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您的当前位置: > 信仰根基 > 查经课程 > 林牧师专栏 > 正文

新神学的入侵

来源:未知 编辑:林大卫 时间:2018-06-03
导读:但8 :14 许多研究《但以理书》的人,都认定这是整个《但以理书》的核心的核心,整个最主要的信息是包含这一句话里面,而且威廉米勒耳以前就已经有人在研究《但以理书》,我们通常强调一个理论,并不是他头一个研究《但以理书》的,也不是他头一个研究但8 :
GO
 
但8:14
许多研究《但以理书》的人,都认定这是整个《但以理书》的核心的核心,整个最主要的信息是包含这一句话里面,而且威廉米勒耳以前就已经有人在研究《但以理书》,我们通常强调一个理论,并不是他头一个研究《但以理书》的,也不是他头一个研究但8:14。可是他把这一个研究透了以后,就得出一个结论,而且发起一个运动,使得我们基督复临安息日会也拿这节经文作为我们信仰的基础之一。大家都知道,有一个英国科学家叫牛顿,又有个名字叫以沙克。以沙克·牛顿是个科学家,微积分是牛顿发明的。以前科学家会算方形、三角形、圆形、球形面积,就是曲线的面积不会算,许多图表线条是曲线,不是直线。要用曲线所概括的面积去算,才能算得精确,这就是牛顿想出来的办法叫微积分,这就是数学上的一个突破,说明牛顿是数学上了不起的一个天才。现在很多科学家都为牛顿觉得很可惜,因为他的后半生用了二十五年时间去研究圣经《但以理书》和《启示录》。可见这两卷书很有学问,一般的人可能还看不出来,牛顿看出来了,他甚至把科学像物理、化学、数学等看为次要,而把主要精力放在圣经里面,是他头一个对但8:14二千三百日是从哪个时候算起?就是但9:25重新建造耶路撒冷是公元前457年。这个年代是牛顿第一个算出来的。以后有很多其他的学者也同意他的年代。可是牛顿和其他学者他们虽然是确信公元前457年,可是他们的依据,还是二手材料,不是一手材料。怎么叫一手,二手呢?就说他是根据希腊历史家所得出这个年代,一个希腊历史家说波斯亚达薛西王那一年是他的元年,这是根据一个历史家的材料,这就是二手材料。
但是本会在米勒耳大失望之后,我们把圣所道理,“洁净圣所”那句话弄清楚了。米勒耳错就错在洁净圣所的解释。二千三百日没有错。那么我们就对这一点学问把它研究透,把它巩固起来,我们就说一切的漏洞都设法把它补上,就说你有最好的学问,想要在我们信仰的基础上找毛病找不到,我们要做的这一点,因为我们是讲科学的,研究圣经是最科学的科学,是救恩的科学,不能有一点漏洞,不能有一点虚假骗人的东西,都必需是老老实实的学问,所以在这一个问题上我们本会的一些学者花了很多的时间。最后他们还感到一个弱点,公元前457年还不够牢靠,还是二手资料,还是根据一个希腊历史家的材料,就说别人还会向你挑战说:“你如何证明希腊历史家所提的公元前457年是正确的呢?”这个要是错了,那么我们就全盘推翻。我们说公元31年是主钉十字架的一年,那么还有人说是公元30年,有一些书本材料,神学常用的材料,就说耶稣钉十字架是公元30年,差一年。所以为这一年,我们还是下了很大功夫,证明耶稣钉十字架是公元31年。如果差一年,我们整个的2300日就动摇了,到最后,我们的学者就要作所谓自我批评、自我检查了,我们这个道理还有哪些弱点,经不起人检验。我们必须是我们所相信的道理拿得出来,可让任何人来检查,只要你是老老实实讲科学的人来检查,哪一个地方错了,你给我指出来。那么我们自己知道,也是说自知之明,这个公元前457年还不够牢靠,所以我们的学者一直在找材料,为这一点,主为我们安排一些材料,不能说是恰合,还是主安排的。
这个材料怎么来的呢?就是考古学家在埃及发现一些埃及古代用的纸张。这种纸张是什么做的呢?是用芦苇做的,他的芦苇跟中国芦苇有点两样,中国的苇梗那么粗,而它那种芦苇是比较细的,把芦苇梗子给压扁了,然后一正一横的用很大压力压成粗糙的纸,这是最古老的纸张,埃及人在用这种粗糙的纸张的时候,我们中国人已经能用纸浆做纸张了,这是中国的发明方法,也是比较科学的,一直传到现代。所以中国人很聪明,比埃及人聪明。致于埃及人做的这种纸,也相当牢靠,都是用芦苇梗两层压成的,一方面是牢固,二方面,埃及的气候很干燥,纸和布不发霉的,所以有的纸张能够放几千年都不坏,特别在埃及尼罗河一带,他们发现很多古代的纸张,古代纸张有一些还是什么木乃伊。它用鳄鱼的木乃伊,鳄鱼是他们的神,他们是拜鳄鱼的。鳄鱼死了,就当木乃伊,将香料加药水,防止它腐烂,再用这些废纸包起来。所以从考古学,发现的古代埃及的纸张不少,数量很多。有一些埃及纸张被一个收藏家买下来了,像中国人爱古董、爱文物的人,花钱收购文物。
外国有一个收藏家到了埃及买了一批埃及古代的纸张,有字的。他就当古董古文物去保存。后来这人死了,他的儿女对这个没有兴趣,当时把它卖掉算了,卖给一个博物馆,博物馆就把这一批纸张陈列出来,后来被一个人,也不知他怎么搞的,他肯花钱,肯费精力,把一批纸出版了,出版在《考古学家》的一份刊物上,这刊物被我们安息日会的学者,我过去读神学的时候上过他课的,他的名字叫胡德老教授。他在报刊上看到这个埃及的纸张的文字,他一看这些古代的纸张是什么呢?是经商做生意人写的发票,他们写的发票就有两个日历,像现在我们挂历上有阳历,有阴历一样。他们有埃及年月日,还有波斯的年月日。这个埃及人跟波斯人经商开的发票。所以在这里埃及人用埃及的年月日,再写上波斯的年月日,这就是第一手资料,这不是历史家随便写的了,这就是当时当代的人写的发票,发票上写的年月日不会错。所以就根据这一个发票就肯定下来,过去我们波斯的年月日,都是靠希腊的历史家留下来的记录,希腊历史家是以什么为根据就不知道。现在我们就直接找到埃及商人和波斯商人开的发票,我们就知道波斯某年某月某日是埃及的某年某月某日,埃及的年历跟现代的阴历我们有这个表的。就是波斯的没有。现在我们就有这么的一点根据了,也可以把波斯的亚达薛西王第七年,跟现在的阳历公元前457年对上号了,不错,我们没有错。以沙克·牛顿的公元前457年也没有错。我们可以说补上了这个漏洞,我们的信仰根据现在是牢不可破,没有任何人能用科学方法证明是错了,没话可讲。所以我们这个道理都是正确的,我们不靠一个人虚张声势说“我是真理,我是对的。”不须要这样。我们得脚踏实地,拿得出根据来。所以怀师母也说过:“我们的信仰到最后要经受全世界一切学者严格的检验,”我们要作好准备,我们不但笔记本上要有,我们的肚子里也要装上,我们学到一定程度要随时能拿得出来,不一定要翻我们的记录本。最重要的公元前457年这些证据我们要交代得清楚,这是一方面。
牛顿还没有去世以前,他已经发觉了一些现代派的神学家,就想办法要推翻《但以理书》说“它不是但以理写的,是另外一个人冒他的名写的,这是什么时候的人呢?是过了400多年,在巴勒斯坦,是随便为了某种需要,冒了但以理的名所写的历史。他写的历史是用预言的体裁,好像是说预言,其实预言的事情老早就发生了。这样就把整本《但以理书》推翻了。这种学说还得到不少学者的赞同,这些学者都说自己不相信上帝,甚至他还是神学教授,却不相信圣经是上帝所默示的,说圣经是文学作品,是古代有名作家的言论,哲学思想,所以叫人文主义,就说这个都是人的文学,不是上帝默示的。他们要推翻整个《但以理书》。就在这时候,以沙克·牛顿科学家有一句名言,他说:“任何人想推翻《但以理书》,他就是颠复基督教,因为基督教的基础都在《但以理书》里。”牛顿的眼光很准确。《但以理书》是基督教信仰的基础,所以我们今天讲《但以理书》、《启示录》说明是没走错路,我们就是走上正路,我们看到的真理就是牛顿看到的真理,我们现在维护《但以理书》的真理,正因为它是基督教的基础,不能够推翻,你推翻就是颠复基督教。所以我们今天利用这个时间对大家讲一讲,这里头有阴谋,有撒但的阴谋。撒但就是向来要推翻基督教。现在威廉米勒耳把2300日算出来了,安息日会把洁净圣所搞清楚了。撒但两个都要去破坏,他破坏的方法总而言之是很巧妙的。那么我们既然把这个作为我们的使命,我们肩负起来的责任,我们要看清撒但要怎么样破坏我们的工作。
怀师母很早就说了,“将来就有人要立一些奇谈怪论,就说天上根本没有圣所。”这是一种说法。在他还没有这样说之前,有人说耶稣一升天就进入至圣所。那么这就说明了敌人就想打乱我们的视线,我们要儆惕,要仔细研究我们的信仰,要识破敌人的一切的诡计。
福特本来是本会的一个传道,可是他在受洗的时候就不相信圣所的道理,那他怎么受洗的呢?他就蒙混过关。考问信德的时候,一问一答地答得很准确就给他受洗了,后来他去传道,去得博士学位,得了一个不够,得了两个。当时安息日会圣经教授是数一数二的。就在这个时候,有人就发觉了他讲的,特别在课堂里所讲的不大对头,是谬道。他这人是两面派。他到外面去讲的道,和在教堂里讲道,你听不出一点问题来,地地道道,标标准准的安息日会的真理。他到课堂里去,是另外一套,就撒布他的种子,说“圣所道理有问题,什么什么问题”一些学生,没有基础的青年,都把它吃进去了,就很佩服他敬仰他是一个大博士。两个博士学位,一个在美国学的,一个在英国学的大教授。所以他在16年里培养出来的传道人,都是对圣所抱怀疑观点,他这样把圣所的道理破坏了,你这个安息日会的不要存在啰!现在我们凡是受福特影响的神学家,唱什么调子呢?就说“我们要走上基督教的主流。”意思说我们是分流,我们是旁门左道,我们回到主流去吧!主流就是不要讲圣所的道理。结果跟别人就差不多,你取消圣所,你就没有什么特点了,因此你这个安息日也没有什么基础了,因为圣所去掉了,约柜里头十条诫命也可以不去研究了。圣所至圣所里是十条诫命,进入至圣所我们才明白安息日的道理。他们说没有圣所,安息日也就不要提了。所以凡是相信福特的那些人守安息日很马虎,不把它当成什么的要道来讲。
所以我们在这里要从好几个方面来研究这个问题。先来看明白敌人是如何破坏我们的信仰的。所以我感到我们现在中国的教会能同美国的教会脱离关系也有一定的好处,因为他们那里所谓现代派的思潮是很严重的。现代派思潮大概50年代开始。所以对神学教授不问他的学位,是问他是不是真正爱主。但有一些教授虽然没有什么博士学位,甚至学识也没有,因为他们很虔诚,圣经很熟悉的,而且是很热心很爱主的。所以凡是在他的生活有影响,有榜样,他一般的谈吐很影响学生向上的,帮助学生摆正态度。第一,像这样的牧师,在课堂里不开玩笑的,在讲台上也不引人发笑的。牧师是代表上帝讲话。上帝有哪一句话是逗人哈哈大笑的,有没有?没有。但是往往有这样的人,在讲台上说一些笑话,还有些像讲相声,这样就不是虔诚的态度。我们最需要的是圣洁的榜样,牧师在台上是上帝的代言人,替上帝讲话,是“耶和华如此说”。非常神圣的,一点不能有轻浮的态度,所以如果我们选一个教授,光看他的学位,至于他是否真正爱主,真正献身,有正派作风的人就很危险。
在美国就有一种叫做新神学,就是福特的神学,现在叫新神学,也就是新派。我有个同学,他的妹妹和弟弟都可以说还是坚持真理。这个姐姐已经抛弃信仰了。我就向他弟弟和妹妹打听她是怎样放弃信仰的,弟弟妹妹都到中国来过的。向他们了解这个姐姐,他说姐姐就是先听了福特。福特开除以后,他还在讲道。他的牧师证书收回去了,教籍没开除。他的教友名字是被记在太平洋大学,就是过去在念书的大学教会的名册上,那个时候,那里的教友一半以上同情福特,所以无法开除教籍,这说明他的影响那么大,到现在他还是我们安息日会教友,在外面自由传道。我这个同学,她先是听了福特的教训,就说路可以放宽了,不必走窄路了,引上永生的路是宽的了,那么她就头一个接受了。因为向来她这个人长得漂亮,她就爱打扮,那么路放宽了,她就打扮起来,我看过她的照片。耳环啦,什么玻璃球啦,都戴起来。她弟弟和妹妹告诉我,她进了福特的教会不久,后来就干脆完全走出去了,不信了。据说很多人是走这条路的,先爱听他放宽这条窄路,既然放宽了,就走向灭亡了,就这么很简单。愿主帮助我们学耶稣的样子,心里柔和谦卑。阿们。
责任编辑:飞悦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上一篇:耶和华如此说
下一篇:最后的神迹奇事

相关文章:

福音中国网 闽ICP备14008850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