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您的当前位置: > 信仰根基 > 查经课程 > 林牧师专栏 >

论更改安息日的问题

来源:未知 编辑:林大卫 时间:2018-06-03
导读:我们邀请您与我们一起遍览圣经全貌、探求真理宝藏。愿那圣善的灵藉着生命的道,变化你我的人生。愿我们的额头都盖上,永生上帝的印,欢喜迎接基督的荣临。盖印人生从读经开始。

 
全部新旧约圣经中,没有片言只字说上帝在创造世界时所设立的安息日,已经由祂更改为星期日。相反地,圣经中有以下的话告诉我们上帝决不更改亲口所宣佈的诫命:
上帝说,“我必不背弃我的约,也不改变我口中所出的。”(诗39:34)“我知道上帝一切所作的,都必永存,无所增添,无所减少。上帝这样作,是要人在祂面前存敬畏的心。”(传3:14)
“耶和华的律法全备,能苏醒人心;耶和华的法度确定,能使愚人有智慧;耶和华的训语正直,能快活人的心,耶和华的命令清洁,能明亮人的眼目;耶和华的道理洁净,存到永远。”(诗19:7-9)十条诫命既是全备完善的,就没有改良的可能。故此圣经中没有一句话说十诫是可以删改的。
耶稣说,“莫想我来要废掉律法和先知;我来不是要废掉,乃是要成全。我实在告诉你们,就是到天地都废去了,律法的一点一划也不能废去,都要成全。所以无论何人废掉这诫命中最小的一条,又教训人这样作:他在天国要称为最小的,但无论何人遵行这诫命,又教人遵行,他在天国要称为大的。”(太5:17-19)“人子是安息日的主。”(太12:8)
 
异教的影响
 
“你们要谨慎,恐怕有人用他的理学和虚空的妄言,不照着基督,乃照人间的遗传和世上的小学,就把你们掳去。这都是照人所吩咐的所教导的。”(西2:8,22)“信中有些难明白的,那无学问不坚固的人强解,如同强解别的经书一样,就自取沉沦。”(彼后3:36)“他们从我们中间出去,却不是属我们的;若是属我们的,就必仍旧与我们同在。我将这些话写给你们,是指着那些引诱你们的人说的。一切的灵,你们不可都信;总要试验那些灵是出于上帝的不是;因为世上有许多假先知已经出来了。”(约壹2:19、26、4:1)
以上各节经文说明,当使徒还在世时(即第一世纪)教会中已经有许多异端传开,这些异端以当时盛行的希腊哲学和理学为基础,设法用人的聪明来讲解上帝的奥秒。例如,他们强解圣经来证明“复活的事已过。”(提后2:16-18)他们给圣经中许多明显的经文加上一层“属灵”的奥意,藉此否定了上帝诫命的权威。他们用复杂的学理和玄妙的幻想来代替纯正的福音。上帝用明文启示的真理,他们却都看为幼稚简单,反而专要探讨上帝所没有显示的奥秘.原来”隐秘的事,是属耶和华我们上帝的,惟有明显的事,是永远属我们和我们子孙的,好叫我们遵行这法律上的一切话。(申29:29)。可见,纯正的真理是不能脱离法律的实践的。可惜常有人疏忽实践,而陶醉于脱离现实的哲学,借此逞显自己的聪明,而离弃那以“敬畏耶和华”为开端的智慧。
新约圣经的内容全是以旧约经文为背景和根据的,但这个注重学理的宗派(通称“知识派”)却完全否定了旧约经文,不承认犹太人的上帝与新约的基督有直接关系.他们憎厌一切与旧约有关的事,并且轻看十条诫命,否定它的权威。他们追求一个更”属灵”更”高深”的宗教。他们诬蔑那些忠守十诫的人为受了”捆绑”的人,而以为自己是”自由”的。圣经说”他们应许人得以自由,自己却作败坏的奴仆;因为人被谁制服,就是谁的奴仆。”(彼后2:19)
在第一代使徒去世之后,各种各色的异端,邪说便侵入了教会。其中比较显著的乃是。
(1)拜偶像,即为耶稣和众使徒造像,向他们跪拜。
(2)以洒水礼代替浸礼。
(3)以星期日代替安息日。
此外,教会的标准普遍降低,许多世俗的风气和异教的教义和习惯逐渐渗入了教会。这也是由于教会的领袖一味迁就异教徒。邪教徒因为见基督教会堂中没有神像,便说基督教是“无神派”,故此教会中也逐渐摆出耶稣的像了。又因邪教习惯在星期日聚会。但在初世纪,各教会依然遵守安息日,并没有因在星期日聚会而废除安息日。
 
异教守太阳日的传统影响
 
由于日月星辰各天体的显著地位,一般不认识真神的民族就容易崇拜这些天象。圣经有如下记载:“恐怕你向天举目观看,见耶和华你的上帝为天下万民所摆列的日、月、星,就是天上的万象,自己便被勾引敬拜事奉他。”(申4:19)
根据圣经的记载,古犹太人有一度也曾效学异教徒敬拜太阳的。如结8:16、17说,“他又领我到耶和华的内院。谁知,在耶和华的殿门口、廊子和祭坛中间,约有二十五个人,背向耶和华的殿,面向东方拜日头。他对我说,人子啊,你看见了吗?犹太家在此行这可憎的事还算为小吗?”
古时犹太国王约西亚在热心改革宗教时,曾将国内许多偶像破坏。“又将犹太列王在耶和华殿门旁,太监拿单米勒靠近游廊的屋子,向日头所献的马废去,且用火焚烧日车。”(王下23:11)这说明崇拜太阳的宗教从上古时代就有了。不论埃及、巴比伦、波斯、希腊、罗马,都有拜太阳的传统。埃及的太阳神叫作“拉”,巴比伦称之为“沙马斯”,古推罗西顿称之为“巴力”,波斯的太阳神是“米斯拉”,希腊名为“希腊利奥斯”,罗马人则谓之“阿波罗”。以上所引的经文告诉我们,在犹大王约西亚的时候(约公元前650年)拜太阳的宗教是用马和马车作为太阳的象征物的。直到公元275年,罗马帝国的货币上仍用四匹马为太阳神的符号的下半部,上半部则是太阳神的头像,并刻有“SOL.DOM,WP.ROM”字迹,译为“太阳,罗马帝国之主”。这说明太阳教的悠久传统,虽经一千年的递传,仍保持它的特点。另个显著的的特点就是它以星期日为崇拜太阳的日子。
根据这个传统,罗马皇帝君士坦丁曾于公元321年颁布有史以来头一道吩咐人遵守星期日的法令。这道法令吩咐一切城市居民和官员必须在“可敬的太阳日”(Veneyabiligdiesolis)休息,但为了不误农时,农民可以继续耕作。在当时这种普遍尊敬太阳日的情形之下,教会太阳日聚会讲道,也是很自然的发展。但在初世纪,太阳日的聚会并没有完全代替安息日的宗教生活。许多地方的基督徒每星期赴两次宗教聚会。
教会在星期日聚会礼拜的最早历史记载,是在教父犹斯丁写的“辩解首篇”(写作年代约在公元150年),今摘译片段如下:
“在太阳日,凡住在城市或农村里的同道都聚集宣读使徒和先知的遗著,然后由会督讲道……讲道之后,我们都起立祷告。祷告既毕……便献上饼、酒和水,会督照先前一样热情地祈祷感谢,众人随以喜乐的心情叫“阿门”,作为结束。此后,那些被献的东西就分给一切赴会的人,并由执事送给没有赴会的同道。……我们都在太阳日聚集,因为那是上帝在创造世界时开始在黑暗的虚无中作工的日子,也是我们的救主耶稣从死里复活的日子,因为祂是在星期六的前一天被钉十字架,而在星期六的次日,即太阳日向使徒和门徒显现的。”
从以上的记载我们可以断定,在耶稣复活升天百余年之后,已经有一些教会在星期日举行礼拜了。这已经是在最后的使徒(约翰)去世之后约50年。但请注意,犹斯丁所提供的理由是很成问题的:
(1)他不能引证上帝的一句明文吩咐作为守日子的根据,而只用人的推理来为这个风俗辩护。
(2)他既提到上帝的创造,就理应遵从上帝的明文吩咐,守祂在创造天地时所设立的安息日;如今他反而无视上帝的话,又提出自己的理由来支持自己所维持的“圣日”,这岂不是“以人的遗传,犯上帝的诫命”吗?(太15:3)
以上的话足以说明,我们一离开圣经,就会遇见许多违反圣经的教训,尽管写作的人是很有声望的教父。故此应强调指出,惟有圣经才是我们信仰的根据和基础。
 
太阳日逐渐取代安息日的经过
 
虽然在公元150年已经有些教会在星期日聚会礼拜,但直到第四世纪为止,仍有许多教会遵守安息日。约于公元350年,有《使徒宪典》出现,它是当时代的人假借使徒的名义编写的教条,有八卷之多。内中有二段有关安息日和星期日的条例,第一段记在卷八第三十三章:
“我彼得和我保罗命定:凡作奴仆的要作工五天,但在安息日和主日(按:星期日的误称,下同)停工到礼拜堂去,为要得到宗教训育;在安息日对创造的事,在主的日子对复活的事受教。”
在《使徒宪典》出现的同时,罗马皇帝在老底嘉城曾召集一次宗教会议,制定许多宗教法令。今将有关安息日和星期日的法令摘译于后。
“第16条:在星期六要朗诵福音书和圣经其它文选。”
“第29条:基督徒不可效学犹太人守星期六的方法,却要在该日作工。如果他们效法犹太人,就与基督无关。但要特别尊重主日。既为基督徒,就尽可能不在这日作工。”
“第50条:在封的预备期间,不可遵守圣徒纪念日,除非在星期六和星期日。”
由以上得知,第四世纪的信徒中仍有不少遵守安息日的基督徒,但守星期日的习惯已经占了上风。
及至第五、六世纪,星期日已经成了欧洲各地教会的固定节期。589年在法国拿尔邦召开的宗教会议通过了以下法令。
“无论自主的、为奴的,戈特人、罗马人、叙利亚人、希腊人或犹太人,一律不准在主日作你的工作。除非有特别必要,也不准使牲畜劳作。如有冒犯的,自主的罚款六所利地(每所利地约合人民币拾元),为奴的受鞭打一百下。”(摘自德文《宗教会议史》卷三286章)
从第四世纪到第十三世纪,在欧洲各地召开的多次宗教会议中,对星期日已定如同以上一样苛刻规定的,有十余次之多。但每次的法令中并没有提出圣经明文为权威的依据,而只以教会所掌有的政治权势来压服人。这正应验了但以理的预言:“他必想改变节期和律法。”(但7:25)。既是“想改变,”表明这只是个企图,不是上帝所承认的事实,也不是一般忠实的基督徒所承认的。在罗马教廷得势的时期中,各地依然有忠守安息日的信徒。罗马城内也有他们的踪迹。因公元600年前后,教皇贵格理一世曾对罗马城居民发佈反安息日的通告,今摘译“上帝仆人贵格理致他所最爱的罗马市民;近来发展有悖逆分子在你们中间散佈与神圣的信仰相反的异端,甚至禁止人在安息日作工。他们是敌基督的传教士,,因敌基督来到时,他必吩咐人在安息日不作工,象在主日一样……他强迫人效法犹太人,恢复律法的形式,守安息日。”(《尼西亚会议后期教父遗著》卷十三第十三册第一信函336页)
由此可见,教皇掌权之后,他就敌视上帝的诫命,禁止人守安息日,同时仍有忠实的信徒,不怕教皇的命令,坚决遵守上帝的诫命,后来他们在罗马市区遭受迫害,便逃到北部山区,长久保持真理的亮光。
在欧洲其它地区也有忠实守上帝诫命的人。公元600年前后,爱尔兰有一名哥伦巴的教徒,发起一次规模较大的布道运动,他的门徒走遍了欧洲大陆,引起了罗马教廷的注意,教皇便发动多次消灭“叛教徒”的十字军战役。教皇竟要出动军队进行镇压,这足以说明反抗他暴政的人不是少数。据历史记载,哥伦巴是守安息日的。(见阿达曼著的《哥伦巴传》96页)
西欧各国其它守安息日的基督徒也经常受到梵蒂岗的迫害。因地区不同,他们分为许多派别。在各代教皇反叛教徒的训令中,可查见十余种派别的名称,但对于他们的信仰没有详细资料。其中守安息日的团体,有一个是称为印撒巴抻(INSABBATI)的。“撒巴提”是“安息日”的圣经原文。
关于东欧的教会,查第十一世纪的罗马教皇理欧九世曾与东欧的主教锡路拉利马发生纠葛,控诉他说,“你们同犹太人,遵安息日,也同我们守主日。你们这样作,就是效学拿撒勒宗派。他们如此行,为要一面接受基督教,而同时兼守犹太教。(米恩编《教父遗著大全》卷一四五第936页)由此可见,东欧教会在十一世纪仍保持着守安息日的习惯”以上所谓“拿撒勒宗派”显然指当时信仰基督的犹太人,即徒24:5所记“拿撒勒教党”的后代。他们是忠守安息日的圣徒。
北非洲埃提阿伯的教会也是多年遵守安息日的。他们从使徒时代就奠定了根基(见徒8:26-39),惟因地理条件,他们多年与欧洲教会隔离,到十六世纪才恢复交通往来。公元1534年,有一个来自埃提阿伯的使官向葡萄牙国王说明埃提阿伯教会守安息日的理由说:“上帝创造天地的工作完成之后,祂就在那里安息。上帝既定这日为圣,我们若不忠心遵守,显然是违犯上帝的旨意和诫命。祂宁愿天地废去,不愿祂的话作废。因基督来,不是要废掉律法,乃是要成全,所以我们守这日,不是要效法犹太人,乃是要顺服基督和祂的使徒……我们也遵守主日,纪念基督复活,像其它基督徒一样。”(葛底斯著《埃提阿伯教会史》87、88页)“埃提阿伯”又称“埃塞俄比亚”。
葡萄牙政府便派人去说服埃王撒登戈投诚罗马教廷(公元1604年)王便颁布法令禁止人民守安息日,但人民抗拒了王的法令,引起了全面性的大革命、终于迫使国王收回成命,宣布宗教自由。
以上是欧洲和非洲基督徒守安息日的简史。在亚洲的基督徒自古以来也有安息日的。与中国历史发生过关系的景教,如今在土耳其和伊朗的边界至今仍有信徒存在。根据西安景教碑上记录和现代历史家的考证,景教徒也是遵守安息日的。查我国近代史,太平天国的“拜上帝教”以安息日(星期六)为圣日,但计时于子夜起止(见顾长声著的。《传教士与近代中国》第79、85页)
从以上的事实可以看出,真神上帝的纪念日在各个时代和国家都有人遵守。但这些为真理作见证的人,正像启12:6的“妇人”是“逃到旷野”的。现今凡继承他们传统的,也就是那些“守上帝诫命,为耶稣作见证的”“其余的儿女。”近一个多世纪以来,在圣灵带领之下,有一班忠实的信徒看明了安息日的亮光和基督复临的真理,便成立了基督复临安息民日会,继承了古代圣贤“补破口”的工作。今天本会的信徒已经遍及全世界190个国家,此外,世界各地也有不少基督徒是因为发现安息日的真理而自发守圣日,没有正式参加有组织的教会的。他们是圣灵直接作工的果子,说明这复兴工作是出于上帝的。
启14:6、7说,“一位天使飞在空中,有永远的福音要传给住在地上的人,就是各国、各族、各方、各民;他大声说,应当敬畏上帝,将荣耀归给祂,因祂施行审判的时候已经到了,应当敬拜创造天地海和众水泉源的。”(启14:6、7)
凡敬拜创造天、地、海的真神上帝的人,势必遵守祂所设立的安息日。近代在全世界发起这个恢复守安息日的运动,正应验了《启示录》的这段重要预言。天使的信息所说,“将荣耀归给祂。”其含意就是要世人尊重上帝的权威。中古世纪,那罪恶的“大罪人”掌权时,发布星期日的法令,便有多人遵从,上帝的荣耀被教皇夺去了,现在有天使发动普世性的运动,号召一切忠心服从上帝的人不可维护“大罪人”罗马教皇的权威却要拥载基督为王,将荣耀归给创造天地的主,故此凡是上帝的真儿女,一定要大胆站出来,为祂的权威斗争。
 
责任编辑:雅比斯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上一篇:面向永恒
下一篇:图谋大事
福音中国网 沪ICP备17039472号-1

在“\templets\skin@pcmoban\comments.htm”插入第三方评论代码!
推荐使用友言、多说、畅言(需备案后使用)等社会化评论插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