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您的当前位置: > 现代真理 > 根基柱石 >

王敬之 | 十四万四千人

来源:未知 编辑:责任编辑 时间:2019-05-21
导读:文∣王敬之 在 1909 年的总会期间,欧文长老( Irwin )带了一台速写器,探访怀师母。他希望问怀师母一些问题,并且把她的回答准确地记录下来。其中一个问题是:那些在信心中死去的人是否在 144000 人之中?怀姐妹回答说:当然,那些怀着信心而死去的人,属

 

 

文∣王敬之

 

1909年的总会期间,欧文长老(Irwin)带了一台速写器,探访怀师母。他希望问怀师母一些问题,并且把她的回答准确地记录下来。其中一个问题是:“那些在信心中死去的人是否在144000人之中?”怀姐妹回答说:“当然,那些怀着信心而死去的人,属于144,000人。我在这一点上是清楚的。”这是他们之间的一问一答,欧文弟兄允许我从他的速写器上抄下这份报告。——J.N. Loughborough拉夫伯勒,《关于盖印的信息》,14面(191671日)。

 

 

■ ■ ■ ■ 

 

启示录中的十四万四千人,他们唱着新歌,与羔羊一起站在锡安山,立于上帝的宝座前,何等的荣耀,何等的福分!他们是谁?怎样才能成为他们中间的一员?千百年来,这些问题一直激荡着众多的圣经学习者。然而,众说纷纭,又令人莫衷一是。本文将沿着圣经中对这一特别人群的描述,来确认他们所生活的年代,他们的使命与他们的特征;然后,再循着这些特征在茫茫人海中将他们认出来。

 

一般来说,对十四万四千人的解释,大致分为三大类:一类是字面的解释;另一类是象征意义上的解释;而第三类则是对前两类的综合。

 

  • 字面解释

1.十四万四千人为上帝在末世所拯救的以色列人

2.十四万四千人为基督复临时活着的守安息日的基督徒

  • 象征解释

1.十四万四千人为历代以来所有信徒

2.十四万四千人为基督复临时所有活着的守安息日的信徒

3.十四万四千人为所有传扬第三位天使信息的忠心圣徒

  • 综合解释

认为以色列各支派是象征性的,而144,000人的数目是字面意义的实数。也就是说,这是指144,000位末后守安息日的信徒。

 

有关十四万四千人的描述,明显的经文有三段,分别是启示录71-814-17;启示录141-5;启示录152-3。另外,还有一些不明确的经文,马太福音206-162421-22;但以理书121-2。下面,我们就顺着这些经文来逐一探讨。

 

 

1.十四万四千人为属灵的以色列人

 

 

 

首先,我们不难确定,这个团体是字面意义上的以色列,还是属灵意义上的基督徒。略举二段经文加以说明。

 

1)启示录74说十四万四千人来自以色列各支派”(74),启示录75-8则描写了十四万四千人的组成,十二个支派,各一万二千人。下面的图表右边栏目按照启示录第七章的顺序,列出了以色列的十二个支派。左边栏目是依启示录第七章的排序而列出的旧约时代的以色列十二个支派。

 

旧约以色列支派与启示录以色列各支派对照表

 

旧约以色列

支派

启示录

第七章

犹大

犹大

流便

流便

迦得

迦得

亚设

亚设

拿弗他利

拿弗他利

玛拿西

玛拿西

西缅

西缅

利末

利末

以萨迦

以萨迦

西布伦

西布伦

以法莲

约瑟

便雅悯

 

从上表可以看出,旧约中的以法莲与但二个支派,在启示录第七章被约瑟与便雅悯两支派所替代。从这个区别来看,这十四万四千人不太可能是字面上的以色列人,因为若是字面的以色列人,则必包括以法莲与但支派。

 

 


 

 

 
 

以色列十二支派分布图

 
 

2)启示录145这些人未曾沾染妇女,他们原是童身。”很明显,十四万四千人不可能是未结婚的男身,而且不包括任何姐妹。这里的妇女与童身,都不难确定是象征的意义。也就是启示录中所说的那大淫妇,大巴比伦。十四万四千人,胜了那兽与兽像,身上没有兽的印记,是“胜了兽和兽的像并它名字数目的人”(启152

 

3)并且,在新约圣经中,以色列人的身份,并不由肉身身份来决定。请看下列经文:

 

 

1)“因为外面作犹太人的,不是真犹太人;外面肉身的割礼,也不是真割礼。惟有里面作的,才是真犹太人;真割礼也是心里的,在乎灵,不在乎仪文。”(罗228-29

2)“因为从以色列生的不都是以色列人, 也不因为是亚伯拉罕的后裔就都作他的儿女;惟独‘从以撒生的才要称为你的后裔’。这就是说,肉身所生的儿女不是上帝的儿女,惟独那应许的儿女才算是后裔。”(罗96-8

3)“你们受洗归入基督的,都是披戴基督了。并不分犹太人、希利尼人,自主的、为奴的,或男或女,因为你们在基督耶稣里都成为一了。你们既属乎基督,就是亚伯拉罕的后裔,是照着应许承受产业的了。”(加327-29

4)“作上帝和主耶稣基督仆人的雅各请散住十二个支派之人的安。”(雅11

5)“我知道你的患难,你的贫穷(你却是富足的),也知道那自称是犹太人所说的毁谤话,其实他们不是犹太人,乃是撒但一会的人。”(启29)

 

根据上面这些经文我们看出,在基督里的才是真以色列人;而且雅各 用“十二个支派之人”来称呼基督的门徒。然后,不是外面作犹太人的,才是真犹太人;也不是自称为属灵的以色列人,都是真以色列人。

 

 

这样,我们就能确定,十四万四千人乃是末后属灵的以色列人,而不是字面上的以色列十二支派。

 


 

 
 

属灵的十二支派

 
 

 

 

 

 

 

2.十四万四千人生活在第六印与第七印之间

 

在启示录中,十四万四千人第一次出现,是在启示录的第七章。而从时间上的顺序来看,第七章的内容出现在第六章七印中的第六印之后与第八章的第七印之间(启612-17)。

 

历史派(Historist)启示录的研究者们一般会认为,启示录712-13二节经文是末世的兆头,并且都已应验。

 

  • 大地震—1755111日里斯本大地震(LisbonQuake);

  • 日头变黑—1780519日黑日(SunDark);

  • 满月变红象血—1780519日;

  • 众星坠落—18331113日。

 

而启示录714-17,则是基督复临时的情形。

 

  • 天挪移,如卷书                基督复临时自然的变化  

  • 山岭海岛离开本位

  • 坐宝座者的面目和羔羊的忿怒    基督复临时的威严

  • 忿怒的大日到了

 

所以,我们看出,第六印,始于末世的前兆,终于基督的复临。换句话说,第六印始于末世开始的1798年之前,而结束是基督复临之时。

 

而就在上帝与羔羊忿怒的严峻与危机时刻,地上的恶人在绝望中发出一个严肃的问题:“谁能站得住呢?”

 

第七章的十四万四千人,就是对第六章的这个问题的一个正面的回应!第六印,就是十四万四千的人所生活的时代背景。

 

 

3.十四万四千人额上盖有上帝的印

 

先看启示录第七章相关的经文,

 

“此后,我看见四位天使站在地的四角,执掌地上四方的风,叫风不吹在地上、海上,和树上。我又看见另有一位天使,从日出之地上来,拿着永生上帝的印。他就向那得着权柄能伤害地和海的四位天使大声喊着说:“地与海并树木,你们不可伤害,等我们印了我们上帝众仆人的额。”(启71-3

 

根据上面的经文,我们看到这是一群额上盖有上帝的印的特别群体!在上面的经文中,有三个重要的信息:

 

1)执掌四风的天使被叫停,不让风吹在地上、海上、和树上。

 

72经文直接说明了四位天使所执掌的风的作用,乃是能“伤害地和海”。这正是他们所得的权柄。

 

这种以“风”来表示“毁灭”与“打击”之力的做法,在旧约中也时有表现,如下列经文所示:

  • 不料,有狂风从旷野刮来,击打房屋的四角,房屋倒塌在少年人身上,他们就都死了;惟有我一人逃脱,来报信给你。(约伯119

  • 耶和华如此说:我必使毁灭的风刮起,攻击巴比伦和住在立加米的人。(耶51:1

  • 他们所种的是风,所收的是暴风。(何8:7

 

约伯记中的“狂风”击打房屋,造成约伯的孩子遇难;耶利米书中直言,那攻击“巴比伦和住在立加米的人”乃是“毁灭的风”;何西书中的经文更是说明了拜偶像之风乃是“暴风”。

 

2)从日出之地上来的天使拿着永生上帝的印,印上帝众仆人的额。

 

天使“日出之地”上来,让人联想到他来自“公义的日头”。手中的“永生上帝的印”,乃是表明了上帝的名号、辖区与职权的从创世之初所设立后来置于十诫第四诫的安息日。我们可以用三节经文作简单地论证。

 

  • 你要卷起律法书,在我门徒中间封住训诲。”(赛816)当代译本把这节经文译为:“你要把这些事记录下来,在我的门徒面前,用印封好。”雅各王版本译为“Bind up the testimony, seal the law among mydisciples.” 经文告诉我们,印当从律法中去寻找。

  • “且以我的安息日为圣。这日在我与你们中间为证据,使你们知道我是耶和华你们的上帝。”(结2020)安息日乃是上帝与信徒之间的“证据”。

  • “并且他受了割礼的记号,作他未受割礼的时候因信称义的印证,叫他作一切未受割礼而信之人的父,使他们也算为义;”(罗411)这里表明,割礼的“记号”,就是因信称义的“印证”或“印”。

  • 综上所述,上帝的印,当在他的律法之中;而安息日乃是上帝与子民中的“证据”,这个“证据”也就是“印”。故此可以确定,安息日乃是上帝的印。

 

“额”是人的思想、情感与意志之所在。把“永生上帝的印”,印在上帝众仆人的额上,表明这些仆人在思想、情感与意志上,坚定地持守上帝的圣安息日。

 

3)大印盖完,四位得着权柄能伤害地和海的天使即可放开四风,执行毁伤。

 

这幅情景令人想起以西结书类似的经文:

 

“耶和华对他说:‘你去走遍耶路撒冷全城,那些因城中所行可憎之事叹息哀哭的人,画记号在额上。’我耳中听见他对其余的人说:‘要跟随他走遍全城,以行击杀。你们的眼不要顾惜,也不要可怜他们。要将年老的、年少的,并处女、婴孩,和妇女,从圣所起全都杀尽,只是凡有记号的人不要挨近他。’于是他们从殿前的长老杀起。他对他们说:‘要污秽这殿,使院中充满被杀的人。你们出去吧!’他们就出去,在城中击杀。”(结94-7

 

耶和华上帝吩咐一位“身穿细麻衣,腰间带着墨盒子”(结92)的人,在耶路撒冷全城走动,将墨印印在那些“因城中所行可憎之事叹息哀哭的人”额上。凡没有这记号的人,都要被击杀。

 

 

 

 
 

掌管四方风的天使

 
 

同样的,当天使将永生上帝的印,印完了上帝众仆人的额时,执掌四风的四位天使就要放开四风,伤害地与海上凡没有上帝大印的人。我们稍后会看明,这被释放的风,乃是在恩典的门关闭之后天使所发出的最后的七大灾!

 

 

 

 

4.144000与许多的人为同一群人

 

 

“此后,我观看,见有许多的人,没有人能数过来,是从各国、各族、各民、各方来的,站在宝座和羔羊面前,身穿白衣,手拿棕树枝,大声喊着说:“愿救恩归与坐在宝座上我们的上帝,也归与羔羊!”(启79-11 

 

有一种看法,以为这里所说的许多的人,是有别于144000人的另一个群体,因为他们认为一个群体有可数的数目,而另一个群体则是没有人能数过来的。这种看法其实是一种误解。

 

首先,从第六章与第七章的上下文来看,整个第七章都是在回答第六章所提出的“谁能站立得住”的问题。144000与许多的人,都是那在基督复临时能站立得住的人。

 

其次,约翰在第五章描写天使时写道:我又看见且听见,宝座与活物并长老的周围有许多天使的声音;他们的数目有千千万万(启511)。既用不可数的许多来说天使的群体,又用可数的千千万万的数目来描写同样的一个群体。

 

在第七章,约翰用了同样的描写手法,既用可数的数目,又用不可数的人群来描写同一个群体。所不同的是,在第七章,他是先用可数的数目,然后,再用不可数的人群。查看希腊原文,启示录511中的许多,与启示录79许多为同一个字。

 

此外,我们还可以看到,所以出现这种描写上的差异性,可以在经验上调和。打个比方,我们可以听到报告,说一个体育广场有五万人看比赛。可以放眼看上去,人山人海,有一种人数众多,数不过来的感觉。这在人的经验上,常常出现。这种经验性上的反应,也适合约翰这里所描写的情况。

 

再而,这种在听觉上与视觉上的差异性,还表现为象征性与现实性的调和。作者在约翰福音中写道,“次日,约翰看见耶稣来到他那里,就说:“看哪,上帝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约129)在这里,听到的是“上帝的羔羊”(象征性),但眼中所见到的是“耶稣”(现实性),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启示录55说到,“看哪,犹大支派中的狮子,大卫的根,他已得胜,能以展开那书卷,揭开那七印。”但仔细一看,却是“羔羊站在长老之中,这羔羊正是为人类而上文所提到的上帝的羔羊人子耶稣。

 

同样的,144000可以看作是通过数字来象征得赎者品格上的完全,而“许多的人”则是实际得救的人数。十四万四千乃是“上帝众仆人”(启73),而许多的人则“在上帝宝座前,昼夜在他殿中事奉他。”(启715)“仆人”与“事奉”出现在同一群体之中,“他的仆人都要事奉他。”(启223)由此可见,两者实为同一个群体。

若将两者的特征进一步列表比较,则更为明显。

 

 

 144000与许多的人比较表

从地域上来看,约翰在异象中所见到的人群,来自“各国、各族、各民、各方。”这些人的来处,又让人自然地想起,这些人或许就是那永远的福音所传到的“住在地上的人,就是各国、各族、各方、各民”而结出的果子(启146),两段经文形成呼应!

 

同时,他们大声喊着说:“愿救恩归与坐在宝座上我们的上帝,也归与羔羊!”(启710)似乎也可视为是对第一位天使所传的“应当敬畏上帝,将荣耀归给他!因他施行审判的时候已经到了,应当敬拜那创造天地海和众水泉源的。”(启147)之信息的继续,所不同的是,当他们荣升天国之时,启示录147节所说的“审判的时候”业已结束。

 

联想到启示录1217节,传三天使信息的乃上帝的余民;十四万四千人可视为老底嘉教会中那些没有被耶稣从“口中吐出去”的余剩的子民!他们是那买了“火炼的金子”,又“买了白衣穿上,以及买了“眼药”擦眼睛的老底嘉教会中真实悔改的一部分。

 

 
 

老底嘉教会

 
 

 

 

5. 他们是经历了大患难的选民

 

 “长老中有一位问我说:‘这些穿白衣的是谁?是从哪里来的?’我对他说:‘我主,你知道。’他向我说:‘这些人是从大患难中出来的,曾用羔羊的血把衣裳洗白净了。’”(启713-14

 

上述经文表明,从地域上来说,这“许多的人”,来自“各国、各族、各民、各方”(启79);但从经验上来看,则是“从大患难中出来的”(启714)。启79说这“许多的人”“身穿白衣”。13节则就顺势问到“这些穿白衣的是谁?是从哪里来的?”回答很明确,“是从大患难中出来的”,衣服是“用羔羊的血”洗白净的(启714)。

 

经历艰难,是所有圣徒所必有的经历。主耶稣说,在世上你们有苦难,但你们可以放心,我已经胜了世界。”(约1633)保罗也这样说,“我们进入上帝的国,必须经历许多艰难。”(徒14:22

 

论到这大艰难,圣经上有这样的经文,

“因为那时必有大灾难,从世界的起头直到如今,没有这样的灾难,后来也必没有。若不减少那日子,凡有血气的总没有一个得救的;只是为选民,那日子必减少了。”(太2421-22

 

这段经文应当有两种意味,一指1260年期间的大逼近,一指末后的七大灾。论到前者,怀爱伦这样写道。

 

谈了耶路撒冷的毁灭之后,基督很快就谈到那重要的大事,就是世界历史的最后一幕上帝的儿子在威荣中降临。在这两件大事之间,他看到一段很长的黑暗时期,就是他的教会要经历许多世纪的流血、以泪洗面和极度痛苦的历史。这景象是他的门徒当时还担当不起的,所以耶稣只扼要地提了一下,说:‘那时必有大灾难,从世界的起头直到如今,没有这样的灾难,后来也必没有。若不减少那日子,凡有血气的,总没有一个得救的;只是为选民,那日子必减少了。’一千多年的灾难,即世人从未见过的逼迫要临到基督徒。他千百万忠心的见证人都被杀害了。若不是上帝伸手保护他的子民,他们就要全被灭绝。他说:‘只是为选民,那日子必减少了。’

                  《历代愿望》,第六十九章 在橄榄山上,第11

 

“教会遭受的逼迫,并没有一直延续一千二百六十年。上帝因爱怜祂的子民,所以减少了他们受火炼的日子。救主在预言‘大灾难’临到教会的时候,说:‘若不减少那日子,凡有血气的,总没有一个得救的;只是为选民,那日子必减少了。’(太24:22)因了宗教改革的影响,逼迫在一七九八年以前就停止了。

              《善恶之争》,第十五章 《圣经》与法国革命,第6

 

这大艰难也可指恩典之门关闭之后的七大灾。但以理书的结尾对大艰难将在发生的时候,作了以下的预言:

“那时,保佑你本国之民的天使长(原文作大君)米迦勒必站起来,并且有大艰难,从有国以来直到此时,没有这样的。你本国的民中,凡名录在册上的,必得拯救。”(但121

 

 

启示录中则有更多更细致的描写,略引几例: 

“大声说:“若有人拜兽和兽像,在额上或在手上受了印记,这人也必喝上帝大怒的酒;此酒斟在上帝忿怒的杯中纯一不杂。他要在圣天使和羔羊面前,在火与硫磺之中受痛苦。他受痛苦的烟往上冒,直到永永远远。那些拜兽和兽像,受它名之印记的,昼夜不得安宁。”(启149-11

“我又看见在天上有异象,大而且奇,就是七位天使掌管末了的七灾,因为上帝的大怒在这七灾中发尽了。”(启151

 

天使长米迦勒既要“站起来,暗示先前的姿势是“坐着”的。在圣经中,“坐着”是一种什么的意思呢? 

  • “第二天,摩西坐着审判百姓,百姓从早到晚都站在摩西的左右。”(出18:13

  • “他坐着要行审判,案卷都展开了。”(但710

  • “我又看见几个宝座,也有坐在上面的,并有审判的权柄赐给他们。”(启20:4

  

 

 
 

米迦勒站起来

 
 

 

可见,“坐着”,常与“行审判”联系在一起。因此,“站起来”,就势必表示审判结束。就但以理121来说,必指着但以理第七、八章中所说的天上的查案审判的结束。

 

查案审判结束之日,也就是恩典的门关闭之时。届时,盖印的工作将要结束,“不义的,叫他仍旧不义;污秽的,叫他仍旧污秽;为义的,叫他仍旧为义;圣洁的,叫他仍旧圣洁。”(启2211

 

盖印的工作一结束,四风放开,最后的便七大灾倾倒于世上,倒在那些“拜兽和兽像,在额上或在手上受了印记”(启149)之人身上。这大艰难,“从有国以来直到此时,没有这样的。”然而,那有上帝的印的“许多的人”,必不受这大灾的害,因上帝必本着他的慈怜,保护他的子民。而且,为了他的“选民”,即十四万四千人,上帝要缩短这日子。

 

或许有人要问,这末后的大艰难,与兽横行中世纪基督徒所经历的艰难有何分别?答曰,两者为同一个大艰难,但分为两个阶段,一个是兽在位时的1260年的长时期的大逼近;一个是在死伤医好,恩典之门关闭之后的大艰难。两大艰难实为一体。中间因为兽受死伤而中断。

 

下面,我们再引怀爱伦的一些相关论述,以更清楚地说明问题,

有许多人没有感悟到自己当如何为人,以便在大艰难时期中圣所里已没有大祭司而仍能生存在主的面前。凡接受永生上帝的印记而在大艰难时期得蒙保护的人,必须完完全全的反照耶稣的形像。

《早期著作》原文71

另外,怀爱伦论到天使所握住的四风,直言其为末后的七大灾。她这样写道:

我看出那四位天使必要执掌四方的风,直到耶稣在圣所的工作完毕为止,然后那七大灾就要临到。这些灾难激怒了恶人来攻击义人;他们以为那使上帝的报应临到他们身上的乃是我们,如能将我们从地上消灭,这些灾难就必止息了。于是就有命令发出要杀灭圣徒,这就使圣徒昼夜呼求拯救。这乃是雅各遭难的时候。那时一切圣徒都因心灵的痛苦而大声呼喊,终于因上帝的声音而得蒙拯救。那144,000人得胜了。他们的脸都因上帝的荣耀而发光。{EW 36.2}

 

大艰难在恩典的门关闭之后降下。

 “那时,保佑你本国之民的天使长米迦勒必站起来,并且有大艰难,从有国以来直到此时,没有这样的。你本国的民中,凡名录在册上的,必得拯救。”(但十二章一节)当这大艰难的时期来到之时,一切的案件都已判定;再没有宽容时期,再没有为不悔改之人求恩的机会,永生上帝之印记已印在祂子民的身上了。这微小的余民,在与龙的众使者所统率的地上各权势一决生死之时,不能自卫,因此就以上帝为他们的保障。世上最高当局已发出命令,用逼迫及死亡之苦,要他们拜兽和受兽的印记。惟愿上帝现今救助祂的子民,因为在这样一场可怕的斗争中,若无祂相助,他们还能作什么呢!

                 证言精选卷二,十 上帝的印记,第20

 

 

 
 

七大灾

 
 

如同约伯记所记,行毁灭的是撒但而不是上帝;同样,大艰难中行毁灭的仍是撒但。上帝只是将保护的手撒去而已。请看怀爱伦在这方面的论述,

“撒但的时间越短,他的忿怒就越大,所以他欺骗和毁灭的工作要在大艰难的时期中达到顶点。”

信仰的基础,十月 蒙洁净的教会,十月十日 教会受试炼,第65

“这时撒但要把世上的居民卷入一次最大最后的艰难之中。当上帝的使者不再抑制人类情感的狂焰时,一切足以引起纷乱斗争的因素就要发动了。全世界要陷入一次巨大的毁灭,比较昔日耶路撒冷的灾祸更为可怖。”

善恶之争,39章,3

“这些灾难并不是普遍的,否则,地上的居民就要全数消灭了。虽然如此,这些灾难仍是人类有史以来所从来没有见过的极悲惨的灾殃。在恩典时期结束之前,上帝所降给人类的一切刑罚,其中都带有慈悲怜悯的成分。那时有基督的宝血护庇罪人,使他们不致受尽罪恶的刑罚,但在最后的刑罚中,上帝要发出纯一不杂的忿怒,其中没有一点慈悲怜悯的成分。”

            《善恶之争》,39章,42

“诗人说:‘我遭遇患难,祂必暗暗的保守我;在祂亭子里,把我藏在祂帐幕的隐密处。’(诗27:5)基督已经说过:‘我的百姓啊,你们要来进入内室,关上门,隐藏片时,等到忿怒过去。因为耶和华从祂的居所出来,要刑罚地上居民的罪孽。’(赛26:20-21)凡忍耐等候主复临,并有名字录在生命册上的人所蒙的拯救。乃是光荣的。

《善恶之争》,39章。58段。

 

这里的诗篇275与启示录715-17非常相似:

 

诗篇

275

启示录

715-17

因为我遭遇患难,他必暗暗的保守我

 

在他亭子里

他们在上帝宝座前,昼夜在他殿中事奉他

把我藏在他帐幕的隐密处

坐宝座的要用帐幕覆庇他们

将我高举在磐石上

他们不再饥,不再渴;日头和炎热也必不伤害他们

 

因为宝座中的羔羊必牧养他们,领他们到生命水的泉源;上帝也必擦去他们一切的眼泪

 

除此以外,十四万四千人还有其他的一些特征。

 

 

6.额上有羔羊的名与他父的名(启141

 

 

 

启示录312有这样的应许说,“得胜的,我要叫他在我上帝殿中作柱子,他也必不再从那里出去。我又要将我上帝的名和我上帝城的名(这城就是从天上、从我上帝那里降下来的新耶路撒冷),并我的新名,都写在他上面。”

 

十四万四千人的额上既盖有永生上帝的印,在末后的大争战中,不向兽屈服,故此,他们的额上便有羔羊与我与上帝的名,承兑了上帝的应许。

 “那十四万四千人都受了印记,并且是完全同心合意的。他们的额上写着:“上帝,新耶路撒冷,”并有一颗镌着耶稣新名字的荣耀的星。恶人见到我们喜乐圣洁的情景便甚恼怒,而穷凶极恶地向我们扑来,要捉我们下监,但我们奉主的名伸出手来,他们就毫无力量的倒在地上。这时撒但一会的人知道上帝已爱了我们这班能彼此洗脚,并彼此以圣洁的亲嘴问安的人,他们便在我们的脚前下拜。

《基督徒经验谈》,第六章 我所见的第一个异象,第5

 

 

7.唱新歌(启143

 

 

启示录第四、五两章是一幅连续的情景。在第四章地结束,四活物与二十四位长老昼夜不停地颂赞上帝的创造。但当被杀的羔羊从地上被领到天上时,四活物与二十四位长老唱起了新歌,他们唱新歌,说:你配拿书卷,配揭开七印;因为你曾被杀,用自己的血从各族、各方、各民、各国中买了人来,叫他们归于上帝,”(启59)所以,似乎可以这样来理解,新歌,乃是救赎之歌。

 

对于他们所唱的歌,启示录有进一步的定义,乃为上帝仆人摩西和羔羊的歌(启153)。 摩西的歌作于以色列人过红海之后,是一首感恩、赞美与拯救的歌。是他们经历了生死的考验,在面临巨大的危险之时得蒙上帝的拯救而发出的由衷的赞美与感恩,是他们的经验之歌!若非有亲身的经历,无人能以领会。

 

在最后的晚餐,耶稣以饼和葡萄汁来预指自己的流血牺牲,为门徒订下规矩之后,就与他们一起唱了诗,就出来往橄榄山去(太2630)。依此来看,羔羊的歌,应有一种“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永不返的舍身赴义的英雄气概!一种面对死亡,挺身而出,拯救苍生的胸怀!

 

 

 
 

唱摩西和羔羊的歌

 
 

 

十四万四千人能唱羔羊的歌,因为他们有一种也与羔羊一样,有一种英勇赴义的豪迈气概,一种宁死不屈、舍身成仁的侠义心肠。义之呼唤,死何足惜!“在耶和华眼中,看圣民之死极为宝贵”(诗11615)。这是一首用生命谱写的诗篇,一首用生命演绎的婉词!是灵魂的绝唱,是血染的风采!

 

“他们在宝座前,并在四活物和众长老前唱歌,仿佛是新歌;除了从地上买来的那十四万四千人以外,没有人能学这歌。”(启14:3

“他们高唱,主上帝全能者啊,你的作为大哉!奇哉!万世(或作:国)之王啊,你的道途义哉!诚哉!主啊,谁敢不敬畏你,不将荣耀归与你的名呢?因为独有你是圣的。万民都要来在你面前敬拜,因你公义的作为已经显出来了。’”(启153-4

 

 

8.末曾沾染妇女,原是童身(启144

 

 

 

在第六印之下,巴比伦这个大淫妇肆意横行,“地上的君王与她行淫,住在地上的人喝醉了她淫乱的酒。”(启172)“因为列国都被她邪淫大怒的酒倾倒了。地上的君王与她行淫;地上的客商因她奢华太过就发了财。(启183

 

但十四万四千人是上帝独居的民,特立独行,“未曾沾染”她,保持着自己纯洁的信仰,不受污秽,洁如“童身。他们“因羔羊的血和自己所见证的道。他们虽至于死,也不爱惜性命”(启1211)。他们不向兽称臣,不与兽像为伍,不折腰,不献媚,“敢同恶鬼争高下,不向狂魔让寸分。他们是那站在玻璃海上的,那些胜了兽和兽的像并它名字数目的人”(启152)。

 

 

9.口中察不出谎言、没有瑕疵(启145

 

  

 

十四万四千人的另一个显著特征,是他们品格上的完全。耶稣对门徒说,你们要完全,像你们的天父完全一样。(太548)而向人类完全地反映天父品格的是上帝爱的律法,上帝的十诫。培养完全的品格,就在于遵守完全的诫命。圣经上说,

“我们若遵守他的诫命,就晓得是认识他。人若说我认识他,却不遵守他的诫命,便是说谎话的,真理也不在他心里了。凡遵守主道的,爱上帝的心在他里面实在是完全的。从此我们知道我们是在主里面。”(约一23-5

 

由此我们知道,持守上帝诫命的,就不说谎,真理也在他们心中。他们就因真理而成圣,反照上帝的形象与样式,有真理的仁义和圣洁。他们的口中察不出谎言,没有瑕疵;与那些“用嘴唇尊敬我,心却远离我”的百姓,形成鲜明的对照。(太158

 

 

10.初熟的果子(启144

 

  

 

“他们是从人间买来的,作初熟的果子归与上帝和羔羊。”(启144

 

论到基督从死里复活,圣经说他是睡了之人初熟的果子(林前1520)。而得赎的人类,则是在他所造的万物中好象初熟的果子(雅118)。就是说,基督的复活在所有的义人复活之先;而人类的得赎,又在所有得赎的创造物之先。

 

依这样的推理来看,十四万四千人要既作为初熟的果子归与上帝和羔羊,就表明他们将先于在基督复临时复活的义人之前复活!

 

这样看来,在基督复临前,有一次包含一批义人在内的复活;而在基督复临之时,又将有其余所有的义人复活。

 

马太福音20章讲述了家主与雇人做工的故事。家主从清早起来,就雇人去葡萄园做工;到巳初、午正和申初都是这样行。约在酉初的时候,雇到最后一批工人,和他们讲好的报酬也是一钱银子。结果到算账的时候,酉初雇来的最后一个小时的工人,反而是最先得到报酬的!“这样,那在后的,将要在前;在前的,将要在后了(有古卷在此有:因为被召的人多,选上的人少。)”(太2016

 

 

 
 

我们是最后一批的雇工

 
 

 

故事中的一钱银子,代表上帝要恩赐给人的永生。最后的这一批工人,代表世界进入末期之后上帝葡萄园的工人,就是那些传扬末后信息与警告的人。在这个故事中,他们反而是最先初到报酬的,意味着他们会比别的工人先看到家主!隐含的意义是,他们会比其他时候作工的人都目睹家主(复临的基督)的威仪与风采!

 

怀爱伦在解释但以理书122与启示录17时,这样写道,

“坟墓要裂开,“睡在尘埃中的,必有多人复醒,其中有得永生的,有受羞辱永远被憎恶的。”(但12:2)那时,一切曾经坚守第三位天使信息而死了的人要从坟墓里出来得着荣耀,并听见上帝与一切遵守祂律法的人立和平之约。“连刺祂的人”(启1:7)就是那些在基督临死痛苦之时戏弄祂讥诮祂的,同那些穷凶极恶反对上帝真理和祂子民的人,也要复活,他们要看见主在祂的荣耀中,并看见那些忠心顺从之人所要得的尊荣。

《善恶之争》,第39章,第7段。

 

这段话表明,一切曾经坚守第三位天使信息而死了的人,要在基督复临之前与那一小部分审判并对耶稣行刑的恶人一起,在特别的复活中复活。他们与那时还活着的义人一起,“作初熟的果子归与上帝和羔羊,得以目睹基督荣耀的降临!

 

下面,我们对在基督复临时还活着的圣徒与那时特别复活的圣徒作一对照。

 

所以,我们可以作出结论,十四万四千人就是启示录第七章所说的许多的人,他们是活着见到基督荣耀的降临的圣徒:一部分是到那时还活着的圣徒,另一部分是从盖印的时候开始,直到基督复临前已在主里安息了的传第三位天使信息的圣徒,“他们息了自己的劳苦,作工的果效也随着他们。”(启1413)他们既在举世背道的时候传扬基督复临的信息,上帝就恩准他们见到救主的荣耀复临!

 

十四万四千人,就是上帝的余民教会!怀爱伦在论到余民教会及其结局时写道, 

先知约翰在圣洁的异象中,看到上帝余民教会的最后胜利。他写道:‘我看见仿佛有玻璃海,其中有火搀杂:又看见那些胜了……的人,都站在玻璃海上,拿着上帝的琴;唱上帝仆人摩西的歌,和羔羊的歌。说:主上帝、全能者啊!你的作为大哉!奇哉!万世之王啊!你的道途义哉!诚哉!’(启15:2,3

“‘我又观看,见羔羊站在锡安山,同他又有十四万四千人,都有他的名、和他父的名、写在额上。’(启14:1)在这个世界上,他们的思想已经是献给上帝的;他们尽心尽智事奉他;所以现在他能将他的名写在他们的‘额上’。‘他们要作王,直到永永远远。’(启22:5)他们并不像那些来请求栖身之所的人进来了又出去。他们乃是列入基督所说‘你们这蒙我父赐福的,可来承受那创世以来为你们所预备的国’的那一班人之内的。他欢迎他们作他的儿女,说:‘可以进来享受你主人的快乐。’(太25:34,21

“‘羔羊无论往哪里去,他们都跟随他。他们是从人间买来的,作初熟的果子归与上帝和羔羊。’(启14:4)先知所见的异象中描写他们站在锡安山,准备从事圣洁的服务,身穿洁白的细麻衣,就是圣徒所行的义。但是所有在天上跟随羔羊的,必须先在地上跟随他,并不是激动躁急,反复无常,而是信靠敬爱、甘心顺从的跟随他,就像羊群跟从牧人一样。

“‘我所听见的好像弹琴的所弹的琴声:他们在宝座前……唱歌,仿佛是新歌;除了从地上买来的那十四万四千人以外,没有人能学这歌。……他们是从人间买来的。……在他们口中察不出谎言来;他们是没有瑕疵的。’(启14:2-5)”

 

不难看出,在怀师母的笔下,十四万四千人,就是得胜的余民教会!

 

 

 
 

作得胜的子民

 
 

 

在《善恶之争》中,她这样写道:

“在宝座之前仿佛有火搀杂的玻璃海,因上帝的荣耀而极其辉煌,聚集在其上的群众,就是那已经‘胜了兽和兽的像,并他名字数目的人。’(启15:2)那从人间赎回来的十四万四千人,要与羔羊同站在锡安山上,他们手里‘拿着上帝的琴,’随即有声音发出,‘象众水的声音,和大雷的声音,并且我所听见的好像弹琴的所弹的琴声。’(启14:1-515:3)他们要在宝座前唱出‘新歌’,除了那十四万四千人之外,没有人能学这歌。这是摩西和羔羊的歌━━一首拯救的歌,因为这乃是他们的经验之歌,──其中所叙述的经验是他人所未曾经历的。‘羔羊无论往哪里去,他们都跟随他。’这些人是从世界上活着的人中变化升天的,要被算为‘初熟的果子,归与上帝和羔羊。’‘这些人是从大患难中出来的,”他们曾经历过那从有国以来最大的艰难,他们已经忍受了雅各大患难的困苦,他们曾在上帝倾降最后刑罚和人类没有中保的时候坚定站立。这时他们已经蒙了拯救,是因为‘曾用羔羊的血,把衣裳洗白净了。’‘在他们的口中查不出谎言来,他们是没有瑕疵的’站在上帝面前。“所以他们在上帝宝座前,昼夜在祂殿中事奉祂,坐宝座的要用帐幕护庇他们。’他们已经看见地球被饥荒和瘟疫所蹂躏,太阳发出大热烤人,并且他们自己也曾忍受患难和饥渴之苦。但今后‘他们不再饥,不再渴,日头和炎热必不伤害他们,因为宝座中的羔羊必牧养他们,领他们到生命水的泉源,上帝也必擦去他们一切的眼泪。’(启7:14-17)”

善恶之争,第四十章 上帝的子民蒙拯救,第38

 

1909年的总会期间,欧文长老(Irwin)带了一台速写器,探访怀师母。他希望问怀师母一些问题,并且把她的回答准确地记录下来。其中一个问题是:“那些在信息中死去的人是否在144000之中?”怀姐妹回答说:“当然,那些怀着信心而死去的人,属于144,000人。我在这一点上是清楚的。”这是他们之间的一问一答,欧文弟兄允许我从他的速写器上抄下这份报告。

J.N. Loughborough拉夫伯勒《关于盖印的信息》, 14面(191671日)。

 

“惟愿我们要以上帝所赐全部的能力,力求列身于十四万四千人之中。”

《圣经注释》卷七原文第970

 

 

 
 

 

 

 

 

 
 
 

 

靠信心互相支撑,借见证互相鼓励,等你来关注!

 

 

 

我又观看,见羔羊站在锡安山,同他又有十四万四千人,都有他的名和他父的名写在额上。

 

启示录14:1

责任编辑:责任编辑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上一篇:预备主复临——圣所要道掠影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推荐:

福音中国网 沪ICP备17039472号-1

在“\templets\skin@pcmoban\comments.htm”插入第三方评论代码!
推荐使用友言、多说、畅言(需备案后使用)等社会化评论插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