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键词: 复临信徒 人性 二十四位长老 兽的数目 巴比伦
您当前位置:现代真理网 >> 时事焦点 >> 浏览文章

对王某某所撰“阉割还是腰斩”之文的简短回应

日期:2016/11/21 12:28:10 来源:本站原创   【字体:

  在正题之前,需要强调一点,就是王先生居然会对一本受到本会高层领袖们大力推崇之书怨声载道。比如,因拙著《启示异象》的出版,笔者受全球总会华盛顿总部的邀请在魏泰德(Ted Wilson)及费马可(Mark Finley)牧师共同主持的2009年的“世界布道商讨会”上分享该书信息。次年春,笔者又应非常保守的南美分会之邀,在该分会的闭路电视上与全分会的牧师、教会领袖及教育界引领风骚人士分享拙著信息。在所有评论过该书的人士中,只有王弟兄本着他对笔者观点的全盘误解,得出了他那独特的结论。接下来,恕笔者只能简短而非全方位地来回应他的主要观点,着实因为他对拙著的评论让人深有秀才遇到兵之感,全方位回应实在无从下手。

  1)当王先生说笔者声称启示录第10章的小书卷就是1260日的预言时,他是百分之百地错了。拙著所争辩的是启10章的小书卷为但以理书,而但以理书中有两部分的预言都是被封住的,直到末时才能解开,即1260日及2300日的预言。他在评论时,在其书评的首页,认为笔者在论到启10章是但以理书时采用的那个反问句型说明了笔者对此问题有所质疑,殊不知,这正是笔者采用的文学修辞方法,好让笔者对此问题展开充分讨论,或借此着手证明安息日会在此问题上的传统观点。在王的第2页,他认为笔者没有对但8:26, 14 作任何进一步的解释,而实际上,笔者在拙著的第65和66页泼墨撰述,煞费口舌地用了好几段文字来讨论该问题,并且在拙著修订版的第65页还又增加了来自启13章的额外证据,把但8:13的践踏圣所与启13:6中对圣所的大不敬联系起来。对此白纸黑字的证据王竟置若罔闻,真让人无奈以致无语。

  对王的这一发难,笔者也只能费言至此了。在王文的第三页,王再次错误结论,认为笔者解释1260日预言为七印封上的小书卷。如此结论,不由得人不起疑,不知该先生读拙著是否专以挑刺为己任,而对阅读文章本身则是敷衍了事。该先生的结论是:“赖特结论的必然结果,就是从根本上摧毁基督复临安息日会作为预言中的教会的圣经依据。”殊不知,拙著全文从头到尾所论证的正好与王先生以上之结论截然相反

  2) 王文第二点针对查案审判。王文的第3页以如下搞笑宣言开篇:“如果接受赖特的结论,以宣讲但8:14节2300日预言为主的米勒尔复临运动及从中生出的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的预言中的教会的圣经依据就都不复存在了。”这又是王作出的另一滑天下之大稽结论,因为笔者在拙著中所争辩的正好与之完全相反。那就是,米勒耳运动及基督复临安息日信仰都在启10章中找到了它们共同的预言之根。有人居然能如此误读拙作,并无中生有地得出与笔者在书中竭力争辩之真道相反的结论,着实惊世骇俗之至

  王在有一点上颇为正确,就是他认为笔者说过在但8:14中“我没有找到任何查案审判或复临前审判圣徒的证据。”但笔者根据第9-13节的上下文背景,的确从但8:14中找到了审判小角的明确证据。如果让笔者重新撰述这番话,笔者会说,“我没有在但8:14中找到明确而直接的查案审判的证据。但我相信但8:14对查案审判有暗示(implicit)。”这也就是为什么,在拙著中,论完上述一番话之后,笔者接下来就证明在但7章中小角与圣徒都同时被审判。因此,但8:14提供了该审判的时间。恕笔者再重复一次,笔者的确相信但8:14对查案审判是有暗示 (implicit) 的,但不是明确(explicit)地直接提到。相反,王虽然声称但8:13的“常献的燔祭”(Daily),“施行毁坏的罪过”(thetransgression of desolation),及“圣所与军旅”(both the sanctuary and the host)都是针对圣徒的,但却未加以任何证明。他所作的一切,不过是证明了笔者所说的,该经文并未明确直接地提到圣徒。当人在读但8:9-14时,能一目了然从经文中看出来的,就是小角践踏圣所及圣所被洁净或被复兴之时对小角的审判。

  王还引用了《善恶之争》来说明但8:14 及第一位天使的信息都“指着基督在至圣所中的服务及查案审判的工作。”笔者对该经文的解释与怀师母的证言完全吻合,因为在笔者讨论但7章时,已经证明了但 8:14怎样铿锵有力地指明了查案审判。

  然而王并未认同笔者的证明,就是但7章在提及对小角的审判时,也连带三次提到了查案审判。相反,他提出查案审判及复临前审判为两个不同的审判,第10节的审判与第22,26,和27节的审判也不同。他争辩说,第10节指的是查案审判,而其它经文指的是复临前审判。这真可让笔者大开眼界了,因为直到拜读王文之后,笔者还压根儿没听说过这两者间有何不同之处。而王所断言此二者为但7章中两种不同的审判实于圣经相悖。王的结论也同样与但7章的真理及当代所有安息日会保守圣经学者们的观点相左。比如,但7:16明明地告诉我们,该节经文之后的那些解释审判的经文都是对第10节所提到之审判的解释。该节经文直译出来就是,“因此他告诉了我,并让我知道了关于这些事的解释。”然后,在第17节的开头,我们开始看到这一解释,而解释到第19节时,其焦点就聚集在第四兽及审判了。因此第22,26,27的审判是第10节之审判的的解释。所有当代安息日会的学者们都持此同一观点。马思威(C. M.Maxwell)这样写到:“在但7:9-14,但7:18,但7:22,以及在但 7:26, 27中,同样的信息用不同的话重复了多次。”(《上帝顾念你》,卷1,英文版第109页;GOD CARES, vol. 1, p. 109)。全球总会圣经研究所(the General ConferenceBiblical Research Institute)的史威廉(Bill Shea)也持同样看法。他写道:“但 7:9-14, 26 谈论的是同样的审判场景,只有一点不同。在但8章,先知只被告知了会有该审判到来;他听到了两位天使的对话,他们向他保证审判会在2300日时期结束时来到。然而,在第7章这里,先知看到了他异象中所听到之审判在天上法庭中的进行。在但7: 9-14, 26,他亲眼看到自己在但8:14所听到的场景。但7章为那一审判提供了一个大致日期(在1798年之后的某一时日),而但8章具体指出这一审判是从2300日结束那年的1844年开始的。”(史威廉,《但7-12章:末期的预言》,英文版第145页;W.H. Shea, DANIEL 7-12: PROPHECIES OF THE END TIME, p. 145)。本会安德烈大学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神学院(the Seventh-day Adventist Theological Seminary at Andrews University)希伯来文及旧约圣经研究教授杜康(Jacques Doukhan)同样认为但7:9-14, 22, 26, 及27 的审判场景为同一场景,即:复临前审判或查案审判(杜康,《但以理的秘密》,英文版第112, 119页;Doukhan, SECRETS OF DANIEL, pp. 112, 119)。在王文的第六页,王的确引用了安德烈(Andrews)来作为他的权威,但这对王的论点无济于事,因为安德烈本人的观点就与但7章相悖,因为但7章明言说该章其余部分都是对前面14节的解释(第16节)或注释,这一点已经为我前面所引用之所有二十世纪的学者们所公认。

  3)在他的第三点,王还谬引了笔者的原话。他的小标题是“希伯来书不支持安息日会圣所及查案审判的信息。”而事实上,我的原话是:“希伯来书既不支持也不否定安息日会的观点。该书有自己的写作目的。”直接地说,就是,希伯来书的确阐述了很多安息日会所认可的圣所信息,但它是通过提供大量有关祭司及圣所的数据来阐述的,目的是为了说明天上的圣所更美,因为它拥有更美的祭司及更美的赎罪。正因如此,虽然希伯来书有它自己的论点,但它同时也为安息日会对天上圣所的认识提供了丰富的亮光。

  在王文的第9页,王又莫须有地欲加罪于笔者,在他的行文里营造假象,想让人误以为笔者似乎是在声言希伯来书的焦点在于十字架上的赎罪,而不是天上圣所的服务。他如此动作,是以为我眼瞎吗?王再次彻底地谬解了我的原文。我文中的说明是与第9章有关的,第9章的确聚焦在基督在十字架上及天上圣所的全备服务上。这的确是第九章的信息。但显然,希伯来书其余部分的信息,以及第9章的大部分信息都是聚焦在基督在天上圣所之祭司职分的。第9章想说明的是基督的工作是建立在更美之牺牲之上的。

  在王文的第10页,王引用了林大卫牧师对来9:8 的理解。林老牧师这样写道,“希腊文原文其实是这样的:‘圣灵这样宣告说,当圣所的第一层仍为现今之有效表号时, 进入至圣所的路还未显明。’”然后林老牧师争辩说这里存在一个从天上圣所的第一层到第二层的转移的发展趋势。此论点的悲哀之处在于林老牧师的翻译并不是希腊文原文的意思。林老牧师的翻译中有两个字特别有问题。第一,林老牧师所译的“至圣所”应该被译为“圣所”(希腊原文为agiōn)。除此之外,老牧师还误译了另一个希腊字skēnēs,将之译为“圣所的第一层,”而原文的意思是“帐幕,”“会幕,”或“圣所。”【译者按:中文和合本此处的翻译不符合希腊原文】。由于对希腊圣经原文的不正确翻译,林老牧师将经文的意思误解为此处是指基督的工作从天上圣所的第一层转移到了第二层至圣所,而实际上,希腊圣经原文的意思却是当(地上)圣所还没有失去其预表意义之前,通往天上圣所的路还未显明。笔者在自己所撰的希伯来注释中是这样翻译该节经文的:“圣灵借此指明,第一个【地上】圣所仍然保持其地位时,通往【真正】圣所的路还未打开。”我不得不重申,王先生真该在下结论之前先作好调查研究。王继续添油加醋地说笔者没有在拙著《探索希伯来书》中讨论该节经文。他其实应该说,笔者对此经文的确进行了彻头彻尾地讨论,只不过,笔者没有针对王在他的谬文中对该节经文之希腊原文的误译进行讨论罢了。再次赘言,我们亲爱的王先生是百分之百地错了

  4)在此,我不想再费口舌反驳王关于笔者对启示与灵感之理解的控告。因为笔者已在所撰的好几本书中阐明了自己的观点。这些书均在出版前承蒙怀爱伦遗产托管委员会(THE WHITE ESTATE)首肯认可

  总而言之,笔者相信王先生是一位诚恳的君子。他的问题,只不过是英文阅读能力肤浅,或出于某种原因被误导入了歧途。无论如何,王对笔者所撰的《启示异象与安息日会信仰的绝育化》(APOCALYPTIC VISION AND THE NEUTERING OF ADVENTISM)之书的误读可谓登峰造极,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下次,如果王先生能实行太18章的教训,在网络空间发布他的谬论前与笔者直接沟通,或许更有帮助。同时,我相信本文解释能对凡因他之诬告而迷惑的人士有所裨益。

  愿主在我们探索他的话语及怀爱伦之证言的努力中赐福给我们。

乔治·赖特(GeorgeR. Knight)   
2011年2月21日       

(请将此文与前后文比对阅读)

上一篇:阉割还是腰斩——乔治赖特《末世启示异象与对安息日会信仰的阉割》简评 下一篇:对赖特回应的再回应
 
0% (0)
 
0% (10)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阅读排行
 
推荐文章
 
图片文章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投诉/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