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您的当前位置: > 宣教之窗 > 宣教神学 > 圣经与中国古人 > 正文

第二章 重新认识中国古代的先知先觉

来源:现代真理 编辑:纯杰 时间:2018-03-28
导读:第二章 重新认识中国古代的先知先觉 我们传福音给你们,是叫你们离弃这些虚妄,归向那创造天、地、海和其中万物的永生上帝。他在从前的世代,任凭万国各行其道;然而为自己未尝不显出证据来。(徒14∶15-17) 太阳不停地照亮四方,那公义的日头,也同样长明

第二章  重新认识中国古代的先知先觉

“我们传福音给你们,是叫你们离弃这些虚妄,归向那创造天、地、海和其中万物的永生上帝。他在从前的世代,任凭万国各行其道;然而为自己未尝不显出证据来。”(徒14∶15-17)
  太阳不停地照亮四方,那“公义的日头”,也同样长明不息。“那光是真光,照亮一切生在世上的人。”(约1∶9)
  善与恶,光明与黑暗,真理与谎言之间的大斗争,从人类堕落起,至后一章今未止,而且愈演愈烈。然而,那“真光”已经“照亮一切生在世上的人。”在罪恶与苦难中挣扎的世人,从来没有一刻被完全弃置於黑暗之中。
  “所以你们要知道∶那以信为本的人,就是亚伯拉罕的子孙。并且圣经既然预先看明,上帝要叫外邦人因信称义,就早已传福音给亚伯拉罕,说∶‘万国都必因你得福。’”(加3∶7-8)
  上帝的旨意乃是让世人都成为“天子”,因为“上帝在创立世界以前,在基督里拣选了我们,使我们在他面前成为圣洁,无有瑕疵;又因爱我们,就按着自己意旨所喜悦的,预定我们借着耶稣基督得儿子的名份。”(弗1∶4-5)那最早将福音传给天下万国的,就是上帝自己。以何方式?
  “在古时借着众先知多次多方地晓谕列祖。”(来1∶1)基督论到奉他所差遣到以色列传讲属天真理的代表时说∶“所以我差遣先知和智慧人并文士,到你们这里来。”(太23∶34)可见,奉差遣的不仅有先知,也有智慧人与文士。
  这福音在上古之时,除了传给以色列之外,是否还传给了别的国家?那使人得福,成为“天之骄子”的“大好的信息”是否曾传到过古代中国?
  请听那位直接为基督所拣选,作外邦人(非犹太人)之使徒的保罗是如何说的∶
  “可见信道是从听道来的,听道是从基督的话来的。但我说,人没有听见吗?诚然听见了,‘他们的声音传遍天下,他们的言语传到地极。’”(罗10∶17-18)
  按照保罗的说法,“他们的声音传遍天下,他们的言语传到地极”。既如此,那真理之声在古时也必曾传到过中国大地。《圣经》称那将来的救主为“万国所羡慕的”(该2∶7),就表明那种对人间救主的渴望,从起初就是深植於万国心底的。
  那么,上古之时,谁是中华大地上真理的传声筒?我们上面提过“上帝在古时”是“借着众先知多次多方地晓谕列祖”的(来1∶1);中国的先祖们,是否也有“众先知”、智慧人或文士晓谕他们?答案如果是肯定的,他们会是谁呢?
  在回答这些问题之前,让我们先给“先知”下个定义。我们先来看两则现代辞书对於先知一词的定义。着名的《韦伯氏大学词典》将“先知”定义为∶“宣讲神圣启示的人;有着比普通人更深的属灵与道德洞察力的人;预言未来事件的人;某一事业或教义或团体的有效的领导者或代言人。”(注一)
  《现代汉语词典》将先知定义为∶“1∶对人类或国家的大事了解得较早的人。2∶犹太教、基督教称预言者。”(注二)
  因此,我们不必将先知神秘化。先知所以成为先知,不在於他们有什麽不同於人的地方,也不在於他们自己的选择;而是蒙天所召,是圣灵“随己意分给各人的。”(林前12∶11)真先知的信息,无论是预言、是教导、是警训、是斥责;都反映上天的旨意。但先知本人,却并不是完人。圣经中的大多数先知,都能尽忠职守,践行上帝的旨意。但也有离弃正路、??哄骗人、贪不义之财的。(见王上13∶18;彼后2∶15)以色列人的大先知摩西,也因犯罪(后真诚悔改)而未能进入应许之地。我们应当注意的,是先知的信息,而不是先知本人。以色列的先知虽然为数众多,但也只有部分先知所写的书被收入了《圣经》之中,流传至今。
  与现代辞书不同,中国古人对先知及其使命有独特的定义。孟子在《万章章句》上提到了伊尹的一句话。伊尹,名阿衡,是商朝汤王时期的一位高人。汤王奉天为王之後,先是派人带着聘礼去请他出来辅佐朝政,被伊尹婉言谢绝。後来汤王又三次派人请驾,伊尹决意前往商室,倡导先王之道。伊尹之於成汤,正如舜之於尧,禹之於舜。临行前,他这样说∶
  原文∶“天之生斯民也,使先知觉後知,使先觉觉後觉也。予,天民之先觉者也;予将以斯道觉斯已也。”
译文:“上天抚育百姓,就是要先知先觉的人启发後知後觉的人。我是上天造就的先知先觉的人,我将用此道(尧舜的仁义之道)去启发现在人的觉悟。”《孟子·万章章句上》
  原文∶“天降下民,作之君,作之师,惟其克相上帝,宠绥四方。”
译文∶“上天生育百姓,同时也立了国君,立了老师,派给国君和老师的使命,就是帮助解明上帝爱护百姓的道理。”《书经·泰誓》
  若将这两段话综合起来,就可以看出中国的先知不仅从上天领受其信息,而且还是上天选立的百姓之师。显然,这种定义是现代辞书所不及的。然而,细心的读者将看到,《圣经》对先知及其使命,也有着类似的看法。“主耶和华若不将奥秘指示他的仆人众先知,就一无所行。”(摩3∶7)
  上帝对世人将要采取的行动,包括赐福与降灾,都预先告诉他所拣选的先知。亚当和夏娃犯罪之後,上帝在伊甸园向他们宣布了将有一位救主来拯救堕落的人类。耶和华上帝说∶“我又要叫你和女人彼此为仇;你的後裔和女人的後裔也彼此为仇。女人的後裔要伤你的头;你要伤他的脚跟。”(创3∶15)
  这是第一次向人类宣讲福音的信息,给罪恶无望的人类燃起了希望之火。四千年之後,“女人的後裔”按着向亚当所宣布的“奥秘”,降世为人,用自己的生命,为人类的罪付上了宝贵的赎价。
  上帝在降洪水毁灭世界之前一百二十年,将这一“奥秘”告诉了当时的义人挪亚,并吩咐他预备方舟,好在洪水时不至被水淹没。又将各样动物收入方舟之中,为世界留种。当古代的“所多玛和蛾摩拉罪恶甚重”(创18∶20),声闻於上帝时,上帝决定降火烧灭这两座罪恶之城。耶和华上帝说∶“我所要作的事,岂可瞒着亚伯拉罕呢?”(创18∶17)。被上帝称为“我的朋友”(赛41∶8)的亚伯拉罕,略早於商汤,是希伯来人的先祖。“信心之父”亚伯拉罕,也是一位先知。
  有趣的是,汉语的“知”字是由“矢”字(即箭、如有的放矢)和“口”字组成,有如口中之箭,直射人心,暗示着一种得到“真知”之後的扎心的感受。让我们来看几段《圣经》经文∶“远方的众民哪,留心而听!他使我口如快刀,将我藏在他手荫之下;又使我成为磨亮的箭,将我藏在他的箭袋之中。”(赛49∶1-2)
  “上帝的道是活泼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两刃的剑更快,甚至魂与灵、骨骨与骨髓,都能刺入、剖开,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来4∶12)
  “因为预言从来没有出於人意的,乃是人被圣灵感动,说出上帝的话来。”(彼后1∶21)
  这里将上帝的仆人(耶稣基督)口中的话比作刀。《以弗所书》6∶17上说“上帝的道”“就是圣灵”。先知所写下的上帝的道又是通过圣灵(上帝中的第三位)在心中的感动默化而成。一旦这出自上帝“口”中的如箭(矢)一般的天道进入人心时,就会使人真正地“知”“道”。
  因此可见,中国古代的先知们也可能是受了上帝圣灵的默化感动,“先”于人“知”“道”而领受“天命”,将其所“先知”之道传给其他的百姓。但这并不是说,他们所写的一切都是圣灵所默示,因为他们的作品并未收入《圣经》之中。然而我们却相信,那普照凡生在世上之人的真光,也曾光照中国的先知们,立他们作他们时代的光。中国的经典中有不少记载,直接以“上帝说”开头,表明上帝在古时,并没有忽视中国古人,而确实与我们的先祖有过交通与引导。基督教界虽有人因偏狭,而盲目否定这一史实。可幸的是,“上帝比我们的心大”,他是宽宏的,“他并不偏待人。”(约一3∶21;徒10∶34)
  看明了先知及其使命,接下来要回答是的,中国的先知都有些什麽人?由于史料的缺乏,我们无法给出全部的古代先知名录。但有一些却是广为人知的。比方说被尊为万世师表的中国古代圣人孔子(公元前551-前479)。他自称是学效先王之道(尧舜所传的圣人之道),孔子收集整理了大批的上古时的诗书史料,自谓“述而不作”。他一生设帐授徒,弟子三千,贤人七十。孔子是古代圣人之道之集大成者,古代伟大的教育家和历史学家,又是传统儒家思想的开创者。儒家虽不称为教,但其思想对中国以及东南亚儒家文化圈的影响之深,则是有目共睹的史实和现实。
  与孔子同时代而稍长於孔子的老子(生卒不详),今天被认为是中国道家思想与道教的开山鼻祖。他给後人留下了一部既简明又包罗万象的《道德经》五千言。或许他的教导与信息历代以来一直被人误解,被神秘的迷雾所笼罩,使其中的灼灼的亮光未能射入人心?
  被中国人奉为“亚圣”,在孔府庙中地位仅次於孔子的孟子(公元前372-前289)。其生平事迹也与孔子老子一样不详,他也为後人留下了一部充满智慧与教诲的《孟子》被收入《四书》之中,与《五经》并列,成了中国读书人的必读经书,并被列於宋以後的科举考试的必试内容。
  还有一些比上述三位早又倍受三圣尊重与仰慕的上古时期的君王与圣人,如尧舜、文王周公等,都应列於中国的先知与智慧人之列。
  有趣的是,孔子之前中国的古人,均称从天领受的道为圣人之道。孔孟之后,为道者虽称所承继的为孔孟之道,其实也就是圣人之道。中国的历史上有一个道统。虽然时代变迁,而这个道统却不改变。论到这个千年延绵传承的道,唐代大诗人大文豪韩愈在他所写的《原道》中说:
  “尧以是传之舜;舜以是传之禹;禹以是传之汤;汤以是传之文武周公;文武周公传之孔子;孔子传之孟轲。轲之死不得其传焉。”
  按照韩愈的说法,孟子之前的先知们所传的都是同一个道。孟子之後这个道开始在中国传偏了。可是要找到千古传承的道的来龙去脉,真正的解开这个千古薪火相传的圣道,就有必要回到中国上古的历史的起点。中国的历史分为传说的历史与“信史”两部分。“三皇五帝”中的尧舜就属於传说的历史部分。而中国的信史始於公元前2205年所建立的中国第一个朝代“夏”。中国人在此之後的历史均有着可信的史料保存至今。我们不禁要问∶为何没有早於公元2205年的记载呢?或许夏真是中国历史的开始也未可知?有没有别的有关世界历史的可信记载可以帮助解决这个几千来扑朔迷离历史悬谜呢?
  世界上完整记载从地球受造之初起始的人类历史的唯一的一部史记,是希伯来人的经书现在被称为《圣经》。其中的第一卷书《创世记》是希伯来人摩西在公元前1500年前受上帝圣灵感动所写下的伟大史诗。《创世记》记载了“起初,上帝创造天地。”上帝在六日之内创造天地海和其中的万物。“到第七日,上帝造物的工已经完毕,就歇了他一切的工,安息了。上帝赐福给第七日,定为圣日。”(创2∶1-2)这便是世界各国七日一周,经年循环不息的来历。
  上帝“按自已的形像和样式”造了一个男子亚当;然後再从亚当身上取其肋骨,为他造了一个配偶帮助他,名叫女人。人类始祖受造之初,完美圣洁,毫无罪污。上帝将他们安置在可爱的伊甸园里。万物生长,隹树成荫。在伊甸园子中间又独有两棵树∶生命树与善恶树。
  东晋文学家、训诂学家郭璞(276-324)对其中的生命之树,就写下了这样的文字。“万物暂见,人生如寄,不死之树寿蔽天地。”“赤泉驻年,神木养命,禀此遐龄,悠悠无竟”(《郭璞赞》)人“摘生命树上的果子吃,就永远活着。”(创3∶22),岂不就是“不死之树”“神木养命”?将来得赎之民所居住的圣城新耶路撒冷的“街道当中一道生命水的河,明亮如水晶,从上帝和羔羊的宝座流出来。在河这边与那边有生命树,结十二样果子,每月都结果子;树上的叶子乃为医治万民。”(启22∶1-2)。那生命水岂不就象郭璞诗中所说的驻年的“赤泉”?那些“可得权柄到生命树那里,也能从门进城”(启22∶14)的人,岂不是“禀此遐龄,悠悠无竟”?
  上帝吩咐除了伊甸园中的那棵分别善恶的树上的果子之外,上帝将地上的一切都赐给了人类管理与食用。上帝明白无误地告诉了人类的始祖,违背这个吩咐的结果乃是死亡。这是上帝对人类的忠诚所设的一个小小的考验。(《创世记》2∶17)善恶树的果子是上帝为自己留下的,作为证据,提醒人类,人与人所拥有的一切,都是上帝造的。人应该作一个忠实的管家,作上帝的忠实的代理人。
  其实,善恶树的果子本身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罪恶和毒害在其中,因为上帝所造的一切都甚好。上帝没有造任何一样於人类不利的东西置于人的周围。上帝的本意是让人只知道真善美,在真善美中认识真善美,培养与发展真善美。上帝不希望人去认识假恶丑,去经历体验并承受假恶丑的恶果。那被上帝扣留的乃是关於罪恶的知识罪及其恶果,苦难、病痛、失望、焦虑、死亡这一切上帝都怀着慈爱给扣下了。如果人能经得起这个考验,能表现出对上帝的忠诚,选择听从上帝的话,那么人类就必将与那未曾背叛的圣天使一样圣洁,所得的赐福将是无可限量的。
  然而人类的始祖亚当夏娃没有经受住这个考验,他们在附身于蛇的魔鬼撒但的试探之下,背叛了上帝的吩咐,伸手摘下了善恶树上的禁果,而成了违反上帝命令的罪人。罪恶与痛苦也从此侵入了人类。
  上帝有没有立即对他们施行审判而将其处以死刑呢?没有!我们在《圣经》中发现这位恩慈的创造主上帝,满怀悲悯之心,抱着对人类比死更强的慈爱之情;从天上的宝座上走下来,降生为人,替人而死,“使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人类因此得到了再一次的机会,可以在善恶之间再作选择∶或效忠於上帝,或效忠於魔鬼继续与上帝为敌。
  亚当夏娃之后的第十代,一方面人类在地上迅速的繁衍,另一方面,罪恶也布满了全地,以致上帝不得不亲自毁灭这个被罪所污秽的地球。根据《圣经》的记载,公元前2348年,上帝发动了一次全球范围内的大洪水来洗净地球。洪水淹没了地上一切的山脉丛林和地上的一切活物,惟有忠实的挪亚一家八口和藏於他在洪水前用120年时间所造的方舟内的动物得以幸免,以备在洪水之後再度生衍繁殖於世。有学者认为,这次事件记载於汉字的“船”字中了。(注三)因为除了动物之外,当时得救的就只有挪亚一家八口。
  有趣的是,中国传说中最古老的人物里有女娲、神农与伏羲三个人物。传说中女娲“铕土为人”“炼五色石补天”,乃是人类的始祖;神农与伏羲是与他生活在同一时代的圣人。现存的《神农本草经》,即托神农之名而作。而伏羲则被普遍认为是中国之精华八卦的创始人。最值得注意与令人惊讶的是,这三个传说人物的名字的发音,与方舟中的幸存者挪亚、闪、雅弗极为相近。这种惊人的相似性,使我们有理由相信,中国的先民们所了解的人类历史,与《圣经》的记载相去不远。
  在中国先祖的信仰中,万物都是天所造。人更是上天创造的绝作。洪水之後,挪亚实际上成了人类新的始祖。“铕土造人”的传说,必是在久远的历史年代中,对上帝用尘土造人,与挪亚成了新始祖的误传。女娲在洪水之时,“炼五色石补天”,也应该是对挪亚出方舟之後,用石头筑坛献祭,上帝将彩虹放在天上,作为与挪亚立约之记号的误传。(创8:20;9:7)。然而,有一点是肯定的∶补天之事,乃是因天下有大洪水而起。这也从另一方面证实了圣经所记载的洪水的真实性。因为科学的概率论,排除了相距遥远的两个文明,纯粹偶然地记下了同一事件以及三位同名的经事人的可能性。(注四)
  根据《圣经》的记载,洪水之后仅五代一百零一年,又有一件大背叛发生了。人类一方面广泛地繁衍生息,另一方面又沉湎於罪恶之中,公然地反抗上帝,聚众树塔入云,对上帝发起的洪水提出公然的挑战。上帝对此作出了应有的反应。这一次上帝变乱了当时的共同语,使人们说不同的语言,并将操不同语种的人分散到世界不同的地方。这次的事件大约发生在公元前2247年。因此,中国的先祖就极有可能是在当时从美索不达米亚两河流域的巴别塔(今伊拉克境内),由西向东来到中国境内的。在这里,不久之後即公元2205年,成立于中国的第一个朝代夏。
  有鉴於此,传说时期的两位帝王∶尧舜二帝,就很可能是洪水之後率领中国先祖们向东大举迁徙的两位领袖。现代中国人虽然自称是“炎黄子孙”,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向后代史学提供最多可信史料的孔孟,却不谈炎黄,而是对尧舜推崇备至。我国最早的史书《书经》开篇就是《尧典篇》。因此,以尧舜为中华民族的祖先与领袖,应当是有充分的历史根据的。
  据《书经》记载,尧舜曾向“上帝”献祭。“上帝”是对至高主宰者的敬称。中国人的上帝与希伯来人所说的上帝,其创造主的身分以及其圣德与本性的方方面面都一一对应,难分彼此。更值得注意的是两者的发音也极其相近。希伯来人称“全能者”为El Shaddai;用汉语中保存古音最完好的广东话读“上帝”一词,与希伯来Shaddai相差无几!这难道又只是一种巧合?
  尧舜二帝,及孟子提到的伊尹等,都是当时的有德之人,他们或许就是中国最早的“圣人”。他们的话常被後世的圣人所引用。我们将在本书中发现,他们所教导的道理正与《圣经》如出一辙。不仅如此,我们还将发现,中国古代的圣人所作的一些预言也与《圣经》中的一些最奇妙的预言不谋而合。虽然不是每个预言都如《圣经》中的预言那样准确无误,但却无疑地向世人证明∶
  “那光是真光,照亮一切生在地上的人。”(约1∶9)中国古代的先知们,作为天道的传声筒,为后人留下了丰富的属天的教诲。基督与撒但之间的大斗争,在中国的历史上是有迹可寻的。围绕着这些记载着上天声音的宝贵经训,善与恶之间展开了一次次传扬与销毁的斗争。但乌云毕竟遮不住光明,“公义的日头”总是照亮着中华大地上那些不断求索的诚实的人。
  《圣经》上说∶“义人的路,好像黎明的光,越照越明,直到日午。”(箴4∶18)。有真光不断的从中国古代的先贤身上放射出来,如点点烛光,将人引向那璨璨的大光《圣经》中大好的信息天国“永远的福音”!(启14∶6)
 
?
--------------------------------------------------------------------------------
注释:
  注一Merriam- Webster's Collegiate Dictionary (Springdield:10th edition,1993)
  注二∶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词典编辑室编《现代汉语词典》,(北京,商务印书馆,1983年),第1245面。
  注三:美国汉字研究学者李美基博士(Dr.Ethel Nelson),曾着书数册,专论汉字与圣经的关系。中译本有周江译:《骨头里的故事》、《儒家难解的谜》等。


责任编辑:飞悦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相关推荐:

栏目分类
福音中国网 闽ICP备14008850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