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您的当前位置: > 宣教之窗 > 宣教神学 > 圣经与中国古人 > 正文

第六章 破译道的奥秘

来源:现代真理 编辑:纯杰 时间:2018-03-28
导读:第六章 破译道的奥秘 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强为之曰名大。《道德经》孔子,作为中国古代文典最伟大的编纂者,也一直被道所惑,相信道的奥秘不是人的智力所能理解。因此,孔子对于天道与人性并不妄自推测。弟子说他们的先生没有以下四种毛病:? 原文:子绝四:
第六章  破译道的奥秘
 
“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强为之曰名‘大”。《道德经》孔子,作为中国古代文典最伟大的编纂者,也一直被“道”所惑,相信道的奥秘不是人的智力所能理解。因此,孔子对于天道与人性并不妄自推测。弟子说他们的先生没有以下四种毛病:?
  原文:子绝四:毋意,毋必,毋固,毋我。
  译文:孔夫子丝毫没有四种毛病:不凭空揣测,不绝对肯定,不拘泥固执,不唯我独是。《论语·子罕第九》
  人是否能理解道的真义呢?我们知道,《圣经》中最大的奥秘是上帝本身。有一段有名的经文,描述了人在认识上帝方面的无能为力。道是否与上帝相关呢?
  “你考察,就能测透上帝吗?你岂能尽情测透全能者吗?他的智慧高于天,你还能作什麽?深于阴间,你还能知道什麽?其量,比地长,比海宽。”(伯11:7-9)
  使徒保罗在写给哥林多教会的一封信中说,“世人凭自己的智慧,既不认识上帝,上帝就乐意用人所当作愚拙的道理拯救那些信的人;这就是上帝的智慧了。”(林前1:21-22)实在说来,人所学的一切功课之中,最难而又最使人感到难为情的一课就是:人是极其有限的,并不知道无限之上帝的一切!学到了这一课时,人就走上了真正的智慧之路。然而,上帝却明显是希望人认识他的。人既不能靠自己认识上帝,又该靠什么呢?
  我们从老子所说的“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强为之名曰“大”,我们看出,老子似乎看到了一位他所无法描述的神秘人物。人们不禁要问,这究竟是谁,竟使这位中国的大智大慧的老子困于辩识呢?莫非这神秘莫测的“道”就是至高无上的上帝麽?他的名字难道要永远成了一个谜吗?
  “隐秘的事是属于耶和华我们上帝的;惟有明显的事是永远属我们和我们的子孙的,好叫我们遵行这律法上的一切话。”(申29:29)
  可喜的是“明显(启示)的事是永远属于我们和我们的子孙的”。上帝的启示是人类认识上帝的唯一的途径。上帝向人心说话至少有三种形式:藉着大自然无声的课本;藉着他所兴起的先知;以及藉着人类家庭的一员耶稣基督。“因为上帝本性一切的丰盛都有形有体地居住在基督里面”。(西2:9)此外,藉研究人类史与个人生活道路上所显示的上帝待人的奇妙手段(providence,或译为“天意”),也可以帮助世人认识上帝,明白上帝的旨意,如孟子所说从行动与具体事情上来认识天意。
  圣经中最大的奥秘是“神性”或“三一真神”的奥秘。“三位一体”并不是圣经中的术语,而是人创造的。所谓“三一真神”,简单来说,就是指圣经中所说的上帝是三位彼此有别,却在意志、思想、情感与目的上相互一致的真神。并不是三位真神共用一个身体,像《封神榜》中的哪咤式的人物,或像佛教、印度教等异教中所描述的三头六臂式的怪物。
  圣经中有许多章节表明,上帝是彼此有别的三位。“太初有道,道与上帝同在,道就是上帝”。(约1:1)这里的“道”,是“话语”,是上帝思维的表达。既是话语,就意昧着有说者也有听者。这段经文表明至少有二位上帝。上帝并不是孤寂的天神,而且有彼此间的思想与感情的交流。
  常被人引用的另一句经文是:“上帝就是爱”(约一4:8)爱必须有爱的发出者与接受者,爱与被爱两个对象。耶稣基督点明了三位上帝的同在:圣父上帝,圣子上帝,圣灵上帝。耶稣进前来,对他们说:
  “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凡我所吩咐你们的,都教训他们遵守,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太28:18-19)
  从永恒的过去到永恒的将来,上帝都是自在自足的。上帝中的三位真神彼此之间享受与交换圣洁的爱,远远超出有限之世人所能理解。惟有爱能唤醒爱。上帝创造天使与世人并不是因为孤独、或是缺乏爱的对象;相反,正是为了分享他们之间完美的爱与交谊,上帝才创造了能反照上帝形像的生命体。
  中国古代的先知对这一奥秘有何指教呢?他们认识的真神上帝为何,又从天领受了多少感应呢?让我们集中看看老子的教导。
  中国古代智者老子的生平,是一个谜。传统上认为他生活在公元前570年左右,略早于孔子。其生活年代应该与希伯来大先知但以理的时代相仿。
  据太史公司马迁(公元前145年-?)所载,老子即老??,姓李名耳,字伯阳。做过周室的“守藏室之史”,即相当于现在的图书馆馆长。据说孔子曾向老子问过礼。中华民族自古为礼仪之邦,所谓“礼仪之邦”,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法制国家。一个“礼”字突出地说明了华夏民族的智慧。以色列人的智慧,也正体现在他们天授的律例与典章。摩西在向以色列人宣布耶和华上帝亲赐的法典之后,这样对他们说:
  “照着耶和华我上帝所吩咐的,将律例、典章教训你们,使你们在所要进去得为业的地上遵行。所以你们要谨守遵行,这就是你们在万民眼前的智慧、聪明。他们听见这一切律例,必说,这大国的人真是有智慧,有聪明。”(申4:5-6)
  可见,老子必是知“书”达“礼”的智者。至于老子究竟是何许人,无人能说得清楚。老子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他留下了掷地有声的五千言《道德经》,从多方面启明了大道的本像。虽然老子被认为是道家的创始人,其实,吼来道家的许多做法与信仰,与老子却没有多少关系。透过《道德经》我们可以看出,老子祈望一位肉身之道的显现。可是,后来的道教竟将他当成了道的化身。与老子自己的教导相距何其远ⅵ实际上,老子只是中国古代的传“道”人。
  老子与圣经中的一个人物,耶稣基督的先锋施洗约翰,好有一比。作为主耶稣的开路先锋,施洗约翰肩付着为主预备合用的百姓的重任。而这一工作则是通过宣讲“悔改的洗礼”而进行的。施洗约翰早年在旷野生活,远离了一切世俗的影响,有上帝的话临到他。众人都到旷野去受约翰的洗。当时的官长和法利赛人(犹太人的宗教领袖集团),担心将来没有人再跟从他们;便派人到约翰那里,想得他话的把柄,好治他。
  约翰所作的见证记在下面:犹太人从耶路撒冷差祭司和利末人到约翰那里,问他说:“你是谁?”他就明说,并不隐瞒,明说:“我不是基督”。他们又问他说:“这样,你是谁呢?是以利亚吗?”(以利亚是生活在公元前865年左右的先知,活着被接升天。)他说:“我不是。”“是那先知(指要来的救主)吗?”他回答说:“不是。”于是他们说:“你到底是谁,叫我们好回复差我们来的人。你自己说,你是谁?”他说:“我就是那在旷野有人声喊着说:‘修直主的道路’,正如先知以赛亚所说的。”那些人是法利赛人差来的;他们就问他说:“你既不是基督,不是以利亚,也不是那先知,为什麽用水施洗呢?”约翰回答说:“我是用水施洗,但有一位站在你们中间,是你们不认识的,就是那在我以后来的,我给他解鞋带也不配。”(约1:19-27)
  约翰告诉问他的人,重要的不是他这个人,而是他所传达的信息。他不过是那要来的先知(基督耶稣)的信使。同样,虽然没有人知道老子是谁,他也没有为自己留下只言片语。但他所作的也正是“那在旷野有人声喊着说:‘修直主的道路’”的工作。老子正是那“大道”的先锋官,虽然并不与他生活在同一年代。但与约翰一样,老子藉着他的五千言,在中国人心中为大道的显现,预备道路。
  《道德经》一开篇,老子就向他的听众指出,他所要讲说的道可不是什麽寻常之道。而且,这“道”的名,也非寻常之名。
  原文:“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译文:“道是可以道出来的,但不是寻常之道;道的名字也是可以叫出的,但不是寻常的名字。”《道德经》第一章
  接下来,老子希望他的听众们注意,这非常之道酷似某位之子。他继续说:  原文:“吾不知谁之子,象帝之先”。
  译文:“我不知道他(道)是谁的儿子,有帝王气象,却在帝王之先。”《道德经》第四章
  这位有儿子模样的“道”,早于中国各位先帝。中国的古经上,也没有关于他生事的记载。那么,《圣经》是否可以帮助确定这位“儿子”的身份呢?老子之前二百年左右,希伯来的大先知以赛亚曾预言说:
  “因有一婴孩为我们而生,有一子赐给我们。政权必担在他的肩头上;他名称为‘奇妙策士、全能的上帝、永在的父、和平的君。’”(赛9:6)
  这“婴孩”显然超出了人类的理解力,因为他既是“子”,又是“永在的父”。既是“永在的父”,故必在一切帝王之先,从永恒的过去就存在。可是这“婴孩”又是“全能的上帝”,他的名字又叫做“奇妙策士、和平的君”。何等不同寻常的名字ⅵ难怪老子不知其名。《圣经》告诉我们,这儿子就是圣子耶稣基督。他曾与上帝同在,他就是上帝。“万物都是藉着他造的,凡被造的,没有一样不是藉着他造的。”(约1:3)
  论到天地的创造,圣经上说:“起初,上帝创造天地。地是空虚混??,渊面黑暗。上帝的灵运行在水面上。”(创1:1-2)
  这里的“上帝”一词,在希伯来原文中是一个复数名词,意味着一位以上。大概是指圣父与圣子。这段经文中,还单独提到了“上帝的灵”,叁与天地的创造大工。从这里可以看出,三位上帝同时叁与创造大工。我们感兴趣的是,“子”在创造中所担任的角色。
  “在耶和华造化的起头,在太初创造万物之先,就有了我。从亘古、从太初、未有世界以前,我已被立。......他立高天,我在那里;他在渊面的周围,划出圆圈,上使苍穹坚硬,下使渊源稳固;为沧海定出界限,使人不越过他的命令,立定大地的根基。那时,我在他那里为工师,日日为他所喜爱,常常在他面前踊跃;踊跃在他为人预备可住之地,也喜悦住在世人之间。”(箴8:22-24;27-31)
  可见。“子”在创造中乃是“工程师”的形像!万物都是藉着他造的。耶稣就是那与起初“上帝同在”的道。“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约1:14)耶稣又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约14:6)。耶稣即是“上帝之道(言)”,又是“道路”与“真理”。
  饶有意味的是,中文里的一个“道”字,既有“言”,又有“道路”与“真理”的意思。一个“道”字,正是耶稣的多种身份,我们不禁想起,耶稣是否就是老子所说的“道”或“子”呢?老子所见的是否只有一位“子”,拟或还有别的什麽人?
  原文:视之不见,名曰夷;听之不闻,名曰希;搏之不得,名曰微。此三者不可致诘,故混而为一。其上不明,其下不昧。......执古之道,以御今之有。能知古始,是谓道纪。
  译文:看见却不能看得分明超乎于形(夷);听见却而不能听得分明超乎于声(希);摸,却握不住不可捉摸(微)。这三者不可思议,联合在一起。......与亘古之道同在,与今时同移。知道远古之始,才是道的真谛。《道德经》第十四章
  这古道既是超乎于形,声,又不可捉摸;试问,老子是如何得见,得听,得以捉摸的?老子也似乎是处在不同异象的经历之中ⅵ使徒保罗描述到“主的显现与启示”时说:“我认得一个在基督里的人,他前十四年被提到第三层天上去。或在身内,我不知道;或在身外,我也不知道,只有上帝知道。”(林后12:2-3)很明显,保罗所描写的经历超出了人的有限感官的正常体验。这是从上帝得启示与异象的特徵之一。
  我们在第五章提到,上帝藉异梦与异象向他的先知显现并发出启示。那么,老子的经历是否也是从“道”直接得来的启示呢?老子是否够资格被称为先知呢?
  真神与假神的区别在于创造主的身份。我们已经看明基督既是有言之道,又是道路之道与真理之道。如果创造主的身份也是道的内在特质,那么我们就满有把握的说“道”就是真神上帝了。老子所说的道是否为一切万物的创造之主呢?让我们来听听老子在异象中所得的述叙吧。
  原文: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地母。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强为之名曰大。
  译文:有物神秘地形成,在天地之前就存在。在沉寂与虚空中,独立而不变化,不停地运行,可以称作万物之源。我不知他的名字,以“道”为他的字,勉强以“大”为他的名。《道德经》第二十五章
  比较《创世记》1:1-2与《道德经》第二十五章,不难看出,两者所描述是同一件事。三一真神上帝既没有始也没有终(先天地生);比较“周行而不殆”与“上帝的灵运行在水面上”。三一真神上帝(道)当然“可以为天地母”。
  上帝的名字,与上帝一样,同样是一个奥秘。只有藉着上帝自己的启示才能得知。在《圣经》中,当上帝在棘荆丛中向摩西显现时,同时宣告了他的名字:
  “上帝对摩西说:‘我是自有永有的。’又说:‘你要对以色列人这样说:耶和华你们祖宗的上帝,就是亚伯拉罕的上帝,以撒的上帝,雅各的上帝,打发我到你们这里来。’耶和华是我的名,直到永远,这也是我的记念,直到万代。”(出3:13-14;15)
  后来,摩西蒙召上西奈山,上帝再次宣告自己的名:
  “耶和华在他面前宣告说:耶和华,耶和华,是有怜悯有恩典的上帝,不轻易发怒,并有丰盛的慈爱和诚实。为千万人存留慈爱,赦免罪孽、过犯和罪恶;万不以有罪的为无罪,必追讨他的罪,自父及子,直到三四代。”(出34:6-7)
  很明显,老子并不知道亚伯拉罕等外国名字,但是他却正确的用“道”来指称创造天地的主。而且,一个“大”字也好生了得。《易经》中有“大哉干元”,以大来描述干元,即天。孙希旦《礼记》集解:“大者,极至之名。”可见,大,就是至大至刚之干元,至高至上之天。这一个“大”字,说明了“道”至高无上的地位,与天、干元相同无异。
  老子在给出了“道”与“大”的名与字之后,继续说:“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道德经》第二十五章
  《圣经》中所说的耶和华,就是“自有永有”(“I AM”)的意思。是取法于自我,以我为法的自有永有的自在体。“道法自然”,是说“道”以自己为法的依归。“道法自然”与“自有永有”都是“自在的立法者”。
  综合以上“道”的各种特质,可以看出,中国古经中的“道”,乃是万物的创造者,正是《圣经》中的三一真神!
  道是用什麽创造万物的呢?
  “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道德经》第四十章
  所谓“有生于无”,按照中国哲学的理解,乃是从“有”自身而生,并不是假藉于外物。使徒保罗说:“我们因着信,就知道世界是藉着上帝话造成的;这样,所看见的(有),并不是从显然之物出来的(无)。”(来11:3)
  让我们再次重温一下《约翰福音》的开首语:“太初有道,道与上帝同在,道就是上帝。这道太初与上帝同在。万物是藉着他造的;凡被造的,没有一样不是藉着他造的。生命在他里头,这生命就是人的光。”然而,老子最着名最神秘莫测的一句话却是:“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道德经》第四十二章
  这句话再简单不过了,可是它的意思却从来没有人能说清。许多人对此作过解释,而这些诠释者们对自己的解释也大多不满意。这句话也同样的困惑着我们,但以上面对老子之道与圣经中的上帝的新的认识,我们相信下面的两段《圣经》经文对理解老子的这句话,必有所帮助。
  “你们要就近我来听这话:我从起头并未曾在隐密处说话;自从有这事,我就在这里。现在,主耶和华差谴我和他的圣灵来。”(赛48:16)
  “在天上作见证的原来有三:父、道、与圣灵:这三样也都归于一。”(约一5:7)(注一)
  我们在这里尝试着在《圣经》的光照下,提出一种解释。上帝(道)乃为一,任何一位上帝均可代表其他二位,任何二位上帝也可代表三位上帝。三位上帝一起创造万物,即“三生万物”。
  我们必须承认,我们并没有全部的答案。承认自己不能完全把握有关上帝的全部真理,不过是承认人有限的心智不能把握无限的上帝。若是人能明白上帝一切的奥秘,就不会发现新的真理了。上帝也就不再是至高至上的“大”“道”了。感谢上帝,上帝乃是无限的奥秘,“所积蓄的一切智慧知识,都在他里面藏着”。(西2:3)就是在永恒的年岁里,我们虽在“大道”的脚下不倦的学习,却仍只能是“搏而不得”,永远不能完全把握上帝无穷的智慧与美善。
  毫无疑问,代表着上帝神格的“道”,是中国文化的重心,是倍受圣人所尊重的。“道者,万物之所由也,庶物失之者死,得之者生。为事逆之则败,顺之则成。故道之所在,圣人尊之。”(《孔子集语卷十七》)我们在上一章看到,中国人所认识的天,就是圣经中的圣父上帝;中国人所认识的上帝,就是圣经中的圣子上帝。在这一章,我们又看明,中国古人所认识的道,其实就是耶稣基督。那麽,圣灵上帝是否为中国古人所认识?他的名字是否为中国人所知晓?这些问题正是我们下一章要探讨的问题。
 --------------------------------------------------------------------------------
注释:
  注一:此句依原文及钦定英文圣经版译出。英文原文为For the reare three that bear record in heaven: the Father, the Word, and the Holy Ghost: and these three are one.(1John 5:7 KJV)


责任编辑:飞悦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相关推荐:

栏目分类
福音中国网 闽ICP备14008850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