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您的当前位置: > 福音影视 > 从起初到末后 > 正文

从起初到末后 15课 第9课

来源:现代真理 编辑:现代真理 时间:2018-06-11
但8:14为何如此重要?
但以理第八章,尤其是第14节,对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具有特别的含义,因为我们在这里找到了复临运动的根基与柱石。
“‘到二千三百日,圣所就必洁净’这一句话比任何其它经文更可作为复临运动之信仰的根基和柱石。它对于一切信仰救主快要复临的人已是耳熟能详。许多人反复重提这个预言作为他们信仰的口号。大家都觉得他们最光明最宝贵的希望都寄托在这节经文所预言的大事上。”(《善恶之争》第23章《洁净圣所》)
所以,复临运动的根基和柱石以及我们的希望之所在,就集中在14节“到二千三百日,圣所就必洁净”这句话上。我们先简述一下这节经文的传统解释,2300日的起点是在公元前457年,终点是1844年;这里的圣所是指天上的圣所,洁净圣所的工作就是查案审判,审判的对象是上帝家里的人。
查案审判的对象包括哪些人?
上帝家里的人指两类人,第一类是知道上帝,知道耶稣,表示相信耶稣的;第二类人,他们可能不知道耶稣,但却是相信上帝的。有没有这样的人呢?有!旧约时代的人都是信上帝而不知道耶稣的人,他们只是通过献祭来表现对耶稣的信心。使徒行传10章记载有一位意大利营的百夫长哥尼流,圣经说他是一个虔诚人,他和全家都敬畏上帝,他只是不认识耶稣,但他并不是非信徒。哥尼流多多周济百姓,常常祷告上帝。很明显,不信耶稣的人也向上帝祷告,而且他们虔诚的祷告也蒙上帝垂听。在我们中国也有很多象哥尼流那样虔诚敬拜上帝,但还不认识耶稣的人,他们的虔诚与祷告也必能达到上帝那里。
所以,洁净圣所,洁净的对象是上帝家里的人,上帝家里的人,不一定都是认识耶稣的人。他们很多人是用行为表现他们的信心,表现自己是追随真理的。甚至在这些人中,有些可能根本就不在基督教里,不是敬拜上帝的,有些可能甚至是虔诚的佛教徒……但是他们追随他们所认识的亮光而行,上帝依然会公平地对待他们。所以,这些被上帝视为自己家里的人,都是查案审判的对象,圣经说他们是上帝的圣徒或圣民。
那么,小角代表的教廷罗马有没有可能成为查案审判的对象呢?虽然小角系统里面个体悔改认罪的人有可能会成为查案审判的对象,但小角作为一个系统,一个恶的代表,对于它的审判却不是在查案审判的时候,而是在千禧年。因为查案审判就像比武招亲一样,是挑选人进天国的,选上的进天国,选不上的被淘汰。查案审判也象高考阅卷,批改的是那些已经交卷的(已经认罪悔改的),到时公布的是考上的,没考上的名落孙山。
既然但8:14说到圣所要被洁净,那么它是怎么被污秽的呢?是什么污秽了圣所呢?是罪!既然查案审判的对象是这些圣民,那么污秽圣所的罪是这些圣徒的罪还是小角的罪呢?我们知道,只有那些认过罪的人,他们的罪才会被大祭司耶稣转移到圣所。那么,小角有没有认过罪呢?没有!那么它的罪就谈不上污秽圣所。这几个概念弄清楚了,我们就可以讨论后面的事情。
但8:14对义人的审查是否有圣经依据?
今天,在基督复临安息日会一些被推崇并广泛流行的书籍中,不乏一些攻击教会根基性真理的书籍。而那些持守并捍卫信仰根基的书籍,有时会被认为过于守旧,不与时俱进!本会修正主义学者乔治·奈特博士的一些书籍就属于前者,连教会的一些有代表性的刊物,也会刊载他那些动摇本会信仰根基的文章。
在2012年9月号的《末世牧声》第48面,就刊登了这位安德烈大学退休教授乔治·奈特的文章。他说:
“1、基督复临安息日会根据但8:14节所传讲的洁净圣所,就是对圣徒的查案审判的说法,没有以经文本身为依据;
2、查案审判是但以理7章的信息内容,但8:14节是对小角的审判;
3、比照但7:9-10,22,26-27与但8:14,就可以得出小角与圣徒在基督复临前同时受审判的结论,且可以推出圣徒的审判也是从2300日结束时开始进行;
4、这个审判对小角不利,对圣徒有利;
5、基督复临前的审判是确定的,但通过但8:14节来传但以理第七章的信息就不对了。”
这就是乔治·奈特的言论,他说本会根据但8:14所传的查案审判,2300日的终点是对圣徒审判的开始,这个本会传了170年的信息,是错误的。那么,他的理论究竟是什么呢?他推论说:
1、但8:14节是对小角的审判,即但8:14的审判对象是小角;
2、小角和圣徒同时受审判。依据是但7:9-10,22,26-27,他认为这三节经文都是指查案审判,都是基督复临前的审判。既然这三节经文都是基督复临前的审判,而这三节经文表明小角和圣徒同时受审,但8:14节只是对小角的审判。因此,他得出结论:但8:14也可以说是对圣徒的审判。
我们现在就看一下,但7:9-10,22,26-27是不是表明都是复临前的审判,如果的确表明小角和圣徒在复临前受审判,那么就可以推出来小角受审判的时间就是圣徒受审判的时间。但是如果我们能够说明但7:9-10,22,26-27这三处经文并不都是指复临前的审判,而且但8:14也不是对小角的审判,那么奈特的推论就是错误的。
实际说来,奈特教授的推论几近荒谬,因为圣经启示义人和恶人的审判,是两个不同的时间。对于义人的审判是在基督复临前查案审判的时候,对于恶人的审判是在基督复临后的千禧年。那么,对圣徒的审判和对小角的审判是不能同时进行的。
但7:9节里有一部分的确是指复临前的审判。但是22节就与复临前的审判无关了。“亘古常在者来”,是指天父在基督复临时与基督一同来到地球上空。基督要在祂父的荣耀里驾云降临,这是圣经启示的这方面真理的基本常识。然后,天父要将审判的权柄交给圣民,“圣民得国的时候就到了”,这是基督复临后的事。再看第26、27节有没有复临前的审判呢?26节“他(小角)的权柄必被夺去,毁坏,灭绝,一直到底。”这个动作什么时候发生?基督复临的时候。基督复临的时候,用祂口中的气和降临的荣光将这个兽毁灭。27节“国度、权柄和天下诸国的大权,必赐给至高者的圣民。祂的国是永远的”,这个事件什么时候发生?千禧年之后。很显然,奈特说的这三处经文都是指复临前的审判,是根本不成立的。
他的第二个推论,圣徒和小角同时被审判是否成立呢?他说但8:14“到二千三百日,圣所就必洁净”,只提到了对小角的审判。但是事实上,这节经文并没有提到小角。我们知道,小角的势力在1798年就结束了。即使我们假设1844年的审判是审判小角,那也还是排不到它,为什么呢?因为查案审判是从死人开始的,第一个是亚当,然后从他顺序而下,到审判小角的时候,中间有将近六千年的时间。所以说圣徒和小角同时被审判,从技术角度来说也是不对的。
《善恶之争》第28章有这样一段话:“在预表的礼节中,惟有那些已到上帝面前认罪悔改,并且籍着赎罪祭牲的血将自己的罪迁进圣所的人,才能参加赎罪日的礼拜。照样,在最后赎罪和查案审判的大日,也只有那些承认自己是上帝子民之人的案件才被审查。审判恶人乃是一个特殊而分别举行的工作,要在审判的后期进行。”这里说得很清楚,只有认罪悔改之人的案卷才会在查案审判中审理。小角根本没有认过罪,更没有悔改。它虽受了死伤,可是后来死伤却被医好,医好之后它还要继续按它作事的方式行动。所以,它怎么能和圣徒同时接受复临前的查案审判呢!有些学者一方面贬低预言之灵,一方面高抬自己的理论。但是只要把他们的观点和怀著进行对比,就能看出其中的错误,因为他们的理论和预言之灵是对立的。所以,是相信上帝的先知,还是相信那些有博士头衔的所谓专家学者,我们应当做出智慧的选择。
 
现在我们把但以理第8章分析一下。这一章前面讲了公绵羊、公山羊,接下来就是小角,小角才是重点。描写小角的工作与作为的经文是9-12节。那么,从上下文表面上来看,13-14节理应与小角有关,得出这样的判断也是很自然的。但我们注意一下13节提出的问题,“这除掉常献的燔祭和施行毁坏的罪过,将圣所与军旅践踏的异象要到几时才应验呢?”很显然,这里提到的这些活动,从性质上都是恶的。所以,14节圣者的回答“到二千三百日,圣所就必洁净”,从上下文来推断,似乎14节的审判和小角有关,从表面上看的确是这样的。
其实,奈特的这个观点和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福特提出的但8:14的审判与小角有关,是一模一样的。福特的观点和奈特的观点完全相同。福特当时提出这个观点的时候,导致250个牧师集体离开教会,教会面临一个大的分裂。教会最后取消了他的圣职。这是近代对本会信仰根基提出的第一次挑战。福特是本会太平洋联合大学神学系主任,他是当时唯一拥有两个博士头衔的学者。所以,他突然提出这样的观点,着实令教会很棘手。教会就给他一年的时间让他写他的观点,于是他写了一篇九百多页的论文。然后他发出公开辩论的挑战,本会的120位学者,和他开了三天的会议,与他辩论。会议结束以后,当时主持会议的但以理启示录委员会的主任,作完了这一系列的活动之后宣布:我退出基督复临安息日会。我浪费了六十年时间来传这样一个假的道理。这个人就是当时本会《圣经注释》的副主编,(现在中文也翻译了《圣经注释》)。在当时的这些编辑和撰稿人中,有不下十位退出了教会,他们觉得本会在这个问题上是错误的。事后,教会又组织了一批学者花了七年的时间,出版了一套但以理和启示录的研究论文集,但没有最后的表决决议。
福特提出的问题也和奈特一样,他认为但8章的上下文就是在讲小角,14节“到二千三百日,圣所就必洁净”,这里提到了圣所,但没有提到军旅,即圣徒,所以是对小角的审判。本会传统的解释是,这里讲的是查案审判,是对上帝子民,对圣徒的审判,不是对小角的审判。而福特认为,8章的上下文都是在讲小角,14节如果是对圣徒的审判,那和小角有什么关系呢?所以这是他提出的问题的基础。
那么小角何时被除灭是否在第7章就已经讲清楚,而不是在8:14来解决的呢?7:11节说“那兽因小角说夸大话的声音被杀,身体损坏,扔在火中焚烧。”扔在火中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基督复临。所以,基督复临的时候才会针对这个小角进行最后的处理。之前小角的身体被杀,会有一段时间身体受死伤,但这个死伤后来又被医治。但是最终它的权柄会被灭绝,一直到底,那是在什么时候呢?26节“然而,审判者必坐着行审判,他的权柄必被夺去,毁坏,灭绝,一直到底。”审判者坐着行审判是1844年,这时小角的权柄已经没有了,它在1798年受了死伤,所以,1844年的审判和小角毫无关系。后来,小角的死伤被医好,它的权柄再次出现。但是圣经预言它的权柄最终必被夺去,毁坏,灭绝,一直到底,不会再被医好,而这件事情就发生在基督复临的时候。
所以第七章已经把小角的问题讲得清清楚楚了,查案审判一结束,上帝就要来处理小角。记得武松离开的时候对大郎说:“哥哥,有什么事你等着,等我回来再理论。”我们想象一下,耶稣也可以对我们这样说:“兄弟,天大的事,先压着!什么事等我回来了再理论。伸冤在我,我必报应。”所以,现在这个小角折磨圣民,进行诸多破坏,上帝就对我们说这样一句话:“先压着!等我来伸冤。”什么时候伸冤?就是基督复临的时候。
这样,我们再来看第8章就很容易懂了。9-12节说的全都是小角的活动,它渐渐强大,高及天象,将天象和星宿抛落在地,用脚践踏;它自高自大,以为高及天象之君,并且除掉常,毁坏君的圣所;它将真理抛在地上,任意而行,无不顺利。这些经文让我们看到,这个小角完全一帆风顺,那么我们就会很自然地提出这样一个问题:小角如此嚣张得势,到底什么时候收拾它呢?基督复临!只有基督复临的时候才是收拾它的时候。
可是基督复临的时间,天使不知道,人子也不知道,只有父知道。13-14节对话的两位圣者,其中有一位就是米迦勒,是基督。对于何时处理小角,也就是祂何时复临,祂的回答是“到两千三百日,圣所就必洁净。”意思就是:我虽然不知道我何时复临,但我知道从何时开始预备。我虽然不知道查案审判何时结束,但我知道何时开始。到2300日的预言时间点结束的时候,查案审判就开始了。我要坐着行审判(7:26),查案审判一结束,我就处理小角,拿掉它的权柄,那时也就是我复临的时间。
耶稣强调始和终。人类的历史终必进入到末后,而末后的时间从一开始就已经定了,上帝所给的时间就是到1798年结束,世界进入末期。就像我们的人生一样,一进入50岁,就是人生进入尾声的开始。人生何时结束,虽然不知道,但是一踏入50岁,人生的尾声就开始了。世界要有一个终点,什么时候不知道,但一跨过1798年,世界的末期就开始了。经过46年的预备,上帝在1844年开始最后的查案审判的工作,也就是最后收尾的工作,这一点是早已经定好的。但以理是以色列人,上帝为了和他说清楚末期从何时开始,就按照他们的历史说,到二千三百日,末期就开始。如果是和中国人说这件事,天使就会换一种方式,他也许会这样说:到鸦片战争的那一年,查案审判就开始!我们都知道,鸦片战争是1844年。如果和法国人说,他可能会说:末期是从马克思和恩格斯在伦敦碰面的那一年开始。对英国人,他会说:达尔文登上轮船去考察,研究进化论的那一年,就是末期的开始。对不同的对象,天使表达的方式也会不一样。
总之,审判从哪一年开始是早已定好的,就像高考就是7月7-9号,早就定好了。所以,不是因为有二千三百日才有查案审判,而是因为查案审判的时间早就定好了。徒17:31“因为祂已经定了日子,要籍着祂所设立的人按公义审判天下,并且叫祂从死里复活,给万人作可信的凭据。”上帝在什么时候定的审判的日子?在创世之初就已经定了。祂所设立的审判的人就是耶稣基督,我们跟随祂走就和祂一样,从死里复活。所以上帝很早就把日期定好了,用2300日的预言来启示,不过是为了算起来方便,让犹太人能够算出来是1844年。
但8:13-14节,实际上是两位天使之间的对话,一位替但以理问,一位回答。但是因为但以理非常关心这件事,后来天使长就直接对但以理说“到二千三百日,圣所就必洁净。” 也就是对圣徒的查案审判结束了,才会处理小角,所以,对圣徒的审判和对小角的审判不是同时的。但8:14洁净圣所是对圣徒的审判,因为圣所包括军旅,即圣徒。地上的圣所是为了使上帝可以住在人的中间,所以一提到圣所,一定包括上帝的子民。所以14节的回答“到二千三百日,圣所就必洁净”,当然包括军旅在内。查案审判,洁净圣所,实际上正是回答了上帝子民,也就是上帝军旅的事情,即对圣徒的审判。
捍卫余民教会真理的基柱
当福特提出对但8:14新的解释,动摇本会信仰的根基性真理时,美国是一片哀声,能坚定地捍卫本会信仰根基的学者寥寥无几。但是就在那个年代,从中国的监狱却发出了响亮而最强有力的声音,来对抗这种错误的信仰。当时在安徽的淮南,林大卫牧师还在劳改农场工作,他的美国朋友就把那边发生的事情告诉了他,并把两派之间的材料寄到了中国的监狱。于是,林牧师就像保罗一样,在监狱里写文章来捍卫信仰。在当时,林牧师成为一位捍卫余民教会真理根基与柱石的人。2005年,总会召开大会时,因此事表彰了林大卫牧师卫道护教的义行。这些出自于中国监狱的文章,就像保罗的监狱书信一样,为上帝的真教会做出了无法磨灭的贡献,更值得我们今天的复临信徒倍加重视和珍惜!

猜你喜欢的视频

福音中国网 闽ICP备14008850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