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您的当前位置: > 现代真理 > 根基柱石 >

王敬之 | 《遍览圣经学预言》答客问(二)

来源:未知 编辑:责任编辑 时间:2019-03-02
导读:自从2018年11月推出《遍览圣经学预言》开始不久,路光牧师就开始对我的讲法通过网络与微信文章提出批评。我虽然已通过信件回答了老牧师提出的质疑与批评,多次表示我敬重老牧师,不愿意公开指出老牧师著作与理解中的错误。但路光牧师的批评仍不断升级。我不介

王敬之

 

自从2018年11月推出《遍览圣经学预言》开始不久,路光牧师就开始对我的讲法通过网络与微信文章提出批评。我虽然已通过信件回答了老牧师提出的质疑与批评,多次表示我敬重老牧师,不愿意公开指出老牧师著作与理解中的错误。但路光牧师的批评仍不断升级。我不介意对我的任何激烈语言或批评。我尊重路光牧师的任何个人观点,但任其文章中与事实不符的内容继续流传,也非负责任的态度。隐忍百日,万般无奈,决定仅就事实性部分作出回应。

■ ■ ■ ■ 

 

 

 
 
 
 

 

缘起

自2018年11月起,路光牧师就开始针对我所讲的《遍览圣经学预言——启示录之研究》课程,提出批评。随后,多次写文章公开发表在其个人网站上,又通过微信在教会各微信群传播。

 

在今天这样的时代,还有人能像老牧师这样,认真对待圣经的真理,并且愿意热心帮助人,这是非常令人感佩的事。更何况,老牧师虽然年事已高,尚能如此诲人不倦,更是感恩主赐给老牧人的平安与康健。

 

正所谓,“家有一老,如有一宝”。中国教会今天,还有这样一批老牧师,是后生晚辈的福分。值得我们感恩珍惜!

 

2019年1月29日,我收到了路光牧师的来信,就“七灵”、“24位长老”以及“启示录四、五章”赐教。收到路光牧师的来信,我随即作了回复,并遵师嘱,将相关文章从微信平台上,拷贝合成,呈给老牧师,请老牧师拨冗指教。这样,开始了我们之间为期约二周信件往来。恰好在这段时间,我在某电视台录制节目,早出晚归,比较忙。与路光牧师的通信,只能在清晨或其他能找到的一点空隙,见缝插针,尽最大的努力与老牧师沟通,向老牧师请教。每次通信,我都是诚惶诚恐,一则要诚实回复,陈明有关我和老牧师之间分歧的我的依据;一则又怕失了做晚辈的礼数,以至不敬

 

2019年2月8日,路光牧师就把我们之间截止到当时的沟通,写成《我与王敬之牧师的对话》的长文,寄给我。我拜读之后,发现路光牧师文章中我的事实性描述基本与事实不符,随即在回信中指出:“我不对您的观点进行评论只是在这封回信中陈述一些事实。如果您打算公开写给我的回复的话,建议对事实部分进行修改之后再公布。

 

路光牧师对个人信息部分进行了更新。随后,我们之间有更进一步的密集沟通。涉及到七号等问题。我尽力对老牧师的质疑作出回应、澄清与说明。在交通过程中,我也注意到路光牧师的一些错误与不足之处,我也以一个晚辈当有的礼节,在信中指出。并向老人家报告,我不愿意公开指出老人家的错误之处。

“您是长辈,我向来敬重您。现在还是一样。我不愿意公开指出您在第七号或其他预言解释上的不实之处。过去没有这样做,现在也不会这样做。最多是跟您私下沟通。跟您汇报我的一点学习体会。晚辈建议您修正您文章中的说法。既然不同意传统对第七号的解释,就直接说不完全同意。而不应又说它“完全正确”,又推出与它不同的解释来。”2019年2月12日复路光牧师信

 

还是那句话,晚辈不愿意公开指出您的不对的地方。私下冒昧提请您更加仔细一些。” 

 

2019年2月13日复路光牧师信

 

2019年2月14日,路光牧师开始公开在其个人网站上发表《我与王敬之牧师的对话》,并通过微信,在教友中广为传播。即使在路光牧师选择性公开了我们之间的通信之后,二天之后,我仍致信请教老牧师意见,询问我当如何做?

 

对您选择性地刊出我们之间的信件内容,使之公开化,您希望我怎么做呢?我多次说过,我尊重您,不愿意公开您的著作或事实性判断上的错误。您这一公开,问题就不是两个人交流那么单纯了。我知道您之前也写过文章。我感觉是有些为难。

 

“您的美意与出发点,我绝对理解。但事实归事实,任何人都可以坚持自己的观点,但对事实必须有基本的尊重。”

 

“您的文章,没有半点改变我对您多年来形成的尊重。罗牧师,您多保重。”

 

2019年2月16日 致路光牧师信

 

我给路光牧师去信请教之后,一周过去,未见路光牧师再回复。作为在主内与实际的晚辈,我们采取了相当谨慎的态度。一方面,要考虑在说理的同时,维护老人家的威信,另一方面,又要把问题说清楚,尽可能地消除有关疑惑。正当我们考虑如何回应,请教老牧师又不见回复之际,路光牧师快笔如刀,于2019年2月21日与24日,又连续发表了二篇文章《王敬之七印七号解释背离了本会传统正确解释》(2019年2月21日)与《本会对七印的传统正确解释》(2019年2月24日)。

 

客观地来说,路光牧师的质疑,或许也代表了一部分弟兄姐妹心中的疑虑。关键之处,我均已在给他老人家的回信中有所作答。只是路光牧师在公布与我的对话时,选择性地避开了。这样,那些有同样疑惑的弟兄姐妹,即使看到《我与王敬之牧师的对话》,也看不到对我对路光牧师提出的质疑所作的释疑与澄清。

 

实际上,从去年11起,路光牧师就已在文章中,不断地提到我的名字了。但我没有介意。我所讲的音频与文章,既然是公开发表的,就允许与接受任何人的公开置评。但发展到现在,路光牧师不仅公开发表批评文章达十多篇,而且文章标题中直接指名批评我传讲谬道、背离本会传统,文章中更有诸多激烈的用词与凭空想象的臆测再想回避,已事实上成为不可能了。有些事实性的问题,也有欠读者一个负责任的交待。

 

鉴于这样的情况,我私下将老牧师的沉默理解成让我自己裁定。经反复地思考与向不同的主内长辈与同道请教,决定把我对路光牧师的回复中,对一些质疑可能有帮助的部分,提供给对这个议题感兴趣的主内弟兄姐妹,同工牧长参考。免得于情不符,于理不通,于礼不周。

 

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晚辈依然不忍直接回应路光老牧师,以免无意之间伤害到老牧师的尊严与声望,失去晚辈多年来对老人家一直保持的尊重与礼节。思前想后,最终选择以大众为对象,以《遍览圣经学预言答客问》的方式,回答一些与“七灵”、“天使”、“二十四位长老”与“启示录第四五章”,相关的问题,阐述我个人的一些查考依据,供主内的弟兄姐妹参考。该文于2019年2月21日深夜推出。

 

另外,随着启示录学习的深入,七号的问题迅速成为关注的焦点。路光牧师在这方面,连续发文,对我进行公开批评。2019215日推出《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对七号的传统解释》,相继于2019225日与28日,推出了复临七贤论第七号选辑》与《启示录第七号解释在中国教会的传承、变异和恢复》,这是计划中的一个文稿系列,意在为广大读者提供本会与中国教会关于七号解释的历史资料。毕竟,关于七号,大家基本比较生疏了。我们希望借着这些原始的历史材料,帮助大家了解本会对启示录第七号的解释传统。更加深我们对《启示录》学习的热情。也能够间接地说服路光牧师看明自己在第七号问题上的偏差。

 

面对这些铁定的历史与事实,路光牧师还是不断发文,对我个人提出批评。其实,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开始讲我个人对七号的理解。只是引用历史材料,陈述本会和国内教会历史事实。可想而知,以路光牧师多年树立的威望,这些文章,无论对错,一定会有一些影响的。也可能会在不少弟兄姐妹心中留下一些疑惑。

 

怎么办?

 

既然路光老牧师一味批评,提出了许多似事而非的话。那就让我们公布一些关于我和路光牧师之间在第七号问题上的通信,然后从路光牧师公开发的文章中挑选一些客观事实性的话题,作一些简单的回应吧。相信读者不难看出我们的不得已的苦衷。路光牧师与任何人一样,有权坚持自己的观点。我们始终尊重,不在此文中加以分析和评论。但每一个人,无论是基督徒,还是普通的世人,都必须对历史与事实,有最基本的尊重。

    

同时,我也希望,借着我所写的一些陋浅的文字,表达我对基督徒之间的文字交流所持的态度与理解。愿主得着荣耀,愿真理发出光芒。

 

答客问一

客问:通过您上一期的《答客问》及上文的介绍,我们了解到你们之间的通信起先是围绕“七灵”、“二十四位长老”以及“启示录四五章”而展开。那怎么会谈“第七号”的呢?

 

谦答:你这个观察是对的。之所以谈到“七号”,是因为我看到路光牧师在谈学课时,批评崔耶博士的七号解释。我们顺带谈起了“七号”。路光牧师也就在谈上述问题时,顺便惠寄给我两篇他写的有关第七号的文章。

 

2019年2月11日,路光牧师来信:“附上我過去所寫的的二文:一,第七號什麼時候吹響?二,第七號的正確解釋。

 

收到路光牧师大作之后,我认真地进行了学习。其中一篇标号为Z063学习交流X68《关于第七号筒的正确解释》的文章,开篇就是写道:

 

本会对启示录中七号筒和其中第七号筒的传统解释是完全正确的,但近年来有人传入的所谓新解释,却是完全违背圣经教训和预言之灵启示的。说甚么第七号已经吹响了,是一八四四年开始吹响的。……其实,所谓第七号是一八四四年开始吹响的,这不过是复临运动时代已过时的错误解释,因当时代误以为基督将于1844年复临,便认为第七号也应在1844年吹响。后来本会的先贤们都早已否定了这种过时的错误解释。”

 

我查了一下,这篇文章放在2012年3月27日的文章下面。下面的其他文章段落标注的日期是2006,或2007。也就是说,无论怎样,这段话至迟也应是2012就出现了。

 

我读罢心情极为复杂,难以平静。于是在第二天清早诚实地给老牧师写了下面的这封信。

 

敬爱的罗牧师:平安!

 

谢谢您的赐稿。晚辈不知当如何说。因为您在文章中称本会对启示录中七号筒和其中第七号筒的传统解释是完全正确的,但近年来有人传入的所谓新解释,却是完全违背圣经教训和预言之灵启示的。说甚么第七号已经吹响了,是一八四四年开始吹响的

 

然而本会的传统解释,的确是把第七号定在1844年开始。再引本会圣经注释,以资佐证。

 

本会圣经注释,也没有排除传统的说法:它对启示录11:15的解释是这样的:“第七位天使。标志着第三样灾祸的开始(见第14节注释),和第六号与第七号之间插叙的结束(启10:1-11:14;见启11:1注释)。安息日复临信徒认为第七号筒是从1844年开始的(见第19节注释)。

  

对启示录11:19的注释下写道:“殿。上帝天上的殿在约翰面前打开了。异象聚焦于“祂的约柜”。在作为“真圣所的影像”(来9:24)的地上圣所里,约柜放在至圣所里的。至圣所是赎罪大日崇祀的中心。而赎罪大日则是审判的预表。在第七号筒吹响时,约翰看见了天上的圣所,尤其是“祂的约柜”。这表明赎罪日所预表的,基督在天上第二即最后阶段的工作开始了。其他地方的经文指出基督最后阶段的工作始于1844年(见但8:14注释)。安息日复临信徒视1844年为第七号筒吹响的时间。”
 

要么,您对本会传统解释是什么确实不清楚。要么,您既想肯定传统解释,又想推出与之相反的解释,于是在肯定传统解释的旗号下,推出与之相佐的解释。两者必居其一

 

必须指出,您所说的第七号,的确是违背传统的解释的,也是违背圣经的。因为启示录11:14“ 第二样灾祸过去。第三样灾祸快到了。 ”表明第二灾与第三灾之间相距的时间短。传统的本会解释,都是把第三祸解释为第七号。第二祸在1840年8月11日应验结束,第三祸从1844年开始,如上面所引本会圣经注释所言。(第七位天使。标志着第三样灾祸的开始(见第14节注释)。

 

林牧师也是这样跟随传统:“三个号筒是祸哉、祸哉、祸哉,三个祸。头一个祸过去,第二个祸过去,第三个祸是什么?第三个祸就是第七号。”(林牧师《启示录》讲道系列)。

 

试想,第二祸已结束于1840年,第七号要到查案审判结束,至今已有175年了,还需要多长时间,我们不知道。如果是再来24年的话,到2044年,就200年了。不符合启11:14:“第三祸快到了。”


恕我直言,客观地正视历史与传统,是我们应取的基本立场。在七号的问题上,既肯定它“完全正确”,又部分否定它(第七号)。这不是可取的态度与做法。

 

在第七号的问题上,本会的传统解释,与本会圣经注释的继承,如白昼之日,清晰可见。如果您硬要推出自己的解释,可以说,“传统的解释上,有一些小小的瑕疵,就是对第七号的开始的解释有误。”这样说,才符合事实。也才是负责任的态度。您文章中的说法,与事实不符。

 

您是长辈,我向来敬重您。现在还是一样。我不愿意公开指出您在第七号或其他预言解释上的不实之处。过去没有这样做,现在也不会这样做。最多是跟您私下沟通。跟您汇报我的一点学习体会。晚辈建议您修正您文章中的说法。既然不同意传统对第七号的解释,就直接说不完全同意。而不应又说它“完全正确”,又推出与它不同的解释来。

 

晚辈 敬之   敬上       

2019年2月12日 6:02给路光牧师的回信

 

两天后, 2019/2/14 17:44路光牧师回信,再次惠赐两篇与七号相关的文稿。

 

“敬之同工:你好!

 

关于七印和七号内容的解释,我的解释完全是继承和发扬了本会传统的正确解释,也就是怀爱伦得蒙启示,屡次公开推荐的乌利亚·史密斯所著的《但以理和启示录》中的解释,和中国1951年出版的林思翰和姜从光所著的《但以理启示录之研究》中的解释。后者的解释观点也完全是继承和发扬了前者的解释观点。甚至解释中所用的年代和内容也完全相同。只是改正了前者解释中的个别缺点和错误。”

 

       

当天晚上,录制节目回来,我回复路光牧师。(2019年2月14日 18:24

 

敬爱的罗牧师:平安!

 

我最近一直在录制节目。今天正好结束一个系列回来。谢谢您的来信。对于我在上封信所指出的,您的说法不符合本会传统,您回信说,您的解释与史密斯的一致。兹引史密斯(1897版),请您自己看。我引几段史密斯的文字,您懂英文,自己看吧。史密斯的书中,有些错误,如您所言。但七号的解释,没有错误。

 

我手边没有姜从光林思翰的《但以理与启示录之研究》一书。如果是这样,说明这两位的著作在这一点上,是偏离本会传统立场的。(按:我随即与朋友联系,获得林姜著作电子版。我立即开始查阅,发现他们的解释并无偏离,于是,两小时之后,我再次致信路光牧师,引用他们的著作,说明他们没有偏离。)

 

米勒耳运动的确误以为1844是基督复临,但安息日会先驱会从这个错误的认识中走出来了。没有人再这样认识。他们把第七号定为始于1844,是有圣经依据的。您认为后来这个认识被丢弃了。这也是没有根据的。我引用一下,总会的决议,是我在总会网站上看到的,维护传统上对七号的解释。这个立场,在1901,1903, 1905, 1941总会上得到重新确认,并至少维持到1990年。并没有更改。(总会英文决议略)

 

本会传统的七号解释,一直是把第七号定为始于1844。您既然不同意这个看法,为何要说:本会对启示录中七号筒和其中第七号筒的传统解释是完全正确的,但近年来有人传入的所谓新解释,却是完全违背圣经教训和预言之灵启示的。说甚么第七号已经吹响了,是一八四四年开始吹响的”。您的回信,说明您知道传统的说法,只是不同意罢了。为何要说这样不符合事实的话呢?对不了解情况的人,还以为本会的传统是与您所说的一样,第七号是基督复临。

 

您真的不觉得这样写文章有什么不妥吗?不觉得应当修改,让它与事实相符吗?

 

您个人观点可以坚持。但是,不能用这样的不实之词加以掩盖。这样会误导很多不明情况的读者。建议您直接了当地说自己的观点,别跟本会传统解释扯在一起。因为您的解释,不是本会传统的立场。前六号是,第七号不是。而正是这一号,对今天更为关键

 

以下引史密斯的书,说明传统的解释,确实是以第七号始于1844,本会圣经注释也是这样认定的。这才是事实。(英文略)
 

关于这个问题的讨论就到这里吧。其他问题可以继续讨论。七号的问题,您违背传统,取的是“将来派”的解释立场。这是事实。七号的解释,教会历来有结论。而且是正确的结论。不像其他有些问题,还有模糊空间。

 

敬之   敬上       

取自给2019年2月14日 18:24给路光牧师的回信

 

答客问二

 

客问:谢谢您提供这些往来信函,让我们了解到一些之前不知道的背景。但您的信件并没有能改变路光牧师的看法,而是引来更多的批评文章。您对路光牧师连续发文对您提出批评,有什么感受吗?

 

谦答:我跟您说,您还别不相信。两种感受吧。一方面,我对老牧师的反应,有些不解与困惑。但又一方面,我又真的打心底里有一份敬佩与感恩。感恩上帝保佑老人家平安,敬佩老人家的精神头。对我而言,音频与文章发布了,就是公开的出版物,理应接受任何人的监督、批评与指正,更何况是来自老一辈牧师呢。

 

说实在的,我平时爱写文章,也喜欢请人指正。经常在发表文章之前,请很多人看,提意见。但有时候,时间不够用。平时工作也很忙,每周二课“遍览圣经”系列,还要写其他文章,确实比较有压力。缺点错误,在所难免。有人指出来,我自当虚心接受,感激不尽。

 

对任何不同的意见,我们也会加以认真的思考。基本上都会从三个方面加以考察:真实性、圣经依据,及预言之灵的依据。只要符合这三个方面的意见,我们都会认真的听取。

 

答客问三

客问:我注意到路光牧师文章中用了一些感情色彩比较强烈的词,甚至说到您思想混乱了、谬道、说谎、胡说、伪造历史之类,您不介意吗?

 

谦答:不介意,不介意。老人家是我的长辈,说什么都行,怎么说都行。不行的话,骂几句也行。这可能只是老人家平时说话的一种习惯。毕竟是那个年代过来的人,年代特征还是挺强烈的。不能太当真。我看得出,老人家从心底里还是挺关心我的。这点我很感恩的。他是站在他的角度,在他的理解范围内,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想用他的方式来帮助我或帮助其他的弟兄姐妹。出发点绝对是好的。文章来的又多又快,不佩服都不行啊。

 

答客问四

客问:那您写这个回应,想表达些什么呢?

 

谦答:我感觉老人家有些事实性的陈述,出于年龄的关系也好,个人说话的习惯也好,总之,话一般都说的比较满。但有时又严重缺乏事实依据与基础,经不起最起码的真实性检验。这不仅与老牧师的身分与名望不相符,也多少会产生不必要的负面影响。这方面,想借这个回应给老人家提个醒,任何人说话做事,还是要尊重事实,以事实为依据,不能随着性子,信口一说。同时,也可能对读到过老人家文章的弟兄姐妹,多少有些帮助。其实我在信中已经多次把一些历史与事实引证给老牧师,但这些事实,似乎未能引起老人家的重视。

 

我再强调一下,我不是要在这个回应中谈观点的对错,只是想把一些事实性的东西,可以澄清的,尽量澄清一下。毕竟,事实胜于雄辩。真善美,真善美,失去了真,就很难善美了。所以,真是前提。

 

答客问五

客问:明白了。那您打算澄清什么呢?

 

谦答:我只想澄清一些基本事实方面的事。你可以引路光牧师文章中的论述,然后,我以我所了解的事实来作答。圣经道理方面的事,留到圣经学习中去讨论。你看这样行吗?

 

我们把内容限制一下,因为七灵、二十四位长老、启示录四五章已经有过《答客问》了。我们这里就以与七号相关的文章为主吧。

 

今天就到这里,我们下次再续。

 

 

靠信心互相支撑,借见证互相鼓励,等你来关注!

 

相关阅读

 

复临七贤论第七号选辑

不落泪,读不了启示录

《遍览圣经学预言》答客问

基督复临安息日会七号的传统解释

启示录第七号解释在中国教会的传承、变异与恢复

 

责任编辑:责任编辑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相关推荐:

福音中国网 沪ICP备17039472号-1 公安部备案号:31011702005747

在“\templets\skin@pcmoban\comments.htm”插入第三方评论代码!
推荐使用友言、多说、畅言(需备案后使用)等社会化评论插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