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键词: 二十四位长老 人性 兽的数目 因信称义 复临信徒
您当前位置:现代真理网 >> 时事焦点 >> 浏览文章

基督复临安息日会为什么会出现在公共视域中?

日期:2017/7/8 9:46:01 来源:本站原创   【字体:

 

 [编者按:近来,许多朋友关注一则本会公共关系与宗教自由部总干事迪亚朴博士与教宗会面的图片新闻。特摘译一段说明总会公共关系与宗教自由部的工作性质与职责的采访,以飨读者,以期增进大家对这一方面的了解与思考。]

理解跨宗教关系:采访公共关系与宗教自由部总干事

2016年11月17日美国马利兰州银泉镇,貝蒂娜克劳斯,国际宗教自由协会通讯部主任

  迪亚朴博士(Dr Diop),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公共事务与宗教自由部总干事,最近参加了两次重要的国际集会:一次是在意大利的罗马举行的基督教世界联谊秘书大会;一次是在尼加拉瓜的Abuja召开的非洲宗教领袖,宗教和平大会。

  他坐下来与PARL通讯部主任,貝蒂娜克劳斯(Bettina Krause,以下称克劳斯),讨论他为什么会代表基督复临安息日会接受这些及其他一些相似的会议邀请。

点击浏览下一页

  克劳斯:您的行程繁忙,会议很多,包括各种宗教集会,以及由联合国之类的国际团体资助的会议,拜访民间与政治领袖等。为什么公共关系与宗教自由部要与这些团体与个人交往?

  迪亚朴:我们这个部门的头四个字“公共关系”,准确地描述了我们的主要工作。在我们的一切活动中,我们致力于将我们教会在公共视野中,摆到可见、可信、关联性强的位置上。也就是说,我们预备随时与人分享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的使命与价值观,无论是官员或是某一个信仰团体的代表。我们在总会的这个部门,以及在世界各分会的部门,都有责任塑造我们在公共视野中的形象,帮助与社会上有影响力的人建立关系。

  在过去的二十年间,对一个超过二千万教友的安息日会要扩大其使命,这一点就变得越来越重要了。随着教会的壮大,我们需要向周围的人说明我们是谁,而不是去依靠别人的解释。我们需要用自己的方式来介绍我们自己。

  克劳斯:许多人把公共关系与宗教自由部视为捍卫宗教自由的部门,这确实是我们的重要职责之一。在这一方面的强调,是否只是近来才有的呢?

  迪亚朴:不是!这一任务是本部门表决的工作纲领。是公共关系与宗教自由部明确的使命,这是在全球总会工作条例上有明确规定的。条例规定本部门有责任建立跨信仰关系,以及与社会上有影响的人物建立关系。值得注意的一点是,这并不是负面意义上的普世合一运动。这不是要淡化教会的身分或预言的声音——绝对不是!事实上,这正是要对基督赐给他的教会的使命保持忠心!基督复临安息日会若不与人接触,是不可能完成其使命的。我相信这才是关键。我们必须预备好与政治领袖、基督教领袖、其他宗教领袖、无神论者打交道;必须要有清楚阐释我们信仰的能力。把其他群体与个人从我们的见证中排斥出去,完全无助于我们去完成受托的使命。

  所以,作为一个部门,我们四处寻找论坛与平台,好说明复临信徒是一群什么样的人,我们在世上所做的是些什么工作。

  克劳斯:您从2011年开始从事这项工作,先是作为本会与联合国及其他国际机构的联络员,从2015年起,作为部门的干事。那么,这些年来您有没有看到这方面的努力对教会及其宣教使命带来过一些具体可见的效果呢?

  迪亚朴:有的!从最基本的层面上来说,我们当然是受益的,因为我们忠实于上帝让我们做盐做光的使命。要忠实于这项命令,我们必须与人打交道;这是见证与跟随基督榜样的表现,借用怀师母的话来说,“与人打成一片,成人之美。”

  当然,在我们寻求成为世上的盐时,我们必须谨慎,以免盐“失了味”。但那份对于失去我们的信息与身分特征的担忧,会让我们的使命失效的看法,仅从逻辑的角度来说,就说不过去。这种潜在的危险,提醒我们要谨慎小心,但不取消我们的责任!

  我所经历的另一个实际的好处是,好多时候,人们对我们的了解,是从我们自己的话中来的,而不是经过第二手,或通过某些对安息日会充满敌意的人的解释而来的。与宗教领袖或世俗政治领袖在一起,能帮助消除偏见、建立信任。他们开始看到,安息日会并不是一个只关心自己的孤立的团体。他们开始看到我们教会向社会提供的是全方面的服务项目:人道援助、健康、教育等,不一而足。他们看到我们支持与帮助人类大家庭的弟兄姐妹,我们爱人,真心地,踏踏实实地爱人,正如耶稣一样。

点击浏览下一页

  克劳斯: 我想有人会问,“好名声真的有那么重要吗?”您有没有见到好名声实际帮助到了安息日?

  迪亚朴:今天二月,我在莫斯科参加一个全球基督教论坛。这是一次全球性的集会,基督教界的领袖们坐在一起,增进彼此的了解,谈论共同关心的话题,如世界范围内基督徒受到的逼迫等。我们坐下时,论坛前任秘书Hubertvan Beek,谈到了他最近去中东的一次旅行。在那里,正赶上当地的一些基督教界领袖们在讨论要把基督复临安息日会从名册上挪去。可能会有人说,“那又怎么样呢?”是这样的。如果没有政府的认可,安息日会的活动会瞬间受到异常地限制,失去其法定的地位。甚至可能无法合法拥有房地产,如教堂等,作为合法聚会场所。

  当时赫伯特说话了。他告诉这些基督教界领袖们,他与安息日会每年都会在全球基督徒论坛上有正常的接触。他说,安息日会是实实在在的基督徒,不是什么旁门左道。结果,安息日会保留了其合法的地位,可以在那个国家正常运作。

  我听过许多这样的例子。如果基督复临安息日会被视为可信赖的国际认可的组织,是会有实际的差异的。我们是否能正常运作,推进使命,建立安息日会机构,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政府与其他主流宗教团体如何看待我们。我刚从尼加拉瓜回来。在那里,我们的教会,在民众的眼中,是可靠的,以服务为导向的教会,通过我们的医院与学校,为社会谋福利。

  同样地,正如我们希望别人站在我们的角度来认识我们;我们也需要站在别人的角度去认识他们,包括其他宗教团体。带着偏见与无知去认识其他团体,对我们并没有什么帮助。学会倾听他人的声音,即使我们不赞同他们,去了解他们的希望与忧虑、他们的理想,会帮助我们更好地了解他们。这样就能让我们懂得该怎样才能帮到他们,满足实际的需要。我们必须有一种成熟的思想,来认识我们为什么要与人打交道,无论他们是信徒还是无神论者,是前现代派,现代派还是后现代派,世俗还是后世俗。没有人被排斥于我们的境域之外!

  克劳斯:您时常收到许多来自不同团体的邀请,也包括请您在不同场合下讲话的邀请。您怎么决定是否接受某一项邀请?您有什么样的标准来衡量,哪些符合,哪些不符合您刚才所描述的原则?

  迪亚朴:有人邀请我们,是因为他们相信安息日会有值得一谈的东西。在尼加拉瓜非洲宗教领袖会议上,所讨论的重点是如何构建更和平包容的社会。我被邀请讲话,因为他们相信安息日会在神学、圣经与视角上有不同寻常之处,对和平共处的讨论意义重大。

  所以,我的第一项原则是,我们有没有能惠于众人的真材实料?同时,我也会问一个问题,这样做会有益于我们教会吗?是否能给教会带来能见度?增进可信度与信誉?消除偏见、澄清不实?是否有益于提供机会分享安息日会的价值观?是否有助于帮助把我们定位在一个不愿离群索居,而是要在所住的社区成为一种祝福,愿意与人分享从天而来的预言的信息的一群人?

  上帝呼召以色列,是为了给世界带来祝福。我相信安息日会的呼召,也与上帝要通过我们祝福于世界的愿望紧密相联。上帝呼召我们,并不是因为我们是百里挑一的人间龙凤,或者因为我们配受特别的待遇。都不是!上帝召我们,是要让我们作世界的光,作基督对世界之光的看得见摸得着的表达。所有这些都是我们公共关系与宗教自由部的职责,尽力表达与体现。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奉命与其他基督教团体领袖、其他信仰团体领袖,以及世俗与政治领袖接触,不作分别。

  从2014年以来,我被委任担负基督教世界团契秘书大会秘书长。这是一群有广泛基督教派背景的领袖团体。不错,的确存在不可调和的教义上的差异。绝对不可调和!但我们仍可以坐下来交谈,和平共处。与这群人在一起时,我只是分享我们是谁,我们是干什么的,我们怎样帮助社会。与世界教会协进会(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不同,这个组织没有共同的目标,或成员条件、会费等,甚至没有会议纪录。纯粹是一个跨信仰的关系组织,旨在增进对其他信仰的了解,同时,也希望更好地被了解。

点击浏览下一页

  在我任职公共关系与宗教自由部主任期间,我会见过许多领袖,包括基督教与非基督教宗教领袖。这个月在尼加拉瓜,我与Sultan of Sokoto在一起。他是一位号称有七千万穆斯林的领袖。也是在这个月,我在罗马,会见了许多基督教界领袖,包括圣公会,浸信会世界联盟,信义宗世界联盟,门诺会世界会,救世军,罗马天主教等。在下几周,我会访问中亚与西非的政治领袖。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在生命的问题上,有独特的信息要与世界分享。我们提倡教育、健康、正义,因为我们相信上帝在创造之初就赋予了人类与生俱来的尊严与无限的价值。但我们也分享那超越现时现在的生命——永生的盼望!

  这就是那驱使我去会见这些人的动力。不拘地点、不分人群、做光做盐的责任,驱使着公共关系与宗教自由部的每一项工作。决不能让担心盐失了味的忧虑,担心与其他宗教混合的忧虑,消弱对基督复临之前所交托于教会的使命的忠心,窒息他所托负我们要与世界分享的信息的生命力!

上一篇:乱言惑众,可以休矣!──赖特《9.5条论纲》简评 下一篇:都是“钱”惹的祸
 
0% (0)
 
0% (10)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阅读排行
 
推荐文章
 
图片文章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投诉/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