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您的当前位置: > 信仰根基 > 查经课程 > 林牧师专栏 >

预言之灵(二)

来源:未知 编辑:林大卫 时间:2018-06-03
导读:我们邀请您与我们一起遍览圣经全貌、探求真理宝藏。愿那圣善的灵藉着生命的道,变化你我的人生。愿我们的额头都盖上,永生上帝的印,欢喜迎接基督的荣临。盖印人生从读经开始。

林后4:7
我们现在要继续研究预言之灵的恩赐。
怀师母最爱引用这一段经文,你若读她的著作,常常碰到这一句话,她经常讲到自己是一个无用的瓦器,但是它里面装的是宝贝,“我们有这宝贝放在瓦器里,要明显这莫大的能力是出于上帝,不是出于我们。”对于怀爱伦的所谓权威,对于她的著作同圣经的关系,经常有人展开争论,那么今天我们也要对这个问题研讨一下。
赛8:20
“训诲”在英文圣经是“证言”或“见证”,这里译为“训诲”,在圣经里面用得很多,约翰也爱用这话。(启1:2)
“人当以训诲(证言)和法度为标准”。这训诲(证言)指什么?指先知的书,先知讲话就是向你作见证。
英文圣经:“人当以律法和证言为标准。”律法就是上帝的律法,证言就是先知奉上帝的名所讲的话。在老底嘉的书信里,耶稣作自我介绍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启3:14)
我们知道老底嘉教会是代表最后上帝的一个教会,所以耶稣对我们讲话的时候,祂就针对我们教会的两个特点,一个是安息日。一个是有预言之灵,有耶稣的见证。耶稣向我们作见证的时候,是这么说的,“那为阿们的”。阿门就是“实在”。阿们什么意思呢?实在。就是“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所以祂在这里说:“那为阿门的我就是阿门,我就是真理,我每一句话是完全靠得住的真理。”
“为诚实真实见证的。” 祂再一次强调,祂的话完全可靠,叫作诚信,完全真实,而且见证祂是向我们庄重的发言。换一句话说,你们不是有预言之灵的恩赐吗?那么我就是藉着这预言之灵向你们讲话。你们不是守安息日纪念上帝创造吗?我就是在上帝创造万物之上为元首的,我最有资格向你们讲话。最标准最基础的律法是什么?在伊拉克发现的两块石板,上帝亲手写的十条诫命。(请参阅《上帝的字迹》)。“人当以律法和证言为标准”那么最根本的律法就是那两块石版,在约柜里面,上帝亲手刻写的。这是最根本的基础的标准。
上帝就有摩西写的五卷律法书,放在约柜旁边,这就是第二集了,第一集最根本的就是十条诫命,法版。第二集是摩西的五卷书。
尼8:1-6,8
这就是摩西的五经。请注意:摩西五经,当然也包括十条诫命。
十条诫命在《出埃及记》第二十章和《申命记》第五章都有,他们就在那一天大清早一直读到响午,读了三十个小时。自摩西一直到了他们从巴比伦回来,他们的圣经就是这五卷书,这是最基础的标准,包括十条诫命当然在里头。以斯拉和尼希米他们是很敬虔的领袖,除了摩西五经之外,也收集了其它的经书,就是先知书,那个时候已经写成的不少了,《撒母耳记》《列王记》《历代志》和《以赛亚书》《耶利米书》《以西结书》大先知的书,已经有很多这样的书了。我们读到《但以理书》里面也提到《耶利米书》看到主是准备过了七十年就让祂的百姓回到耶路撒冷,这说明犹太人回到巴比伦的时候,那些虔诚的像但以理、以西结一样的这些人,他们是把一切的这些经书带走的,而且我们现在晓得了摩西砸碎的那个法版,他们也带着走的,所以现在他们又带回来了,从巴比伦又带回来摩西的五经。在这里就不提到别的书,但是我们知道有别的书,从这个时候开始,以斯拉,尼希米就把其他的经书编篡成为旧约圣经了。就在这个时候有一些当代的先知;一个是撒迦利亚,一个是哈该,他们造圣殿的时候这两个先知在鼓舞,勉励,督促教育他们。这两个先知写的书,以及以斯拉,尼希米他们把它收集起来。可是后来他们去世了,那么继续还是有一些敬虔的文士,就把这些经书收集起来,这一个他们称为正经,就在公元前400年可以说是已经定下来了,大家公认为上帝的经书。而且从那个时候起,任何其它的所谓经书,都插不进去了,就没有它地位了,虽然你认为是受上帝感动写的经书,没有人能承认你这个是经书了。这三十九卷圣经已经定下来了,也可以说是已经封闭了。
所以现在有这么一个问题,上帝的话,是不是就到玛拉基为止?我们知道在公元前250年左右,埃及的亚历山大城,有一批学者,他们意识到有很多的犹太人已经在外国生活了好几代,他们用惯了希腊文了,对自己的国家的犹太人的语言不很熟悉了,所以他们就主张把旧约圣经译成希腊文,他们译了大概是几十年时间,就把整个旧约圣经译成了,而这旧约圣经就叫七十士译,七十士就是七十个学者在一起译的。七十士译成的旧约圣经,有这么十几卷书是叫做次经,不是正经。这十几卷次经,就不被犹太当局所承认,是亚历山大的学者把它译成希腊文,把它编在旧约圣经里面。但是耶路撒冷的宗教领袖们,不承认次经的,因为次经里有一些是不大符合圣经的教训。但是次经也有参考的价值,特别最后二卷《马加比书》是写历史,就是玛拉基以后的历史,所以现在有参考价值。但是犹太当局凡是敬虔的一些领袖,他们不承认那些在玛拉基以后写的经书是圣经,而且耶稣引的圣经没有次经的内容,耶稣的话里特别强调一个先知但以理,太24:15,提到“先知但以理”和“行毁坏可憎的”等等。
那么现在有这个问题,所谓圣经,是不是就一定不能动了呢?不能再出现上帝所默示的话了呢?是不是从此你就把上帝的口封住了呢?等于是如此了。你如果说上帝的圣经到公元前400年玛拉基为止,以后上帝不再感动什么人讲话了,那么这个也不合理,上帝是活的上帝,永生的上帝,你怎么能封住祂的口呢?祂如果再兴起一个先知,叫他奉祂的名讲话,你就不承认吗?所以这是很现实的问题。我们知道耶路撒冷被毁以后,有一批犹太领袖在亚米尼亚开一个宗教会议,重申圣经是三十九卷,他不承认有其他的圣经了。在他们的认识当中,上帝的启示到此止。耶稣在世的时候,祂也是“经上记着说”、“律法上是怎么写的,你是怎么念的。” 祂是这么经常很严格的按照圣经的道理讲的,祂没有一次说将来还有新的经书,耶稣倒没有那么一句话,可是祂说祂要赐下一个保惠师,保惠师要做很多的事。
约16:13
这话里头有这个意思,就是真理的圣灵,是上帝向人讲话的一个媒介,肯定上帝的口没有被封住,上帝还是要向人启示真理,还是有上帝所默示的经书要出现的。这一句话里头,也就是等于圣灵这一点。
彼后3:15-16
“别的经书”这一句话说明,彼得把保罗的书信已经看为经书了,所以我们在新约圣经里面可以找到凭据,证明上帝所默示的圣经,在耶稣降世之后,还有一批出来,就是新约圣经,这个称呼新约圣经是后来才出现的,这个怎么收集的呢?我大概给大家介绍一下:四福音书,据说还不止四个福音书,但据了解四福音书,很早就流传了,各个教会他们都是用手抄本的,他们传阅,在聚会的时候宣读,然后有《使徒行传》《保罗书信》《彼得书信》这些书信他们都妥为保存,却看为是经书,跟旧约圣经一样的有权威。许多教会所收藏的这些经书,据统计,许多人在印刷术发明之前,他们誉写了很多手抄本。据各图书馆统计,超过一千本之多,这些手抄本它的年代是什么时候抄的,我们不能肯定,反正都是早几百年遗留下来的,这些手抄本里面有的手抄本跟另外一个比方巴黎 图书馆里的手抄本对照一下,有差别,一句话跟那里的一句话可能多一个字或者少一个字,字母拼的不一样等等有差别,所以这样就兴起一个学问,专业对照这些手抄本,必须要得出一个可靠的原本,就是到底这一节经文上帝或者耶稣是怎么说的,所以这是很繁琐的,很费精力,就是收拾很多手抄本,把它复印出来,把它都聚拢来,一个一个的对照,很费时间的。所以现在出来的希腊文圣经,它有边注,有的就很复杂的把圣经某一个字加注。中文圣经也有很多地方是这样的。例如:
提后3:16
注意下面这小字(或作“凡上帝所默示的圣经)这一个“是”字就没有了,事实上原文没有这个“是”字的,“凡上帝所默示的对经,于教训,督责,使人归正,教导人学义都是有益的。”
提后1:12
小字怎么说?(或作“他所交托我的”),一般人看见这小字就莫名其妙了,怎么搞的,上面说“我所交付他的”下面又说“他所交托我的”到底是谁交付谁呢?我们再对照一下:
提前6:20
注意这个“托付”吧!这里的“托付”和提后1:12的“交付”原文就是一个字,“被托付的东西”。这个“被托付的东西”,也没有说是谁托付谁,它原文就是一个“被托付的”所以在提前6:20就译作“你要保守所托付你的”,这就比较清楚了。但现在到了提后1:12,它原文也没有说是谁托付谁,只说“所托付的”,所以读的时候,你自己要考虑,到底是谁托付谁,那么这就说明人的语言有一个缺点,不够明确,有时候外文比中文明确,有时候中文比外文明确,我就举这么一个例子,帮助大家知道,一方面写圣经和翻译圣经都是可以说是一道关,受上帝圣灵感动一个先知或者使徒要发挥他的一点技巧和本领。上帝的圣灵在人身上作工,不像魔鬼的鬼灵附在身上。圣灵感动一个人的时候,这个人的头脑是完全清醒的,上帝的圣灵感动他,让写一句话,那么他写这句话的时候,上帝不一定告诉他每一个字怎么写,而是给他一个感想,一个深刻的印象,让他用自己的话写出来,所以你看圣经时每一卷的风格都不同的,所谓笔调,文风都不同的,各有各的特点,上帝就要用一种方法写成祂的圣经。
耶稣用唾沫和泥给瞎子抹在眼上,他去一洗就看见了,泥土代表人,祂的唾沫代表上帝的话,上帝的话通过一个人写成圣经,不能叫瞎子看见,但是这沙土叫眼睛难过,代表什么?人的弱点,。我们一看“托付”这个字,是我托付你,你托付我,我们感到好像是有点吃不下去,感到不好消化,是吗?但是尽管上帝的话能叫瞎子看见,尽管是上帝的话和了泥土,有一定的缺点,叫人眼睛难过,但是最后还是看见了。就是这个意思。所以这圣经是如此,你不要在里头找毛病,你要硬找毛病,你找得到的,你就会跌倒,就成为你的绊脚石。但是,我再说,这就是那个沙土,你不要为这一点河土就抱怨说上帝的圣经是怎么搞的。不能这样说。它是上帝所默示的,但是通过人为媒介,有人的语言的一些缺点错误,所以到现在为止,有一些字,一些希伯来文,一些希腊文的字,一些学者,写了很多文章,就动脑筋,专门研究一个词,应该怎么翻,你说这样对不对?对。就是要我们人用尽上帝给我们的一点聪明,去解决先知或使徒所用的那一个词,所以耶稣就说“你是怎么念的,律法上是怎么写的?”就是我们要根据圣经里的每一个字,去研究上帝的话。
现在我们还要来到这一个问题,就是标准的问题,先是十条诫命,摩西五经,先知书。犹太人说:“到此为止。”耶稣说:“不,还有呐,还有新约圣经。”犹太人固步自封,不承认新约圣经。“对不起,你们就停在那里好了。”他们一直停在那里,到现在还在等弥赛亚降临,真的可怜得很啊,所以我们千万不能固步自封。那么新约圣经来了,经过许多教会开会一起研究,最后也定下来二十七卷,也是经过争论讨论,开了多次会议,最后还是一些虔诚的人大家讨论的后果,他们就认定了二十七卷是新约圣经,“好,到此为止。”但是耶稣说:“不,还有还有,因为新约圣经里面说有预言之灵的恩赐随着教会,你需要的时候,上帝还是要讲话的,你又把它封住了,仍爱这么作,把上帝的口封起来,不让讲话了,我们到此为止。要知道上帝,只要看圣经就行了。”是,圣经是上帝的话,可是上帝还是要通过先知讲话的,所以我们认定预言之灵的恩赐,是上帝继续向祂现代的百姓讲话,这是从上帝那里来的话,还是上帝的权威,你怎么去理解预言之灵的著作,就是怀爱伦的著作呢?你难道说怀爱伦著作就是圣经吗?我们不这么说,你要这么说,给别人设下绊脚石了。“你又是多了一个经书了。”我们不是这个意思,我就爱拿这个作比方(手里拿着一支药)“这个是什么,你看到吗?”眼药水。这一支小瓶的眼药水,就代表预言之灵的著作,里面的药水,就是上帝的话,你打开预言之灵的著作,不论是《历代愿望》也好,《善恶之争》也好,里面充满了圣经的话,它经常引用圣经,而且应用的地方很恰当,请注意:你读的时候,她引一节经文,引得很对头,正是用在这一个题目上,就像一滴眼药水正好滴在眼睛上,就是这么恰,我有一个深刻的印象,就是预言之灵的著作,就是上帝的话,她就把上帝的话用在恰当的地方,你最需要听的几节经文她讲给你听,用在你这个问题上。
有人还用放大镜作比方,我们大家都见过放大镜,预言之灵的著作就是圣经的放大镜。还有人拿它比作望远镜,老远的东西你看不清楚,你用望远镜一看就清楚了,这就是预言之灵的恩赐,就是我们余民教会享有这一个恩赐,我们应该感谢上帝。这一个预言之灵的恩赐,有一些问题我现在具体的来谈一件:在《传道良助》里面,有一句话,就是说我们传道人,不要谈政治,凡是读过《传道良助》的注意到这一点,我们不谈政治。那么有的人就觉得这一句话现在好像不谈政治很难啊,我们现在经常要学习政治的,怎么不谈政治呢?这一个问题,《传道良助》谈到,别的地方也有讲到不谈政治,请你要仔细去阅读,谈论政治问题的一些证言,就会发现她所讲的这个政治,是因为美国的教会和学校里的老师和牧师,在讲课的时候,或者在讲道的时候,就替某一个政治家拉选票,美国经常有这种政治选举的,什么选举总统,参议员啊,众议员啊,叫大家宣传。所以怀师母说:“我们不搞这一套,我们教会里或学校里,不要替他们拉选票,这一种政治是所谓政治舞台上政客的政治。所以这一种政治是不值得我们去谈的。
那么是不是怀师母对一切政治问题都不谈呢?不是的。在《教会证言》卷一里面有三长篇的证言。”
关于美国南北战争,美国有一次为了解放黑奴,打起来了,南方养的黑奴,他们是在农场上作苦工的,美国总统林肯在作总统以前,有一次去看到他们卖黑奴的那个市场,那些黑奴可怜得很,一家父母儿女给拆散了,先把父亲卖掉,再把母亲卖掉,儿女卖掉,很悲惨的。林肯那个时候才是个青年人,他就发誓说“我如果什么时候有机会,我就打倒这个奴隶制。”结果上帝就让他作总统,他就说:“好,我要消灭奴隶制。”南方那些农场主,说:“唷,你上台作总统了,对不起,我们不跟你走了。我们闹独立,南方另外成立一个国家。”美国分裂了,南北美国。总统说“不行,我们是统一的美国。”就打起仗来,打了五年的苦战,结果还是打赢了,能够保持统一了。那个时候上帝就叫怀师母写证言,圣灵感动她写证言。关于这个战争,她说:“上帝正在惩罚美国。征罚南方,因为他们迫害黑奴。征罚北方,因为北方长久容忍南方养黑奴。整个国家要受灾难。有一次总统看到打仗打得那么惨,死了很多人,他说:“我们来一个全国的祷告禁食。”怀师母还是写证言,她说:“你这是假冒为善。”说总统假冒为善,为什么?她就引圣经的话。林肯是很有名气,很有正义的总统,怀师母为什么不支持他呢?祷告禁令多好呢?我们都来祷告吧,“嗨!”她说:“这是假冒伪善。”
赛58:5-6
她说这话是什么意思?说美国总统没有解放黑奴的决心,尽管他这一次战争,是因为要解放黑奴,但他总是把统一国家为前提,他宁可保持黑奴制,而不愿意牺牲国家的统一,视统一为第一要求,而且为此他还保持国家的一些最不合法的法律。有一个法律就是关于逃亡黑奴。你要是抓到他/她,你不可以包庇他/她,你要把他/她送回去归还给奴隶主,这是美国的法律。所以怀师母说:“这个禁食祷告是假冒为善。”就因为林肯总统还维护奴隶主的利益,叫他把逃亡黑奴还给奴隶主。所以怀师母在她写的证言里头说:“我们安息日会信徒,不能遵行这一条法令,这一条法令是违背圣经教训的,我们不能承认任何一个人把另外一个人当作自己的财产。我们有义务要保护逃亡黑奴,我们坚决不把他/她送回到他的奴隶主那里。”她有很多这样的证言。她不是谈政治了吗?一篇一篇的谈政治,这种政治是应该谈的,是原则性的政治,不是政客拉选票的那种政治。所以我们要区别去认识这个问题,不能拢统的说:“呀,我们不谈政治。”那么怀师母她受圣灵感动而写证言,谈政治。
还有一个政治她谈得很多的,禁酒。美国有一次搞禁酒活动,就是要国家通过法律不许卖酒,结果这个法律通过了。唉,通过这个法律不容易啊,很多人要喝酒的,要卖酒的。所以那是一次政治斗争。在投票的时候,怀师母写证言说:“我们每一个安息日信徒要出去投票,投禁酒的票就是该到安息日投票你也去投。”有这样的证言。为了禁酒,美国有一个组织叫基督妇女禁食联合会。是专门为禁酒,各教会的妇女联合起来,为什么?她们很多妇女看到丈夫成了酒鬼了。成了酒鬼就失业了,找不到工作了,穷了,就家破人亡了。很多妇女就联合起来,搞禁酒运动,“好”她们说:“怀师母会演讲,我们请她帮我们讲。”请她,她敢。“好,我上台给你们讲。”她到讲台上一讲,讲了两个小时禁酒,不讲别的,就讲禁酒。她口才很了不起,几千人在那里鸦口无声,早一百多年前,那时候还没有发明扩音器。但是奇怪得很,圣灵给她口才,一英里以外的人都听得见她的声音。一英里是三华里。你相信吗?他们赴会的人很远的地方都听得见,圣灵把她的声音传出去。各教会联合起来的妇女禁酒运动,她积极的帮助这个组织,积极的支持写了证言,而且她向这个联合会的主席叫亨威,是一个很好的一个妇女,怀师母劝她信主,劝她守安息日,结果她受洗加入教会了,加入本会了。怀师母并不是说,她们联在星期日教会的我不去跟她们混。还有,你们若是搞正当的事业,我大力支持你们,这是上帝的先知怀爱伦,她就是没有这种狭窄的偏见,她是很大方,她认准什么是正义,她就为这个正义奋斗,该禁酒我们就禁酒。可惜后来禁酒了若干年了又一个总统上来就又开放了,不过这给我们一个教训,就是说怀爱伦上帝的先知,她不是一个狭窄的宗派主义者。只要别的教会搞什么运动是真正对社会有利益的,我们也应该尽可能的帮助他们。比方说,1906年旧金山有一次大地震,正恰我们的教堂经过那一次地震还能用,而另一个长老会的教堂挎掉了,因为我们的教堂是木头架子造的,他们是砖头砌的,砖头一震就垮了,那么我们就把教堂借给他们,他们星期天来用我们的教堂。怀师母写一封信给他们,里面说:“这一次地震主保护我们,教堂还能用,我们帮助长老会在我们这里聚会,我们是应该尽到这个义务的,尽管对我们不大方便,但是我们还是欢迎他们。”怀师母没有说,“哎呀!他们不圣洁”什么这一套,她不是这么的,这个太狭窄了。我们都是上帝的儿女,上帝爱他们,也要得着他们,耶稣不是说吗?‘你们要得人如得鱼’,你要把他拒绝门外,那么你怎么得他呢?所以我明天就谈谈这个问题了。
现在我再谈怀师母还谈什么问题呢?谈宗教自由。宗教自由我们要到政府国会去运动,我们派专人到政府那里去向国会那些仪员去演讲,讲什么?讲宗教信仰自由,讲政教分离。比方说美国政府要津贴天主教办的学校,要求政府津贴。我们说:“我们反对我们到国家议会那里派人去专门演讲,反对他们通过这一个议案来搞政治,为了维护宗教信仰自由。政教要分离。国家有权给教会的学校,那么教会学校就受他管了。那么我们自己不要也不让别的教会接受政府的津贴,所以我们就派专员去到政府单位去,宣传政教分离的这个原则。我们也出一份报,叫《宗教自由报》专门宣传这一个。
责任编辑:雅比斯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福音中国网 沪ICP备17039472号-1

在“\templets\skin@pcmoban\comments.htm”插入第三方评论代码!
推荐使用友言、多说、畅言(需备案后使用)等社会化评论插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