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键词: 二十四位长老 人性 兽的数目 因信称义 复临信徒
您当前位置:现代真理网 >> 时事焦点 >> 浏览文章

都是“钱”惹的祸

日期:2017/7/10 21:55:14 来源:本站原创   【字体:

 关于按立妇女圣职的一段非常令人惊奇(而有趣)的历史
SDA神学院教会历史教授,代表作有《上帝顾念你》

文 | 马斯维  译 | 王敬之 

  当你看到这段往事时,记住行政人员也是人,像我们其他人一样,需要我们的祷告。还要记住,他们试图在这个故事的关键点保存的钱是上帝的十分之一;而不是他们自己的钱。

  这个故事将表明,本会北美分会(NAD)的领导层在处理按立问题上所基于的两个立足点:1.按立只是教会的一项策略,而不是神圣的义务;2.委派等同于按立。

  为了使这个故事更饶有意味,我们还需要用几分钟的时间,带领读者回顾一下几百年的教会历史。

牧师公寓补贴津贴的发展过程

  在早期的美国,许多教会都会为牧师提供无租金的住所,这些住所被称为“牧师公寓”。因为它们的产权属于各自的教会,法律规定这些“牧师公寓”(不管怎么叫都行)是免税的。此后,渐渐成为约定俗成,即牧师们住在不用征税并且免租金的房子里。随着时代的变迁,越来越多的教会采用一种新方式,即向牧师发放津贴,以供牧师们租赁自己心仪的住房。因为这种新习俗跟老习俗是一脉相承的,于是教会说服了政府将这部分牧师租房津贴作为他们的免税收入。

点击浏览下一页

教堂和牧师住房

  不需要为用于租房、分期贷款和水电支出的收入缴纳所得税,这显然是牧师这一职分的加分。但是由于大多数牧师的报酬不多,所以,这项政策几乎没有引起什么人嫉妒。事实上,自1950年以来,美国社会保障的增强大大削弱了这一优势。美国政府要求雇主为其正规雇员支付一半的社会保障(养老金)税,而雇员只需承担只相当于原来一半的责任。不过,由于一些说不清楚的法律规定,牧师被认定是自营职业者,因此需要缴纳社会保障金。即便如此,美国的大多数牧师比起其他收入相似职业者所要负担的税费还是要略低一些。

国税局的抱怨

  结果,到1965年,美国税务局(国税局,或IRS)开始抱怨,称那些被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委派的持有传道证的年轻传道人(licensed ministers,以下简称“持证传道人”)并不是按立的牧师,因此不能享受牧师住房津贴政策。

  但是,如果持证传道人在法律上被认定为普通雇员,而不是作为自营职业者(如牧师),则教会必须支付其一半的社会保障金。当时的美国本会约有850名持证传道人,这样一来,美国教会的总费用势必大幅上涨。

  在接下来的十二年里,教会领袖试图阻止美国国税局,于是聘请律师游说政府改变政策,好让教会能够节省下这笔钱。但最后,律师们发现国税局不打算改变政策,甚至还要拿走区会房产,以代替税收和罚款。于是,在这种情况下,教会领袖询问美国国税局他们能做些什么,才可以说服国税局持传道证的传道人真的是牧师(因此有资格获得牧师公寓津贴和自营职业资格)。

点击浏览下一页

美国国税局

  美国国税局反馈称,如果教会通过决议,允许持证传道人可以主持婚礼,国税局就不会再有异议了。于是,美国教会领导层就于1976年通过决议,在北美分会范围内的持证传道人被授权做他们以前从未被授权做的事情,即主持婚礼和施洗,前提条件是,他们必须是被按立的地方教会长老,而且得到区会批准。

  这项允许持证传道人实际上几乎等同于按立牧师的决定,并非没有遭到任何反对。美国教会中最为关心财政的一批人,特别是总会的司库们,认为这种出于成本考虑而降低牧师按立价值的做法是错误的。总会助理财务主管罗伯特·奥斯本(Robert Osborn)代表自己和他的一些同事向北美分会领导层认真地反映:有一种明确的感觉,仅仅是因为缴税考虑而在特定国家(如美国)改变我们对持证传道证人的态度,是不合适的。

  但美国本会高层领导的回应是:持证传道人和按立牧师之间的功能差异不能算是一个道德或神学问题,而是教会政策的问题;教会培养传道人的过程显然不是神学问题,也不是教义,而是应该归为方法论,或政策上的一个问题。

  这样,为了省钱,教会剥夺了很多按立牧师独有的特质。此后,总会不再把按立视为一种神圣呼召,认为其性质是由圣经和预言之灵来决定的;按立牧师的工作不再被视为是需要在神学上进行考究的事情;相反,却被视为是由委员会决定和受行政政策影响的问题。而这种看法似乎慢慢发展为现在北美分会关于妇女的角色定位的官方立场。

委派:新术语进入教会

  要特别注意的是,当国税局(1978年)表示可以接受持证传道人等同于任命的按立牧师的时候,他们在不经意之间,用了一个在当时无足轻重的字眼。美国国税局表示,如果一个人被允许主持婚礼,那么此人将被视为与被按立牧师相等,不管其是持证、按立或委派。委派——这是一个新词。我们将看到,在未来,这个字眼被孕育了丰富的含义。

  多年来,许多财务主管(司库)、部门主管/秘书、机构经理都获得了传道证,后来被均被按立。这些被发证者都是个人,多为男性,可以认为他们代表着所谓的特殊传道部门,虽然他们几乎不是普通意义上的牧师,但其中有些人也被认为有资格获得牧师住房津贴。在七十年代中期,出现过反对这一做法的声音。正当总会和北美分会把按立视为一项政策之时,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的各个层面都颇有微词,认为不该仅仅出于为了使某些人能享受到拥有免税住房津贴的国税政策,而按立司库、部门主管/秘书和机构经理为牧师,这样的做法,会严重削弱按立牧师进入福音事工的重要意义。因此,许多前些年可以享受住房津贴的教会行政官员,就不能再享受这项政策之利了。

  然后很快,有人想出了新的花花点子:不如称上述的人为“委派传道”,并赋予他们主持婚礼和洗礼的权利。因美国国税局曾经承诺会让这样的人得到牧师住房津贴。此外,因为这些人没有被按立,教友们也不能抱怨什么。

  所以,这个花花点子马上被纳入正式投票决议中。至少有一部分司库、部门主管/秘书和机构经理,到每年4月15日的美国缴纳所得税时间时,再度发现自己可以享受免税福利。一些查经员也被正式委派了,因为有人觉得让这些勤奋的查经员得到特别的认可,乃是天经地义的事。接着,就是委派教会学校的老师们——不是作为委派的传道人,而是作为委派的教师;舆论再次认为,承认这些经常被忽视的战将也是正确的。

妇女牧师的委任

  教会中长期以来一直都有一种定见,一个人被授予传道证后的几年内,如果不出意外,将被按立成为牧师,正式地进入福音事工。换句话说,被授予传道证的人,就是上了必然会按立的轨道了。但多年来,获得传道证书的少数妇女传道人并没有被视为是踏上了按立之途,因为教会遵循着明显的圣经教导:长老应该是男性。

  1975年,教会中止了向妇女颁发传道证,但与此同时,总会的年议会表决通过一份决议,可以谨慎地按立妇女为地方教会长老。不用猜,您也想得到,这个令人惊讶的事件发生,是一小群人坚持运作的结果。

  再两年后(1977年),妇女被允许协助教牧关怀的工作。这时所用的词汇经过了精心挑选,妇女不被称为“助理牧师”,因为许多领袖对允许妇女担任牧师感到不安。

战斗持续升温

  1984年,在波托马克区会担任牧师的一名年轻女性长老,在未经《教会章程》授权,但却得到本地区会的支持下为人施洗。1985年,总会年议会决定禁止女长老的施洗。但在1986年,加州东南区会不顾总会决定,投票决定让妇女施洗。总会承诺会更加努力地来研究按立女性进入福音事工的问题,并劝说加州东南区会撤销他们的决定。加州区会后撤了一段时间,但是在这样做的同时,却加强了发声的分贝值。就出现了我们现在听到的“歧视”、“性别包容”、“正面行为”、“公平正义”等词汇。许多复临信徒感到揪心,因为政治正确与激进的女权主义词汇开始侵入我们的教会了。

一个困难的选择

  1989年,为了准备1990年印第安纳波利斯全球代表大会,领导层推动了一个名为“妇女委派会”(Women’sCommission)的大型研究组织,对一项双重推荐项目进行表决。这项议程将提交总会年议会进一步的表决,这一建议提出:(1)禁止按立妇女为牧师,但是(2)如果符合某些规范,他们可以在地方教会履行按立牧师的特有各项职能。

  许多妇女委派会的成员认为这样的选择是不公平的,为了在(1)中禁止按立妇女为牧师的动议上投赞成票,就不可避免的要在(2)上也投下赞成票;允许妇女在地方教会履行按立牧师的各项职能。改委派会的大多数人最后投了赞成票。这意味着妇女不能成为被按立的牧师,但是他们在希望在分会里,妇女可以像按立的牧师一样行使职能。这项动议被带到了当年的年议会,又从那里提交到1990年的全球代表大会。

  1990年印第安纳波利斯全球代表大会将这两项动议分开了,在星期三的表决中中以压倒性地的票数反对按立女性牧师。当星期四的议程中出现动议的第二项时,许多海外代表,因为觉得最重要的表决已经过去,就离开了他们的会场,显然是观光和购物去了。北美分会发言人提出的主要观点,是针对那些出席会议的海外代表的。这个观点是:昨天投票我们随了你们的想法;我们要求你们今天与我们一起投赞成票,同时考虑到美国的文化需求。

  这次没有遵照圣经的呼吁。投票结果为赞成,虽然投票人数比星期三的代表人性少得多。

点击浏览下一页

反对按立女牧师代表发言

  我们都知道,五年后,按立女性圣职的问题再次被提出来,不过在方式上出现了变化。这次北美分会要求在自己的领域内按立妇女牧师。北美分会指定了四位发言者说服人们投赞成票,只有一位发言者被指定来劝代表们投反对票。主张投反对票的演讲者提供了一个强有力的圣经研究来说明自己的观点,结果,代表们以1,481反对,对673赞成。北美分会未被授权可以自作主张。(译者注:两批演讲者靠抽签决定演讲秩序,结果,主张反对的演讲者抽到上午先讲。反对者演讲之后,因其说服力颇大,迫使主张投赞成票的演讲者们放弃了下午的演讲机会。)

推动继续

  在这次投票后的几周内,距离总会总部只有几英里的斯莱戈教堂(Sligo Church)就任命了几位女牧师;稍后,拉塞拉大学教会也有样学样( La Sierra University Church)。

  正如我们现在所看到的,在三个月内,北美分会任命了一个委员会,寻求以各种方式扩大妇女作为牧师的范围。大概就在这一时间,“委派服事”的这个观点出现了——“委派”女牧师。

委派服事

  直到这个时候为止,被委派的区会财务主管(司库)、部门主管/秘书和机构经理还只是在信件中收到对他们的委派通知。

  突然间,这样隐秘做法似乎不合时宜了。有紧迫的声音坚持认为,委派妇女担任牧师的工作应当公开举行;并且要像正式的牧师按立一样。这样一来,委派服事的仪式就产生了,也有一套祷告、读经、讲道、委派、按手等,前后大约一个小时,像开帐篷大会一样热闹。

点击浏览下一页

俄亥俄区会按立女牧师现场

  这样一来,原来只是想减少国税的想法,结果导致了(a)按立只是教会策略问题;(b)被委派的妇女传道与被按立的男性牧师相当的看法。

  许多基督复临安息会教友了解了这个故事之后,他们认为这是一个非常令人震惊(同时又是有趣和令人悲伤)的一段历史。

(编者注:在最初在ADVENTISTS AFFIRM发表的文章结尾处,编委会的一份说明表明,引用的事实材料来自于教会各级管理人员的电话记录,由BertHaloviak编写材料,并加入来自KitWatts,SamuelKoranteng-Pipim的研究,以及编辑的亲身经历。)
上一篇:基督复临安息日会为什么会出现在公共视域中? 下一篇:没有了
 
0% (0)
 
0% (10)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阅读排行
 
推荐文章
 
图片文章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投诉/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