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您的当前位置: > 宣教之窗 > 宣教神学 > 圣经与中国古人 > 正文

第十九章 天行有常

来源:未知 编辑:纯杰 时间:2018-03-28
导读:第十九章 天行有常 朋来无咎。反复其道,反复其道,七日来复,天行也;《易经复卦》 孔子作为几乎全部中国古代经典的编撰者,在中国人心中占有摩西在犹太人心中的地位。摩西是《旧约圣经》五大律法书,也可能是智慧书《约伯记》的作者。有趣的是,孔子也是中
第十九章  天行有常
朋来无咎。反复其道,”“反复其道,七日来复,天行也;”《易经·复卦》
  孔子作为几乎全部中国古代经典的编撰者,在中国人心中占有摩西在犹太人心中的地位。摩西是《旧约圣经》五大律法书,也可能是智慧书《约伯记》的作者。有趣的是,孔子也是中国现存五经的编撰者,另有一经《乐记》现已亡佚。与孔子不同的是,摩西有机会站在上帝(基督)的面前,从上帝手中领受十条诫命,并将上帝所教导他的写下来,记在圣经里。而孔子未得这种天赐的机缘。他在编撰古经之时发现,有些重要的真理已经失传了。不禁哀切地发出"大道既隐"的遗憾。他的一生,特别是晚年,都在寻索恢复这些失去的大道。而《周易》一书就是他醉心于寻索的关键性的经书之一。
  论到《易经》,孔子的门生们这样记下了老师的话,现代译文根据着名汉学家理雅各英文转译:
  原文:“加我数年,五十而学易,可以无大过矣。”
  译文:“若是再加给我数年的寿命,我将用五十年来学习易理,这样就可以免犯大过了。”《论语·述而第七》
  汉史学家司马迁,在《史记》中这样说:“孔子晚而喜《易》。”晚年的孔子,自知生命将尽,不胜感慨。倘若能加给他寿命,他愿意花五十年来研究《易》。《易经》中究竟藏着什么重要的道呢?孔子还有一句话,叫做“五十而知天命。”从哪里知道的呢?答案是:《易经》。孔子晚年不仅喜《易》,而且“序《彖》、《象》、《说卦》、《文言》”。对《周易》的发展作出了重大的贡献。
  在孔子为《周易》所写的《系辞下传》中,对第二十四卦作出了以下的三点评论。历来令人迷惑不解。
  《复》德之本也。
  《复》小而辨于物。
  《复》以自知。
  这三点注解突出地说明了《复》卦的重要性;然而这一卦所以重要的最根本的原因,还在于它是了解天命的关键。孔子在《彖》辞中说:
  “复,其见天地之心乎?”
  若是能见出天地之心,那么,“知天命”岂不最是一件极其容易的事了吗?因为“天命”乃是“天心”的表现而已。而且,所有的真理和一切的奥秘,岂不都藏在天心之中吗?若是看出了天地之心,岂不就有可能恢复隐没的大道吗?倘若这大道尚且不在无边无际的天地之心之中,还会在什么地方呢?
  不幸的是,孔子与老子虽穷其一生,也都未能恢复重建那失去的大道。令我们感兴趣的问题是:是否可以借助于完全地启示上帝旨意的《圣经》,来恢复那失传的大道呢?让我们来看《复》卦的原文。
  原文:复:亨。出入无疾,朋来无咎。反复其道,七日来复,利有攸住。
  译文:《复》卦:亨通无碍。或出或入均无疾患,有朋友驾临,不为追究罪咎。来往有一定的规律,每逢第七日返回。有利于前往。
  有人可能要问:这位朋友是谁呢?为什么他一来就没有灾祸了呢?为什么要以七日为一个周期呢?换句话,每逢七日来光临呢?“利有攸往”,往何处去才有利呢?
  对以上的卦辞,孔子在《彖传》中作了进一步解释:
  原文:复亨,刚反,动而以顺行,是以“出入无疾,朋来无咎”。
  译文:复之所以亨通,是因为有刚正的(天)返回,顺天而行,故而“出入无疾,朋来无咎”
  《易经》中常用刚阳来代表干(天),用阴柔代表坤(地)。所以,这里所说的“刚反”就是指天返回的意思。有趣的是,孔子用“刚反”来解释“朋来”。在孔子的注解之中,这驾临的朋友不是别人,乃是刚阳的天。
  原文:“反复其道,七日来复,天行也”。
  译文:“返往有一定的规律,每逢第七日驾临”,这是天行的规律。
  历代都有人以自然的天体来解释这里的“天行”。可是,这种解释是不合适的,因为自然的天体之中,没有这种运行的规律。我们现在所使用的年月日,分秒时等都是按着自然的天体运行规律而确定的。自然宇宙之中,根本不存在什么七天一个周期的这种循环规律。
  但是世界各地的日历表上都使用七日一个星期的循环规律。即星期天、星期一、星期二等,直到星期六。星期天为七日的头一日,星期六为七日的第七日。宇宙天地中既然没有这种规律,那么这一记时制度从何而来呢?答案是从《圣经》而来。
  “天地万物都造齐了。到第七日,上帝造物的工已经完毕,就在第七日歇了他一切的工,安息了。上帝赐福给第七日,定为圣日;因为在这日,上帝歇了他一切创造的工,就安息了。”(创2:1-3)
  起初,上帝用了六天的时间来创造天地,以及其中的万物。但是,创造的工作并没有结束,上帝还有一项工作要完成。“到第七日,上帝造物的工已经完毕”《圣经》告诉我们,天地万物都是上帝的话语创造的。诗人大卫在灵感中写道:“诸天藉耶和华的命而造;万象藉他口中的气而成。...因为他说有,就有;命立,就立”。(诗33:6,9)然而,到第七日,上帝做了三件不同于前六天创造的事:
  一、“上帝在这一天歇了他一切的工,安息了”;
  二、“上帝赐福给第七日”;
  三、上帝将这一天与其他六日分别开来,将这一日“定为圣日”。
  设立安息日的原因,是不是因为六日繁忙的创造使上帝感到疲倦,而需要用一天来休息呢?
  “你岂不知道吗?你岂不曾听见吗?永在的上帝耶和华,创造地极的主,并不疲乏,也不困倦;”(赛40:28)
  不!上帝并不需要休息。但人却需要。上帝设立安息日的目的是为了人,而人是上帝“为我自己的荣耀创造的,是我所做成,所造作的。”“好述说我的美德。”(赛43:7,21)上帝造人的目的是为了在人的生命中表现上帝思想意志,品德与行为。因此,耶稣说:
  “安息日是为人设立的,人不是为安息日设立的。所以人子也是安息日的主。”(可2:27-28)
  上帝称安息日为“我圣日”,“耶和华的圣日”(赛58:13)安息日的设立是为了让人能与上帝有更亲密的交通,能更好的反照上帝的形象,思想行为意志品德,而不仅在口头上“述说我的美德”。正如上帝希望所有的人都“述说我的美德”一样,安息日的设立也是为所有的人,并不单是犹太人,不然耶稣会明确的说这日是为犹太人设立的。事实上,上帝在起初将第七日定为圣日时,世上还只有亚当和夏娃二个人,而且他们尚未犯罪背叛上帝。我们不必自认自己比启示《圣经》的上帝更聪明,来给《圣经》作注,因为《圣经》就是自己最好的注释。
  上帝希望人们在这一天,将一切的俗务暂时放下,全身心地在上帝里面安息舒畅,默想记念上帝奇妙的创造大工,所行的奇事;在这一天来到上帝面前,带着敬畏与感恩的心情敬拜他。主上帝要在他所分别出来定为圣日的这一天,与人相交,使人与他更亲近。这才是真正的“天行也”。“天行健,君子当自强不息”,天之行既无止息,上天的儿女们就应该自强不息。
  主耶稣,作为安息日的主,就是那位每逢第七日驾临的“刚反”的朋友。他来是要将我们从罪恶与试探中救拔出来,使我们不被定罪,而得到完全的自由。因此,“朋来无咎”。
  《复》卦卦辞的结论是:“利有攸往”。往何处去呢?
  “还有那些与耶和华联合的外邦人,要事奉他,要爱耶和华的名,要作他的仆人,就是守安息日不干犯,又持守他约的人。我必领他们到我的圣山,使他们在祷告我的殿中喜乐。他们的燔祭和平安祭,在我坛上必蒙悦纳,因我的殿必称为万民祷告的殿。”(赛56:6-7)
  “到我的圣山”,“我的殿中”,就是到古时的圣幕、圣殿,今天的教堂去。上帝将带领他们到他的殿中去敬拜他。他们所摆在祭坛上的的祭必蒙悦纳:就是“感谢的祭”和一颗“忧伤痛悔的心”。圣经告诉我们“将身体献上,当作活祭,乃是圣洁的,是上帝所喜悦的;你们如此事奉乃是理所当然的。”(罗12:1)
  可是,我们怎么可以确定,这“反复其道,七日来复”中所说的七日,就一定是圣经中所说的七日的第七日之圣安息日呢?仅凭一段经文便作结论,似乎不能令人置信。而且我们仍然不能完好的理解孔子所作的注。我们相信,当孔子写下这些话时,必与老子一样,对自己写下的话未必有真正的了解,而很可能是在“灵感”中写下的。也许正是这一原因,孔子才坚持说自己是“述而不作”,说自己是传述真理与天道的器皿,而不是真道的发明者。孔子对周易作传是实,不真正懂得自已受感之下所写的传必也是实。不然,孔门之中必有将其要意传给后人的。可是察考《论语》也罢,《孟子》也罢,都得不到多少这方面的记载。受圣灵启示的人,对所启示的异象或信息不理解,这种现象在《圣经》中也是常有的事。但以理先知就不明白自己所见到的“到二千三百日,圣所就必洁净”的异象。他说:
  “于是我但以理昏迷不醒,病了数日,然后起来办理王的事务。我因这异象惊奇,却无人能明白其中的意思。”(但8:27)
  孔子说:
  《复》德之本也。
  《复》小而辨于物。
  《复》以自知。
  要完全明白这些话,我们有必要继续《复》卦的卦辞中来寻找解开疑团的秘码。
  原文:象曰:雷在地中,复。先王以至日闭关,商旅不行,后不省方。
  译文:《象传》说:雷在地中,这就是《复》卦的卦象。古代的君王一到此日则闭关静养。商人旅客不出外远行,君王也不巡视四方。
  我们暂时先放下第一句话不论,而单看后面的一句,即“先王以至日闭关,商旅不行,后不省方”。
  从这句话来看,这一日似乎没有什么工作在进行。在孔子的时代可能不是这种情形了。可是他说,古代的君王在这一日要闭关静养,商人与旅客在这一天也不走动,官员们也不到外地去巡察。简单说,就是不办公了。说到底,这句话所描述的一幅公休日的情形,连商人可能都不做买卖了。这里的先王传统认为乃为三代的开国君王,据此可知,这种传统持续了至少一千多年。
  对文中的“至日”一词,有必要作些说明。传统对这个词的理解为“冬至”或“夏至”。孔颖达对这句话的注解是“以二至之日闭塞其关,商旅不行于道路也。”其实,这是望文生义的误解。这里的“至日”两字正好与汉语中的指称“冬至”与“夏至”的“至日”同形。然而,两者的意思却大不相同。因为,“至日”(冬至与夏日)一年才往返两次,而这里的“至日”却是“七日来复”,每隔七天就来临。因此,“至”应作“到达”,“来临”解。这一脱离语境的牵强解释,上千年来竟一至被作为正解传了下来。不过,我们不需在此苛责于古人。安息日的传统在他们的时代已失传。我们应当庆幸的是,我们今天有一本完全的《圣经》,可以从中学习祖先们求而未得的天道。
  在“造物者的诗篇”中,我们介绍了上帝的十条诫命。其中的第四条上说:
  “当记念安息日,守为圣日。六日当劳碌做你一切的工,但这第七日是向耶和华你上帝当守的安息日。这一日你和你的儿女。仆婢、牲畜,并你城中寄居的客旅,无论何工都不可做。因为六日之内,耶和华造创天地海和其中的万物,第七日便安息,所以耶和华赐福与安息日,定为圣日。”(出20:8-11)
  这条诫命规定,在安息日“无论何工都不可做”。“六日当劳碌做你一切的工,但这第七日是向耶和华你上帝当守的安息日。”上帝不仅吩咐我们各人自己,以及与我们相关的人遵守安息日,而且“并你城中寄居的客旅”,也在守诫之列。因为人都是上帝造的,在上帝眼中,并没有人种、国别的分别。中国古代“先王以至日闭关,商旅不行,后不省方”的传统,很可能就来自于第四条诫命。
  可是,第四条诫命中却没有让人闭关城门的吩咐。为什么中国古代的“先王以至日闭关”呢?圣经中尼希米的故事或许可以帮我们解开这一习俗之谜。我们在第四章中提到,在公元前457年有重新修建耶路撒冷城与圣殿的命令发出。当尼希米率领流落异邦的犹太人,从巴比伦回到耶路撒冷时,他领导了重建耶路撒冷城墙的工作,而且极力地在犹太人中恢复在外邦失丧了的敬拜上帝的传统。回归的犹太人在灵性上却是不冷不热,处于昏睡状态。为了将百姓从沉睡之中唤醒,对上帝大发热心。尼希米开始了安息日的改革。甚至关上城门,以杜绝灵性软弱的犹太人在耶和华的圣安息日做买卖。
  “在安息日的前一日,耶路撒冷城门有黑影的时候,我就吩咐人将门关锁,不过安息日不准开放。我又派我几个仆人管理城门,免得有人在安息日担什么担子进城。于是商人和贩卖各样货物的,一两次住宿在耶稣撒冷城外。我就警戒他们说:'你们为何在城外住宿呢?若再这样,我必下手拿办你们'。从此以后,他们在安息日不再来了。我吩咐利未人洁净自己,来求守城门,使安息日为圣。我的上帝啊,求你因这事记念我,照你的大慈爱怜恤我。”(尼13:19-22)
  尼希米采取的闭关城门的措施,显然是迫不得已。目的却是为了帮助人守好安息日。看来,此举也似乎有效果。“从此以后,他们在安息日不再来了”。中国古代的先王们在“七日来复”的这一天闭关城门,或许也正是出于同样的苦心。这里似乎可以用得上“英雄所见略同”一句。至此,我们应该满有把握的说,上古的先王们是守安息日的!因为他们对第四条诫命的要求,看来是非常熟悉的,而且他们的态度还是相当严肃的。这使我们再次想到《约翰福音》的一句话:“那光是真光,照亮一切生在地上的人。”(约1:9)
  第四条诫命给出了为什么要守安息日的理由:“因为六日之内,耶和华造创天地海和其中的万物,第七日便安息,所以耶和华赐福与安息日,定为圣日。”(出20:11)可见,安息日是对上帝创造大工的一个记念。而有无创造之能正是区别真神与假神的标准:真神创造万物,而假神为受造之物的手所造。敬拜上帝的唯一合法性基础就在于上帝是我们的创造主,我们是他造的。罪人的重生也是这同一创造之能的体现。重生即是再造。依着上帝的诫命守安息日为圣,敬拜创造天地的主,每逢第七日,世人就受到提醒:人是上帝造的,安息日是上帝为赐福人类而设立的。上帝并不需要休息,却在安息日“歇了他一切的工,就安息了”,为的是给人树立了一个可效法的榜样。《圣经》教导人“你们该效法上帝,好像蒙慈爱的儿女一样。”(弗5:1)倘若安息日一直为世人所遵守,世上就不会有无神论、进化论、轮回、拜偶像等愚昧之事的立足之地了。因为每逢第七日,人就会被提醒,天地之间有一位上帝,他是我们的创造之主。我们之所以存在,完全是因他的慈爱与恩典。看哪,世人所怀存的是何等背逆的心啊!上帝说“当记念”的,世人偏要忘记。当撒但诱导人忘记安息日之后,就将各种关于人类起源的谎言与邪说灌输给人。今天的世界,不信上帝,而信进化论的现象,就是忘记上帝要人“当记念安息日”的不幸的后果。大批持神创论的科学家们,不遗余力地与进化论者论战,极力证明世界是上帝在六日之内创造的。然而这些信上帝的科学家们却不明白,上帝为何用六天的时间,因为以上帝的大能,六个小时完成创造大工应该也是可能的。造化主的目的正是为了为人类确立安息日。而上帝用来证明自己存在的方式,就是要人每隔七日记念一次安息日,以此牢牢记住天地万物的由来。神创论的卫道士们,若能自己听从上的诫命,“记念安息日,守为圣日”,他们的论战必更为有力!
  现在,我们可以更好的理解孔子对《复》卦的三句评语了。孔子说“天生德于我”,一切的美善都是从主上帝而来,而主耶稣基督就是安息日(复)的主,这岂不是“复,德之本也”么?
  人们在安息日(复)与这日来临的朋友相聚,敬拜上帝,这一切都是由于信心的行为,而信心本不是外在的可见之物。这岂不是“复,小而辨于物”么?
  藉着敬拜人类与万物的创造主,我们就知道人类生命的来源在于设立安息日(复)的上帝。他是我们的上帝,我们是他的子民。在他之外,没有生命。中国人并不是来自什么“北京人”,而是来自于“七日来复”的造化之主!虽然我们都犯了罪,但安息日的主基督正是将我们从罪中救出来的救主。这岂不是“复以自知”吗?
  但是《复卦》之中,还有一个令人棘手的问题:即复卦的象。复卦的象,与安息日的主上帝有什么联系呢?
  原文:象曰:雷在地中,复。
  译文:《象传》说:雷在地中,就是《复》卦的卦象。
  《象传》是孔子为进一步解释周易中的各卦而作的形象化的说明。雷在空中,倒是很好理解。可以,这里所说的偏偏是“雷在地中”。这种形象化语言似乎并没有使问题简化,反而复杂化了。要想解开其中之迷,我们就必须解开“雷”与“地”所象征的实体。我们要进一步用《圣经》来解开这个长达二千五百年之久的谜。
  我们先来看地所象征的实体。《圣经反词兰恰 :7上这样说:“耶和华上帝用地上的尘土造人,将生气吹在他的鼻孔里,他就成了有灵的活人。”“你本是尘土,仍要归于尘土。”(创3:19)从这两节经文中可以看出,人为地上的尘土所造。《圣经》中有多处直接用地来称号人。如:
 “地啊,地啊,地啊,
  当听耶和华的话!”(耶22:29)
  因此,我们得出结论:地的实体乃是人。那么“雷”象征着什么呢?请看以下一段经文:
  “我现在心里忧愁,我说什么才好呢?父啊,救我脱离这时候;但我原是为这时候来的。父啊,愿你荣耀你的名!”当时就有声音从天上来说:“我已经荣耀了我的名,还要再荣耀。”站在旁边的众人听见,就说:“打雷了。”还有人说:“有天使对他说话。”耶稣说:“这声音不是为我,是为你们来的。现在这世界的受审判,这世界的王被赶出去。我若从地上被举起来,就要吸引万人来归我。”(约12:27-32)
  从这段经文中可以看出,上帝所说的话,在人听来就象是在打雷。因此,雷所象征的是上帝的话,或许说就是上帝之道。我们现在有了“雷”与“地”所象征的实体,可是“上帝之道”(雷)是如何进入人的肉身(地)之中的呢?这个像的具体的形式究竟是什么呢?要解决这个问题,我们有必要继续考查上帝之道。请看下面一段《圣经》经文:
  “太初有道,道与上帝同在,道就是上帝。这道太初与上帝同在。……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充充满满地有恩典,有真理。我们也见过他的荣光,正是父独生子的荣光。”(约1:1-2,14)
  “雷在地中”:道(雷)成(在)肉(地)身(中)。这种解释若能成立,岂不是对耶稣“道成肉身”的预言吗!
  
  现在我们就可以解开“雷在地中”这个谜了。复卦的卦象原来不是别人,正是那位“道成肉身”的耶稣基督!亲爱的读者,请您在此稍稍驻足凝思!
  我们似乎更能理解为什么保罗为了“教会的执事”之后,才能“把上帝的道理传得全备”,也能更深刻地领会他所说的“这道理就是历世历代所隐藏的奥秘,但如今向他的圣徒显明了。”(西1:25)我们并不比过往的学者更有智慧,但那赐人智慧的的主,已将解开奥秘的钥匙藏在《圣经》里了。“你的言语一解开,就发出亮光,使愚人通达。”(诗119:130)
  您可能会问,可是耶稣作为七日来复之安息日的像合适吗?
  “万物都是藉着他造的;凡被造的,没有一样不是藉着他造的。”(约1:3)
  耶稣亲自说:“因为人子是安息日的主”(太12:8)
  “安息日是为人设立的,人不是为安息日设立的。所以,人子也是安息日的主。”(可2:27-28)
  既然“没有一样不是藉着他(基督)造的”,安息日是为人设立的。因此,为人设立安息日的是基督耶稣。作为上帝之子,他是安息日的设立者,自然是安息日的主。当他将神性藏于人性之中,降生为人时,作为人子,基督耶稣仍然是安息日的主。还有谁会比耶稣,这位安息日的设立者,更适合于作为复(安息日)的像吗?
  靠近耶稣与耶稣为友岂不是天下之大吉吗?
  在耶稣里面我们甚至可以通神(与上帝相交),岂不是最大的亨通吗?耶稣是那不可见之上帝的像,上帝一切的丰盛和奥秘都在他里面藏着。
  现在我们就能完全理解为什么孔子说:“复,其见天地之心乎?”这句话了。
  “惟有基督在我们还作罪人的时候,为我们死,上帝的爱就在此向我们显明了。现在我们既靠着他的血称义,就更要藉着他免去上帝的忿怒。因为我们作仇敌的时候,且藉着上帝儿子的死,得与上帝和好,就更要因他的生得救了。不但如此,我们既藉着我主耶稣基督得与上帝和好,也就藉着他以上帝为荣。”(罗5:8-11)
  “上帝啊,你的意念向我何等宝贵!其数何等众多!我若数点,比海沙更多,我睡醒的时候,仍和你同在。”(诗139:17)
  有谁看见了在十字架上被举起的基督,还会看不出造天地之上帝的心怀意念呢?我们藉着基督可以享受安息日的平安与喜乐,得以进到上帝面前。我们在《易经》中对安息日的重新发现,再次证明主所说的话“安息日是为人设立的”。最古老的中国经书中也有着安息日的记载----安息日也是为中国人设立的!正如古代的先王、商旅、官员们遵守了安息日,以之为圣日一样;上帝所定的安息日今天仍然是全世界中国人所当记念的圣日。
  基督不仅在创造设立安息日的时候,在这一天安息;在他降生为人时,也有遵守安息日为圣日的习惯与规矩。
  “耶稣来到拿撒勒,就是他长大的地方。在安息日,照他平常的规矩进了会堂,站起来要念圣经。”(路4:16)
  拿撒勒的人都可以见证耶稣在安息日到会堂敬拜上帝的习惯。事实上,当他完成了地上的救赎大工,在十字架上被当作完全的牺牲为罪人献上之后,便“歇了他一切的工”,便安息在坟墓之中了。主在创造周完成万物的创造之后,便在第七日安息了。同样,当基督成就了地上的救赎的大工之后,也进入了安息。
  《圣经》中没有任何的记载表明,耶稣在十字架之前改变了包括安息日在内的十诫圣律。
  “莫想我来要废掉律法和先知。我来不是要废掉,乃是要成全。我实在告诉你们,就是到天地都废去了,律法的一点一画也不能废去,都要成全。所以无论何人废掉这诫命中最小的一条,又教训人这样做,他在天国要称为最小的。但无论何人遵行这诫命,又教训人遵行,他在天国要称为大的。”(太5:17-19)
  基督在十字架上的死立定了与他的子民之间的“新约”。
  “主说:那些日子之后,我与他们所立的新约乃是这样;我要将我的律法写在他们心上,又要放在他们的里面。”(来10:16)
  新约的实质与核心,就是将上帝的律法写在人的心里。作为十条诫命之一的安息日诫命,也是写在人心上的一条。如果安息日变了,那就意味着整个新约也变了。已立的约若被因死亡而坚定生效,还可以再改动吗?保罗说:
  “弟兄们,我且照着人的常话说:虽然是人的文约,若已经立定了,就没有能废弃或加增的。”(加:15)
  人死之后,生前所立的遗嘱才开始生效,是不可能改变了的。通常来说,人的“文约”(遗嘱)是死者与其儿女所立的“约”,以确保各人对其所遗留财产的继续权。同样,耶稣基督所定立的新约,也是为了他的儿女们“承受地土”而坚立的。(《马太福音》5:5)耶稣以自己在十字架上的死,而坚定了这“新约”,“就没有能废弃或加增的”了。退一万步来说,即或基督有意在复活之后,对“新约”,即写在人心版上的律法,作一番修改。但一旦生效之后,就不能再改动了的。《圣经》并不自相矛盾的。
  耶稣不仅没有废掉律法,相反,却是教导门徒守上帝的诫命。全部《圣经》中找不出一处,说明基督将安息日从第七日(星期六)移到了七日的第一日(星期天)。耶稣的门徒都是忠实顺服地守安息日的门徒。“那些从加利利和耶稣同来的妇女跟在后面,看见了坟墓和他的身体怎样安放。她们就回去,预备了香料香膏。她们在安息日,便遵着诫命安息了。”(路23:55-56)耶稣在星期五受难而死,星期六安息在坟墓中,星期天,七日的第一日复活。
  后来,使徒保罗在哥林多向外邦人传福音:“每逢安息日,保罗在会堂里辩论,劝化犹太人和希腊人。……保罗在那里住了一年零六个月,将上帝的道教训他们。”在这一年半中,每逢安息日,保罗都到会堂去传讲上帝的道理。不仅是对犹太人,也向外邦人传福音。如果我们相信《圣经》的明文记载,保罗在哥林多就守了七十八个安息日。
  因此,我们从《圣经》中可以看出,主上帝的安息圣日也象其他的九条诫命一样,从来没有改变。因为真理是不变的。变化不居的是人的习惯与传统,随从自己的心思意念。即便是在将来的新天新地,主的安息日仍然是所有得赎之民所当记念的圣日。
  “耶和华说:‘我所造的新天新地怎样在我面前长存,你们的后裔和你们的名字也必照样长存!每逢月朔、安息日,凡有血气的必来在我面前下拜。这是耶和华说的。’”(赛66:22-23)
  行文至此,我们对荀子的一段话便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荀子·天论》
  我们所生活的这个天地的运行规律,将随着天地的废去而废去,并不能存到永远。然而,“七日来复”的“天行”规律,却要与新天新地一样长存,直到永远。
  上帝没有改变他在西乃山上所庄严宣布的神圣律法。然而,《圣经》却预言到世上将有一个势力,想改变上帝所定的安息日与神圣的律法。
  “他必向至高者说夸大的话,必折磨至高者的圣民,必想改变节期和律法。圣民必交付他手一载、二载、半载”。(但7:25)
  这个向至高者说夸大的话的势力就是罗马天主教会。她声称教皇是基督在地上的“代理人”,而实际上圣灵乃是耶稣在地上的代表。(见约14:15;26)她坐在上帝的殿中,自称为大,说“教皇”是“万万不能错的”。她设立宗教裁判所,将一切坚持《圣经》纯正信仰,反对她的信徒送入斗兽场,推向火刑柱,“折磨至高者的圣民。”“圣民必交付他手一载、二载、半载。”这里所说的“一载、二载、半载”加起来说是“三年半”,三十六个月,1260天。按照“一日顶一年”的原则,圣经预言罗马教会逼迫基督徒的时间为1260年。公元538年,罗马教皇藉着东罗马帝国军队,将东哥特国王逐出罗马城,凭武力正式被确立为众教会之首。数个世纪以来,罗马教会对上帝的圣民进行了残酷的迫害。到1798年,罗马的势力遭到了拿破仑的打击。1798年,拿破仑派手下Berthier将军将庇护六世(PiusVI(1775-1799))从罗马抓到法国,使他成了法国的阶下囚。教皇对“圣民”的势力被暂时削弱。从公元前538年到1798年的1260年间,有五千万基督徒被罗马天主教会的迫害至死。1799年8月22日,庇护六世死于囚室,“圣民”得以脱离教皇之手。
  罗马教会对上帝的律法进行了可耻的篡改,去除了禁止拜偶像的第二条,(从此大长了拜圣徒像与圣玛丽亚的背离圣经教训的恶习)。将第四条守安息日(第七日)的诫命,改为守瞻礼之日(星期日),又将第十条折成两条,以凑成十条。她将教会的权威与《圣经》的权威等量观之,实际权威双轨制。实际上是抬高了人的权威而贬低了上帝圣言的权威。不仅如此,罗马教会还以更改礼拜之日为证据,说明她至高无上的权力。请看一段摘自天主教《教义问题》的对话:
  问:你还有别的方法证明教会(天主教)有设立节期和训令之权吗?
  答:教会若没有这样的权柄,她绝不会以遵守星期日(七日的第一日)来代替安息日(第七日),这个变换是圣经未曾准许的。
  《基督教义节要》第58页也有一段类似的对话录:
  问:你怎能证明教会(罗马天主教会)有立定节期和圣日的权柄?
  答:就在把安息日改为星期日的事上证明,而且此事也是各基督新教徒们所公认的。所以基督新教徒们既然严格地守星期日,而不守天主教所设立的其他一切节期,于是他们便妄然地自相矛盾了。
  问:这话怎么讲?
  答:因为他们藉着遵守星期日,便承认了天主教有立定节期并指挥他们的权柄。
  从罗马天主教会中改革出来的各改正教会,即新教教会,在宗教改革领袖们去世之后,没有能进一步革除罗马教会包括星期天在内的异教之风。现在该是完全回到《圣经》上来的时候了。无论世人以何种藉口欲否认安息日,“耶和华如此说”一句,就足以坚立安息日之神圣了。上帝的十诫律法与上帝任何其他的圣言一样,是不容侵犯的,其至高的权威绝不可轻忽。《圣经》中只有一次用到“主日”一词。教会之中有安息日与主日之争,人们错误的将“主日”当成星期天。我们若让《圣经》说话,完全用《圣经》解释《圣经》,不强将人的见解夹入,就会看出安息日才是真正的主日。因为上帝称安息日为“我圣日”,“耶和华的圣日”(赛58:13)“耶和华圣日”(利23:38)而耶稣称自己是安息日的主。“主日”,即主的日子。安息日既然是“我(安息日的主)的圣日”,岂不是主日吗?
  对七日的第一日,即星期日,共提到八次。见《马太福音》28:1;《马可福音》16:2;16:9;《路加福音》24:1;《约翰福音》20:1;20:19-23;《使徒行传》20:7-12;《哥林多前书》16:1-2。其中没一次提到在这一天有纪念耶稣复活的聚会,象今天的教会所宣称的那样。事实上,门徒起初连耶稣的复活都不相信,谈何记念主的复活!当马利亚将耶稣复活的事告诉他们时,“他们听见耶稣活了,被马利亚看见,却是不信。”(可16:11)《圣经》中更没有一次提到七日的头一日是上帝的圣日。
  纪念主复活,听起来似乎理由十足,堂而皇之;可并不能因此而废除上帝的诫命。当耶稣在世的时候,法利赛人定了一条规矩。凡声称(其实并非真给)将自己所当奉给父母的作为供献,献给圣殿,他就不必再奉养父母了。将自己的财物人作了供献,理由实在是堂而皇之。可是,耶稣指责他们是“藉着遗传,废了上帝的诫命。”(太15:6)并且进一步说:
  “假冒为善的人哪,以赛亚指着你们说的预言是不错的。他说:这百姓用嘴唇尊敬我,心却远离我。他们将人的吩咐当作道理教导人,所以拜我也是枉然。”(太15:8-9)
  同样,人决不可以纪念主复活为藉口而废了第四条诫命。事实上,重生的洗礼乃是对主复活的真正的记念。与基督同死,又与他一同复活。
  必须看到,许多人的确是出于对主耶稣的一片爱心,而是诚心实意地以为星期日就是上帝所定的圣安息日。他们并不知道安息日与星期日背后所进行的真理与谎言,上帝的律法与人的遗传之间的斗争实质。“世人蒙味无知的时候,上帝并不监察,如今却吩咐各处的人都要悔改”。(徒17:30)“行真理的必来就光,要显明他所行的是靠上帝而行”。(约3:21)
  古时撒但欺骗犹太人,使他们只要安息日,而不要安息日的主耶稣基督,甚至将他钉死在十字架上。现在,魔鬼又以另一种方式来欺骗今天的上帝子民,企图使他们只要安息日的主,而轻看他所定的安息日。凡属真理的人,切不可上魔鬼的当。围绕着安息日的斗争还将进行下去,而且会愈演愈烈,各人必在人的吩咐与上帝的神圣律法之中作出选择:
  “听从你们,不听从上帝,这在上帝面前合理不合理,你们自己酌量吧!我们所看见,所听见的,不能不说”。(徒4:19-20)
  当耶稣降生之时,除了少数几个牧羊人,从天使领受了救主降生的大喜的讯息之外,是从东方来的博士,唤醒了犹太人中的祭司和文士们对弥赛亚的注意。骄傲的犹太宗教领袖们自认为自己掌握着《圣经》,是教导人的先生。在背离了耶和华的圣安息日的今天,愿从古代中国经典中对于《复》(安息日)的再发现,唤醒世人对上帝圣日的重视。离弃自己的道路,返回到主耶和华的圣道上来。
  “当记念安息日(复),守为圣日”。(出20:8)
  主耶和华,以色列的圣者如此说:“你们得救在乎回归(复)安息;你们得力在乎平静安稳。”(赛30:15)
  “耶和华如此说:我造出灾祸攻击你们,定意刑罚你们。你们各人当回头(复)离开所行的恶道,改正你们的行动行为”。(耶18:11)
  “现在你们要转向(复)我,我就转向(复)你们”。(玛3:7)
  “来吧!我们归向(复)耶和华”。(何6:1)
责任编辑:飞悦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相关推荐:

栏目分类
福音中国网 闽ICP备14008850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