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您的当前位置: > 现代真理 > 预言之灵 > 怀爱伦传略 > 正文

第四章 出版之初

来源:现代真理 编辑:纯杰 时间:2018-06-05
导读:第十六章 因信称义 1888 年之前 怀爱伦没有能参加1886年的总会会议,因为她当时还在欧洲,刚刚结束对意大利多雷佩利斯的第三次访问。但是她知道,当时一些处于领导地位的教友对加拉太书很感兴趣。 那一次大会〔1886〕的情况,她写信给G.I.巴特勒,很久以后,
GO
1851年12月,怀雅各和怀爱伦离开萨拉托加·斯普林斯,进行仲冬旅行,访问分散在纽约州北部和西部的小组信徒和教会。雅各结束七周的旅行后,发表在《评阅宣报》上的报告是乐观的:
“十三日,我们到家了,发现朋友们的健康状况和精神状况都很好。我们不在的时候,由(安妮)史密斯姐妹负责报纸发行,她看起来很乐意干这项工作。通过旅行,我们的健康状况改善了。我们都很高兴地看到真理圣工的迅速发展。”(《评阅宣报》1852年2月17日)
在同一期报纸的中缝,他提出了关于出版信息工作的一项有趣的建议:
“我们认为,安息日信徒拥有自己的印刷机的时候已经来临。现在我们的工作是在安息日做的,这是一件很不愉快的事,也很不方便。如果我们有自己的印刷所,就会少花很多钱。委员会将考虑这件事吗?”(同上)
1852年3月12日,星期五,雅各召集了一次会议。会议是在离萨拉托加·斯普林斯九英里(15公里)的杰西·汤普森(Jesse Thompson)家里举行的。此时,第2卷第14期《评阅宣报》已经在萨拉托加·斯普林斯出版了。参加会议的人有贝约瑟、海勒姆·埃德森、S.W.罗兹,还有怀雅各与怀爱伦。《评阅宣报》的员工,还有邻近的信徒都参加了会议。那个星期五所做工作的报导,对信徒们的信心提出了挑战。
首先报告的是报纸的出版情况。几位教友发言,讲到现在这种出版方式的不利;讲到安息日信徒应该拥有自己的印刷所。大家对这个问题进行研究后进行了投票,一致同意作出以下决定:
(1)应该立即购买印刷机、打字机等。
(2)报纸应该在纽约州的罗切斯特出版。
(3)由教友E.A.普尔、利比尔斯·德鲁和海勒姆·埃德森组成一个委员会,接受教友们的捐赠,用于购买印刷机、打字机等,并管理报纸的财政收支。
(4)要求各处的教友通过《评阅宣报》的下一期,选出他们教会代理人,接受建立印刷厂的捐赠,推进报纸的出版。
(5)直接接受的捐款应送到纽约州拜伦港海勒姆·埃德森处。
他们认为,在罗切斯特建立一个印刷厂,600美元就够了。(《评阅宣报》1852年3月23日)
 
在纽约州罗切斯特建立一个出版处
他们立即行动起来,执行3月12日会议的决议。在纽约市买了一台印刷机,把备用的纸张、小册子和怀夫妇为数很少的几样家用必需品和个人物品一起打包,从萨拉托加·斯普林斯启运。由于资金不够,这些从纽约州运往西部的物品,还得靠借钱来支付运费。
在罗切斯特,他们发现,芒特霍普大街124号的房子很大,足够作出版者住家,还能放下印刷设备。每月14.5美元的租金也在他们支付能力范围以内。房子占地约一公顷,有座花园的空地。怀爱伦在4月16日写给豪兰一家的信中描写了他们的境况。
“我们刚刚在罗切斯特安顿下来,租了一间旧房子,每年租金175美元。我们把印刷机安装在家里。不然的话,每年还得另付50美元的办公租金。
如果你顺道来看我们,看到我们的家具时,你会要笑的!我们买了两付老的床架,每付25美分。我丈夫帮我带回来六张旧椅子,没有两张是一样的,花了一美元。后来,他又给我带回四张没有座套的椅子,一起花了62美分。这些椅子都很结实,我在上面试坐过了。
黄油很贵,我们没有买;我们也买不起马铃薯。我们的第一顿饭是把一块壁炉遮板放在两个空的面粉桶上当桌子。如果上帝的工作能够向前发展,我们愿意忍受穷困。我们相信是上帝的手指引我们来到这里。”(《生平概略》1880年版,第287页)
 
出版之家
“起先,有雅各和怀爱伦、小埃德森和他的保姆克拉丽莎·庞辉、斯蒂芬和萨拉·贝尔登与安妮·史密斯,后来又请珍妮·弗雷泽(Jennie Fraser)当厨师。托马斯和玛丽·米德曾一度作为大家庭中办公成员。后来奥斯瓦尔德·斯托厄尔来了,他是印刷工人。
秋天,13岁的男孩沃伦·巴彻勒加入到我们的行列;他一边学排版,一边担任给墨辊加墨的工作。1853年春天,乌利亚·史密斯加入到出版之家。秋天,17岁的年轻人乔治亚·马登也成为这个小公司的一员。这三个人在为《评阅宣报》工作的过程中慢慢变得老练。稍后,弗莱彻· 拜英顿加入到他们一起。他是约翰·拜英顿的儿子,来自纽约州北部……
很有必要雇一个熟练的印刷工来主管这项工作,并教会那些初学者。一个很有能力,适合这个位置的人是刘明V.马斯顿,怀长老在萨拉托加·斯普林斯就认识了他。”(威廉C.怀特《概述和回忆》,《评阅宣报》1935年6月13日)
在纽约购买华盛顿牌手动印刷机,其它必需的设备和铅字共花了600美元。海勒姆·埃德森用短期借款垫付了账款;怀雅各号召大家捐款还账。如果可能的话,到六月中旬就开始工作。《评阅宣报》第三卷第一期上面的出版日期是5月6日,在印刷机到达之前就排好了版,不得不在镇上的另一家印刷厂付印。报头列出的出版委员会名单有:贝约瑟、J.N.安德烈和约瑟夫·贝克;怀雅各被任命为主编。报纸每半月发行一期。“条款”是这样说的:“免费赠阅,希望圣工之友能资助出版,因为上帝已经使他们发展。”(同上,1852年5月6日)出自安妮·史密斯笔下的一首诗,标题是“蒙恩之望”占满了第一页的第一栏和第二栏的一半。刊登的文章涉及到第三天使的信息。怀长老的社论回顾了过去,并谈到现在的工作。
 
去东部旅行
怀氏一家在罗切斯特安家后不久,爱伦的母亲写信告诉他们,爱伦的哥哥罗伯特患结核病,在缅因州葛罕的家中快不行了。雅各在萨拉托加·斯普林斯的时候已经把员工们训练得很熟练,现在又有刘明·马斯顿掌管着印刷所。因此,他和爱伦打算出门到东部去。他们的交通工具是忠实的查利拉的车,计划行期为两个月。6月24日的《评阅宣报》把他的计划告诉了信徒们:
“我们打算到东部旅行,要几周时间,在非常需要开会的地方举行会议。”(同上,1852年6月24日)
六月中旬,在周末访问邻近的小组信徒时,他们既高兴又惊讶。雅各写道:
“朱尔弟兄知道我们计划去东部旅行,看到我们的马车要散架了,花85美元买了一辆合适的马车送给我们。为此我们感谢上帝,同时我们也感谢我们的教友——上帝的管家。”(同上,1852年7月8日)
夫妇俩计划带三岁的埃德森同行。当夏天慢慢过去,霍乱袭击了罗切斯特,死了许多人。正当他们要驾着马车出发的时候,小埃德森患病了。他们一开始当然是为他的康复祈祷。“我把他搂在怀里,”爱伦写道,“以耶稣的名义责备这种疾病。”他马上感觉到好些了。当一个姐妹开始恳求上帝医治的时候,埃德森向上望着说道:“他们不需要祈祷了,因为上帝已治好我了。”(《生平概略》1915年版,第144页)
   但雅各不想在埃德森还没有完全康复、恢复进食之前出远门。7月21日,星期三的下午,他们出发了,因为他们在以后的两天里要走100英里(160公里)到奥斯威戈去赴约定的第一个会。
雅各绘制了线路图,分配了从一个约会点到下一个约会点的时间,通过《评阅宣报》预先通知信徒们。乘马车旅行使雅各和爱伦两人都得到了休息。
查利非常喜欢吃苹果。当他们驶到靠近路边的苹果园,有大的红苹果掉在地上的时候,雅各就会放松缰绳。查利从每小时七英里(11公里)的速度放慢脚步,在容易够得着的地方选一个好苹果衔起来,然后扬起头全力飞奔,边跑边嚼苹果。(威廉C.怀特《概述和回忆》,《评阅宣报》1935年4月25日)
怀爱伦是这样描述他们的旅行经历的:
“在我们去佛蒙特州的旅途上,上帝赐福与我们;我丈夫给了我很多照顾。他很辛苦!在几次会议间,大多是他讲道、卖书、收报纸的款。一次会议结束了,我们马上赶往下一个会议地点。
中午,我们就在路边喂马、吃中餐。然后我丈夫在餐盒盖上,或者在他的帽顶上放上纸,用铅笔给《评阅宣报》和《青年导报》(Youth Instructor)写文章。”(《生平概略》1880年版,第292页)
《青年导报》是雅各最近创办的一份月刊,是为新兴教会的青年们办的。每一册都有安息日学课程,第一册是为儿童和青年准备的。雅各后来回忆,他是在马车行走的时候设计出这些课程的;当马停下吃草的时候,他就把它写下来。
驾着忠实的查利拉着的马车,雅各和爱伦于十月六日星期三的下午回到了他们在罗切斯特的院子里,结束了他们在1852年的东部旅行。
编辑不在的这11个星期,《评阅宣报》办公室的员工们没有遗漏一期。这向雅各证明,在过去的三年中,他关注的许多日常工作,别人也能完成!每隔一周的星期四,2000份报纸由手工印刷机印出,寄到1600个家庭。(威廉C.怀特《概述和回忆》,《评阅宣报》1935年6月27日)
《青年导报》是八月创刊的,要寄到大约1000个家庭。现在需要更大的工作空间。回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到罗切斯特市中心的南圣保罗街去租办公室。新办公室在一栋办公楼的三楼,他们把印刷工作搬到新的地点。
 
出版异象
1849年,当雅各开始出版《现代真理》的时候,读者只限于接受过第一位和第二位天使信息的人。1850年出版的五期《复临评论》,也是寄送给这同一批人。他非常希望把《复临评论和安息日通讯》送到这些人的手中。
现在,一般大众在态度上的明显改变,对真理是否一定得胜而不致被偏见扼杀,提出了重大挑战。怀雅各小心地回避,不发表在缅因州巴黎出版的杂志第一卷13期合订本上发表过的异象的事情。他也不直接提到怀爱伦的特殊经历。在1851年4月21日的这一期杂志上,他却发表了一篇文章,标题为“福音教会的恩赐”。
当然,他在文章中所提出的捍卫教会属灵恩赐的提法,并没有涉及到怀爱伦。到1851年6月中旬,越来越多的教友要求把异象以出版的形式公布。于是他计划专为信徒们出版《评阅宣报》的增刊。他解释这是第一次,也是仅有的一次发行增刊。增刊上的出版日期为1851年7月21日,是在《评阅宣报》的第一卷和第二卷之间出版的。《评阅宣报》第一卷结束于6月9日,第二卷开始于8月5日。
出增刊的时间比原来预期的要长。印刷是在萨拉托加·斯普林斯完成的。7月21日,增刊还没有付印,这个日期就排在了上面。怀爱伦在一封写给在密歇根州的朋友们的信中提到这本小册子:
“异象使很多人感到困惑,他们不了解异象……如果你希望了解,我可以写信告诉你。因为小册子很快就要出来了,我想你可能不会要我都写给你吧。现在看来你大约会在四周后收到这本书。”(《怀爱伦书信第4号》1851年)
怀长老预计小册子有64页(四个印张),印数为2000册,每100册的成本为5美元。
在出增刊的同时,他们决定出一本小册子或者出一本书,让异象以一种永久的方式存留下来。首先,他们可以利用印刷增刊所排好的铅字版,而且一本小书也比期刊更耐用。
 
怀爱伦的第一本书
尽管小册子只有64页,它却是怀爱伦的第一本书,书名为《基督徒的经历简述和怀爱伦的观点》。全书20多章,大部分的章节是经由她传递给教会的信息组成;以前用大幅纸张单面印刷过,或者是以文章的形式发表过。全书于1882年重新出版,是《早期著作》的第一部分。
在头五年里,《评阅宣报》一次也没有登载过上帝给怀爱伦的异象,几乎没有提到过上帝通过异象鼓励、保护和劝勉他的子民。
1851年,怀爱伦的第一本64页的小书出版了,里面确实介绍了过去七年里的许多异象。但为了不冒犯一般民众,《评阅宣报》对于异象保持沉默;编辑所做的也只不过辩护说,过去的异象是依据圣经的。现在承认疏忽,并决定把恩赐放到教会的适当位置。整个基调改变了。1855年12月4日,在战溪街出版的《评阅宣报》第一期,发表了会议的备忘录和致词。这一期的报头上印着常驻编辑为尤利·史密斯,怀雅各只是一个通讯编辑。
立即在方针、策略上出现了明显的改变。12月18日出版的期刊上,刊登了一篇题为“耶稣的证言”的社论,占了两页,是怀雅各为余民教会“预言之灵”的出现而作的辩护。从引证启示录12:17开始,他在整篇文章中,用圣经支持属灵恩赐持续的先知活动,直到地球最后的审判日。在文章的结尾,提到真先知的圣经考验。
1855年11月会议的事件和经历,完全可以看作是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历史转折点的标志!教会接受了出版工作的责任,预言之灵有了合法的地位,牧师们的劳动得到更多的福祉,出版事业繁荣昌盛,工作向前推进。
 
通过帐篷布道来扩大影响
由于第三天使的信息的促进,新的有才干的人加入到布道者的行列。如:23岁的J.N.拉夫伯勒,M.E.康奈尔和J.N.安德烈(J.N.Andrews)。他们成为俄亥俄州、威斯康辛州和密歇根州传播信息的先驱者。
有时听众太多出现了一些问题。会议通常是在家庭或者校舍或者小礼拜堂里举行。
有一次,1854年5月19到21日周末这几天,在密歇根州洛克的听众很多,只有半数的人能够进入为这次会议准备的校舍里。讲员站在一个敞开的窗户旁边讲话,这样外面更多的听众就能坐在马车里和草地上看到他并听他讲道。(J.N.拉夫伯勒《评阅宣报》1885年1月27日)
第二天,当他们驱车到达西尔万的时候,他们讨论了在洛克的经历。怀雅各建议他们,明年试用帐篷传播信息。
康奈尔问道:“为什么不现在就用帐篷?”他们讨论了这个问题,决定向即将在西尔万和杰克逊召开的会议提出建议。对这件事的反应非常热烈——有人捐了资,有人许诺捐资。星期二,康奈尔赶往罗切斯特买60英尺(18米)大的圆形会议帐篷。(同上)
雅各和怀爱伦当然对于他和拉夫伯勒在巴托克列克架起的帐篷特别感兴趣。会议原来通知,从6月2日星期五到6月4日星期天召开。想到会议可能会要延长,怀夫妇希望及时赶到巴托克列克去看帐篷,并在帐篷里布道。雅各写道:
“我们非常希望参加巴托克列克的会议,在我们回家之前,至少在帐篷里作一次演讲。当我们到达巴托克列克后,很高兴地获悉,教友们开了一次欢欣鼓舞的会议。现在帐篷被运往大溪城(Grand Rapids),这是我们最后一个约定的聚会地点。(《评阅宣报》1854年7月4日)
拉夫伯勒描述了第一次帐篷大会的尝试。他介绍说:“帐篷架设在范布伦大街,正好在铁路的上边,接近一个刨削车间。”他和康奈尔一起,推进这种新的充满希望的布道方式。拉夫伯勒后来报导 :“6月10日(安息日),作者在这里举行帐篷大会,讲述但以理书第2章。这次会议只开了两天,然后我们把帐篷搬到大溪城去了。”(同上,1885年2月24日)
1854年7月4日的《评阅宣报》宣布,1000人参加了星期天晚上的会议,帐篷大会唤起人们浓厚的兴趣。雅各写下了一周后在大溪城的帐篷大会:
“第六日,教友们把帐篷架在市内的一块空地,我们很高兴从城外搬到城内。当我们进入帐篷内,开始对上帝进行庄严的祈祷的时候,我们感到上帝实实在在与我们在一起。我们对于教友们能及时地搬到帐篷里来举行会议非常满意。在第一日,大约有五百人出来听讲道。如果聚会能再持续一周,人数毫无疑问会增加到数千。人们饶有兴致地听着;发放出版物的时候,他们涌向前去领取。这看起来象是以完全开放的方式传播真理。”(同上,1854年7月4日)
大溪城会议结束后,怀爱伦在菲奇弟兄家里获得了异象。拉夫伯勒描述它是“对于教会的现状充满教诲、责备和劝勉,鼓励帐篷事业取得成功。”他补充道:
“用帐篷来开会,对我们来说是一项新事物,我们还要从经历中学习一些东西。有些事情,现在从事帐篷工作的人看起来,可能觉得有点奇怪。
首先,我们在当时没有完全认识到,当一个地方刚刚唤起兴趣,最好尽力追随这种兴趣,或者用一系列完整的讲述,使尽可能多的有兴趣的人作出决定。
第二,我们没有想到,人们整个星期的晚上会有兴趣出来。所以,我们大部分的会议只是在安息日和每个星期的第一天举行。
第三,我们把帐篷大会看作一种全面唤起公众注意的方式;我们试图用这种方式,在一段时间里尽可能多地访问不同的地方。”(同上,1885年2月24日)
使用帐篷向安息日信徒布道是一种新的途径。1854年夏天,在密歇根州的14次帐篷大会之后,尝试了不同的方式。大部分是两天的会议,由拉夫伯勒和康奈尔给出“关于预言、圣所、信息和安息日的精简的理解,诚挚地规劝人们委身、顺服。”这感动了一些人,使他们行动起来了。
有几次会议开的时间稍长一些,不只二、三天。有一次,会议连续了三个周末。拉夫伯勒写道:“直到主通过预言之灵教导我们,我们才完全懂得,从事神职工作最好的方式与帐篷工作有关。”(同上)
他很高兴地介绍,“几乎在我们竖起帐篷的每一个地方,都有一些人服从真理,但是在我们逗留时间最长的地方结果最好。”
一条最有前途的布道战线现在已经打开了。在夏天结束前,《评阅宣报》报导了新英格兰的第二顶60英尺(18米)的帐篷,而且密歇根州的帐篷扩大到90英尺(27米)。《评阅宣报》的专栏还刊登了这两顶布道帐篷举行会议的约定地点,和这些会议获得成功的激动人心的报道。
夏季结束的时候,怀雅各总结了这次实验所取得的成功。他解释说:
“用帐篷可以做很多事情。但是用任何其它方法,夏天几乎做不成事。譬如:自从我们在马萨诸塞州斯普林菲尔德举行会议一年后,我们有了一个好的会堂。我们通过传单告诉人们,还登了报,但在第一天,除了信徒,几乎没有别人参加。但在第六日,在同一个城市举行的帐篷大会上,立刻来了1200人来听圣经。”(同上,1854年10月24日)
大帐篷向人们的好奇心挑战,把大群的人带进来了。
 
搬到战溪街
34岁的时候,怀雅各把他全部生命、健康和精力都投入到《评阅宣报》的出版。到1855年2月初,他发现自己在《评阅宣报》出版处于一种艰难的境地。他不单只是经营者、财政代理人和编辑,他还要为财政问题操心。他每天工作14-18小时。他和爱伦必须摆脱照料一个大的出版家庭。这个大家庭无异于在他们的房间里工作,在怀家搭伙吃饭。
他认识到,必须改变这种状况。“没有资本,没有健康,”他说道,“这样的负担,我们撑不了多久。”(《评阅宣报》1855年2月20日)
五月份机会来了,他们很快计划去密歇根州旅行,战溪街的教友们感受到圣工的需要,急于想在那里建立《评阅宣报》出版处。
“会议”在私人家里举行,因为战溪街信守安息日的复临信徒还没有教堂。在会上,怀雅各有机会讨论《评阅宣报》和《评阅宣报》出版社的未来。
 
转变证明教会成熟
在佛蒙特州和密歇根州,有一些判断能力强的人,他们能够负起大部分的责任;而怀雅各觉得,他自己必须从这些责任里面解脱出来。
这时候,爱伦在异象中“看到”,“出版社的人不要再背负他们现在所负的重担……他们思想上要自由一些,这样他们的健康状况才能改善。”(《怀爱伦文稿第3号》1855年)
五月的大部分时间,他们是在密歇根州度过的,参加并协助主持帐篷大会。回到家里,雅各介绍:“我的健康状况慢慢地在改善,解脱了出版处的工作后,我的思想完全自由了。”(《评阅宣报》1855年5月29日)
六月中,他们乘马车进行了一次穿越新英格兰的长达11周的旅行。当雅各在佛蒙特州会见一些负责人时,发现他们希望把“评阅宣报出版处”搬到佛蒙特州去;而且他们有责任心,愿意担负起管理它的责任。他们认为,除非在位置更适宜的地方,同道朋友们愿意负起这个责任,否则就应该搬到佛蒙特州。
 
评阅宣报出版处搬到密歇根州战溪街
与密歇根州和佛蒙特州两处的教友们商量,这两个州有最强有力的道义和财政上的支持。怀雅各于1855年8月30日回到罗切斯特,准备把多数人的意见发一个通知。他于九月初用“出版社”的标题发了通知:
我们很高兴地告诉大家:密歇根州的教友们愉快地接受管理“评阅宣报出版社”的责任。他们很可能在今年秋天把它搬到密歇根州去。佛蒙特州的教友也愿意这样做,但考虑到密歇根州是我们将来工作的中心地带,我们愿意把印刷厂建立在那个州。
印刷厂建立到密歇根州战溪街后,《评阅宣报》可能每周发行一期。至少现在从出版处解放出来是我们的责任和特权。上帝挑选了其他人,比我们能更好地管理《评阅宣报》,担负起这个责任。(同上,1855年9月4日)
决定作出了,印刷厂要搬到战溪街去,那里的人开始行动起来了。10月2日出版的《评阅宣报》,把密歇根州教友的计划和决定提到了教会的面前:
1.“复临评论出版社”为教会的财产。
2.它将搬到密歇根州战溪街。
3.选出三个人成立财政委员会,委员会的责任是出版处的搬迁和出版复临评论。
4.号召整个教会的人自愿捐款,支付搬家的支出。
5.提议制订一个计划,按照这个计划管理“复临评论编辑部。”(同上,1855年10月2日)
所有人的意见是统一的,大家都表示赞成。十一月这一个月用来建这个小出版社的房子。它位于战溪街西部边缘的华盛顿街和主街的东南角,并且要把印刷厂和与“复临评论”出版处相关的家庭搬家。怀氏一家搬到他们租的一间小屋,每周租金1.5美元。早就发出通知,要在11月16日星期五召开的总会,是在新建的礼拜堂开的。这栋建筑为18英尺×24英尺(6米×7米),是为战溪街24日的圣会准备的。(同上,1935年8月22日)
这是在1855年建起的三座教会建筑之一。
会议的主要活动包括:
6.指定亨利·莱昂、戴维·休伊特和威廉M.史密斯——这三人都是战溪街的,组成一个委员会,调查“评阅宣报出版社”的财政情况;
7.指定乌利亚·史密斯为常驻(或管理)编辑,以及五个通讯编辑——他们是爱荷华州的J.N.安德烈、密歇根州的怀雅各和J.H.瓦格纳、纽约州的R.F.科特雷尔和佛蒙特州的斯蒂芬·皮尔斯。
备忘录也有如下记载:
8.会议表决,对怀弟兄作为一名编辑在传播现代真理信息上所作的贡献表示感谢。(同上,1855年12月5日)
 
为“评阅宣报出版社”添置电动印刷机
五年来,《评阅宣报》一直是用信守安息日的复临信徒自己拥有的印刷机印刷的,也是由信徒们自己操作印刷机。每一张报纸的印刷,实际上是一种“个别化的工作”——在活字版上注油墨,把一张纸铺在活字版上面,拉动操纵杆,印出压痕。在1852年到1857年,所有其它出版物都是这样印刷的。怀雅各写道:
“用我们的手动印刷机,每个星期要花三天时间印刷《评阅宣报》。要是《评阅宣报》的发行量增加一倍(我们希望它马上就会达到这个数量),就没有时间印刷《指导者》了;大量的工作就会做不成。”(同上,1857年3月19日)
1857年4月10日,星期五,在战溪街召开了一次特别会议,专门考虑这个很紧急的需求。贝约瑟被推选主持会议。会议讨论的第一件事就是电动印刷机的问题。
会上通过了两个决议:
(1)“评阅宣报出版处”要一台这样的印刷机;
(2)“有关购置印刷机的商务事谊等均委托出版委员会处理。”(同上,1857年4月16日)
他们考虑,这样的印刷机不要2500美元就能买到。怀雅各在他们第二次东部旅行时,在波士顿做成了这笔买卖。
责任编辑:飞悦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相关推荐:

福音中国网 闽ICP备14008850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