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您的当前位置: > 现代真理 > 根基柱石 >

王敬之 | 启示录第七号真假传统之争

来源:未知 编辑:责任编辑 时间:2019-03-07
导读:启示录第七号是启示录书中最重要的主题。对第七号的传统解释,历来被视为复临信仰的根基与柱石中最为核心的部分,非常的重要。
 

温馨提示:

 

启示录第七号是启示录书中最重要的主题。对第七号的传统解释,历来被视为复临信仰的根基与柱石中最为核心的部分,非常的重要。本会圣经注释确认“基督复临安息日会以1844年为第七号的开始”的解释,为本会的传统立场。但在中国教会颇有影响的路光牧师却坚持认为,以恩门关闭为第七号的起点的解释才是正确的传统与解释。这两个传统,孰是孰非,孰真孰假,让广大信徒真假莫辩。

 

这件事,兹事体大,笔者写此文时,也是小心翼翼,诚惶诚恐。不敢有丝毫的怠慢。敬请读者也带着祷告的心、耐心读完。以辩明何为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的真传统,何为误解的假传统。第七号是本会信仰的核心问题,不像“七灵”或“二十四位长老”等属于枝节问题。第七号关系到我们核心的信息与使命,是每一个复临信徒必须弄清楚的关键性问题。本文只涉及启示录第七号,不涉及其他问题。读者勿作过度联想。

 

 

一、路光牧师一个人的战争

 

 

路光牧师一向以维护传统的形象示人。但最近,路光牧师针对启示录第七号的传统解释,在一段时间内通过网络、微信及信件,发表了多篇文章,表达了自己反对传统的解释的立场与理由。这些说辞似是而非,严重脱离与违背历史与事实,在信徒中造成严重混乱。

 

对于基督复临安息日会信仰根基的建立过程,怀师母写道:

 

“许多百姓没有意识到我们信仰的根基奠定的是何等稳固。我丈夫,贝约瑟长老,皮尔斯老爹[这里所提到的是圣工先驱中一些年纪较大的弟兄。“皮尔斯老爹”指司提反·皮尔斯,他在早期曾从事传道和行政工作],希兰爱德生长老,以及其他睿智、高尚、真诚的人。1844年大失望之后,他们曾像搜寻隐藏的珍宝一样殷勤查考真理。我见过他们,也曾和他们一起诚恳地研究并祈祷。我们经常一起研究到深夜,有时会通宵祈求亮光并研究圣经。这些弟兄们一次又一次聚在一起研究圣经,为要晓得其中的含义,并预备带着能力教导真理。当他们在研经过程中遇到不懂的章节以致说,“我们无能为力了,”此时主的灵便会降在我身上,我便被带入异象,上帝会将所研究经文清楚的解释赐给我,指示我们如何有效地作工并教导真理。这样,所赐予的亮光便帮助我们明白了关于基督、祂的使命及其祭司职任的经文。我清楚地看到一条真理的金线从那时一直到我们进入上帝的圣城,于是我便将主指示我的转告给其他人。” (怀爱伦 《早期著作》,历史背景说明,第54段)

 

 

“因而,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的要道根基是建立在忠实研究上帝之道上的。当先驱们无法取得进展时,怀爱伦就蒙赐予亮光,帮助解释他们的难题,且为继续研究开了路。那些异象也将上帝认可的印记印在了正确的结论之上。这样,预言的恩赐就起到了一位纠错者和真理的确认者的作用。”(早期著作,历史背景说明,第56段)

 

怀师母文中所提到的这些本会先贤的论述,我们已部分翻译,阅读请点击《复临七贤论七号选辑》链接。然而,路光牧师却这样写道:

 

“所谓第七号是1844年开始吹响的,完全是复临运动时代已过时的错误解释,因当时传道人误以为但8:14预言是指基督将于1844年复临,因此认为第七号也将于1844年开始吹响。本会早期的个别领袖和传道人由于七号的解释基本上是接受了复临运动时代的解释,因此将第七号于1844年开始吹响的错误观点也一同接受了下来。”

 

事实是:本会七号的解释传统,前四号继续的是改革宗解释传统,第五六号继续的米勒耳复临运动传统。第七号并非继续米勒耳时代的错误,而是在大失望之后在圣灵的带领下,通过对圣所的新的认识而确定的一系列环环相扣的本会重大根基性真理之一。并且所有复临先贤在这个问题上的认识完全一致,并非个别领袖和传道人继续米勒耳复临运动时代的错误观点。米勒耳的第七号是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复临信徒的第七号以1844年洁净圣所查案审判为起起点。(见本会所有先贤的论述及本会启示录注释)

 

解释圣经真道和预言,都必须完全以圣经为根据,以预言之灵的教训为指导。所谓第七号是1844年开始吹响的,完全是复临运动时代已过时的错误解释,因当时传道人误以为但8:14预言是指基督将于1844年复临,因此认为第七号也将于1844年开始吹响。”本会早期的个别领袖和传道人由于七号的解释基本上是接受了复临运动时代的解释,因此将第七号于1844年开始吹响的错误观点也一同接受了下来。但后来本会早已有人详细解释,作出有力的改正,相信第七号应当是在1844年开始的查案审判结束后开始吹响,本会中很多人也接受了这种观点。只是现在仍有个别少数人,不注重研究圣经和预言之灵教训,只注重过去名人效应的影响,仍然固执坚持复临运动领袖威廉-米勒耳的已过时的错误解释,和本会早期名人的一时的错误解释。”(《王敬之对七印七号解释违背了本会传统正确解释》

 

路光牧师这段论述,严重失实。本会七号的解释,经历1883、1901、1903、1905、1941总会大会决议确认,并写于1957年以结论的形式写本会圣经注释《启示录注释》中。路光牧师所说的“作出有力的改正”与“本会很多人也接受”修改过的新观点的证据在哪里呢?2019的第一季度《启示录研究学课指引》确实第一次在官方出版中,偏离了本会传统解释。但在此之前的官方证据在哪里呢?

 

在文章中,路光牧师将在圣灵带领下的一步一步地建立起来的本会信仰根基的本会先贤,说成是“教会名人”;把引述先贤论七号的文章,斥之为“教会名人效应”;将他们在圣灵带领下所建立的第七号的解释,定性为“教会错误遗传”,包括认为怀师母所推荐的史密斯《但以理与启示录研究》对第七号的解释,也是错误的。而对于与自己观点一致的自由派学者,则是备加称赞。

 

“至于新神学派教授的严重错误观点,是完全改变了七号中前六号的本会传统的正确解释,也否定了怀爱伦在善恶之争一书中的有关解释。假如他们认为第七号是在查案审判结束后吹响的,这倒并没有错误。解释圣经应以圣经为根据,而不是以教会中过去曾有的错误遗传为根据。”(2019年2月16日 路光牧师致王敬之信)

 

 

因与自己的观点不一致,本会关于第七号的传统解释,便成了不以圣经为根据,而是“以教会中过去曾有的错误遗传为根据”。倒是路光牧师向来所泛泛批评的“新神学派教授”们,在这个信仰根基与核心的问题上,因与自己的观点相同,反而是“以圣经为根据”的了。路光牧师这样说话,对本会先贤与传统是否多了几分轻视,对他所说的“新神学派教授”反而多了几分抬爱?!事实上,路光牧师笔下的“新神学派教授”对传统的七号几乎是全部否定,但路光牧师是接受前六号的解释的,他所反对的只是第七号。对基督复临安息日会来说,前六号是历史继续,而只有第七号才是本会先贤自己研究查考得出的解释与结论。换句话说,路光牧师接受直到米勒耳运动时的前六号的解释,唯独拒绝基督复临安息日的解释。而正是这第七号,是七号中最为关键与核心的一号。

 

路光牧师虽然不接受、甚至反对本会先贤的解释传统,却并不把话说清楚,反而要营造一幅自己是坚持与维护传统的形象。在对传统举双手赞成的旗号下,推出自己违背传统的解释。

 

“本会对启示录中七号筒和其中第七号筒的传统解释是完全正确的,但近年来有人传入的所谓新解释,却是完全违背圣经教训和预言之灵启示的。说甚么第七号已经吹响了,是一八四四年开始吹响的。”(路光,Z063学习交流X68.doc《关于第七号筒的正确解释》)

 

对于这样带有明显的不实之辞,笔者曾两次私下致信,建议路光牧师加以修改。(信的全文见《遍览圣经答客问》(二)

 

“在第七号的问题上,本会的传统解释,与本会圣经注释的继承,如白昼之日,清晰可见。如果您硬要推出自己的解释,可以说,‘传统的解释上,有一些小小的瑕疵,就是对第七号的开始的解释有误。’这样说,才符合事实。也才是负责任的态度。您文章中的说法,与事实不符。

 

“您是长辈,我向来敬重您。现在还是一样。我不愿意公开指出您在第七号或其他预言解释上的不实之处。过去没有这样做,现在也不会这样做。最多是跟您私下沟通。跟您汇报我的一点学习体会。晚辈建议您修正您文章中的说法。既然不同意传统对第七号的解释,就直接说不完全同意。而不应又说它“完全正确”,又推出与它不同的解释来。”(2019年2月12日 6:02,王敬之复路光牧师信)

 

“您的回信,说明您知道传统的说法,只是不同意罢了。为何要说这样不符合事实的话呢?对不了解情况的人,还以为本会的传统是与您所说的一样,第七号是基督复临。

 

“您真的不觉得这样写文章有什么不妥吗?不觉得应当修改,让它与事实相符吗?

 

”您个人观点可以坚持。但是,不能用这样的不实之词加以掩盖。这样会误导很多不明情况的读者。建议您直接了当地说自己的观点,别跟本会传统解释扯在一起。因为您的解释,不是本会传统的立场。前六号是,第七号不是。而正是这一号,对今天更为关键。”(2019年2月14日 18:24,王敬之复路光牧师信)

 

对于晚辈的意见,路光牧师并未听取。晚辈注意到上述所引文章是路光牧师多年前所写。也就是说,这样的不实不辞已经流行于中国教会多年!这样的事态,促笔者开始翻译与介绍本会先贤论述、整理与介绍第七号解释在中国教会百年来的传承,引证路光牧师反对传统的文章自述,希望路光牧师看明事实真相,观点可以坚持,但事实不能罔顾。

 

必须指出,在七号的解释问题上,笔者仅在《遍览圣经学预言》的第三讲《一眼看尽启示录》的概要性引述中,提了一句。到目前为止,王敬之本人并没有提出任何解释。笔者所做的工作,只是遵照怀师母的勉言行事而已。

 

上帝已经藉着圣灵奠定了我们信仰的根基,如果有人出来挪移它的柱石乃至于销钉,上帝的圣工中年迈的先驱者们要直言相告,我们的期刊上也要重新刊登逝去的先贤们曾经发表的文章。要收集上帝已赐给我们的神圣光线,因为祂已一步一步地引导祂的子民走在真理的道路上。这真理将经得起时间与试炼的考验。(《文稿》1905年第62号第6页,《关于虚假理论的警告》,1905年5月24日) {1MR 55.1}

 

照此勉言,笔者介绍《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第七号的传统解释》译介《复临七贤论第七号选辑》,又以历史事证推出《启示录第七号解释在中国教会的传承、变异与流传》。感兴趣的读者可通过点击链接参考阅读。

 

在《启示录第七号解释在中国教会的传承、变异与流传》一文中, 通过对七种历史资料:1)1912年上海时兆报馆出版的《启示录句解》;2)林思翰、姜从光《启示录之研究》(1951年);3)本会先贤赫斯格《拔摩岛上的先知》(1971年译);4)路光著作《启示录研究与默想》(1995);5)林大卫牧师1992年的《启示录讲座》实录;6)《圣经研究入门》(本会先贤著,王敬之编译,2002);7)到2009年翻译的的本会《启示录注释》进行比较。通过比对指出:所有的资料都与本会先贤立场一致,只有路光牧师一人另辟奚径,偏离传统。

 

真理、真理,必须以真为基础,才可以论理。失去真,就谈不上什么理了。

 

 

这些文章基本都发表在路光牧师个人网站上。涉及第七号的传统解释的文章就有六篇。
 
一,XB098启示录学课中的问题和附文
六,XB103本会对七号的传统正确解释
七,XB104二十四位天使参加查案审判是严重谬道
八,XB105我和王敬之同道的对话
九,XB106王敬之七印七号解释背离了本会传统正确解释
十一,XB108第七号什么时候开始吹响?

路光牧师的文章火力全开,虽然是冲着笔者而来。但总感到找错了对象。因为如上所述,到本文发文之日为止(2019年3月7日),笔者尚未对七号发表个人的观点。只是介绍了本会先贤的论述与中国教会百年来的七号解释的传承历史。在第七号的解释问题上,路光牧师争辩的对象其实是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的传统解释。
 

应当明确的指出:在第七号的解释问题上,路光牧师争辩的对象不是王敬之,而是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的传统解释。因为王敬之没有自己的观点,即使有,也尚未曾在《学预言》系列中讲到。(目前仅到启示录8章)。

 

同时,我们也提请读者注意。路光牧师《启示录研究与默想》的成书年代在五十年前的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虽然正式印刷是在1995年。人的年龄会增长,书的年龄不会增长。路光牧师对第七号的解释形成时,年龄不到四十岁。本文所引证的路光牧师第七号的观点,均来自当年才四十左右的一位传道人的著作而已。

 

 

二、先贤解释与路光解释对照表

 

 

第七号两种解释对比表

 

解释

复临先贤传统解释

路光牧师新解释

前阶段

始于1844年10月22日大失望之后基督在天上开始审案审判、复临信徒在地上开始传最后福音信息,终于查案审判结束、恩门关闭;

无前阶段

中间环节

查案审判结束、恩门关闭、基督作王

无中间环节

后阶段

起于查审结束、恩门关闭,经基督复临、到千禧年结束,及于新天新地再造,信徒得最后赏赐。

起于查审结束、恩门关闭、经基督复临、到千禧年结束、及于新天新地再造,信徒得最后赏赐。

制表:复临信仰的根基与柱石

 

 

三、启示录第七号的重要性

 

 

启示录第七号是书中最为核心的综合性信息。第七号分两个阶段,前阶段将基督从1844在天上进行的大祭司最后的事工(启10:6-7;11:19)与上帝的奥秘即福音大工的成全(启10:7)相结合,以第三祸警告的形式发出(启8:13;11:14)。而福音大工的完成,又是借助余民教会(启12:17),在世界的末了所传的三天使信息与警告来完成的(启14:1-12)。

 

另一方面,启10:6-7,又将完成福音使命、成全上帝的奥秘的教会,定位在第10章中经历了先甜后苦的复临运动(启10:8-10),从大失望中兴起、再说预言的那群人(启10:11)。他们是将来要站在锡安山与羔羊永远站在一起的十四万四千人(启14:1-5;启7)。他们来自非拉铁非与老底嘉教会时期,是真正的发过热心、真诚悔改的子民(启3:7-21),他们带着盖印的信息(启7:3-4;启14:6-7),传扬永远的福音,(启14:6-7),在最后的恩典时期,预备人迎见即将复临的主。同时,在查案审判结束、恩门关闭之前,宣告巴比伦的倾倒(启14:8),发出最严厉的第三位天使的警告(启14:9-11)。

 

第七号的后阶段,包括上帝的大怒,即七大灾(启11:18-19;启15-16章;启17-18章),基督复临(启19章),对恶人的审判与最后的败坏(启11:18;启20),以及对义人的赏赐(启21-22)。从恩门关闭,一直延伸到千禧年结束,新天新地再造!

 

一句话,第七号的信息,包括救赎计划从进入末后到最终完成的全部过程,涵盖了启示录大半本部书!如何不重要!中心点是1844,启3:8;4:1;5:7;10:6-7;11:19;14:6-7,一切都围绕这个时间点展开。

 

本会先贤第七号传统的解释,包括前阶段与后阶段,以第七号将启示录书中的大部分内容串在一起,形成一环扣一环的真理链。

 

路光牧师的第七号解释,仅有本会传统解释的后阶段,而没有前阶段。相应地,复临运动、三天使信息与使命、十四万四千人、查案审判,最后的恩典与警告,就都与第七号没有关系了。但他所著的《启示录研究与默想》一书中,这些信息也多少有谈到。但是独立分散,而不是彼此相联、一环扣一环的。先驱们在圣灵引导下所建立的真理链环不见了。失去了1844,就失去了中心思想。复临信仰的完备与美妙,就大打折扣。第七号,也从一个既有恩典(前期),又有审判与赏罚(后期)的完备号角,变成只有审判与赏罚,而看不到警告与恩典的号角了。如果第七号真是以恩门关闭为起点,那么,第七号的“恩典期”在哪里呢?岂不是成了“无恩典的号筒”了吗?

 

 

四、 第七号的两种解释

 

 

下面,我们就列出启示录中与第七号相关的经文,将本会传统的解释与路光牧师的解释,进行对照比较。

 

1

启8:13 我又看见一个鹰飞在空中,并听见它大声说,三位天使要吹那其余的号,你们住在地上的民,祸哉,祸哉,祸哉。

 

对这节经文的解释上,本会先贤与路光牧师意见一致,认为三祸分别代表第五、第六、第七号。

 

2

启10:6 指着那创造天和天上之物,地和地上之物,海和海中之物,直活到永永远远的,起誓说,不再有时日了。

 

本会先贤:

 

1) 确定在此处2300日的预言时日终点一到,下一节经文中的第七位天使就将要吹号发声;

2) 启10:6与10:7紧密相联。1844年10月22日就是联接点与临界点。此日之前,是启10:6的内容,此日之后,是启10:7的内容。故此,认为2300日终点一到,第七号就将要发声;

3) 确定在此处2300日的预言时日终点一到,下一节经文中的第七位天使就将要吹号发声;

4) 启10:6与10:7紧密相联。1844年10月22日就是联接点与临界点。此日之前,是启10:6的内容,此日之后,是启10:7的内容。故此,认为2300日终点一到,第七号就将要发声。

 

路光牧师

 

1) 复临运动误解此信息,误传时日一到,基督复临;

2) 关乎末后的定期(但8:19),指向1844;

3) 从此基督不再受时日限制;

4) 指向1844年秋季起,基督开始大祭司洁净天上圣所的工作;

5) 认为启10:6中的“时日”与启10:7的第七号吹响发声没有时间上的关联性。认为第七号的时间起点,是启10:7所决定的。

 

3

启10:7但在第七位天使吹号发声的时候,上帝的奥秘,就成全了,正如上帝所传给他仆人众先知的佳音。 

 

本会先贤:

 

1) 因认为十章6-7紧密相联,故认为启10:6中所蕴函的最后预言时日一到,第七位天使就将要吹号发声(英文:he shall begin to sound);

2) 发声的“时候”为一段时期,而不是一个时间点。原文与英文均为“多日”。林姜译为“那些日子”;

3) 将启10:7与启11:19的前半句联系起来,从而确定,在地上成全上帝的福音大工的同时,天上进行的是至圣所的查案审判。共同的起点,是2300日的预言终点之日起,即1844年10月22日之后;

4) 认为“成全”既包括“成全”的过程与又指向“成全”的终点。福音的工作,是在一个时间段内成全的。

 

路光牧师:

 

1) 认识到这节经文中的“发声的时候”,是指将要发声。但因认为启10:6-7无时间上的直接关联性,故把这将要发声的参照点,定在“上帝的奥秘成全”的终点,恩门关闭时;

2) 把将“发声的时候”理解为一个时间点,而不是一个时间段;

3) 因认为“发声的时候”是一个时间点,即查案审判结束之际,于是,将启11:15句与启10:7等同起来,以恩门关闭为第七号的起点;

4) 看不见“成全”的过程,而仅看见“成全”的终点。认为福音的工作是在恩门关闭的时间点成全的。

 

4

启11:14 “第二样灾祸过去。第三样灾祸快到了。” 

 

本会先贤:

 

1) 第二样灾祸,即第六号,于1840年8月11日终止;

2) 认识到六、七两号之间时间间隔“短暂”,以启10:6的时间预言相接,仅4年2个月,至1844年10月22日开始。符合经文的描述,并已应验。

 

路光牧师:

 

对这节经文有引用,但没有解释。事实上,到2019年,1840年已过去180年,还需多少时日恩门才关闭,不得而知。这不能说“快到了”。

 

5

启11:15 第七位天使吹号,天上就有大声音说,世上的国,成了我主和主基督的国。他要作王,直到永永远远。 

 

本会先贤:

 

1) 原文与英文为过去时态,表明第七号已吹响。与启10:7相对应。前者在2300的终点之后将要吹响,后者表示已经号吹响过了,代表进入后期阶段;

2) 第七位天使从1844年吹响,到某一个时刻,查案审判结束,恩门关闭,基督完成大祭司的中保工作,开始作王,直到永远。

 

路光牧师:

 

1) 认为与启10:7一致。都是在恩门关闭之际吹响的。未注意到启10:7与启11:15吹响时态上的不同;

2) 第七位天使始吹号,查案审判结束,恩门关闭,基督完成大祭司的中保工作,开始作王,直到永远。

 

6

启11:18 双种解释同。(略)

 

7

启11:19 当时神天上的殿开了,在他殿中现出他的约柜。随后有闪电,声音,雷轰,地震,大雹。

 

本会先贤:

 

1) 与启38同,为1844年天上至圣所的门开始;

2) 基督开始查案审判开始,亦为第七号吹响发声的开始;

3) 后半句中的“大雹”一词,指向第七灾,基督复临之际。

 

路光牧师:

 

1) 与启3:8同,为1844年天上至圣所的门开始;

2) 基督开始查案审判。但不是第七号的开始;

3) “大雹”一词,指向第七灾,为“七大灾”的一部分。

 

综上我们制表如下,可以横放手机或保存后看图:

 

 

通过上面的比较,我们看出, 本会先贤传统的解释至少有四个优势:

 

①对启11:14,“第二样灾祸过去。第三样灾祸快到了。 ”传统的解释有明显的优势。

 

第二样灾祸于1840年8月11日过去。第三样灾祸,即第七号,在1844年10月22日之后来到。符合“快到了”的预言特征。而路光牧师对此没有解释。客观与现实的情况时,到现在快180年过去了,怎么说也不能说是“快到了”吧。路光牧师的解释与经文的历史应验矛盾,无法逾越。这是第一个硬伤。

 

②本会先贤看明启10:7中的“发声的时候”(英文圣经均用“in the days of”),为一个时期,而不是一个时间结点。

 

符合经文的原文。路光牧师的解释视“发声的时候”为一个时间点,不符合经文本义。这是第二个硬伤。

 

③两个解释均看明,启10:7是“将要吹号发声 ”,是一个将来的动作。

 

但本会先贤看明,这个将来要发生的动作,是站在启10:6的临界点来说的。即经文中所隐含的2300的预言而言的。何以知道一定是指着但8:14说的?因为第十章大力宣布的这位天使手中拿的是一个展开的“小书卷”,其发声的姿态与但以理12章中的天使类似。旧约中只有但以理书中有封闭的书卷。换句话说,2300日的终点一过,就要开始吹号了。

 

但是,路光牧师的解释,没有看到启10:6-7的时间上的联系。把这个“将要吹响发声”,看成是将在福音的工作完成之后才吹号。虽然也是将来的动作,但却与启10:6在时间上脱节了。路光牧师的这个脱节,让他的第七号解释,失去了整本启示录的中心,即1844的中心点与框架。

 

④在启11:19上,本会先贤把前半句与后半句联系起来看,都放到第七号之下。

 

有开始有发展。但路光牧师人为地将启11:19前半句与后半句割裂开来,只以后半句来套第七号,因看到启11:19的后半句所指向的是第七灾,而七灾明显是在恩门关闭之后。

 

总之,本会先贤的解释,要想推翻,还是有难度的。事实上,基督复临安息日会一直没有推翻它。在2019年之前,在国外只有极少数自由派的学者,虽然想推出第七号的另类解释,却一直是藏着掖着地。没有人像路光牧师这样,一面反对传统,还一面高唱自己的解释就是正确的传统。因为大家都知道,第七号从1844年开始,这就是本会确认的正确传统。大家都知道这条底线。

 

 

五、林思翰、姜从光《启示录之研究》论第七号与恩门关闭的时间

 

 

中国教会一般的教友可能会问了,林大卫牧师不也是继续了上述本会先贤传统吗?路光牧师为何不以林大卫牧师的传承为依据呢?我们不知道。但从路光牧师的文章来看,他一再强调的是林思翰与姜从光老前辈的《启示录之研究》。强调自己的观点来自这一本书。这本书才真正代表中国教会正确的解释传统。须知,路光牧师虽是林大卫牧师的学生,但林思翰、姜从光是林大卫牧师的老师。路光牧师既然把祖师爷搬出来了,林大卫牧师当然也就可以略过去了。或许是这么个理。

 

所以,我们有必要看一下,林姜两位老前辈的解释。林思翰1922年来华宣教,他与姜从光所写的《启示录之研究》,在很大程度上,是沿袭1912年出版的文言《启示录句解》的。而《句解》明确指出,第七号始自西历1844年。有没有一种可能,是路光牧师有什么误解或有什么疏忽呢?毕竟,智者千虑,终有一失啊。任何人都会有可能疏忽大意的时候,年轻时代的路光牧师也不例外。

 

林姜著作有八、九、十、十一章论到七号筒。其中第八章是引子与第一到第四号;第九章是第五、第六号;第十章解释启示录第十章,第十一章解释启示录第十一章。直接论到第七号的第八、十、十一章。

 

从我目前所看到的路光牧师对林姜著作的引用,都只限于《启示录之研究》第十章与第十一章,而没有任何地方引用过该书的第八章中对第七号的论述。是漏掉了还是疏忽了,不得而知。路光牧师一直以恩门关闭为第七号开始吹响的时间。然而,林姜老前辈对此却有不同的论述。

 

“但到了第七位天使吹号时,其中有一个时期要来到,那时恩典的门要关闭,七大灾难要降到世界之上,罪人就要喝上帝杯中大怒的酒,这酒斟在杯中纯一不杂。启9:20,21;16:9,11,21。” (林思翰、姜从光著,《启示录之研究》,第130 面,1952年版)

 

请看:恩门什么时候关闭?“到了第七位天使吹号时,其中有一个时期要来到,那时恩典的门要关闭,七大灾难要降到世界之上清晰明确的表述!恩门关闭不是第七号开始吹响之始,而是要在第七号吹响之后的“某一个时期”。为什么要说“某一个时期”,而不直接说出时间?因为没有人知道恩门何时关闭。但无论如何,林姜前辈明确说明,恩门关闭不在第七号吹响的开始。这就与路光牧师的说法大不相同!并且说明,第七号与前六号不同。前六号是全程包含“恩典”的,但第七号只是部分包含“恩典”。当“其中有一个时期要来到”时,恩典之门就要关闭了。

 

但遗憾的是,这一段居然被路光牧师疏忽了!或许这正是造成路光牧师误解林姜的最直接的一个原因。老人家会如何面对,是勇于承认自己的疏忽、纠正自己对林姜的解读,还是罔顾事实,坚持自己的误解,继续说林姜著作确切地指出恩门关闭是第七号之始,而不是第七号吹响后的“其中一个时期要来到”?我们不得而知。

 

但是,笔者相信,就算路光老人家不愿面对林思翰、姜从光老前辈的这一段清晰的论述,任何有正常中文阅读能力的读者,都不难做出明确的判断。那就是路光牧师以恩门关闭为第七号起点的观点,并不来自林姜《启示录之研究 》一书!不要冤枉林思翰、姜从光牧师,他们是跟从先贤正确的传统解释的。第七号与前六号不同,前期有恩典,但到某一时期,恩门将关闭。第七号是从有恩典到无恩典的一号,并非全程恩典。

 

事实上,在那个年代,本会没有任何学者认为第七号在查案审判结束、恩门关闭之后才吹响。1957年 出版的本会圣经注释就证实了这一点。该注释在解释启10:7与启11:19时,两次提到,“安息日复临信徒视1844年为第七号筒吹响的时间。”这个事实说明什么呢?说明以1844年为第七号的开始,就是安息日会的传统立场,正式的立场,一直被承传。

 

林姜前辈的著作中,有一段对第七号的总结性的话:“福音的工作的完成,是在第七位天使吹号将要发声的时候。至于第七号筒中所包括的完全教训,乃是在启11:15-19,中总要说明的。”(《但以理启示录之研究》第十章163页)请注意,林姜把启11:19中包括在第七号之中。而我们确切地知道,启11:19虽然延伸到第七灾,但它的起点是1844年。路光牧师如何会漏掉这一点,也是令人匪夷所思 。(参见《善恶之争》,第二十五章 预言中的美国,第2段)

 

以下我们选取一段路光牧师《启示录之研究》的解释,进行简单的逐句点评。括号内为我们的点评。

 

1. 启示录十章七节也早已明确指出:第七号是在查案审判结束,福音的奥秘完成后才开始吹响的。

 

王注:启10:7的经文含有查案审判结束,福音的奥秘完成的意思。但没

有以此为第七号开始吹响的时间点的意思,因为结束是需要一个过程的。]

 

2. 正如书上所说:『「但在第七位天使吹号发声(原文为正要吹号发声)的时候,上帝的奥秘就成全了。」上帝的奥秘乃是福音,……上帝的福音完成在这第七位天使正要吹号的那些日子引者(路光牧师)按:换一句话说,第七位天使还未吹号之前,福音的工作先要完成,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王注:“福音的工作的完成”,“在这第七位天使正要吹号的那些日子,”这句话,表明两者是同步的,福音工作的完成,是在那些日子期间,而不是先完成福音工作,再开始吹号。路光牧师带着自己的先入之见,严重误读林姜清晰的论述。

 

3.……试问上帝曾在什么地方指示先知这个福音的成全之时呢?答道,是在但以理八章十四节,这一节说:“到二千三百日,圣所就必洁净。”……所以二千三百年完满的时候,(即西历一八四四年耶稣就兴起洁净天上圣所的工夫。祂的工作就由圣所转入了至圣所而开始了查案的审判

 

王注:这段话作者设问,哪段时间预言与成全福音的工作相关呢?答案是:但8:14。1844与成全福音的工作相关。作者是美国人,中文表达有困难,不清晰。但思路是清晰的。读者要顺着作者的思路理一下:他先引启10:7说第七位天使吹号,福音工作成全。接下来问,福音工作成全,跟哪个时间有关?回答说但8:14。1844年。也就是说,第七位天使吹号的时候,与1844有关。接下来解释,1844年要进行查案审判是怎么回事。查案审判一结束,恩门就关闭了。

 

4. 福音的工作的完成,是在第七位天使吹号将要发声的时候(引者按:换一句说说,福音的工作先要完成然后第七位天使才开始吹号发声)。至于第七号筒中所包括的完全教训,乃是在启11:15-19,中所要说明的。』(《但以理启示录之研究》第十章161-163页)

 

王注:最后的总结,福音工作将在第七位天使“将要发声的时候”(期间)完成。不是先完成福音工作,再吹号。因为上文已经解释过了上帝的福音完成在这第七位天使正要吹号的那些日子”(上文第2段),这两者是同期的,不是先后的。路光牧师再次误解。

 

即使如此,也不打紧。因为还有下面一句。第七号的全部,则包含在启11:15-19中。请注意,启11:19就是以1844年开始的。所以,第七号就是以1844年开始的。非常清楚,与本会传统的解释一致无二。

 

上面的这些话,有些拗口。我们再分解一下:

 

 

1)  “第七位天使正要吹号的那些日子”——“上帝的福音完成。”

2)  “上帝的福音什么时间开始成全呢?”——但8:14中2300日的终点,即1844。为什么所指的问题是指开始成全的时间,而不是成全的终止时间呢?因为终止的时间圣经没有启示。

3)  福音完成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被选的人满了。恩门关闭了。

4)  那么,“那些日子”是指哪一段?——从1844到恩门关闭,福音完成。

 

 

我们承认,上述引文中,还是多少存在一些模糊性的语言的。主要体现在“成全”与“完成”二个词上。在林姜的著作中,“成全”上帝的奥秘、或福音工作的完成,是要在“正要吹号的那些日子”。这句话是从英文圣经启10:7译过来的,表明吹号的前期阶段。请大家莫忘了,林思翰牧师是美国人,不是中国人。 “那些日子”是“成全(finishing)”或“完成”的过程,起点是1844,“成全”(finished)或“完成”的终点是查案审判结束,恩门关闭,具体日期无人知晓。所以,林姜的文章中,只有但8:14中的2300日的日子(终点就是1844)。而这个日子,一定是在第七号之下成全福音的起点,而不是终点。这样,就可知,林姜以1844年为第七号的起点。

 

但路光牧师或许忽略了“上帝奥秘的成全”是要发生在一个时间段,即“那些日子”(days),而不是“那个时刻”(moment)。“成全上帝的奥秘”,需要一个时间段,而不是一个时间点。

 

另外,启107指吹号的前阶段(shall begin to sound,要开始吹响),启1115指吹号的后阶段(sounded,已吹了号筒)。两者是有区别的。但路光牧师又把启107与启1115等同起来。这就造成了他的误解。其实,107的起点是1844,终点是恩门关闭。启1115的起点是恩门关闭,终点是千禧年终止这是路光误解第七号的最大的盲区。因他只注意到了结尾,没有注意到开始。

 

中文书籍,大家都能看懂的。这不是哪一个人随意解释就可以说了算的事。特别是原文说得清清楚楚的时候,如果想结论出与原作者不同的结论。怕是难以服众吧。

 

 

我们小结一下:从上面的分析来看,路光牧师疏忽了林姜第八章130面所说的第七号吹响后的某一个时期,恩门才关闭的清楚明确的论述。其次,路光牧师带着明显的先入之见,把在“那些日子”完成的福音工作与第七号吹响,更是要分出先后出来,误读林姜著作。最后,林姜把启11:19包含在第七号之中 ,铁定始于1844年!

 

 

路光牧师年轻时,带着自己的先入之中,再加上疏忽第八章的明确论到第七号与恩门关闭与把启1119包含在第七号中的论述,误读林思翰、姜从光《启示录之研究》。鉴定完毕!

 

 

六、路光牧师反对第七号传统解释的其他理由

 

 

行文至此,路光牧师所列举的反对本会传统解释的其他理由已基本不重要了。但为了让读者能更充分地看明在这场真假传统之中的,路光老人家所依据的理由的真实性与可靠性究竟如何。我们再从老人家的文章中选一些“斩钉截铁”般的“事实性”陈述,来看一下。

 

综合来说,路光牧师反对本会第七号解释传统的主要的理由,可归纳为以下五条。

 

第一、以1844年为第七号的起点,这是来自米勒耳的错误理解。早已被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大多数人所摒弃。

第二、受怀师母推荐的作者史密斯,在第七号上也犯有同样的错误;并且他是从启11:19来推断第七号的起始年代的。

第三、中国老一辈视林思翰、姜从光《启示录之研究》的解释为本会传统的正确解释,因为他们对史密斯的一些错误观点进行了修正,包括确切地指出第七号的起点是查案审判结束、恩门关闭。

第四、中国老一辈和较年长的传道人和信徒,从小到大都一直相信第七号是从查案审判结束的,不曾知道曾有1844年开始吹响的错误说法。

第五、路光牧师认为笔者不解这些历史,也没有深入研究过本会圣经真道和但以理启示录预言,并在伪造歪曲历史,颠倒黑白。

 

 

我们采用问答的形式来回应吧。

 

客问:路光牧师言:“有个别少数人仍在传说第七号筒是1844年开始吹响的。其实,这原是复临运动时代传道人过时的旧有的解释,因当时他们误以为基督在1844年复临,所以第七号筒也必须在1844年基督复临前应验。其实,1844年并没有第七号筒的灾祸出现,基督也没有复临。本会绝大多数人所坚持的传统纯正的观点都不接受上述的错误看法。”——XB069《第七号筒什么时候开始吹响?和正确讲解!》

 

谦答:让我们来看一组简单的事实吧。

 

第一,认为基督在1844年吹第七号时复临的,是米勒耳复临信徒。而安息日会复临信徒并没有这样去认识。他们从大失望中走过来,认识到1844不是基督复临,而是从天上的圣所进入至圣所,开始查审判。他们所放弃的是米勒耳以第七号为基督复临的观点,并没有放弃1844年是查案审判,第七号开始吹响发声的时候。这一点,有大量地复临先贤的文章可以佐证。我们也在《复临七贤论七号选辑》中有所介绍。路光牧师这里应当有一点误解,把两类复临信徒弄混了。

  

第二个事实,复临先贤的这种看法,多次被总会会议确定受怀师母推荐的史密斯的《但以理与启示录研究》,也是持这个立场。一百多年后的1957年时,撰写圣经注释的学者们把这个解释与事实,写进《启示录注释》中。该注释在解释启10:7与启11:19时,两次提到,“安息日复临信徒视1844年为第七号筒吹响的时间。”这个事实说明什么呢?说明以1844年为第七号的开始,就是安息日会的传统立场,正式的立场。一直被承传。

      

第三个事实,从《启示录句解》(1912年)与《要道津梁》(1920年)来看,来中国的传教士们就是带着这个解释而来的。先撇开林思翰、姜从光前辈不说,林大卫牧师继承的就是这种解释;焦洪志牧师早期也是采用这种解释。中外教会都是一致的。被大多数人放弃的证据在哪里呢?

 

 
 
§§
 
 

 

客问:路光牧师写道:“第七号是什么时候开始吹响的?复临运动时代误以为基督将于1844年复临,因此认为第七号也是1844年开始吹响的。乌利亚-史密斯也采用了这一说法。认为是1844年开始吹响的,根据的经文是:『当时,上帝天上的殿开了,在他殿中现出他的约柜。随后有闪电、声音、雷轰、地震、大雹。』(启11:19)”

 

事实史密斯怎么推断的,应根据他的著作来判断,而不能凭别人的主观臆测来推断。

 

史密斯第一次在著作中确定1844年为第七号的开始,是在对启10:7的注释中之中。(英文略)

 

“从第七号的发声之下所要发生的事看来,它的开始可以很确切定位在预言时期结束时的1844年。有重大的事件,且不说是什么样的事件,正临到我们。决定性的收尾工作,带着其固有重要性与严肃性,已近在咫尺。第七号的发声与上帝要成全的所有作为之间,有重要的联系。”Uriah Smith, Daniel and Revelation, p.526.

 

史密斯自己的著作清楚地表明,路光牧师的主观推断是没有根据的。这件事虽小,但反映了路光牧师凭空推断的行文方式。

 

 
 
§§
 
 

 

客问我们知道,路光牧师比您年长,文章中常以老一辈的姿态出现。这也是正常的。请看下面这段文字: 我们中国老一辈的传道人和信徒都将本会1951年出版的本会神学院教授林思翰和姜从光牧师所著的《但以理启示录之研究》中的解释,视为本会传统的正确解释。事实上也如此,这本书是继承和发扬了怀爱伦得蒙启示屡次公开推荐的乌利亚-史密斯所著的《但以理和启示录》中的正确解释。因此我们中国老一辈的和较年长的传道人和信徒,从小到大都一直相信第七号是在查案审判结束后开始吹响的,不知道曾有1844年开始吹响的错误说法。”——王敬之七印七号解释背离了本会传统正确解释

 

请问,事实真是这样吗?这个问题很重要,因为它是一个根本的问题,是以路光牧师自身的经历为基础而提及的。这个问题的引申意义也很重要。如果这个说法是真实可信的,说明老人家至少在与自身经验相关的问题上,还有一定的判断力。但如果这个问题不真实,与历史事实相背。老人家再说其他历史与事性问题,就可能大打折扣

 

谦答这的确是一段很引人注目的话。老人家是过来人,亲身经历,在教会又有比较高的声望。既然说得那么肯定,自然比较让人轻信。但很遗憾,路光牧师的这个说法不是事实。事实是最好的回答。请允许我举四个事例,略加说明。

 

1) 焦洪志老牧师是路光牧师的同龄人,在九十年代初出了一本《启示录问答》,第73面论到启示录第七号,有以下的文字:

 

“因此,第七号是从公元1844年天上洁净圣所、查案审判开始一直延到第七灾降下才结束。 一切违背上帝的人特别是拜兽和受兽印记的人,必要在七大灾难中受到最惨重的惩罚。

七号的预言既然这样真实的应验了,目前我们正处在第七号的最后时期,天上的查案审判就要结束了,那时七大灾就要降下,而世上的国就要成为主基督的国了,他的国直到永永远远。”焦洪志著,《启示录问答》,第73面。

 

2) 陈登庸牧师今年95年高龄,比路光牧师年长,是少数还健在的老三育的学生。陈老牧师介绍他在上八年级的时候,由陈友石牧师教启示录。教材就是《启示录句解》。陈友石老师要求严格,要求学生背下来。学生们都认为他是最好的老师,因为要求严格。

 

夏济泽老先生今年93年,也比路光牧师年长,对《启示录句解》这本书,2019年2月28日晚21:53,老先生这样回复道

 

王敬之
夏老,您知不知道有一本叫做《启示录句解》的书啊?是1912年上海时兆报馆出版的。文理版。
是的。我读过,是在抗日战争时期读的。那时,我的老家河北沦陷,我不能上学,天天在教会里玩,从传道士手里拿到这本书,认真读起来,一直读完,获益良多。确是一本好书!我那时上小学,读《论语》,所以,能看懂文言文。

夏济泽

请输入

  

而在《启示录句解》中第七号是这样解释的,

 

 “若考前六角之次第并其所历之年期,自可见第七天使始吹角时,即在西历一千八百四十四年起,直至本书第二十章所载之一千年满时为止也。所谓“上帝秘奥之事必成全”者,乃指自第七天使始吹角之际(即西历一千八百四十四年)……。” (《启示录句解》,上海时兆印书馆,1912年,第99-101面)

 

上文中,《启示录句解》两次提到,第七天使在1844年“始吹角”。且我们现今“乃第七天使正在吹角之时”。老一辈陈登庸牧师夏济泽老先生当年都是从这本书中学习到本会对启示录的解释的。

 

3) 我在前面所述,1992年林大卫牧师在上海沐恩堂的《启示录的研究》讲道中,也依然是以1844年为第七号的开始。

 

“启11:19 当时,上帝天上的殿开了,在他殿中现出他的约柜。随后有闪电、声音、雷轰、地震、大雹。这个19节实际上是第七号的开始(19节始于1844年)。(林大卫牧师,《启示录讲座》文字实录。)

 

另外,林姜《启示录之研究》1951年才出版,对第七号的解释,与《启示录句解》(上海时兆报馆,1912年初版),或《要道津梁》(孔牧宗道著,中华函授学校,1920年初印,1923年改订)一致。上面引了《启示录句解》的论,我们再引《要道津梁》对“在第七位天使吹号的时候”的注解于下:

 

注一,“在第七位天使吹号发声的时候”

“这第七位天使所吹的号,并不是林前15:52所提到的末次号声,使睡了的死人复活的;却是一连七次号声的第七个,与如其他六个一样,须费许多日子(年数)吹起来。吹起的时候,上帝的奥秘就成全了。但不是吹起的那一日,也不是刚吹起的时候,乃是吹号的起初几年之中,上帝的奥秘要成全了。

“从第七个号声之下所要有的事情看来,可以推算这号吹起的时候必在1844年,就是预言的时期终止的时候。所以离那日用不多年数上帝的奥秘就要成全了。这件大事虽不知道是什么事情,却是快临到了。”

 

 
 
§§
 
 

 

客问:随带问一下,路光牧师在文章中有一段话,说您改变了第七号的性质。请问真是这样吗?路光牧师文章如下:

 

“他在文中还胡说什么:『这种改变第七号的起始时间的解释,更改了本会重要的圣所信息,改变了第七号的性质,使第七号只具有无恩典的惩罚,……。』(王敬之的『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对七号的传统解释』)。看来他自己还根本不明白什么是本会的圣所信息,希望他虚心看看路光的《但以理研究与默想》或《圣道专题研究》中最后预言的信息部分第十题『到二千三百日圣所就必洁净』中的详细解释罢。其实『改变了第七号的性质』,想要使第七号成为有『恩典的惩罚』的,正是他自己

 

事实:本文开头已说明,可本会传统的解释中,第七号的前阶段,是包含恩典期的。后阶段从恩门关闭开始。所以,是部分包含恩典时期的。

       

但路光牧师以恩门关闭为第七号的起点,第七号自然就变成“无恩典的惩罚”了。一再坚持自己的解释来自林思翰、姜从光老前辈。但我们已经看蝗,林姜书中并无他所理解的观点。前六号全程包含恩典,第七号只有部分时期含有恩典。因为,

 

但到了第七位天使吹号时,其中有一个时期要来到,那时恩典的门要关闭,七大灾难要降到世界之上,罪人就要喝上帝杯中大怒的酒,这酒斟在杯中纯一不杂。启9:20,21;16:9,11,21。”(林思翰、姜从光著,《启示录之研究》,第130 面,1952年版)

       

至此,路光牧师的主要质疑与问题,基本都已作答。可以结束了。

 

 

七、结语

 

 

路光牧师不遗余力地加以反对的解释,正是教会一代代先贤们传承下来的传统。有心也好,无意也罢,我们不得而知。我们只摆事实,让事实说话,不发表任何其他的评论。

 

路光牧师反对本会第七号的传统解释的证据是虚言,还是事实。答案已经揭晓。真理、真理、必须以真实为基础,才可以进而展开说理。失去真,理就无从说起。再强的雄辩,也敌不过简单的事实。

 

文章写到最后,相信各位看官一来也疲倦了,二来也可能像笔者一样,感慨无名,一阵阵悲凉袭向心头。想到二战时的一则故事,写在这里,作为本文的结束。

 

 
 
 
 

1945年7月26日晚9时20分,美、中、英三国向日本发出由杜鲁门、蒋介石和丘吉尔签署的《促令日本投降之波茨坦公告》。7月27日,东京时间早晨6时,日本广播电台收听了《波茨坦公告》的全文。当天,日本首相铃木主持召开最高战争指导会议,用一整天时间讨论日本政府对《波茨坦公告》的立场问题。讨论的结果,铃木屈服了军方的压力。双方达成协议,决定向外界公布一份经过删改的公告文本,日本政府对此不作评论。

       

可是时间紧迫,铃木首相在第二天,就要在记者会出发表声明,于是内阁人员商量说,在明日记者会中直接说“尚未作出决定,讨论正在进行中”应付一下。可是,铃木首相却说内阁在执行一种“默杀”(もくさつ)政策。意思是说,“暂不评论”。但这个词还有另外一个意思,“不予理睬”。

 

很不幸的是,记者会中的记者不明白这个词有“暂不评论”的意义,误译成“不予理睬”,或“不值得理会”(not worth of a response)。

 

美国人看到这则消息,愤怒之极,直接决定,向广岛和长崎分别投下一颗原子弹。结果,导致了二十万人因爆炸和其他长期并发症死亡。

 

有人认为,如果不是当时那个错误的翻译,可能会是另一个结果。

 

路光牧师对林思翰、姜从光著作的误读,误把一个“时间段”理解为一个“时间点” ,又误以为“成全”只是一个终止点,而不包括过程,结果导致对第七号起始时间的误解,并且还始终把这种误解当成“正确的传统”。而随着路光牧师的书籍的广泛发行与使用,二十多年来,众多的中国教会,也随之误把路光第七号的解释当作本会正宗的传统。二十多年后的今天,如果不是路光牧师自己如此高调大张旗鼓地宣扬自己反传统的观点与理由,又有谁会知道、有谁会相信,原来在第七号的问题上,路光牧师从头到尾就是反对传统的哟!让我们在这里再重申一次,本文所有的讨论,只限定在启示录第七号。也请读者就事论事,不作过度联想。

       

对一个正确的解释传统,偏离不是正途,回归善莫大焉。历史已不可追回,但未来仍可把握。游移模糊已太久,是回归的时候了!如今正是第七号劲吹的时候,愿主帮助带领中国教会,回归复临信仰的根基与柱石,扬起声来,大声喊叫,吹响确定的号角,以完成主的嘱托,成全上帝的奥秘,候主荣归。

 

路光牧师的反传统之战,可以休矣!毕竟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了,误会总有消除的一天。

 

 

靠信心互相支撑,借见证互相鼓励,等你来关注!

 

相关阅读

 

复临七贤论第七号选辑

不落泪,读不了启示录

《遍览圣经学预言》答客问(一)

《遍览圣经学预言》答客问(二)

基督复临安息日会七号的传统解释

启示录第七号解释在中国教会的传承、变异与恢复

 

责任编辑:责任编辑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相关推荐:

福音中国网 沪ICP备17039472号-1 公安部备案号:31011702005747

在“\templets\skin@pcmoban\comments.htm”插入第三方评论代码!
推荐使用友言、多说、畅言(需备案后使用)等社会化评论插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