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您的当前位置: > 现代真理 > 末世预言 > 但以理书研究教程 > 正文

三、预言的研究

来源:未知 编辑:王敬之博士 时间:2018-03-27
导读:三、预言的研究 我们所作的一切,都要从基督开始!同样,在预言的研究方面,基督也为我们作了榜样! 一)耶稣的榜样 路24:13,25,27记载:正当那日,门徒中有两个人往一个村子去;这村子名叫以马忤斯,离耶路撒冷约有二十五里。无知的人哪,先知所说的一切

三、预言的研究

我们所作的一切,都要从基督开始!同样,在预言的研究方面,基督也为我们作了榜样!
一)耶稣的榜样
路24:13,25,27记载:“正当那日,门徒中有两个人往一个村子去;这村子名叫以马忤斯,离耶路撒冷约有二十五里。”“无知的人哪,先知所说的一切话,你们的心信得太迟钝了……岂不是应当的吗?”“于是从摩西和众先知起,凡经上所指着自己的话,都给他们讲解明白了。”
四福音中多处记载了耶稣向世人传讲圣经的道理,但给门徒查经的记载,这是仅有的一次。我们从这里至少可以看到三个方面:
·    耶稣的查经方式是以基督为中心;
·    耶稣通过圣经预言来教人认识基督;
·    耶稣查经循着一定的历史发展规律,从摩西开始,循着逐步的启示,逐步展开。表现了预言与启示的逐渐性与历史连续性。
《启示录》开宗明义,点明是耶稣基督的启示,并且应许凡研究启示录的预言并照着去行的,“便是有福的。”(启1:3)
二)但以理的榜样
但9:2记载:“就是他在位第一年,我但以理从书上得知耶和华的话临到先知耶利米,论耶路撒冷荒凉的年数,七十年为满。”
可见,但以理虽身在异邦,年纪老迈还在在百忙之中,研究预言!他既知道预言的时期届满,就按着历史的进程祷告。
三)施洗约翰与门徒的榜样
在耶稣降世之前,施洗约翰也在研究预言。当他得知弥赛亚已经在他的时代来到,他就在旷野大声喊着说:“修直主的道路”“那在我以后来的,我给他解鞋带也不配。”(约1:23,27)
福音书的作者们,都大量地使用了预言,并把耶稣的言行看作是对经上的话的应验(可14:49;约13:18;19:24;19:36)。我们在前面提到过,使徒彼得希望人在预言上留意。(彼后1:19-21)。使徒保罗更是从旧约的预言来证明耶稣就是上帝所应许的基督(徒13:16-37)
四)埃塞俄比亚的太监
埃塞俄比亚的太监在读经时(徒8:30-34),不明白先知以赛亚论到弥赛亚的预言,这个外邦人查考圣经的例子,也表明他在研究预言。圣经把这些例子记下来,从某种程度来说,就是为了说明研究预言的重要性。
五)教义寓于预言之中;而预言又揭示了教义
几乎所有的教义都是在预言中出来的,因为教义是在预言之中的,而预言又揭示了教义。在基督教会内,有关末世论的教义可能是最为混乱的教义,究其原因,就在于对预言的不同解释所造成的。基督教信仰的教义与预言的关系,由此可见一般。[i]有学者认为,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教会从对预言作正常的与语法字面的解释,转向了非字面的的解释,因而坠入解释者随意性之中。”[ii]
所以,我们在学习圣经的道理、学习属天的原则时,我们没有办法离开预言!我们甚至可以说,一个不研究预言的基督徒,不是一个基督徒!因为他不研究预言,就没有办法认识基督是预言中所说的那一位,因而也就不可能真正认识耶稣是基督。这就更加充分地说明了研究预言的重要!
六)历史的经验与教训
从另一方面来说,教会历史也给我们提供了反面的教材,说明不研究或不以正确的方式研究圣经预言,会有什么严重的后果。
在第一、二个世纪,基督教会普遍教导千禧年的教义,即认为基督要先应验复临的预言,然后千禧年才开始。可以说,这是早期教会正统的信仰之一。人们对待预言与对待其他经书一样,同等重视。
但在二世纪与三世纪之交,在埃及出现了以革利免(Clement,150-215)及其学生俄利根(Origen, 185-253)为代表的亚历山大学派,不按字面意义,而是提倡一种超越文本或语文所谓神秘意义的寓意或灵意解经法,[iii]虽然早期教会尽了努力,回归字义的、语法的与历史的解经方向,纠正了一些信仰错误。但这种解经的方法,给预言的解释带来了巨大的困难。
奥古斯丁(354-430)虽然在诸多的教义上,贡献卓杰,但在预言的解释上,仍延续着寓意解经的套路,在千禧年的教义应用上,进一步发展俄利根的非字面解经法,并使之系统化,把无千禧年派的思想推向鼎盛。[iv] 这种观点的影响,一直待续到现在。
今天教会在末世论上的混乱,不仅表现在术语上,更多的是因为对预言的不同解释原则所引起的。可见,有关圣经预言的研究,不可等闲视之。
那么,我们应当以什么态度来研究预言?正确的预言解释原则又是怎样的呢?


[i]关于千禧年的教义,在当今教会有四种流行的观点:即前千禧年派、后千禧年派、无千禧年派的解释,可参见神学词典搜索http://www.pcchong.net/form1.htmhttp://www.pcchong.net/mydictionary1/Eschatology/Historic%20premillennialism.htmhttp://www.pcchong.net/mydictionary1/Eschatology/Postmillennialism.htmhttp://www.pcchong.net/mydictionary1/Eschatology/Amillennialism.htmhttp://www.pcchong.net/mydictionary1/Eschatology/DispensationalPremillennialism.htm,摘录于2006年6月30日。
一些学者又将前千禧年派分成两类:历史的与时代主义的千禧前派两种,故而出现四种观点的说法,见乔治赖德着《千禧年四观》(台北:中华福音神学院出版社,2000)。
[ii]John F. Walvoord, Every Prophecy of the Bible (Colorado Springs, CO : Chariot Victor Pub., 1999), 9.
[iii]周联华,神学纲要卷一(台北:台湾基督教文艺出版社,1990),58。另参见“亚历山大的教父”,取自http://www.sekiong.net/ASS-CH/CH17.htm(2009/12/3)。蒂利希,基督教思想史(香港:汉语基督教文化研究所,2000),106-117。
[iv]J. Dwight Pentecost,Things to Come: a Study in Biblical Eschatology(Grand Rapids, Mich. : Academie Books, 1964), 381.

责任编辑:飞悦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相关推荐:

福音中国网 闽ICP备14008850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