个问题时,是说当年各地召开的安息日大会。有些地方一年开好几次会,有些地方只有一二次,缺乏全国性的一个系统。于是,提出上述被赖特所引用的原则。赖特选用怀雅各的话,却不顾上下文,把这个问题用到按立妇女圣职的事情上来,这就不合适了。希伯来书6:2上所说的“按手之礼”,是在圣经上有记载的,并非没有圣经明文确定。

7. 所谓不合规范的联合会并未与圣经不符;

  评:这应当是赖特的个人看法。

8. 安息日会有时已从一个根基于圣经的教会,转向了以传统与教会通告为根基的教会。2017年的总会领袖正在危险地步中世纪教会的后尘,在非圣经问题上严肃处理教会大的部门。

  评:指责安息日会以教会通告为根基,根据不足。就算是基本信仰28条,也是以圣经为依据,而不是以教会通告为依据的。而且,直接把总会领袖与中世纪黑暗时期进行类比,赖特先生的胆识过人啦!

9.1最近的总会文件与程序不能严格地反映使徒行传15章与马太18章的教导。
9.2鉴于对数据的压制与对投票程序的操弄,我不认为2015年关于妇女圣职的投票体现了上帝的声音。

  评:大会代表的表决,代表了教会最高权威的声音。赖特先生的意见,最多只能代表个人意见吧。

9.3. 古代希伯来先知的一个重要职能就是当权力被滥用时抵制祭司与君王。怀爱伦的一个职能也是以同样的理由抵制区会领袖们。如果今天在安息日会有现代先知在,那会有很多在抵制的。
9.4. 现今安息日会所面临的气氛,不是这些联合会造成的,而是总会领袖们及其不符合圣经与操控伎俩所致。

  评:颠倒是非!这些问题,早在1990就已有决定。若不是这些联合会与北美分会不肯罢休,何至闹腾到今天!

9.45. 2017年的总会年会可以帮助全球教会决定是走向复临末世神学还是更多地走向罗马天主教的变异。

  评:就此看来,如果不符合赖特们的心意,总会年会就是走向天主教式的权威。如果符合赖特们的心意,就仍是“好同志”,还是“安息日会式”的权威。

9.5这些所谓不合规范的联合会必须联合起来,要么与总会的要求站队保持一致,要么一个一个地消亡。二战时期一位著名的德国新教牧师馬丁·尼莫拉,写过一首令人深思的小诗:
  当纳粹来抓共产党人时,我保持沉默,因为我不是共产党人;
  当他们来抓犹太人时,我保持沉默,因为我不是犹太人;
  当他们来抓贸易工会主义者时,我保持沉默,因为我不是贸易工会主义者;
  当他们来抓天主教徒时,我保持沉默,因为我是新教徒;
  当他们来抓我时,已无人替我说话了。

点击浏览下一页

  评:最后的一点,赖特号召不服从全球总会代表大会决议的联合会联合起来,集体抗争,不然就会一个个被消灭。他引用马丁·尼莫拉的著名诗歌,以德国纳粹来比对全球总会,其用心的恶毒,已然赤裸裸,不用任何包装了!这位高调的教父惟恐天下不乱的祸心已昭示于天下!

  曾几何时,当赖特攻击本会对2300的预言解释受到质疑时,是如何搬出总会领袖来为自己站台遮羞;今天在与自己的意见不同时,又是怎样直斥同一位总会领袖为中世纪黑暗教会势力,甚至不惜暗示其为德国纳粹领袖。不知赖特何时学会了川剧的变脸绝活!如此善变,已让人看不到本来的那张脸了。

五、伦敦会议之后的赖特

  伦敦会议之后,赖特又再度发文,说明自己所说的“站在一起”,包含二层意思:一是行动与关注上站在一起,是在面对不公与分裂时,站在一起。二是在和解失败之后,要像500年前德国的诸侯一样站在一起,对付教会与帝国的强权。[1]

  在这里,赖特再次表明自己的立场,一方面认为全球总会的决议是不公正的,是造成分裂的根源。另一方面,再次视全球总会为中世纪黑暗时代政教合一的教廷势力,并号召不服从的联合会如马丁路德时代的德国诸侯那样,奋起抗争!

  赖特继续在文章中,号召全球(可能是)20-25个联合会一起行动,给总会造成压力与攻势,使其“不得轻举妄动”。

六、结语

  自去年全球总会秘书处发行“合一文件”,及随后而召开的2016年总会年议会以来,赖特作为一代教父已从从隐晦走到露骨,从幕后走到台前。不错,正如赖特所说,一年马上就要过去,今年十月就要见分晓:要么总会贯彻2016年议会精神与决议,对不服从的联合会领袖进行处理;要么,让这些不服从教会的联合会占上风。二者必居其一!

  或许,会有人问,赖特如此的自相矛盾与颠倒是非,违背事实,为何还会有人跟从呢?答案只有一个:令人不解的“不法的隐意”(或译成“罪的奥秘”)。

  1914年6月,一个塞尔维亚激进青年普林西普刺杀了奥匈帝国皇储斐迪南及其妻子索菲亚。这样一件看似孤立的个体事件,引发了为期四年的第一次世界大战,造成二千万人受伤,1600万人死亡!

  与严肃迫切的三天使信息相比,按立妇女圣职,实在算不上一件什么了不起的大事。但,不要忘了,千里之堤,毁(溃)于蚁穴。一件看似并非举足轻重的事情,不仅已经耗费了教会近三十多年的时间与精力,今天还可能因此而让教会出现分裂,遭受更大损失!

点击浏览下一页

  “2017伦敦合一大会”的精神与做法,显得极不专业,缺少风度。而更多地像一场死磕到底的闹剧。近三十年来,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在这个问题上,进行了多次全面的讨论与表决。那些推动按立妇女圣职的组织与人士,一而再,再而三的要求总会讨论表决。平心而论,这些组织与人士,既要求通过表决来决定这一问题,理当服从表决结果。不然,为何要求一而再、再而三地要求表决?江湖上的赌徒,希望通过赌局来一决高下,也大多会“认赌服输”。而这些组织与人士,包括像赖特一样的学者,不是对表决的结果表示尊重,而是一次次地换着法子进行对抗,表现出一副冥顽不灵的“老赖们”才会表现出来的“淘气”与“顽劣 ”!

  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已走到十字路口!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每一个爱主,爱教会的教友,都必须在这危难关头,作出自己的选择!

  或许,到今年十月,赖特及其诸侯们会遂其心愿,正如古时以色列求王最终获准一样。但,这并不影响我们坚定的表明我们的态度:为了教会在精神与使命上的合一与团结,赖特们的乱言惑众,可以休矣!

  “在上帝子民所犯一切罪恶之中,如果有一项罪是上帝最痛恨的,那就是在危急之时无动于衷。在宗教危急时漠然处之、保持中立,在上帝眼中是最为严重的犯罪,与敌对上帝的罪中最恶劣的那一类同罪。”(教会证言卷三,原文280.3)

-------------------------
[1] https://atoday.org/george-knight-unions-standing-together/

上一篇:当政治操弄进入教会 下一篇:没有了
 
0% (0)
 
0% (10)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阅读排行
 
推荐文章
 
图片文章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投诉/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