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您的当前位置: > 现代真理 > 根基柱石 >

王敬之 | 启示录第七号解释在中国教会的传承、变异与恢复

来源:未知 编辑:王敬之 时间:2019-02-28
导读:( 下载 )


  作者 | 王敬之

 

本文以启示录中的“第七号”为线索,向读者介绍中国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在启示录中第七号解释传统上的传承、变异与恢复。旨在引起读者对启示录研究的兴趣,对复临信息与使命的热心。

 

(全文约13400 字,预计读完需要 25-30分钟。愿主带领各位!)

■ ■ ■ ■ 

 

 

 
 
 
 

 

引言

基督复临安息日会以启示录14章三位天使呼喊为其信息,以把永远的福音与末世的警告传遍天下为其使命。经历了复临运动“先甜后苦”的复临信徒,从启示录第十章,看明了自己在启示录预言中的根底,听到了第七位天使吹号,成全“上帝的奥秘”(启10:7)的神圣呼召,从失望中走出来,大胆地再说预言(启10:11)。

 

“第七号”与复临运动密切相关,直接关系到三天使信息的理解与解释。与本会信仰核心密切关联。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的先驱们,在讲三天使信息时,必先讲七号,特别是第七号。这是一个不变的传统。围绕启10:7而展开的解释,特别是对第七号的解释,历来被视为对本会启示录解释传统向背的风向标。

 

本文以启示录中的“第七号”为线索,向读者介绍中国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在启示录中第七号解释传统上的传承、变异与恢复。旨在引起读者对启示录研究的兴趣,对复临信息与使命的热心。

 

本文所呈现的历史资料包括:一、《启示录句解》(上海时兆报馆出版,1912年);二、林思翰、姜从光《启示录之研究》(华南海岛联合会时兆出版社,1951初版);三、林大卫牧师的《启示录研究讲座》(上海沐恩堂,1992年);四、先贤赫斯格《拔摩岛的先知》(1905年著,1971年吴涤申译);五、路光牧师《启示录研究与默想》(1995年初版)六、《圣经研究入门》(1888年初版,1994年译,2002年出版)七、本会圣经注释(1957年初版,2009翻译完成)。

 

从以下的资料中,读者将可以清楚的看出,上述流传于中国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的《启示录》研究资料,在第七号的解释上,均与先贤的正确解释,一脉相承,只有路光牧师一人的解释,另辟溪径,偏离传统。

 

 

缘起与沿革 

“这天国的福音,要传遍天下,然后,末期才来到。”(太24:14)。受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全球总会差派,1902年,安得纯(J.N. Anderson)牧师夫妇等三人抵达香港,将永远的福音带到我中华大地。1904年,直属全球总会的中华区会成立。

 

(1)1912年,上海时兆报馆出版文理本《启示录句解》(Expositionon Revelation)。该书开中国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启示录解释之先河。林姜的《启示录之研究》,亦多参照此书而成文。

 

《启示录句解》(1912年)封面,来源见水印

 

(2)1903年,米勒耳夫妇、施列民夫妇和艾克瑞、辛普生两位护士到达河南开展圣工。1910年,传道同工决定在河南周家口开办“道医官话学校”,由米勒耳医师和席宝琳小姐共同担任。学校招收的第一批学生中,来了一位叫姜从光的学生。这位同学后来不仅成为三育学校高级圣经课教师,也与1922年来华宣教的美国人林思翰(Sydny Henton Lindt),共同执笔写成广泛流传的第二部中文《但以理与启示录之研究》(1951年)专著。

 

《启示录之研究》(1955年),图片由教友提供

 

(3)1911年,因辛亥革命战云突起,学校随西教士南下,先到南京,后迁往上海。1925-1931间,再迁往江苏海上容县桥头镇上西山,定名为“中华三育神道学院”,简称“中华三育学校”。数年后,桥头三育培养了中国基督复临安息日一代杰出圣经学者、教会领袖林大卫牧师。

 

1935年,林大卫进入中华三育研究社,读传道专科。因战乱原因,至1941年毕业。毕业后,转赴美国本会学校进一步学习圣经。学成后回国,参与国内的圣工,1949年担任中华总会总干事。1958年被捕入狱。1991年3月28日平反摘帽。1992年在上海沐恩堂讲授《启示录》。虽未成书,但讲解反映中国基督复临安息日会老一辈对启示录解释的认识与传承。

 

(4)1968年,吴涤申开始翻译赫斯格著《拔摩岛上的先知》,1971年译成,由林大卫牧师校正,油印发行。本世纪初,在网路上以电子版发行。这是第二部译成中文的本会先贤启示录研究专著,第三部本会启示录中文研究资料。

 

(4)1950年代,当林大卫牧师等老一辈与其他参与圣工的年轻人被抓坐监时,上帝保守一位叫做罗厚康的年轻人。年轻人后来成为牧师,以“路光”的笔名写作,为中国基督复临安息日会教育培训预备了一定分量的资料。从辈分上来说,年轻时的路光牧师与其他上海五十年代的年轻人一样,均可算为林大卫牧师的学生。

 

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路光牧师开始撰写但以理与启示录研究书稿。两书分别于1995与1996年以《但以理书研究与默想》和《启示录研究与默想》印刷发行。成为中国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第四部但以理与启示录研究的重要代表之作,影响及于一代。

 

《启示录研究与默想》(1996年)封面图

 

(5)1994年,王敬之因阅读《善恶之争》而信主,同年5月,由林大卫牧师施洗加入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并与林牧师一起,更新《历代愿望》的翻译。书成,同年翻译《家庭读经手册》(BibleReadings for the Home),一本以问答形式为主的圣经要道与但以理与启示录研究合并的综合性查经资料(本文结尾处有补充说明)。从1995年起在工作之余,将笔译手稿输入电脑。后将《家庭读经手册》文稿与《上帝与中国古人》手稿一起,呈林大卫牧师校审。

 

1998年,王敬之遇一友人,收集了从1888到1990年间近二十多种不同年代的《家庭读经手册》版本。使得中译本有更多原始的材料可资借鉴。遂着手综合各年代版本,重新编辑整理;并且在注解中,将林大卫牧师对但以理书第八章中的“常”的见解并入书中,恢复从米勒耳到受到怀师母推荐的史密斯的解释传统。同时,恢复1914年该书前版本关于耶稣人性,1947年版本关于七号的传统解释。使该书第一次以完整的形式,让中文读者了解本会信仰要道和但以理与启示录的传统解释立场。2002年出版时,因考虑到“家庭”一词,可能会引起的对家庭教会的联想,故更名《圣经研究入门》。中文《圣经研究入门》所以署名“王敬之编译”,不为盗名,实为体现重编之事实。如今也借此机会加以说明,免生讹传。

 

《圣经研究入门》(2002年)封面图

 

该书经由北亚太分会与华安联合会联合出版并在国内发行。书中第六章是对《但以理与启示录》的传统解释。此书虽非专著,但可算是第五种成文的反应本会最早的《但以理与启示录研究》的可信资料。

 

(6)2000年起,刘大同牧师主持翻译《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圣经注释》(1957年版),全书完成于2009年。其中《启示录》一书的注释,可以作为教会对第七号解释传统之认定的可信资源。

 

《本会圣经注释》(1957年)

 

期间,必定还有其他《启示录》研究的材料在国内各地教会讲授与流传,非刻意遗漏,实因笔者掌握的材料有限,认识不足,未能全面,敬请见谅。同时,恳请掌握材料的读者提供资料,以便后期修订完善。

 

启示录中文研究资料对比表

 

 

从上表可知,流行于中国教会的中文启示录之研究中有关七号的问题,从林思翰姜从光前辈、林大卫牧师,到本会圣经注释,到吴涤申所译本会先贤著作、王敬之所译本会早期《家庭读经手册》,观点大多一致,仅路光牧师对七号的解释,与众不同。特别是对第七号的起始时间的解释与认定,独树一帜,别无分店。各自的解释与立场,分述如下。

 

 

一、《启示录句解》(1912年),开中国安息日会启示录解释之先河。

 

(1)启10:7“惟与第七天使吹角时(吹角时原文作始吹角时,见旧文理便明),上帝秘奥之事必成全。”

 

前此之六天使,吹角之期,均有所经之年,故第七天使之吹角,亦必有其吹角之年期,观前鉴后,即可知其必然矣。若考前六角之次第并其所历之年期,自可见第七天使始吹角时,即在西历一千八百四十四年起,直至本书第二十章所载之一千年满时为止也。所谓“上帝秘奥之事必成全”者,乃指自第七天使始吹角之际(即西历一千八百四十四年),至蒙选者之数满时,上帝将以福音(福音即上帝之秘奥,见以弗所书一章九节、十节,又六章十九节,三章三节)“使万物或在天或在地者,悉归于……基督”。今乃第七天使正在吹角之时,凡我生于今世者,岂可不战战兢兢,倾耳以听上帝之命,冀可于见纳之期内,罪得赦,而身得赎,堪称为上帝之选民乎。若藐视此得救之良期,则后欲悔,亦无及矣。” (《启示录句解》,上海时兆印书馆,1912年,第99-101面)

 

白话摘译:“前面的六位天使吹号的时期,均有一些数年,因此,第七位天使吹号,也必定有一定的吹号的之年日,前后对照比较,便可知必然如此。如果考查前六号的顺序及其所经历的年日,自然可看出第七位天使开始吹角时,即在西历1844年起,直到本书第20章所记载的千禧年期满为止。所谓“上帝的奥秘,就成全了”,乃是指自第七位天使吹角之时起(即公元1844年),到得赎者的数目满足为止,上帝将以福音(福音就是上帝的奥秘,见弗1:9-10;6:19;3:3)“在日期满足的时候,使天上、地上、一切所有的都在基督里面同归于一。”现今天正是第七位天使吹号之时,我们生在今世今时,岂敢不战战兢兢,倾耳听上帝之命,好在可悦纳的日子里,使罪得赦,使身得赎,配称得上是上帝的选民呢?若非藐视这可蒙得救的美好时期,一定会悔之晚矣的。”(《启示录句解》,上海时兆印书馆,1912年,第99-101面)

 

上图为《启示录句解》原文,可横屏或保存至相册观看

 

注:这一段对启10:7的解释,清晰明确。点明1844年为第七位天使开始吹号的起点,而第七号的终点,在千禧年结束之时。紧接着,说明上帝的奥秘成全的时间,也是自1844年起,直到满足了得赎者的数目为止。我们现在正生活在第七号之下。

 

(2)“如上帝所示其仆诸先知者。或问曰,上帝曾于何处示其仆先知使明福音成全之时期耶。曰,但以理八章十四节言“待二千三百日后,圣所必见洁”,即指福音届期,将成全也。

 

注:此段林思翰、姜从光《启示录之研究》全文翻译引用,后面有引述,恕不再译。重点说明2300日预言应验之日,乃福音成全起启之时。

 

(3)启11:14:二祸既往,三祸速至。

 

第八章之末节已直说第二祸系指第六天使所吹之角。今本节言二祸既往,三祸速至,可见此乃于第六天使吹角已毕与第七天使犹未吹角之时也。(第六角之事,已于西历一八四0年八月十一号停止。)第七角又当自西历一千八百四十四年吹起(见第七章及第十章五节六节之注释),此角之“速至”二字,即指自西历一千八百四十年至一千八百四十四年相隔之四年而言也。

 

白话参考译文:“第八章最后一节直接说,第二祸就是第六位天使所吹的号。本节经文既说“第二样灾祸过去,第三样灾祸快到了。”可见这是在说第六位天使吹号完毕,第七位天使尚未开始吹号之时。(第六位天使已于公元1840年8月11日停止吹号。第七号又应当是从公元1844年吹起(见启第6章及启10:5-6的注释),并且此号“快到”二字,就是指1840年到1844年之间的四年而说的。

  

 

注:第二祸与第三祸间隔,或第六号结束与第七号开始之间,只有四年。而不是几百年。

 

《启示录句解》与复临先贤解释立场,完全一致。可知,我中华启示录第七号之解释,从一开始就与本会先贤解释一脉相承。

 

二、林思翰、姜从光继续传统,垂范后世。

 

林思翰、姜从光所著《启示录之研究》,语言上以白话文写成,但在内容上,基本沿袭文理本《启示录句解》的解释。了解了其渊源,对照清晰明确的《启示录句解》的解释,读林姜《启示录之研究》,就少了许多或许出现的模糊解释之可能。

 

(1)林、姜认为前六号在恩典时期,但在第七号的其中一个时期到来时,恩门要关闭。

 

但到了第七位天使吹号时,其中有一个时期要来到,那时恩典的门要关闭,七大灾难要降到世界之上,罪人就要喝上帝杯中大怒的酒,这酒斟在杯中纯一不杂。启9:20,21;16:9,11,21。”(林思翰 姜从光著,《启示录之研究》,第130面,1952年版)

 

注:林、姜认为,“到了第七位天使吹号时,其中有一时期要来到,那时恩典的门要关闭,”意思是说,第七位天使开始吹号之后,到某一个时期,恩门才关闭,不是第七位天使一吹号,恩门就关闭。

 

(2)“(启10:6)这不是说世界废去的日子到了,所以不再有时日了。因为下一节还是论到第七位天使正要吹号的日子。在十一节又得到吩咐,叫主的仆人还要说预言,这也都在世界废去的日子以先。既不是论到世界要废的时日,必是论到预言的时日,意思就是说,到了第七位天使吹号的时候,(见七节)一切论到时日的预言,都已经应验了。查但以理八章十四节说:‘到了二千三百日,圣所方见洁净。’圣经虽有好几段论到时日的预言,但是其中所预言的时日最末应验的,就是二千三百日,这二千三百日(即二千三百年)的预言,是在公历一千八百四十四年应验的。所以天使所说的,不再有时日了,意思就是说,到一千八百四十四年,一切论到时日的预言,都已应验了,以后就不再有关于时日的预言,以试验人的信心。”(同上,第160面。)

 

注:此段全文照搬《启示录句解》(第99面)。林、姜解释启10:6中的“不再有时日了”,不是指世界的末了,而是指到第七位天使吹号的时候,一切关于时日的预言就都应验了。而最后的一个时间预言就是但8:14的预言。这个预言在1844年应验的时候,就是第七位天使开始吹号的时候。但8:14应验之后,就不再有关于时日的预言以试验人的信心了。

 

上图为林、姜引用的《启示录句解》原文,可横屏或保存至相册观看

 

(3)“这位大天使的宣告乃是包括启10:6,7。他严重的起誓说:‘不再有时日了,’于是就接着说:‘但第七位天使吹号发声(原文作为正要吹号发声)的时候,上帝的奥秘就成全了。’(同上,原文未分段,161面)

 

上帝的福音完成在这第七位天使正要吹号的那些日子,究竟是什么意思呢。想要明白这个意思,须看使徒行传十五章十四节,便知道上帝以福音在列邦中拣选尊重祂名的人。所说福音完成,是指被选的人的数目已经满了,以后人再得不着恩宠,所犯的罪也得不着赦免了。  ‘正如上帝所传给(传给或作指示)它仆人众先知的佳音’。”(同上,原文未分段,162面)

 

试问上帝曾在什么地方指示先知这个福音的成全之时呢?答道,是在但以理八章十四节,这一节说:“到二千三百日,圣所就必洁净。”……所以二千三百年完满的时候(即西历一八四四年),耶稣就兴起洁净天上圣所的工夫。祂的工作就由圣所转入了至圣所而开始了查案的审判。若查出他的子民中有什么人仍在罪孽里,祂就从生命册上涂抹那个人的名字。上帝奥秘的事,就是这样成全的。……‘正如上帝所传给他仆人众先知的佳音。’这事的成功正是与启10:6,中所宣布的‘不再有时日了’的应许,是有密切关系的。”(同上,原文未分段,162面)

 

注 :这一大段文字,基本沿袭《启示录句解》。起首部分解释上帝的奥秘就是他的福音。第一句话,至为关键,将启10:6-7包含在一起。也就是强调,启10:7中的第七位天使吹号的时候,是与启10:6的最后一个时日预言与应验(2300/1844)相关联的。

 

紧接着,林、姜指出,第七位天使正要吹号的“那些日子”,就是上帝的福音完成的日子。“那些日子”表明,“上帝的福音完成”要经历一个时期,不是一个瞬间。福音的工作一完成,恩门就要关闭了。

 

接下来,作者就顺势设问,上帝有没有什么指示说明福音的成全工作的时间点呢?答案就是但8:14中的2300日的预言。但是,但8:14只是查案审判的一个起点。整个“成全福音的工作”有一个过程,要延续到查案审判结束之时。查审工作一结束,“成全福音”的工作也就结束了,救恩时期就已经过去了。

 

在本段结尾时,林、姜再次回应本段首句,说明启10:7中所说的成全福音的工作,与启10:6中的最后的时间预言有密切的关联。言下之意,启10:6“不再有时日了”的应许,是以2300日的预言为最后的时间预言而发出的宣告。这最后的这个时间预言的应验,也就是上帝的奥秘的最后“成全”的开始。什么时候结束?无人知晓,因为恩门何时关闭,无人知晓。但从1844年开始的查案审判一结束,上帝的奥秘就终结了。

 

(4)“福音的工作的完成,是在第七位天使吹号将要发声的时候,至于第七号筒中所包括的完全教训,乃是在启11:15-19,中总要说明的。 (同上,原文未分段,163面)

 

注:所以,林、姜最后总结说,第七位天使吹号将要发声的时期(注:这是按照启10:7英文圣经翻译过来的说法),就是完成福音使命的时候。但第七号的全部内容,则纲要式地记在启11:15-19中。

 

我们知道,启11:19,前半句指向1844年,后半句指向恩门关闭,大灾降下。故此,可以确定无疑的知道,在林、姜的《启示录之研究》中,第七位天使的起始时间,定在1844;终点在启11:19后半句与启11:18之中。这与《启示录句解》的解释与定位,完全一致。

 

由于年代的关系,林、姜的文字,今天读起来的确有些费劲。如果说,林、姜前面的文字,还有模糊空间,但这最后一句的总结,却没留下任何模糊地带与强辩的余地。完整的第七号,就包含在启11:15-19节之中。

 

或许有人会说,既然启11:19节前半句是1844,后半句是查案审判结束。林、姜的意思是指后半句。但这样去误解是没有道理的。第一、林、姜二人并没有作出这样的分别,而是一直把“成全福音”与但8:14紧密相联。林、姜清楚地写道:“试问上帝曾在什么地方指示先知这个福音的成全之时呢?答道,是在但以理八章十四节,这一节说:“到二千三百日,圣所就必洁净。”这就把1844与第七号中的“上帝的奥秘就成全了”,紧密地联系起来。第二,林、姜明确指出,“恩典的门要关闭”的时期,将会出现在第七位天使吹号过程之中的“某一个时期”。说明,在他们看来,恩门关闭既不在第七号的开始,也不在第七号的结束,而是其中的“某一个时期”。这些清晰的文字,不给人留下任何强辩的余地。

 

对于启11:19的时间,怀师母有这样的论述,

 

善恶之争,第二十五章 预言中的美国,第2段

”上帝天上的殿开了,在祂殿中现出祂的约柜。”(启11:19)上帝的约柜安放在圣所的第二层,也就是至圣所中。……因此,约翰宣布:“上帝天上的殿开了,在祂殿中现出祂的约柜,”这是指着一八四四年天上的至圣所开了,基督进到那里去执行赎罪的最后工作。”{GC 433.1}

 

故此,我们可以确定,林、姜以1844为第七号的起点。而这正是复临先贤的一致看法。(参见《复临七贤论七号》)

 

(5)以基督复临为七号的结束

 

先知约翰又听见声音说:‘外邦发怒,你的忿怒也临到了,审判死人的时候,也到了。’(启11:18,19)这审判的工作,先从死者下手,到末后就要临到还活着的人。

 

“审判死人的时候也到了。‘审判’二字在圣经中可译作‘刑罚’(启18:10),也可译作‘定罪’,(约31:17,18;帖后2:12)又有的地方译作‘定死罪。’(徒13:27)所以在启11:18中的‘审判死人’乃是指着刑罚,死在罪恶过犯中(弗2:1,5)而不悔改的人,并且到那时悔改的机会已经过去了(启22:11),所以那些人的罪,在那救恩完毕的命令发出后,就完全确定了(赛26:20,21)。

 

“赏赐主的仆人,乃是在义人复活的时候(路14:14),就是基督复临的时候(启22:12)。世界因人的罪恶而败坏了(赛24:5,6)。当初人因败坏世界就受了洪水的刑罚(创6:11,12),将来一切败坏世界者所受的刑罚,是何等的重呢?(同上,原文未分段,163面)

 

注:或是他们的写作含糊,或是笔者理解能力有限,或是因时代相隔,语言发生变化之故,读者诸君自行判断。但是,从以上引述我们可确定的是,对于整个第七号的起点与终点,他们是有清晰的结论的。在他们的理解中,第七号的起点是1844,第七号的终点是基督复临。

 

林思翰、姜从光继承《启示录句解》的传承,第七号的解释,与本会先贤解释,完全一致。

 

三、林大卫牧师发扬光大

 

客观地说,林大卫牧师年轻时,虽曾师从林思翰、姜从光等老牧师们,但在整个圣经与预言之灵的把握上,实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殊胜之处。或许正是由于有了林、姜的但启研究专著,林大卫牧师不曾写有关于两书的专著。述事说理,均以一篇篇专题论文见长。1994年6月,林牧师的中文文稿因计算机故障,文稿毁于一旦。我们今天见到的中文论文有限。不知在这两本书方面,有无更多的论文。实为一大损失。

 

林大卫牧师虽未留下完整的启示录研究的文字。但在1992年在上海市沐恩堂主讲了完整的《启示录的研究》系列。虽然这个系列是福音性的讲座,而非一字一句的详解,但在重要的问题上,林牧师还是有所说明。在七号的解释上,与林、姜一样,继承了本会的正确传统。以下文字,根据林大卫牧师讲道录音整理。

 

(1)前四号打击罗马帝国,后三号打击罗马教皇势力。

 

七号还是像七印一样前面四个,后面三个。前面四号是对付罗马帝国把罗马帝国打倒。(经过)三次大冲击,(到)第四次他的皇帝和他的势力就衰微了,接着这里面就提到罗马帝国衰微。以后呢罗马教皇上来了,他还是要迫害上帝的教会。上帝就还有三号是对付梵蒂冈的教皇势力。

 

“这三个祸,就是这三个号带来的,是军事上的、宗教上的和政治上的打击。我们就是这样去理解这七个号。

  

注:林牧师把七号前四号解释为对罗马帝国的打击,后三号解释为通过军事、政治与宗教三方面,持续地打击对教皇势力。

 

(2)确认启11:19,或1844年,为第七号的开始

 

启11:19 当时,上帝天上的殿开了,在他殿中现出他的约柜。随后有闪电、声音、雷轰、地震、大雹。这个19节实际上是第七号的开始(19节始于1844年)把这个顺序排个队应该把19节调到前面。15节调到后面(查案审判结束,基督做王)。为什么他把他颠倒了呢?这个可以说是组织方法。他把这个第七号最后的胜利结束写在前面。

 

(3)把七号的结束,放在基督复临

 

我们根据这节圣经可知,上帝有一定的时候。上帝要审判死人,他说时候到了。同时,有一定的时候,因为这个死人当中有好人也有坏人。圣经说的:行善的复活得生。耶稣说:行善的让他们复活得永生,作恶的复活定罪。都有一定的时候,所以你看这里说的:他们该得赏赐的时候也到了。因为什么?因为上帝审判死人了。审判过了死人,就决定哪一些可以复活得永生,哪一些复活定罪。这样决定以后,你看上帝就要败坏那些败坏世界之人。

 

注:上述口述文字有一定的模糊性。但依林大卫牧师引耶稣“行善的让他们复活得永生,作恶的复活定罪。”来看,他应当是以基督第三次降临为第七号的终点。在安息日会的著作中,一般不再对基督第二次降临与第三次降临作更细致的区别,常笼统以基督复临概之。

 

四、赫斯格《拔摩岛的先知》(1971年)

 

但当第七支号筒开始吹响时,正如众先知所宣布的。“上帝的奥秘就完成了。”第六号筒在1840年结束。第六号与第七号之间有一个短暂的间隔。启11:14,用“快来”表示。大力天使的大声呼喊就是在这个时间。预言时期的终点是1844年。所以“快”字,就是指1840至1844年。

           

第七支号于1844年预言时期结束时吹响。上帝的奥秘就是主耶稣基督的福音,上帝羔羊的牺牲(来9:2.3.7.23)。

 

五、路光牧师对第七号解释的变异(1995年)

 

《启示录研究与默想》是路光牧师三大著作之一,另两本代表作分别是《但以理研究与默想》以及《圣道专题研究》。据作者自述,该书早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即已完成。1995年5月31日初版发行,被中国教会广泛采取。成为一个时代的启示录研究参考教材。后来,作者不断丰富与更新,最终成为有55课的鸿篇巨制
 

路光牧师的著作,对中国教会的要道普及,以及但以理与启示录的学习与研究方面,有所贡献。 然而,或许是由于其成书期间,正值宗教环境不自由与资材匮乏之时,年长的牧长们又身陷囹圄,无处征询;或由于个人对林、姜著作的领会上的疏忽,亦或不知林姜著作,源于《启示录句解》;或出版前未征询林大卫牧师等老一辈牧长的意见。总之,不知何故,路光牧师在启示录七号的解释上,出现了不同。


以下资料选取2005年3月,由华人圣经研究协会出版的《启示录研究与默想》。所标注页码与出处,均来自此版。其他相关文章,来自路光个人网站。

 

(1)认定当第七号筒吹响时,救恩时期已结束。

 

由上述可见,当第七号筒吹响时,救恩的时期就已经结束,人也不再有悔改的机会了。”——路光,《启示录研究与默想》,第25章,306面。

 

(2)认定启11:15-17第七号筒在查案审判结束,救恩之门关闭时吹响。

 

第七号筒将在何时吹响

我们首先来看,第七号筒将在何时吹响。『第七位天使吹号,天上就有大声音说,世上的国成了我主和主基督的国,祂要作王,直到永永远远。在上帝面前,坐在自己位上的二十四位长老就面伏于地,敬拜上帝说,昔在今在的主上帝,全能者阿,我们感谢你,因你执掌大权作王了。』(启11:15-17)。

 

“这几句经文清楚指明:第七位天使吹号是发生在查案审判结束,救恩的门关闭,基督得国准备复临之时。同上,第29题,第347面。

 

注:路光牧师对启11:15-17的认定,与林、姜《启示录之研究》相同。但把查案审判结束、恩门关闭认定为第七号的开始,这就不同于林、姜。因林、姜把启11:19,包括在第七号的完全教训之中。而启11:19,明显包含着1844年查案审判的开始。

 

(3)认定启10:7与启11:15-17相同,均为查案审判结束,救恩工作完成之时

 

这和启示录十章七节论到第七位天使开始吹号的时间相一致:『但在第七位天使吹号发声的时候(原文和英文是正要吹号发声的时候),上帝的奥秘就成全了(指福音的奥秘成全了,也即查案审判、洁净圣所、救恩的工作完成了,得救的人数满足了,主荣耀的国度即将实现了),正如上帝所传给祂仆人众先知的佳音。』(参弗3:3-11)。

 

注:路光牧师在此段把“成全”理解为“结束”的瞬间,而不是整个收尾过程(finishing process)直到结束。在这一点上,与本会先贤、《启示录句解》、林姜老前辈、林大卫牧师的理解相背(请参看《复临七贤论七号》,重点参看安德烈的相关论述)。路光牧师正确的把启8:13的三祸与第五、六、七号对应起来(同上,第346面),且相信第六号在1840年8月11日结束。但他始终没有解释启11:14“第二样灾祸过去,第三样灾祸快到了。”中的这个“快到了”,究竟作何解释。如上所述,《启示录句解》与复临先贤一样,认为这个“速至”,就是指1840年8月11日到1844年10月22日的短暂的四年左右时间。路光牧师将第七号置于从1844年开始的查案审判的结束,这个“速至”迄今已过去近180年时间。还有多久,不得而知。这样的认定符合启示录表明的第二祸与第三祸之间用“快到”所表明的短暂时间吗?

      

(4)认定千禧年为“审判死人的时候”

 

由此可见,『审判死人的时候』,是在基督复临后开始的,而且是由基督和圣徒一同进行此项『定罪审判』工作的。

 

注:路光牧师将“审判死人的时候”定位在基督复临后,明显是千禧年要完成的工作。可见,在路光牧师的理解中,第七号也是跨越千禧年的。

 

至此,我们似可确定,路光牧师的七号解释,前六号虽与本会传统一致。但对第七号起始时间的解释,不同于本会先贤传统认定的1844年的时间起点,也偏离了林思翰、姜从光、林大卫几位长辈的解释立场。对于路光牧师而言,第七号是从查案审判结束时开始的,远离了以1844年为第七号发声之起始的传统立场,将第七号的起点,定于遥远的查案审判结束时,吹至基督复临,并延伸到千禧年之后。路光牧师在第七号上的解释,是对基督复临安息日会传统解释的变异。受路光牧师《启示录研究与默想》著作影响的其他传道人,在第七号的解释上,也随之出现变异。

 

今天,关于第七号的起点,摆在中国基督复临安息日会面前的证据众多,不仅有怀师母对启11:19的明确解释与时间界定,也有先驱留下的众多一致的文章,并且还有历次总会的决议,又有1957年正式出版的1844年来百年之后的本会第一部圣经注释,皆说明安息日会以1844年为第七号的起点,这些铁一般的事实,证据明亮如白昼,谁也无法否认。

 

对于今天的中国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启示录句解》可能太遥远、林思翰、姜从光老前辈,也不算太近。但林大卫牧师应比任何人都更能上当之无愧称得上中国安息日会的老一辈,他在七号上的解释,也比任何人都更具代表性。至少,在中国,直到1992年,还有林大卫牧师在上海沐恩堂传讲启示录,以1844年为第七号开始,以三天使呼喊作为第七号之下成全“上帝的奥秘”的福音信息,坚持将两者紧密结合在一起的本会传统解释,并没有放弃。

 

上帝从来不会把他的子民弃于黑暗之中,总是会给他们足够的亮光,为他的真理“未尝不显出证据来”。是接受,还是拒绝,在于我们各人的选择。

 

 我们在真理面前,当本着爱心说诚实话。在长辈面前,仍当尊重如初、理解、包容。金无足赤,人无完人。智者千虑,终有一失。“不以一眚掩大德”的古训仍当持守。

 

六、《圣经研究入门》,促恢复传统解释立场 (2002年)

 

《家庭读经手册》(中译名:圣经研究入门),1888年初版,162个主题。1914年,发展到201年主题,4000节经文。之后逐渐丰富,至300主题,近6000节经文。先后有100多位本会优秀圣经教师、牧师、编辑、布道家、作家等参与编写。自出版以来,经久不衰。至今为各国本会出版机构出版发行。

 

怀师母称“宣读圣经”(Bible Readings)为“天赐的主意”(heaven-born idea)。摘一段加以说明:

 

教会证言卷六,40,文字布道士为福音工作者,第10段

当文字布道士去人家拜访之时,往往有机会可以向他们宣读圣经或其它教导真理的书籍。若是发现有寻求真理的人,就可与他们查经谈道。这种查经的工作正是人们所需要的。凡能如此对将亡之灵表示深切关怀的人,上帝必在祂的服务中使用他们。祂要藉着他们分赐亮光给那些预备接受指示的人。{6T 324.3}”

 

任何读过中译《圣经研究入门》的读者,都会被其中的简明的以经解经的深入而精准的问与答而折服,又为其对圣经预言的历史注释而惊叹。材料丰富,言简意赅。毋庸讳言,在某种程度上,中文版《圣经研究入门》的确有编译的成分在内,其中更新的一些注释,以更能适合中文读者的需要。并且,《圣经研究入门》是综合多个版本合成,较为真实地反映了1914年前,即怀师母去世前一年,本会要道与预言的解释。如果从时间逻辑上来说,此书所代表的观点与立场,甚至早于林思翰、姜从光老前辈半个世纪。

 

《圣经研究入门》第六章第十八节为完整的七号解释。关于第七号的起始问题,注解中将其定于1844年。

 

第七位吹号的天使所指的第三灾祸与这里所说的第七位天使倾倒的灾,却是极为相似。换句话说,第七灾将在第七号之下发生。然而在第二样灾祸结束(1840年8月11日),到第三样灾祸开始之前,即第七位天使在1844年吹号之时,有一小段‘快’的时间(启11:14)。在此期间,必有大呼喊向世界发出;‘不再有时日了’,‘因他施行审判的时候已经到了。’证据请见‘三天使的信息’”。王敬之编译,《圣经研究入门》,第226面。

 

《圣经研究入门》的上述注解,清晰地将第七号的起始,定位在1844年。可以认为,本书的翻译及整编发行,对人们了解传统的立场,有一定的帮助。

 

需要再次强调的是,《圣经研究入门》不是王敬之的作品,而是本会先贤们的集体智慧的结晶,累代研究的成果。王敬之所起的作用,只是整编与翻译,并适当更新了少数注解而已。

 

七、本会圣经注释 (约2005年)

 

本会圣经注释,继承了传统的七号解释,以1844为第七号的开始。它对启示录11:15的解释是这样的:“第七位天使。标志着第三样灾祸的开始(见第14节注释),和第六号与第七号之间插叙的结束(启10:1-11:14;见启11:1注释)。安息日复临信徒认为第七号筒是从1844年开始的(见第19节注释)。

 

在对启示录11:19的注释下写道:“殿。在第七号筒吹响时,约翰看见了天上的圣所,尤其是“祂的约柜”。这表明赎罪日所预表的,基督在天上第二即最后阶段的工作开始了。其他地方的经文指出基督最后阶段的工作始于1844年(见但8:14注释)。安息日复临信徒视1844年为第七号筒吹响的时间。 

 

注:本会圣经注释出版于1957年,距1844年已相去一百多年。这套注释,也是迄今唯一由教会牵头出版的圣经注释。在这些观点与基本事实方面的确认上,应当还是可信的。无论今天的人们持何观点,到1957年为止,安息日复临信徒仍视1844年为第七号筒吹响的时间。并且,它还向人证明,本会的传统立场就是以1844为第七号吹响的时间。

 

 

结语 

本文通过对中文启示录研究的著作与资料的引述,向读者勾画了从1912年至今,启示录七号在中国的解释传承、变异与恢复的大致路线。通过本文所引述的原始资料,读者可以看明,1912年的《启示录句解》,开启中文启示录研究之先河,林思翰、姜从光老前辈的《启示录之研究》,完好地继承《句解》的传统、林大卫牧师忠心传承,赫斯格的著作,这些都让我们看到了先驱研究中的亮光。只有路光牧师一人,在与复临运动至为关键的第七号起始时间的定位上,偏离了传统的正确解释,使三天使信息的传扬与第七号分离,转以查案审判结束,恩门关闭为第七号之起始

 

须知基督复临安息日会,是以启示录14章的三位天使信息传扬为其使命的。而七号,特别是第七号,既是三天使信息的基础,又涵盖整个人类历史的终结。它不仅确定了三天使信息为成全上帝奥秘的福音信息,也指明了救赎完成的美好前景。将第七号与三天使信息紧密相联,让后来者每每重温启示录第十章所预言与应验的复临运动的根源与使命,回顾上帝的圣手是如何引领余民教会,并赐给她伟大的信息与神圣使命的,就会使他们从这些回顾中,受到极大的鼓舞与鞭策。

 

将第七号定于恩门关闭之时,人为地将三天使信息与上帝在第七号之下所宣布的成全上帝奥秘的福音收尾工作相驳离就有使三天使信息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的危险。结果就可能是信息的混淆,角色的模糊与号角的飘忽不定!今天教会的现实难道不足以说明这一点吗?

 

教会证言卷九,《教会证言》卷九的写作年代,第25段


“对于未来,我们无所畏惧除非我们忘记祂以往的带领,以及祂在我们过去的历史中给我们的教训。”

 

慈爱与全智的上帝,在他的启示中,在地上,将三天使的信息与那段神奇又神圣的复临运动历史紧密相联;在天上,将三天使信息与基督进入天上至圣所的庄严神圣时刻紧密相联,意义何其重大!我辈岂可等闲视之?第七号与三天使信息浑然天成。“上帝配合的,人不可分开。”
 

《圣经研究入门》(Bible Readings for the Home),将怀师母时代的要道与未世预言解释带给了中国读者。本会圣经注释,又从正面证实安息日会确实以1844年为第七号之起始的传统立场。这些对纠正偏差、恢复正确的传统解释,均可继续发挥积极作用。该文成稿时笔者知悉,史密斯的《但以理与启示录之研究》初译稿已成型。相信不久的将来,这本预言研究的经典之作,必能与广大教友见面。

 

对一个正确的解释传统,偏离不是正途,回归善莫大焉。历史已不可追回,但未来仍可把握。游移模糊已太久,是回归的时候了!如今正是第七号劲吹的时候,愿主帮助带领中国教会,回归复临信仰的根基与柱石,扬起声来,大声喊叫,吹响确定的号角,以完成主的嘱托,成全上帝的奥秘,候主荣归。

 

2019年2月26日

 

END

 

靠信心互相支撑,借见证互相鼓励,等你来关注!

 

相关阅读

 

启示录研究导言

不落泪,读不了启示录

复临七贤论第七号选辑

《遍览圣经学预言》答客问

基督复临安息日会七号的传统解释

2019年第一季度学课《启示录》中原则性背离

 

责任编辑:责任编辑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相关推荐:

福音中国网 沪ICP备17039472号-1

在“\templets\skin@pcmoban\comments.htm”插入第三方评论代码!
推荐使用友言、多说、畅言(需备案后使用)等社会化评论插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