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键词: 二十四位长老 人性 兽的数目 复临信徒 因信称义
您当前位置:现代真理网 >> 时事焦点 >> 浏览文章

对赖特回应的再回应

日期:2016/11/21 13:57:53 来源:本站原创   【字体:

  编者按:2010年11月,应某教会领袖的邀约,王敬之就本会学者乔治·赖特的《末世启示异象与对安息日会信仰的阉割》一书撰写书评,书评交教会领袖参考。2011年5月有人告知王敬之,网络上出现赖特的回应。新当选的一位总会高层领袖建议王敬之与赖特直接沟通、并提供联系方式。王敬之随即将自己的回应通过电邮寄给赖特博士。但并未收到回复。2016年5月,网络微信群里再度出现赖特五年前的回应。为使读者对当年的讨论有更客观公平的了解,王敬之撰写巜我为何不认同赖特》一文,并决定公开与赖特的对话。供读者自行比对圣经与怀著,明辨真道。

*****************************

  2010年末,笔者在与一位教会领袖谈话时,因看到载有连载赖特2009年所著《启示预言与复临信仰的淡化》(笔者根据英文简译为《末世启示异象与对安息日会信仰的阉割》,以下简称《异象与阉割》)预告的《末世牧声》杂志,而使谈话的主题转向了赖特博士的这本小书。事后,该教会领袖嘱我将我的看法写下来,我如实照办,在短短一周多一点的时间里写成书评,并将该书评通过电子邮件传给该领袖,信中言明,如他认为有必要转给教会其他领袖,悉听尊便。为了怕自己因翻译上的不准确而造成错误,我又将我的评述写成了英文,方便直接引用赖特书中的原话。此英文稿也发给了上述相关领袖,以供参考。书评成稿过程中,将文稿传给极少数朋友审阅,得到不少宝贵意见。

点击浏览下一页

  2011年4月底,我在网上读到了赖特于该年2月11日对本人前一年所写的书评作的简要回复。于是通过友人获得赖特博士联系方式,致信联络,表达其对书评拙文的回应表示感谢。同时,也借此机会,向赖特博士请教。

  赖特在回复中,首先提出自己的书受到教会行政高层的推荐,随后认为我的批评是基于“全盘误解”而得出的“鸡立鹤群”的结论。结尾处指出,本人的问题或是“英文阅读能力浮浅,或出于某种原因被误导入了歧途”。最后指出,本人若先实行太18章的教训,在网络空间发布“谬论”前与他直接沟通,必会有所帮助。他也相信他的解释“能对凡因他之诬告而迷惑的人士有所裨益” 。最后,他以“愿主在我们探索他的话语及怀爱伦之证言的努力中赐福给我们”作结。

  本文从两方面作出简要回应:一是,关于赖特在但以理8:14上的新观点;二是,就赖特回复中的一些事实性问题作出澄清。

赖特关于查案审判与但以理8:14的新观点

  赖特相信查案审判,但他的新观点与传统的立场根本对立。关于这一点,赖特似乎并没有打算隐藏什么,他直接了当地说,他认为“传统的立场有一个我们不可小视的问题”。笔者曾在对赖特《异象与阉割》一书的评述中引用了赖特书中关于查案审判与但以理8:14的三段文字。兹为讨论的方便再引用如下:

  我们在这里应当注意,传统的立场有一个我们不可小视的问题。但这个问题不是确定应验预言的时间,虽然在过去的三十年在这方面的怀疑广为流传。(底线为本文作者所加)。[1]

  这把我带到了我对认为但8:14与查案审判有关的传统理解的真正的问题。历来受到尊敬的观点是,洁净就是对圣徒的查案审判。

  但我在经文中尽力寻找,在经文中我找不到对圣徒的查案或复临前的审判。我所发现的是在2300日的终点,对小角的审判,以及与这个势力关联的圣所的的恢复、矫正和洁净。

  这就是我们应当注意到的问题之所在。我们的答案太简单而且没有根基于经文本身。[2]

  因此,复临信徒对复临前的审判与理解不是问题。问题在于他们误用了但8:14来证明来自但以理书第七章的观点。[3](底线为本文作者加)

  笔者也曾对此作出点评:

  “赖特提出,传统的立场存在的问题非同小可。他并不反对2300日的终点是1844年。但他却发现根据但8:14节所传出的,自1844年以来开始的对圣徒的查案审判,缺乏圣经的根据。甚至查案审判本身也不是问题,问题在于误解了但8:14,并用它来证明但以理第七章的观点。”

  赖特对作者就他的文字的引用以及根据他的话而作出的结论,没有异议。虽然他认为笔者先前对他的评述是“全盘误解“,但他在回复中坦承:

  “王在有一点上颇为正确,就是他认为笔者说过在但8:14中“我没有找到任何查案审判或复临前审判圣徒的证据”。但笔者根据第9-13节的上下文背景,的确从但8:14中找到了审判小角的明确证据。如果让笔者重新撰述这番话,笔者会说,‘我没有在但8:14中找到明确而直接的查案审判的证据。但我相信但8:14对查案审判有暗示(implicit)。’这也就是为什么,在拙著中,论完上述一番话之后,笔者接下来就证明,在但7章中小角与圣徒都同时被审判。因此,但8:14提供了该审判的时间。恕笔者再重复一次,笔者的确相信但8:14对查案审判是有暗示 (implicit) 的,但不是明确(explicit)地直接提到。”(着重号是原作者自己加的)。

  赖特的这番话,再次表明了他对但以理8:14与查案审判道理的理解。在他看来,查案审判是但以理第七章中的内容,但以理8:14并没有“明确而直接的查案审判的证据。”但他相信这节经文对查案审判有暗示(implicit)。接着他谈了他的理由:那就是在他看来,“但7章中,小角与圣徒都同时被审判”,而但以理8:14提供了审判的时间。因此,依据推论,但以理七章的对圣徒查案审判的时间,与但以理8:14节“对小角”的审判时间同步。因此推出查案审判仍然是在1844年10月22日开始的结论。

  而如何证明对圣徒的审判与对小角的审判同时发生呢?赖特采取了三步推理:

  1. 第9、10节似乎是发生在天上的圣所/有宝座的地方的复临前审判。在这个审判之后的14节,基督得国;
  2. 第22节表明,圣徒在得到国度之前先得到了有利于他们的审判;
  3. 而第26、27节则表明有针对小角的审判与圣徒得国前的审判同时进行。[4]

  赖特由此认定,但以理书第七章有复临前的审判或有利于(for)圣徒的审判。他进一步指出第七章的审判有两个方面,针对小角的一面与有利于圣徒的一面。接着,他说:

  “但是,但以理8:14只提到了小角。既然但以理第七章表明小角与圣徒同时受审判,我们就可安生地通过平行比较得出结论,对小角与圣徒的复临前的审判发生在2300日的终点。”[5]

  在对笔者拙文的回应中,赖特对自己的逻辑作了进一步的说明,并且提出:“因此第22,26,27的审判是第10节之审判的的解释。所有当代安息日会的学者们都持此同一观点。”(着重号为原作者所加)。

  综合起来说,赖特的论点如下:

  1,明确而直接的查案审判是但以理第7章的内容;
  2,但7:22, 26, 27与但7:10一样,都是查案审判;查案审判对象包括对小角也包括对圣徒,对两者的审判同时进行;
  3,但8:14查案审判是对小角的审判,而不是对圣徒的审判,虽然也有暗示;
  4,但8:14给出的是对小角审判的时间,而不是直接对圣徒的审判时间;
  5,以2300日的终点作为对圣徒查案审判的时间起点,不是直接源自但8:14,而是依以上推理而来。
  6,结论:安息日会从但以理8:14所传出查案审判的信息没有明确而直接的经文依据,是误用了但8:14来传但以理第七章的信息,因为在时间的推算上没有过失。但以2300日为查案审判起头的结论,来自推理,并不直接出自己2300日的预言。

  对赖特的推理过程及结论,我们除赞同但以理书第七章有关于查案审判的明确信息之外,对其他各点均存异议。我们坚持基于怀爱伦、本会先贤以及本会基本信仰要道在这一道理上的立场,即认为:

  1,但7:9-10, 13-14以及但8:14都论及查案审判;
  2,查案审判是以声称相信上帝的人为惟一审查对象,并且从死了的义人开始审理,直审到活人, 为基督复临作预备。查审结束之日,就是恩典之前门关闭之时,基督随后复临;
  3,查案审判的起始时间,不是通过比照对小角的审判时间而来,而是直接从但8:14的经文进行研究得出;
  4,小角不是查案审判的重点对象,虽然他的案子在对圣徒的查审同时也与所有恶人的命运一样被确定,但真正的审理,却要等到基督复临之后的千禧年间对恶者的审判之时。

  上述这些论点,是为本会传统的基本理解,从1844年以来,历经几代的研究、证明,并有怀爱伦先知的大量著作佐证,其可靠性不容置疑。特别是总会在1979年福特(Desmond Ford)公然提出天上没有查案审判一说之后[6],组织但以理与启示录研究委员会,进行了大量的论证与研究,维护了本会在但以理8:14与查案审判以及相关问题方面的传统立场与结论。因此,笔者无需在这方面多费笔墨,再加论证。各位教会领袖及读者诸君,对此也必定不陌生。

  下面试以少量文字,说明赖特推理的不可靠性。赖特既在回应结尾处表示了对圣经与怀爱伦著作的信心,以下论述就主要以怀著为主。

1,但以理8:14不以小角为主审对象,而是对圣徒的查案审判。

  “在最后赎罪和查案审判的大日,也只有那些承认自己是上帝子民之人的案件才被审查(only cases considered are those of theprofessed people of God)。审判恶人乃是一项特殊而分别举行的工作,要审判的后期进行。……在天庭的案卷中,记录着人的姓名和行为;这些审判的结果是根据案卷来决定的。”——怀爱伦著,中文稿版《信仰的基础》七月二十三日;英文TheFaith I Live By. P. 210)

  “在预表的礼节中,惟有那些已到上帝面前认罪悔改,并且借着赎罪祭牲的血将自己的罪迁进圣所的人,才能参加赎罪日的礼拜。照样,在最后赎罪和查案审判的大日,也只有那些承认自己是上帝子民之人的案件才被审查。”——怀爱伦著《善恶之争》,第二十八章,原文480面

  “过去已经真心悔改,并凭着信心领受基督的血作为自己赎罪牺牲的人,在天上的案卷中已有赦免二字写在他们的名字下面,当他们在基督的义上有分,他们的品格也显明是与上帝的律法相符时,他们的罪恶就要被涂抹,他们也要被认为是配得永生的人。上帝曾借着先知以赛亚说:‘惟有我为自己的缘故涂抹你的过犯,我也不纪念你的罪恶。’(赛43:25)主耶稣也曾说:‘凡得胜的,必这样穿白衣,我也必不从生命册上涂抹他的名,且要在我父面前,和我父众使者面前,认他的名。’‘凡在人面前认我的,我在我天上的父面前,也必认他。凡在人面前不认我的,我在我天上的父面前,也必不认他。’”(启3:5;太10:32-33)——同上

  从上面的三条引文中可以清楚看到,查案审判的对象是那些“承认自己是上帝子民之人”,即“过去已经真心悔改,并凭着信心领受基督的血作为自己赎罪牺牲的人,在天上的案卷中已有赦免二字写在他们的名字下面”的人,才是查案审判的惟一对象。这是与“预表的礼节中,惟有那些已到上帝面前认罪悔改,并且借着赎罪祭牲的血将自己的罪迁进圣所的人,才能参加赎罪日的礼拜”情形一致的。

  教廷阶段的小角固然也为上帝的子民,但却没有真心悔改。他们在人的面前或有欺骗性,被误认为是上帝的子民,但骗不了上帝与天上的使者。天上的查案审判有亘古常在者的宝座设立,有基督为主审,有千千万万的天使陪审,被审的义人并不在场,所展开的书卷也不是经人手所记录的。在人眼中的上帝的子民,并不一定就是天上有记录的上帝的子民。不曾真心悔改过的人,其罪并不能转迁至圣所,因此不会列在被查审的人之中。然而,也不是在小角系统中的每一个人都不在查审的范围之内。在小角系统内的那些曾真实悔改信主的人,也是被查审的对象。在查案审判中,当义人的罪得涂抹的时候,实际上也就定了自古以来一切包括小角在内的一切恶者的罪。

  另外,单纯从技术的层面来说,即便小角系统内是那些声称信主的子民,也不会是从1844年10月22日开始,因为在小角出现之前,还有数千年的历史。就是从这个角度来说,认为对小角的审判是从2300日结束开始,也是不妥当的。然而,以这一时间的结束作为审判义人的起始时间,却是无论从什么层面来说都合适。所以,就是从纯粹操作的层面来说,对义人的查案审判与对小角中的义人的查案审判,也不是同时开始。赖特认为对义人的查案审判时间与对小角的审判同时开始的说法,站不住脚。

2. 但7:22, 26, 27与但7:9-10, 13-14的时间有所不同,不能作为圣徒与小角同时受审的推理依据。

  但以理在但9:9-10, 13-14:“宝座设立,上头坐着亘古常在者”,以及“他坐着要行审判,案卷都展开了”的场景中看到“见有一位象人子的,驾着天云而来,被领到亘古常在者面前”。根据本会传统的圣经解释,这是指2300日的终点,也就是1844年10月22日,基督从圣所进入至圣所的场景。

  ·但以理7:13-14表明,基督得国在查案审判结束之后,二次降临之前。怀爱伦指出但7:14节,基督得国的时间发生在查案审判结束之时。

  “‘我在夜间的异像中观看,见有一位像人子的架着天云而来,被领到亘古常在者面前,得了权柄,荣耀,国度,使各方各族的人都事奉他,他的权柄是永远的,不能废去,他的国必不败坏。’(但7:13,14)这里所描写的基督的降临,并不是指着他第二次临到世界上;他乃是来到天上亘古常在者面前,要承受权柄,荣耀,国度;这些都是要在他的中保工作结束之时赐给他的。”[7]

  ·但以理7:22表明圣徒得国在基督复临之后。

  然而,但7:22 中是到“圣民得国的时候就到了”。很显明,圣民得国的时间,应在基督得国之后,而不是在基督得国之前。上面我们看到基督得国是在查案审判之后,复临之前。那么,但7:22表明了圣民得国的时间,在“亘古常在者来”(圣父)的时间,即圣父圣子同时降临的时间。“但7:13-14中,是指人子被领到亘古常在者面前,是基督进入至圣所的时间;而亘古常在者来的时候,则是基督复临的时候,两者的时间是不一样的。

  怀爱伦在论述千禧年间对恶人的审判时,引用了但以理7:22节,她这样写道:“但以理宣告说,当‘直到亘古常在者来时,便将审判交给圣民’[8]在这个时候,义人要成为上帝的王与祭司。约翰在启示录上说,“我又看见几个宝座,也有坐在上面的,并有审判的权柄赐给他们,他们必作上帝和基督的祭司,并要与基督一同作王一千年启示录20:4, 6”。(天国119面,Heaven 119,着重线是笔者加的)

  ·但7:26-27既有查案审判景象,也有二次降临的景象

  “然而,审判者必坐着行审判;他的权柄必被夺去,毁坏,灭绝,一直到底。国度、权柄,和天下诸国的大权必赐给至高者的圣民。他的国是永远的;一切掌权的都必事奉他,顺从他。”(但7:26-27)

  审判者坐着行审判无疑是一幅与但7:10同样的查案审判的图景。但他(小角)的权柄被夺去,毁坏、灭绝、一直到底,则会延续到基督复临。如前所述,圣民得国也是要等到基督复临。请看怀爱伦如何论述但7:27圣民得国的时间。

  上帝恩典的国现今正在建立中,因为日复一日地,那些原来充满罪恶和悖逆的心都归顺了祂慈爱的统治。但是祂荣耀之国的完全建立,却要到基督第二次降临这个世界时才告实现。那时“国度,权柄和天下诸国的大权,必赐给至高者的圣民。”(但7:27)他们要承受“那创世以来”为他们所预备的国(太25:34)并且基督也必亲自执掌大权而作王了。[9]

  从上述所引怀爱伦的引文来看,赖特所说:“因此第22,26,27的审判是第10节之审判的的解释。所有当代安息日会的学者们都持此同一观点”的说法,似乎经不起检验。我们发现,但7:22不是对但7:10的解释,26、27节也不是对10节的解释,虽然两处的经文都与查案审判的结果有关。但7:10是复临之前的查案审判,而22,26,27均与基督复临直接相关。无法从这些经文中,得出对小角的审判与对圣民的审判同时进行的结论,更不能从这些经文中推出1844年,因为这些经文更多的是谈基督复临,而不是查案审判开始的时间。赖特想借这些经文平行推算的想法并没有经文的支持。

  所以,我们重申在先前的评述中所提及的赖特的这种新的观点的危险性:赖特虽然表示并不否认查案审判,或基督复临前的审判,但他把复临运动中最重要的信息说成是一个没有经文依据的误解,势必从根本上动摇安息日会重要的信仰根基之一,对内造成信仰混乱、动摇,以至于不信;对外,则成为上帝的子民走出巴比伦的障碍。试想,一个没有圣经依据的所谓最后的宗教改革运动,一个建立在误解圣经之上的信息,有谁会相信呢?而且,这个信息还是被这个教会所接受为上帝的末世先知所反复肯定的!这种观点的流行,必成为对内巩固信仰,对外广泛宣教最大的障碍。

  复临运动乃是预言中的运动,基督复临安息日会也是预言中的教会。有上帝的圣手,引导她走过大失望,建立起教会信仰的根基。关于但以理8:14节,怀爱伦指出:“到二千三百日,圣所就必洁净。”(但8:14)这一句话比任何其他经文更可作为复临运动之信仰的根基和柱石”。其根基的坚实性不空置疑。赖特的新观点,有动摇基督复临安息日信仰根基的嫌疑。赖特认为,根据但8:14的传统的查案审判观点,既没有直接的经文支持,又是一个误用,以但8:14误传由于但以理第七章的查案审判的信息。而这节经文与信息恰恰是我们信仰的根基与柱石。赖特的观点是否认为这个根基安放得不正确呢?

  怀爱伦在《救赎的故事之坚固的基础》一章中这样写道:

  “我看到一群立场坚定而谨慎自守的人,他们不赞同那些要摇动那个团体的坚定信仰的人。上帝对他们甚为嘉许。我看到三级阶梯——第一、第二和第三位天使的信息。那陪同我的天使说:‘凡想稍微动摇这些信息的人有祸了。人对这三道信息是否彻底认识,极关重要。人对于这信息的态度足以决定他们灵魂的命运。’

  “我又看到这三道信息的经过,并看出上帝的百姓已经为他们所有的这段经验付出了何种贵重的代价。这经验是在许多苦难和剧烈的争战中获得的。上帝曾经一步一步带领他们,直到他将他们安置在一个坚实不能动摇的平台(platform)上。我看到有些人走近平台,要检查根基。有些人立即兴高采烈地登上这个根基上。其他的人则开始对这个根基吹毛求疵。他们希望进行某些改革,这样那平台就更完美了,人们就会更快乐了。有些人从平台上走下来检查,声称安放得不正确。但我看到坚定地站在平台上的所有的人,差不多都力劝那些走下去的人停止发怨言,因为这基础的建筑师乃是上帝,而且他们所反对的乃是他。他们重复地讲述上帝如何带领他们到这个坚定的平台的奇妙作为。他们一同举目向天,大声荣耀上帝。这使那些发怨言离开那基础的人中几个受了感化,他们便自卑地再登上那基础。”

  赖特的新观点,是否有检查这个根基的嫌疑,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我们写这篇拙文,也是发出一种呼吁,本会关于但以理8:14以及查案审判的信息的根基坚固,是上帝所引导与安放的。请不要对这个根基吹毛求疵!而是要回到这根基与平台之上。

  笔者在先前对赖特小书进行评述时,只是指出了书中的错误及这些错误可能产生的不良影响,对是否应当让他的《异象与阉割》一书的内容及这些不可靠的违背传统信仰根基的理论与中文读者见面,并没有提出一字半解。笔者已将他的观点指出,赖特本来也再次表达了他的新观点立场,教会领袖对这样的观点,应有慎重的考虑。是否应当为传播这种有动摇信仰根基之虞的论调提供平台,同样也是一个值得认真思考与祷告的问题。

---------------------------
[1]賴特,末世启示异象与对安息日会信仰的阉割,67。
[2]賴特,末世启示异象与对安息日会信仰的阉割,68。
[3]賴特,末世启示异象与对安息日会信仰的阉割,69。
[4] Knight,末世启示异象与对安息日会信仰的阉割,68.
[5] Knight,末世启示异象与对安息日会信仰的阉割,69.
[6]特相信有复临前审判,但不相信查案审判。赖特在回复文章中对笔者在此两个概念中作出区别的作法表示诧异,称谓所未闻。福特在这两个概念上作出分别的立场,应当对赖特有参考价值。
[7]怀爱伦著,信仰的基础,七月二十二日。
[8]和合本此处译为“直到亘古常在者来给至高者的圣民伸冤”,英文是“Until the Ancient of dayscame, and judgment was given to the saints of the most High;”,直译为:当亘古常在者来时,便将审判交给至高者的圣民。
[9]怀爱伦著,福山宝训,第五章,主祷文。

事实性澄清部分

  第一,马太福音18章是处理指个人之间的矛盾的原则。经文说“倘若你的弟兄得罪你,你就去,趁着只有他和你在一处的时候,指出他的错来。他若听你,你便得了你的弟兄”(太18:15)。我与赖特博士素味平生,他甚至不知有我这么一个人的存在,哪里谈得上有得罪我的地方,让我去私下指出他的错处,好得回一个弟兄。赖特一书是公开发行的书籍,就算是批评性的书评,也很少听说有用马太福音18章的教训的。笔者所做的,是将自己的所认为不合圣经教训的东西,不是去争论,而是告知于教会领袖,这与怀著的教训是一致的。

  第二,赖特在回复中对于本人“在网络空间”发布谬论的指责一事不实。除私下传给教会领袖及极少数几位同道之外,并没有利用网络空间来公开发布。倒是赖特博士的回文,笔者是借着公开的网络看到的。且不说马太福音18章的原则,不一定适应于对真道上的出现与教会基本信仰不同声音的质疑。退一步说,就算适应,赖特博士也没有照他对太18章的教训的理解与教导的对本人作出私下回应。

  第三,赖特博士在回应正题中一开始,就说他的书是受到教会高层支持的,并举出两个例子作为证据表明教会高层对他的肯定。但这对于证明一个观点的正确与否,并没有太大的帮助。要证明一个有关圣经要道的理解的正确与否,还是得回到圣经本身。况且,对一本书的一般性肯定,并不等于支持书中的每一个具体的观点。怀爱伦曾在多个场合下表示对两位长老传扬的1888信息(因信称义)全力支持,但又在写给他们个人及其他人的信件中明确表明,她并不赞同两位年轻人(钟斯与瓦格那)的一些说法。同样,希伯来书的信心篇里有喇合的名字,但那并不表明圣经作者在肯定她的信心的同时,赞同她的说谎。更何况,我们在下文中将会看到,在笔者对赖特的质疑的一些关键性问题上,他所提到的魏泰德与费马可(Ted Wilson and Mark Finley)两位可敬的教会领袖所持的立场与态度,不一定与赖特相同。提他们的名字,对赖特在但以理8:14上的新观点意义不大。

  第四,赖特对拙文的中文回应,应当是能充分表现他的观点的。但中文译稿通过一些字眼所表现出来的文风与精神,却未必就是赖特博士的精神。中文译文的某些用字,不无揶揄、嘲讽以及对立的语气与负面的情绪。笔者读过赖特的写作,听过他的演讲,虽然感受得到他那种先声夺人,正话反说的特点,但均适度控制,未觉有失基督徒应有礼节的地方。但这篇对拙文的回应,却不是这样。颇感遗憾。

结论

  笔者再次重申一个一贯的立场,笔者历来无意在神学争议上说三道四,也从来不曾写过这类的文章。但赖特在查案审判与但8:14上的新观点触及了本会信仰的根基,已不是普通的神学观点差异性问题。在前任总会会长任职期间的2009年7月,总会下属圣经研究所(Biblical Research Institute, BRI)曾为赖特此书写过一篇书评,书评结束向教会各位教友推荐本书。但一年之后的2010年10号BRI通讯上,刊登了安德列大学Roy Gane博士题为“Is textual evidence in Daniel 8:14 forinvestigative judgment”(《但以理8:14是否有查案审判的经文依据?》)的文章,与赖特博士进行对话,力证但以理8:14有着深厚的经文依据,支持本会传统的,依据该节经文展开所传之查案审判信息。可以认为是对2009书评的纠偏!

  新任会长上任之后,在第一次以会长身份的证道中讲到:“往前走,不往后退!坚守真理,即使诸天塌下来也要站立得稳。切勿屈从于狂热或放任的神学,以致把上帝的话语扭曲,转离圣经真理之基柱以及基督复临安息日会作为标志的信仰。”并且大声疾呼:“基督复临安息日的历史性的圣经信仰永不动摇”(The historic Biblicalbeliefs of the Seventh-day Adventist Church will not be moved)。其中的Historic一词,常与Historic Adventist联在一起使用,对基督复临安息日别有深意,特指反映本会先贤圣经信仰立场与根基的本会信仰特征。魏尔逊会长上任后,大力推动《善恶之争》一书,充分表明他对本会传统信仰的立场与看法。而赖特在小书中指出作为本会信仰根基与柱石的但以理8:14的立场,大有问题,横加指责。这样的观点与做法,难道不应当引起注意吗?

上一篇:对王某某所撰“阉割还是腰斩”之文的简短回应 下一篇:我为何不认可乔治·赖特
 
0% (0)
 
0% (10)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阅读排行
 
推荐文章
 
图片文章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投诉/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