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您的当前位置: > 现代真理 > 根基柱石 >

王敬之 | 路光牧师评《圣经研究入门》

来源:未知 编辑:责任编辑 时间:2019-04-04
导读:文 | 王敬之 2002年,怀师母所推荐过并由总会出版发行的查经课程 《家庭读经指引》,经 笔者编辑翻译,更名为《 圣经研究入门 》,并由北亚太分会及华安联合会联合出版,许多看过 《圣经研究入门》的传道人及读者,都被其中简明的以经解经的深入而精准的问与

文 | 王敬之

 

2002年,怀师母所推荐过并由总会出版发行的查经课程《家庭读经指引》,经笔者编辑翻译,更名为《圣经研究入门》,并由北亚太分会及华安联合会联合出版,许多看过《圣经研究入门》的传道人及读者,都被其中简明的以经解经的深入而精准的问与答而折服,又为其对圣经预言的历史注释而惊叹。但近来不断给《遍览圣经学预言》课程提出意见的路光牧师,自视为本会传统解释捍卫者,却评价此书“包含了复临运动时代已过时的对但启预言的一些错误解释”

 

此书的来源是否权威,又值不值得作为大家研究圣经的参考?书中是如路光牧师所说的“错误遗传”还是教导本会传统解释?让我们一同进入今天的第四期“答客问”。

■ ■ ■ ■ 

 

 

 
 
 
 

 

引子

自从2018年11月,路光牧师就开始公开发表文章,表达自己对《遍览圣经学预言》的不同意见。三个月之后,见笔者没作任何回应,路光牧师便在2019年1月29日起,将那些文章与意见,直接寄给笔者。此后,更是将我们之间私下的通信有选择性的公开,将私下的讨论转为公开的议题。并于2019年2月16日之后,不再回复笔者的信件,而只作公开的批评,通过网络、信箱与微信传播。笔者再次表示,不介意老人家的任何评论或批评意见。这是老人家的权利,都应当尊重。我所作出过的回应,除了部分观点澄清外,重点还主要在事实部分。

 

在路光牧师的这些文章中,《圣经研究入门》一书,被多次提到,并进行点评,成为公开议题中的焦点之一,引起广大读者的关注。与路光牧师在第七号的问题上一样,老先生的言词,常令人遗憾地与事实不符。从目前所看到的材料来看,这种现象还比较多见,也见于对《圣经研究入门》的评论之中。有鉴于此,本文拟就这一议题,作一些回应,帮助读者多些了解。仍以《答客问》的方式进行。

 

《圣经研究入门》封面

 

答客问

1、客问:一段时间以来,我们注意到路光牧师几度在文章与微信群谈到《圣经研究入门》(《家庭读经手册》)一书。请问,路光牧师是在什么情况下开始谈这本书的?

 

谦答:谢谢您提出这个问题。路光牧师这一次提到这本书,是在2019年2月8日给我的信之附件文章《我与王敬之牧师的对话》中提到的。这篇文章在我指出了其中的一些事实性错误信息之后,老人家进行了修改,并将该文于2019年2月14日在网上与微信群公布。后又多次进行过更新修改。

 

在此之后,老人家又反复地在不同的文章中,重提这本书,并一直指出书中有重大错误,表达老人家对这本书的意见。

 

2、客问:请问,路光牧师对《圣经研究入门》这本书,具体有怎样的评价呢?

 

谦答:请允许我引一段路光牧师的文字吧。因为他的文章总是在不断地修改与更新之中,所引文字,现在是否已修改,或将来是否会修改,都是可能的。但这段文字是他与我的通信附件中的文字。

 

“听说王敬之1994年才信主受浸,成为本教会信徒。对以上情况毫无所知,对林思翰和姜从光教授所著的《但以理启示录之研究》和随后本会出版的《圣道阐微》也从未看过。”[王注:其实,我未受洗之前,就在林大卫牧师家里读过这些书。后来办新天地学校时,教课时也参考过的。但老人家似乎习惯了把自己的想像当成事实。]

 

“当时看到一本英文的《家庭读经手册》(Bible Reading for the HomeCircle),如获至宝,以为这是代表本教会最正确最完备的基本信仰要道。听说他1994年信主受浸后,1995年就匆忙离开中国。出国后将这一本《家庭读经手册》改名为《圣经研究入门》,后来曾在福音中国网站上大为赞扬,公开推广,前后约二十多年。

 

“其实这是属于本会早期学校中的圣经老师所编写的《家庭读经手册》,其中有201个主题,近4000个问题解答。绝大部分问题,都是以一个经文作为回答,并没有加以解释。只有少数问题的回答,略加注解。[王注:这本书基本都是300个主题,只有一二个节缩本是200个主题的。中译本也是300多个主题。]

 

“单靠这本《家庭读经手册》,不可能真正透彻明白本会的圣经基本要道和但启预言。又由于这本手册中包含了复临运动时代已过时的对但启预言的一些错误解释观点,例如认为但以理八章小角除掉常献的祭,是指罗马教皇除掉罗马帝国。又认为第七号是1844年开始吹响的。直到现在还一直影响了他,使他在解释但以理和启示录预言时出现许多错误。”(路光信件)

 

上述这段话,基本反映路光牧师对这本书的评论。之前老人家给我写信时,也是表达类似的观点。我们之间在讨论《但以理书》“常”的理解时,老人家写道:

 

“我想你主要是受到了你所推荐的《家庭读经手册》后改称为《圣经研究入门》中的已过时的错误解释的先入为主的影响。此外,你还坚持书中复临运动时代另一些过时的错误解释,说第七号在1844年已开始吹响,是明显违背圣经和预言之灵教训的。”(2016年8月7日,路光复王敬之的信。) 

 

3、客问:谢谢您的引述。我们从上面的引述中,一方面看到了路光牧师对这本书的整体评价,另一方面,又看到老人家比较突出地是不认可书中的两个具体问题的解释。一个是《但以理书》中的“常”,一个是《启示录》的第七号。这次在你们之间关于第七号的争论,看来并不起于今天啊。我们比较感兴趣的是,老人家为什么一老早就盯上这两个问题呢?

 

谦答:普通的教友可能有所不知。从路光牧师把“常”与“第七号”这两个问题拿出来作为例证,来批评《圣经研究入门》一书的事实来看,他是知道这两个问题对于这两部预言书的解释的重要性的。事实上,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内,在实际的认知上,无论是传统派还是后起的神学派,大家都心照不宣地都一直把这两个问题作为判断解释派别与神学立场归属的风向指标。

 

《但以理书》中的“常”的问题,曾经多年一直是教会中讨论的热点,怀师母想拦都拦不住。说得严重一点,差点造成教会的分裂。而《启示录》第七号的问题,是三天使信息的基础。在传统的教会中,属于常识范畴。(不过,我们从路光牧师多次强调自己从来不知道第七号是1844年吹响的这个事实来看,老人家对教会传统,甚至于对于常识问题,都缺乏认识啊。)如上所述,看一个人对于但以理与启示录两本书的解释立场,可以看他如何对待这两个问题。

 

路光牧师在这两个问题上一点也不糊涂,直奔主题,直接点明这两个预言书中最关键的问题,表明自己的立场,否定《圣经研究入门》在这两个问题上的立场与结论。

 

关于第七号的问题,我们已经挖掘出了本会先贤、中国先贤以及20世纪百年间的安息日学课的历史资料。谁对谁错,姑且不论,相信有可看的,都已看明了路光牧师所取的,是非传统立场。这是一个基本事实。

 

至于“常”的问题,答案简单,背景复杂,一般的教友了解不深。总的来说,两种解释:米勒耳等复临先驱的老观点,把“常”解释为异教帝国中所表现的那种“持续”的“自高自大”的精神或异教。而后来进来的新观点,把“常”理解为“基督在天上的中保服务”。《圣经研究入门》采用了“老观点”。在中国,林大卫牧师继承与捍卫了传统的解释。路光牧师采用了“新观点”。

 

“常”出现在《但以理书》第八、十一与十二章中。在第八章中,又与关键的但8:14紧密相联。对这个问题解释的正确与错误,直接关系到差不多《但以理书》整个后半部书的理解。虽然不是试验性问题(试验性问题只有一个:安息日),但对理解《但以理书》来说,是相当重要的一环。这里不展开了。我们在《林大卫牧师的属灵遗产》中,将用六讲的时间,加以讲解。欢迎大家关注。

 

关于“常”的解释问题,又会牵扯到对预言之灵教训的态度与立场问题。路光牧师在采用“新观点”的时候,是如何对待预言之灵的一些教训及对整个预言之灵的界定问题。这些问题,我们留待下一次再来讨论。谢谢大家!

 

4、客问:谢谢您给我们谈这个背景。我注意到《圣经研究入门》的书里,您是以编译的身份出现的。而路光牧师在最近的文章中(2019年3月22日),表达了对此的不满。能给我们介绍一下这本书的翻译与编辑过程吗?

 

谦答:好的。这个问题,其实已经在《启示录第七号在中国教会的传承、变异与恢复》一文中谈过。但考虑到有些读者可能没有看到过,以及主题上的完整性,我们再重复介绍一次。已读过这部分的读者,请直接跳到下一个问题。

 

1994年,我因阅读《善恶之争》而信主,同年5月,由林大卫牧师施洗加入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并与林牧师一起,更新《历代愿望》的翻译。书成,同年翻译《家庭读经指引》(BibleReadings for the Home),一本以问答形式为主的圣经要道与但以理和启示录研究合并的综合性查经资料。从1995年起在工作之余,将笔译手稿输入电脑。后将《家庭读经手册》文稿与《上帝与中国古人》手稿一起,呈林大卫牧师校审。

 

1998年在我整理此书时,遇一友人,收集了从1888到1990年间近二十多种不同年代的《家庭读经手册》版本。这样就使得整理工作,有更多原始的材料可资借鉴。

 

怀师母反复地提到1844年之后的五十年,是本会奠定信仰根基的五十年。

 

布道论,第八章 传讲有特色的真理,第32段      

关于圣所的错误理论——将来会有各种欺骗出现。我们要站稳立场。我们的建筑要有坚固的柱石。主所建立的工程上,一针一卯也不可挪开。仇敌要带来许多虚假的理论,比如没有圣所的道理。这是偏离真道的论点之一。除了主在过去五十年里赐给我们的真理之外,我们在哪里可以得到安全呢? ——《评论与通讯》1905年5月25日。{Ev 224.3}

 

因此,寻找前五十年本会在各个信仰要道与预言解释上的理解与立场,就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

 

我在1994年初译的底本,是1990年的版本。但四年之后,得到那么多宝贵的资料,甚至包括1888年的第一版!这就使得寻找本会第一个五十年间对圣经要道与预言的理解,成为可能。毋庸讳言,180年来,教会在信仰上还是发生了一些变化的。所以,我想在此插一句,我相信这件事,有主的引领。

 

1888版《家庭读经手册》封面

 

这正如我们在整理第七号的解释在中国的传承资料时一样,在我准备发稿前的一个晚上,突然获得《启示录句解》(1912年)。正是这本书的出现,让习惯了把自己的想像当成事实的路光牧师,后来也不得不承认,他对第七号在中国的流传的认识上有误区,甚至根本不知道教会有第七号是从1844年吹响的说法,让人好奇。他对像第七号这样重要、但又属于常识范围的传统是什么都不知道,那是怎么对传统完全继承,并发扬光大的呢?他所继承的是怀师母所说的奠定稳固根基的传统,还是怀师母去世后发展起来的别的什么“新传统”?这个问题,愿意思考的,都可以思考。

 

5、客问:是的,看来这件事情可能确有主的美意。那您能不能再介绍一下,您为何以“编译”的身份出现?

 

谦答:我们接着上面的继续说。由于时代久远,我说的也不一定每个细节都百分百准确,但成书在案,应当差不了太远。

 

先说编。我们对该书的整编,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第一是恢复1919年前对《但以理书》中“常”的理解;第二是恢复1947年前对七号的解释(《圣经研究入门》,第220-227面);第三是恢复1957年以前对基督人性的理解。(作这样的断代,都跟当时的教会史有关。篇幅关系,不宜在此展开。)而这几个方面,又都不出自同一个版本,是我们把它编到一起的。所以署名“编译”,以反映这个基本事实。“编”与“著”是有区别的。“著”是原创,“编”是对原创的采编整合。

 

6、客问:这个编译的问题我们弄清楚了。但又为何在书中增加一些注释?路光牧师几次在文章中称您的这种行为是“不道德的”。(见路光:十五,XB112应维护圣经真道保护主的羊群)

 

谦答:再说注。在恢复《但以理书》中“常”的理解时,我们在注解中,增加了林大卫牧师对《但以理书》第八章中的“常”的解释(见《圣经研究入门》,第170-172面),恢复了从米勒耳到受到怀师母推荐的史密斯的解释传统。在历史上的安息日部分,增加了《易经》中的“七日来复”与太平天国守安息日的历史部分。(见(《圣经研究入门》,第359-362面)

 

此外,所增加的注释,多为历史资料。毕竟是一本百年前的书了,世界历史与历史研究也发生了很多变化。有些内容,为方便中文读者的理解,我们适应增添了一些注。如“十字军东侵”、“阿提拉”等,参照中国出版的《辞海》进行了更新。     

 

对于路光牧师所引证并指责为“严重不道德的行为”,是说下面这一段话中的注释。所引部分写在世界大战之前,所以,笔者根据原注的内容,增加了一些实例。  

 

20.此时各国的状况如何,还有什么其他的事将会发生?

 

“外邦发怒,你的忿怒也临到了,审判死人的时候也到了;你的仆人众先知和众圣徒,凡敬畏你名的人,连大带小得赏赐的时候也到了;你败坏那些败坏世界之人的时候也就到了。”启11:18

 

注:这里所引入的是世界历史的终结与上帝审判大日的情形。自从奥斯曼帝国于1840年失去自主权之后,各国都准备着战争。[原注:The closing scenes of •this world's historyare here brought to ' view. Ever since 1840, when the Ottoman Empire became avassal of the powers, the nations have been preparing for war as never before.]

 

[增加的例子:1840年以来,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仅以中国范围来看,中国从1840年进入近代史,鸦片战争爆发,军阀混战,北伐战争、抗日战争、国共内战、朝鲜战争、中缅战争、中印之战、中苏边境之战、中越之战。战火一直在燃烧。]

 

1844年天上的查案审判工作,在2300日的预言结束时开始进行。当查案审判工作完成之后,上帝报应的时间将来到,世界历史将告终结,众门徒将与基督一起作王一千年,坐上审判的宝座。见启20;4;林前6:1-3。[原注:The investigative judgment began in heaven in 1844, at the close ofthe prophetic period of 2300 days. See readings in Chapters 53. thru 56. ofthis book. When this is finished, the time of reward will have arrived, the endwill have come, and the saints will themselves sit in judgment. See Rev. 20:4; 1 Cor. 6:1-3.]

 

有眼可看的读者均可看出,原注说到“各国都准备着战争”,所以,我们增加了一些中国读者可能熟悉的战争实例,以资丰富而已。并没有改变原来的意思。如果这算是“严重不道理的行为”,路光牧师是否多少有点“欲加其罪,何患无辞”的味道?

 

7、客问:那为什么不用原来的书名,而要更改书名呢?

 

谦答:说起来,这里面还是有些故事的。书稿原本是以《家庭读经指引》与笔者的另一本书稿《圣经与中国古代经典——神学与国学对话录》(北京宗教文化出版社,2001)一起,交当时的全国两会秘书长,由他安排在国内出版的。后者得以顺利在北京宗教出版社出版。前者因当时的形势,要求更名,以避开“家庭教会”的联想。更名为《圣经研究入门》后,还是因涉及末世问题,最终未能正式出版。

 

8、客问:那请问该书最后是怎么发行的呢?

 

谦答:后来,我将书稿上呈给分会。该书经由北亚太分会与华安联合会联合出版并在国内发行。最后编辑审稿,由黄兆坚牧师负责定夺。从接稿到发行,达三年之久。当时教会高层有要给我翻译报酬的善意,我心领未受,反筹款三万美金,资助出书;我向教会诚恳提出,可以做任何编辑变更,但希望能维持内容上的完整性,不作改变。最后的修订过程中,因一些“哪”、“那”不分的说广东话的牧师错改四十多处,导致我与黄牧师之间出现了一些误会,以致老人家耿耿于怀二十年,虽有我几番去信解释消除,亦不能冰释。但我还是要借此机会,真诚地向黄牧师表示感谢,感谢黄牧师当年所做的工作。

 

9、客问:谢谢您的介绍。既然《家庭读经指引》是怀师母时代的出版物,怀师母怎么看这本书呢?

 

谦答:让我们公正的说。《家庭读经指引》的地位肯定不如《善恶之争》。当出版社大力推荐这本书而忽略了《善恶之争》时,怀师母对出版当局指出过批评。

 

但这不影响怀师母对《家庭读经指引》一书的正面评价与肯定。她称“宣读圣经”(BibleReadings)为“天赐的主意”(heaven-born idea)。摘一段加以说明:

 

教会证言卷六,40,文字布道士为福音工作者,第10段

“当文字布道士去人家拜访之时,往往有机会可以向他们宣读圣经或其它教导真理的书籍。若是发现有寻求真理的人,就可与他们查经谈道。这种查经的工作正是人们所需要的。凡能如此对将亡之灵表示深切关怀的人,上帝必在祂的服务中使用他们。祂要藉着他们分赐亮光给那些预备接受指示的人。{6T 324.3}”

 

 

10、客问:但从上面提到的那个《对话》来看,路光牧师对这本书似乎不是很看重,并且还认为,您之所以出现对圣经的理解错误,一部分原因是受了这本书的影响。我们再来看一下路光牧师下面的这段话:

 

“单靠这本《家庭读经手册》,不可能全面深入透彻明白本会的圣经基本要道。又由于这本手册中包含了复临运动时代已过时的对但启预言的一些错误解释,甚至直到现在还一直影响了你。”——取自2019,2,8下午3:01 路光牧师写给王敬之信之附件《我与王敬之牧师的对话》及2019年2月14日路光网站的同题文章,之后,文章更名为《我与王敬之同工的对话》,现在更名为《我与王敬之同道的对话》http://www.godsword7.net/XB105.htm,2019.2.14. 07:37)。

 

谦答: 回到主题。不幸的是,老人家对《家庭读经指引》的评价确实不高。一方面说这本书浅显,一方面又说这本书“包含了复临运动时代已过时的对但启预言的一些错误解释”

 

其实,大道至简!任何读过中译《圣经研究入门》的读者,都会被其中简明的以经解经的深入而精准的问与答而折服,又为其对圣经预言的历史注释而惊叹。材料丰富,言简意赅。

 

 如上所述,《家庭读经指引》是本会先驱中优秀的圣经教书、编辑、传道人的集体智慧结晶。毋庸讳言,在某种程度上,中文版《圣经研究入门》的确有编译的成分在内,其中更新的一些注释,以更能适合中文读者的需要。并且,《圣经研究入门》是综合多个版本合成,较为真实地反映了1914年前,即怀师母去世前一年,本会要道与预言的解释。或怀师母所说的前五十年奠基时代的解释与立场。

 

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全球教会,各种语种几乎每年都出版《家庭读经指引》一书。教会也一直对本书中的一些注解有更新,以保持在历史资料方面,与时代的发展相适应。

 

路光牧师对先辈们的成果的态度,反映了其一贯的立场与态度。只是这种立场与态度不为广大教友所知罢了。如果不是路光牧师自己毫无忌惮地把这种立场多次多方地直接表达出来,谁会相信一位以传统面貌示人的牧者,对于本会先驱之作竟然是这样的立场与态度呢?

 

11、客问:您引述了林大卫牧师对《但以理书》中的“常”的论述。我们想了解一下,林大卫牧师对《圣经研究入门》的看法。

 

谦答: 早在1997年10月,当我把译好的《圣经研究入门》与拙作《上帝与中国古人》(中英文稿),呈给林牧师校审时。林牧师一方面评价了路光牧师的神学立场与取向(我已在信中向老人家诚实报告,这里不提了)。另一方面,林牧师又热情地鼓励晚辈说,“摩西当年蒙召,上帝问他有什么?他说我就有一根很普通的、什么都不值的牧羊杖。上帝就用摩西的那根杖来行神迹。你不要怕粗陋。这两本书,就是你手中的杖。只要献给上帝。上帝会开路,这两本书会在上帝的手中行出神迹来的。”

 

《圣经研究入门》,是本会百位先贤集体智慧的结晶。包括基本要道、但以理与启示录,以及更多的现代真理的主题。林牧师的意思,这本书可以在这些方面帮助中国教会。而《上帝与中国古人》是以宣教为目的,可以让更多的中国人结合自己本民族的历史文化,构建桥梁,步向基督。

 

两人的立场与态度的差异,一望而知,相信各位看官自有结论。

 

我们需要强调的是,《圣经研究入门》不是王敬之的作品,而是本会先贤们集体智慧的结晶,累代研究的成果。王敬之所起的作用,只是整编与翻译,并适当更新了少数注解而已。如在安息日的历史沿革上,增加了中国历史上的安息日;在一些历史人物与事件上,取材《辞海》,方便国人了解。

 

12、客问:有一点我比较好奇。路光牧师为什么反复地挑《圣经研究入门》来说事呢?

 

谦答:这个问题,我还真不能替老人家回答。您从老人家所写的“你以为此书中内容都是本会最正确的圣经真理,竟在1994年就开始将它翻译出来。”从这句话的口气判断,那意思好像是说,这种书籍你竟然还敢把它翻译出来! 您要知道,路光牧师在表达了对《圣经研究入门》的不满之后,总是忘不了推自己的三大著作。

 

引一段老人家2019年3月14日在微信群里与群发信件中所写的话吧:

 

“最后我要作一申明:路光所著的《圣道专题研究》《但以理研究与默想》《启示录研究与默想》三本书,其中对但以理和启示录预言的解释,实是完全继承了本会传统的正确解释,并加以发扬光大,能帮助你们全面深入正确理解但启预言和圣经真道。希望大家能系统研读,完全以圣经为根据,以怀爱伦在世时正式出版的预言之灵教训为指导,以求在圣经的真道和但启预言的解释上能进一步同归于一。这也是接受晚雨圣灵,完成救灵大工,必须准备之一。愿天父上帝的慈爱,主耶稣基督的恩惠,和圣灵的感动,常与各位同工同道和弟兄姐妹同在!”(亦可见于路光,《对敬之批评的回应:不可歪曲事实,伪造历史!》,http://www.godsword7.net/XB109.htm,019,3,12.

 

在路光牧师心中,“单靠这本《家庭读经手册》,不可能全面深入透彻明白本会的圣经基本要道。又由于这本手册中包含了复临运动时代已过时的对但启预言的一些错误解释,甚至直到现在还一直影响了你。”自然也会对其他人产生不良影响。但是,路光牧师自己的著作却能帮助你们全面深入正确理解但启预言和圣经真道。

       

既然有了路光三大著作,何必再来一本《圣经研究入门》?其实,老人家知道《圣经研究入门》这本书在内容上,正好与路光三大著作重叠,包括基本要道、但以理与启示录,以及更多的现代真理的主题,反映的是本会先驱们在这些题目上的理解。2002年发行的时候,中国教会传道人几乎是人手一册。细心的人会看出,《圣经研究入门》与《路光三步曲》在一些关键性的问题上,还真不是一个样。 

 

笔者翻译时所采用的底本

 

结语 

作为结尾,我还是要感谢路光牧师,因为他的一直批评与质疑,让我们今天有机会来多看一眼《家庭读经指引》(中译名《圣经研究入门》)。路光牧师对于本会先贤的研经成果的态度,相信大家已能看明。笔者只是一个简单的编者与译者,书中的问与答,没有一处是笔者所加添的。全部的问答,均来自原书,所以,路光牧师所争的对象,客观上说,应当不是笔者,而正是本会先贤。他对于《但以理书》中的“常”与传统对于《启示录》第七号的解释的背弃,大致能说明路光牧师自己所站的立场。这一切,在今天以路光牧师高调的自述,被推到中国基督复临安息日会面前,相信也有主的美意。

 

在信仰的道路上,也是一样,“兄弟登山,各自努力”吧! 

 

 

靠信心互相支撑,借见证互相鼓励,等你来关注!

 

相关阅读

 

复临七贤论第七号选辑

《遍览圣经学预言》答客问(一)

《遍览圣经学预言》答客问(二)

二十世纪历年安息日学课中的第七号

误解终有解开时——与路光牧师商榷

基督复临安息日会七号的传统解释

林思翰姜从光《启示录之研究》论第七号

从非拉铁非教会到144000人:向路光牧师请教

启示录第七号解释在中国教会的传承、变异与恢复

 

 

责任编辑:责任编辑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相关推荐:

福音中国网 沪ICP备17039472号-1

在“\templets\skin@pcmoban\comments.htm”插入第三方评论代码!
推荐使用友言、多说、畅言(需备案后使用)等社会化评论插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