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您的当前位置: > 现代真理 > 预言之灵 > 怀爱伦传略 > 正文

第五章 圣工财政

来源:现代真理 编辑:纯杰 时间:2018-06-05
导读:第二十一章 森尼赛德 从一开始计划开发利用布雷特威尔庄园1450英亩(587公顷)土地的时候,就打算把其中的一些地卖给复临信徒家庭。1895年7月所谈的,是出让大约120英亩(49公顷)土地作此用途。7月7日,星期天的上午,怀爱伦进行了从这个庄园里划出第一块地
GO
运动在深入!当它扩展到西部时,一些富裕的家庭接受了这个信息。有些家庭却很难理解他们有责任从财政上支持他们所热爱的圣工。1857年和1858年这两年,形势变得极其严峻。没有教会组织;教会没有财政部门。受到召唤进入圣职服务的人要作出很大的牺牲,因为他们到各处只能靠送到他们手中一些物品生活。这时提倡的是奉献和牺牲精神。
约翰·拉夫伯勒报导了他得到的经济援助,在伊利诺斯州举行帐篷大会的四个月的工作中,除伙食、住宿和旅行费用外,他一共只收到了15美元的现金资助。这样,就没有多少钱可以带回家给他的妻子玛丽。
“1857-1858年的整个冬天,”他说,“我收到了三块10磅的〔4公斤〕枫糖,10蒲式耳〔40配克〕小麦、5蒲式耳〔20配克〕苹果、5蒲式耳〔20配克〕土豆、一只火腿、半只小猪、1配克〔9公升〕豆子和4美元现金。有了这些东西,再加上我们搭伙人带给我的一点小利,这个冬天,我比其它牧师要过得好一点。(《太平洋联合会记录》1910年10月6日)
怀雅各和怀爱伦也很艰难!当其它一些牧师被迫时不时离职,靠自己的双手来支撑家庭的时候,雅各发现访问信徒时有人需要圣经和其它书。他买了一些储备起来,并随身带着一些,或者从战溪街把书送过去。他靠售书赚了一点钱。
情况已经发展到需要制订一个长远的计划,给发展的教会找到财政资源的地步了。在这样的情况下,怀爱伦对他的丈夫说:“上帝告诉我,如果你可以把牧师们召集到一起来,并把J.N.安德烈从沃坎叫来,举办一个圣经学习班,你会发现,在经文里有一个完整的计划来维持圣工的推进。”(同上)
据J.N.拉夫伯勒报导,怀雅各确实把安德烈邀请到战溪街进行了这样的研究。好几位圣职人员,其中包括J.N.安德烈,在战溪街开了两天会,根据圣经,研究新兴教会的财政方案。接下来于1859年1月16日,星期日晚上召开的业务会议上,把所拟订的计划提交到战溪街教会,目的是促使所有的人支持现代真理事业;同时,减轻部分人超过他们实际能力的付出。
“选出教友安德烈、弗里斯比和怀雅各准备一份‘关于统筹乐捐计划’(Systematic Benevolence)的书面报告,这个统筹乐捐计划是依据圣经制订出来的”(《评阅宣报》1859年2月3日)。两周之后的1月29日,安息日过后,教会举行会议,听取书面报告,并一致通过了这个报告。
这项计划由教会负责人提出,从一开始,人们就知道叫做“统筹乐捐计划”。几乎从一开始,人们就观察到统筹乐捐计划与什一奉献的密切关系。1861年初,怀雅各在一份鲜为人知的、持续时间不长的报纸上提到,统筹乐捐计划就是什一奉献。
 
“我们建议朋友们献出什一奉献,或者说他们收入的十分之一,估计为他们所拥有的收入的百分之十。”(《良善的撒玛利亚人》1861年1月)
“随后提出个人乐捐,让没有可征税财产的年轻男士豪爽地捐赠,也希望年轻女士捐赠。”(《评阅宣报》1861年4月9日)
统筹乐捐计划很早就得到了怀爱伦的认可,她把它同什一奉献联系到一起。在一开始的时候,什一奉献和捐献没有分开,资金主要用于支持牧师和传道人。
随着教会的工作扩展后,发展需要将资金分为两部分——“什一奉献”和“乐意捐”。另外,也象领导者和教友们反复强调,什一奉献乃是神圣的,是用来支持教牧人员的,需要专款专用。
 
战溪街会议
因为怀雅各迫切希望有尽可能多的代表出席会议,来考虑从财政上支持成长中的教会的计划。他在《评阅宣报》上刊登了几个通知。通知“东西南北的信徒们”来参加在1859年6月3日星期五到6日星期一在战溪街召开的会议。他特别希望有很多人参加,因为他打算要促进“统筹乐捐计划”。
人们被告知要自己准备住宿。“我们无力为所有的人提供床位,”他写道,“也没有那么多马厩来关马。我们要象开帐篷大会那样,将卧房尽量留给女教友,尽可能地让她们住得舒适些。男教友们则只好退而求其次,住我们的大棚、帐篷或者睡在地板上。请自备毯子和水牛皮长袍,会派上大用场。”(同上,1859年4月21日)
怀雅各提议,在安息日后立即召开一次事务会议,贝约瑟主持会议。战溪街教会的书面报告一月份就准备好了,概括性地提出了统筹乐捐计划;书面报告宣读完毕后,进行了自由讨论。瓦格纳(Waggoner)说,他看到计划正在落实,“效果很好。”安德烈说,他从心底同意这个计划。斯图尔德(Steward)把它比作当纳的,即使税额增加了。康奈尔(Cornell)宣称,“提出的计划无懈可击。”拜因顿(Byington)发表他的看法说,上帝有上帝的规矩!他认为这是一个好的计划。罗兹只有一点异议:“这……计划要求的数量太小。”
会议记录写道:“大家被拉夫伯勒弟兄感动了,书面报告被会议采纳,全体一致同意执行。”(同上,1859年6月9日)。这标志着崛起中的教会走向机构组织的又一步!
怀爱伦病了,打不起精神,身子太弱,不能参加这次会议。但她还是参加了下一个星期天的帐篷大会。她太难受了,没有享受到会议的快乐。不久,她在介绍《第五号证言》的小册子里写下了这次经历。在文章中提到,她的心脏毛病可能会“压抑”她的精神,并毁灭她的“信心和勇气”。她常常在晚上就寝以后,感到生命随时会终结。她说,在这种情况下,她在午夜昏倒了;大概是在六月四日,星期天。
教会派安德烈弟兄和拉夫伯勒弟兄为她向上帝虔诚地请求。她被带进异象中。她的心脏沉重的负担和压抑没有了,她看到许多事情需要传达给教会。(《教会证言卷一》第185页)
首先,她得到的教诲是有关她自己的经历。她看到“撒但试图把我驱赶到气馁和绝望,使我想死而不是想活。”(同上)
她还看到给老底嘉的信适用于当代,“这信息不会在短短的几个月完成它的工作。它是用来唤起上帝的子民的,…使他们适应第三位天使的大声喊叫。”(同上,第186页)
后来异象的内容转到那天晚上会议要考虑的主题。关于这一点,她写道:
“对于统筹乐捐计划,得蒙上帝喜悦。我被带回到耶稣十二使徒时代,我看到上帝让他的圣灵降临布置这项计划。他通过属灵恩赐劝勉他的子民们,要关注统筹乐捐计划。所有的人都要参与这项工作。”(同上,第190页)
记录表明,这次异象标志着爱伦的健康状况有根本好转!
 
秋季东部旅行
1859年8月17日,星期三,怀夫妇坐火车离开,进行为期三个月的穿越东部几个州的旅行。她在日记中记载了每天的事情,举行大会和小会,老朋友会面,安慰失去亲人的人,向众多的听众讲道,在所到之处介绍统筹乐捐计划的实施。他们于11月21日星期一回到家中。
雅各是这样总结这次东部旅行的:
“我们旅行的头十周走了2000英里(3200公里),直到拉夫伯勒弟兄和我们会合。我们布道五十次,成交了很多买卖。从卖一便士的小册子,到大得多的业务——金额高达1000美元。我们回来时,比起过去的十年以来的健康状况更好,更有勇气为上帝的圣工尽力。”(《评阅宣报》1859年12月6日)
 
对成立教会组织进行指导,成立教会组织是一种迫切的需要
随着信徒数量的增多,很有必要进行一些指导和控制。除了上帝通过异象让怀爱伦传达的信息外,对于那些声称自己是信守安息日的余民教会牧师的人,没有权威的意见,没有组织的意见来认定他们所持有的道理,或证明他们是品行端庄的合格牧人。有些是自觉蒙召的人,却没有被召的证据。凡此种种,都需要一定的组织机构。
另一件需要统一的事,是安息日的起始时间。贝约瑟被认为是“安息日真理之父”。作为船长,他驾着自己的船到处航行,熟悉世界各地遵守的作息时间。他的结论是,一年四季,无论何处,都按照赤道的时间,日落一律为下午六点,作为信守安息日正确的指南。圣经把晚上作为新一天开始的标志,“从这日晚上到次日晚上,要守为安息日。”(利未记23:32) 这些话被引用来支持这种观点。1851年4月21日出版的《评阅宣报》刊登了贝约瑟所写的占三个纵栏篇幅的文章,支持以下午六点为安息日起始的时间。
1847-1848年,在缅因州,有人认为,安息日始于日出。他们引用马太福音28:1里的话来支持他们的理论:“安息日将尽,七日的头一日,天快亮的时候”(见《评阅宣报》1868年2月25日)。怀爱伦得到的异象,原则上制止了这个错误,因为天使反复讲了经文中的这些话——“从这日晚上到次日晚上,要守为安息日。”
少数几个人信守安息日是从日落到日落(怀雅各写给“我亲爱的教友”的信,1848年7月2日;参见《评阅宣报》1868年2月25日),但是大多数人象怀雅各和怀爱伦一样,站在贝约瑟这一边。1854年6月,怀雅各请求威斯康辛州的D.P.霍尔研究这件事并给出答复。(《评阅宣报》1855年12月4日)
当这个请求没有结果,他要约翰·安德烈研读圣经,从中找出解决这个问题的证据。安德烈为此写了一篇论文。当他和他的父母于十一月在去爱荷华州的路上,经过战溪街的时候,他把文章交给了怀雅各。宣读这篇论文,成为战溪街会议安息日上午圣经学习的内容。根据旧约的九段经文和新约的两段经文,安德烈证明,安息日的“晚上”与日落的“晚上”是同一个意思。(同上)
那个安息日的早晨,当读完这篇论文,可以看出,由贝约瑟提出六点钟这个时间,虽然在原则上无可厚非——因为提出了安息日从晚上开始——但在细节上仍略有出入。现在采用日落的观点得到经文充分的支持,所有与会者,包括教会领袖很容易接受这种观点,并准备改变他们的惯例。只有两个人是例外,那就是贝约瑟和怀爱伦。
贝约瑟的观点已经被广泛接受,并已经得到支持。他是受人尊敬的最早传安息日道理的传道者,要接受由年轻的约翰·安德烈提出的观点,他没有一点思想准备!他要捍卫他自己的观点。1848年,怀爱伦接受的异象纠正了日出时间,并确认“晚上时间”,但对六点钟的说法并没有评论。
怀爱伦的理由是,六点的时间是一个惯例,沿用了近十年。这样遵循的安息日对于她来说是一大幸事,而且天使并没有说它有错。现在必须改变吗?从安息日到星期日的会议上,这些事情没有结果,但是这是一个棘手的分歧点!随着时间的推移,分歧必会加深。最后还是上帝介入了。
对于所发生的事,怀爱伦写道:
“1855年11月20日,正在祷告时,圣灵突然强有力地临到我身上,我被带进异象中。” (《教会证言卷一》第113页)
她注意到许多问题,其中就有安息日开始的时间。她和天使讨论了这个问题。这段对话对她很有启发:
我看到的还是这样的情景:“从这日晚上到次日晚上,要守为安息日。”天使说:“接受圣经,好好去读,用心去揣摩,你就不会出错。仔细地去读,你就会理解‘晚上’的涵义,知道是指着什么时候说的。”
我问天使,上帝皱眉头,是否因为他的子民按照他们自己的意思开始安息日。他要我看看安息日的起源,并跟随上帝的子民回到那个时候。但没有看到上帝不快,或者对他们皱眉。
我询问:“为什么会是这样,要到这个时候来改变安息日的起始时间?”天使说:“你会理解的,但还没到时候,没到时候。”天使说道:“如果亮光来了,置亮光于不顾或者拒绝亮光,就会被定罪,上帝就会皱眉;但在亮光到来之前,是没有罪的,因为没有能被他们拒绝的亮光。”
我看到,那种认为上帝已经告诉他们安息日始于六点钟的看法,只是一部分自己心里所想的。当时我只看到安息日开始于“晚上”,于是便推断一定是指晚上六点钟。
“我看到,上帝的仆人们必须团结起来,紧密地团结起来。”(同上,第116页)
他们团结起来了。异象纠正了怀爱伦和贝约瑟的错误,他们诚恳地接受了异象。安息日开始的时间这个问题解决了——是在圣经研究的基础上解决的,通过异象得到证实。
 
成立教会组织的最初步骤
1853年末,怀爱伦准备了一篇详尽的文章,论述教会组织。这篇文章主要的依据源于1852年9月的一次异象。她在文章中指出:
“主指示我,人们对于福音秩序过于担忧、过于忽视。程序化的做法固然要避免,但秩序也不容忽视!天庭是井然有序的。当耶稣在地上时,教会也有秩序;他离开后,他的使徒们严格地遵循这些秩序。在末后的时代,当上帝要他的子民们在信仰上合而为一,遵守福音的秩序就比任何时候都更为重要了。”(《基督徒经验谈》附录,第15页[参见《早期著作》第97页])
考虑到这篇证言对于崛起中教会的重要意义,让我们考查其中的一些要点:
1.缺乏智慧和判断力的人仓促进入福音工场。(《早期著作》第97页)
2.不圣洁、不具备讲授现代真理的资格的人进入福音工场;他们没有得到教会或者教友们的普遍认同,混乱与不和是必然的结果。(同上)
3.有些人懂得真理的理论,也可以把真理论证得头头是道,但灵性缺乏,又没有判断力和经验;在传授真理之前,必须明白的诸多事务上,他们是失败的。(同上,第98页)
4.另一些人不懂得论证,但是……是被拖进入福音工场,从事上帝没有授予他们资格的工作。 (同上)
5.教会应该认识到他们的责任,应该仔细认真地考查那些声称自己为教师的人的生活、资格和一贯的行为。(同上,第100页)
6.教会有责任行动起来,让人们知道这些人〔他们不是上帝选择的,而自称为导师〕不是教会承认的导师。(同上)
7.我看到让敌人进来困惑和烦恼人们的那张门可以关上了。我问天使,如何关这张门?他说,“教会必须依圣经行事,建立起因疏忽大意而没建立的福音秩序。”(同上)
 
怀雅各加入倡导建立福音秩序行列
整个十二月,怀雅各通过四期《评阅宣报》的社论帮助怀爱伦呼吁。四期的社论都是同一标题“福音秩序”。他以一种切实可行的方式认真处理这件事。在第一期的社论中他指出,福音秩序被忽视时所存在的混乱,结果必是“完美的巴比伦。”是不是有一个信条就能解决问题呢?“可是,有信条辅助的教会的实际情况又怎样呢?”
然后,他介绍了他的基本观点:
我们拥护基督教会的福音秩序和严格的纪律。尽管我们拒绝所有人写的信条或者立场,因为它没能建立起福音中提出的秩序;但我们接受圣经,因它是上帝所默示的,是信仰和行动最完美的准则。这将是我们站的立场、我们的信条和纪律。(《评阅宣报》1853年12月13日)
在第二篇社论中,怀雅各讲得很清楚,他看到面临的一个艰巨任务已经来临——要维护“教会的福音秩序”;但是他宣称,这个任务“一定要完成,一定能完成。”
在第三篇社论中,他讲到的是“福音圣职的职分、资格和责任。”他断言,“教会的一致行动,对于那些看护羊群的人将会产生有力的影响,使教会在爱心之下团结起来。”(同上,1853年12月20日)
第四篇社论提出了每个教会成员支持祈祷,和给予经济上的支持的责任。
怀雅各用使徒保罗在罗马书12:1-18中的话来结束这一系列社论,提出了上帝为他的子民所设定的理想境界。怀爱伦和怀雅各已经播下种子,还要假以时日才能成熟!雅各在他所写的文章中注意到,防止在信徒中产生不团结的倾向。还有一个其它教会所没有的,即异象的指导作用与遏制作用,信徒们却接受其权威性。圣经的训诫和预言之灵的信息完全预料到需要成立教会组织,这两者的相互作用几年后完美结合,达到极致。
尽管怀爱伦撰写并发表了文章,相当详尽地论述了需要福音秩序来管理教会工作(《早期著作》第97-104页);尽管怀雅各在讲道和发表在《评阅宣报》的文章中坚持了这种需要,但是教会的行动却很迟缓。笼统提出的东西容易被接受,但要建立起福音秩序时,却遇到了阻力和反对。怀雅各二月写的短文唤醒了相当多安于现状的人,现在却受到很多指责。
和怀氏一起在密歇根州工作的J.N.拉夫伯勒是第一个作出回应的。他的态度是赞同,但话语之间流露的却是在辩解:
“有人说,如果你组织起来持有法定的财产,你将成为巴比伦的一部分。不,我认为我们通过法律保护我们的财产,和用法律保护和加强我们的宗教观念,这两者之间有很大的不同。如果保护教堂财产有错,那么个人合法地持有财产为什么没有错?”(《评阅宣报》1860年3月8日)
 
需要一个组织来掌管出版工作
怀雅各发表在《评阅宣报》上的文章结尾处,把需要一个组织来掌管出版工作的事情摆到教会的面前。他这样写道:“如果有人反对我们的建议,请写出一个我们这些人可以遵照执行的计划。”(同上,1860年2月23日)第一个作出反应的牧师是R.F.科特雷尔(R.F.Cottrell),《评阅宣报》的一个坚定的通讯记者。他的即刻反应是断然否定:
“怀弟兄要求教友们对他的保护教会财产的建议发表意见。准确地说,我不知道他建议采取什么措施,但是我明白是按照法律组成一个宗教团体。我个人认为,‘给我们一个名号’是错误的,因为名字的意义包含在巴比伦的创建中。我认为上帝不会批准。”(同上,1860年3月22日)
科特雷尔经验丰富,具有影响力;他的信息是雅各不在的时候发表的,使整个事情的进程成为一场持久战。此后的六个月成来回拉锯之势,《评阅宣报》的很多文章都提到它。后来通知,9月28日星期五在战溪街召开大会,考虑通过某种组织形式保护教会工作。由于会议很重要,它的事务活动在10月9日、16日和23日的《评阅宣报》上都有详细报导。安息日过后的9月29日召开了事务会议,贝约瑟主持会议。登载在《评阅宣报》上面的争论已被人们所熟知,参加会议的人立刻进入漫长的讨论。很显然,多数人反对采取任何步骤成立组织。会议在安息日过后开了一整夜,又持续到星期日的上午、下午,最后结束时作出如下决定:
“我们向大会推荐,成立一个出版协会的组织,这样就可以合法地主持评阅宣报出版处。”(同上,1860年10月16日)
怀雅各松了一口气,站起来说道:“这是我在过去的六个月一直呼吁的事情。”(同上,1860年10月23日)星期一早晨,太阳升起的时候,大会就此项举措通过一个章程。首先,怀雅各讲话,“对出席会议的人所表现出来的直率、善意、团结和维护正义的原则表示感谢。”(同上)那个星期一的早晨,采用的十条条款中的第一条是这样的:
“这个协会将被命名为‘复临评论出版协会’,成立这个协会的目的是出版期刊、书籍和小册子;以此传播圣经真理的教诲,特别是预言的实现、上帝的诫命和对耶稣的信仰。”(同上)
 
选定教派名称
大会已经一致通过,需要组织出版协会,现在面临的是要跨出更远的一步。为了合法拥有财产,需要为广泛分布在新英格兰和中西部地区信守安息日的复临信徒团体选择一个名字。
大会慎重地将议题转移到这个敏感的话题。普尔弟兄(Poole)担心用一个普通的名字对于他们作为一个人群会产 生伤害。J.B.佛利斯比(Frisbie)反对采用一个宗派名称,但认为名称要统一,这样人们就会知道有一个信守安息日的团体。摩西·赫尔(Moses Hull)认为,要在各处的教会让人们知道,“在某处的教会是在第七日做礼拜。”怀雅各说,要是没有一个名字,他不知道他们怎么办,没有名字也不能持有财产;法律在这一点上是很明确的。他不认为,这样就会进入巴比伦。M.E.康奈尔明白地表达了他的感受:“上帝的诫命和对耶稣的信仰,是我们和别的教派之间明显的区别……现有用的一些名字产生了混淆;要是我们在这里不把一些事情做好,教会就会继续选用不同的名字。用一个统一的名字会使我们团结起来,不会产生混淆。”(同上)
热烈的协商延续了一上午,直到11:00才休息。午饭后讨论的记录记载:
问题又一次在会议上提出,“我们是否要取一个名字?”有些在此前反对取名的人,现在表示改变他们的意见,他们已准备好与他们志同道合的教友们合作。(同上)
教友斯佩里(Sperry)愿意把他的偏见放在祭坛上,相信上帝会给予他智慧。斯蒂芬·贝尔登(Stephen Belden)是评阅宣报出版处的一名雇工,他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认为一个组织没有名称,就好象出一本书没有书名,发送一份报纸没有标题。
之后,怀雅各发言,他向一些担心取名的教友道歉。《评阅宣报》是这样报道的:
“他〔雅各〕有过了一次相同的处境。在过去的时间里,当我们人数相对很少的时候,他认为没有必要采取这样的步骤。但现在大批有才干的教友们被唤起了,没有一些这方面的规章就会引起混乱。
然后,他回顾了过去,提到一些人自始至终反对我们做这做那。首先反对出报纸,然后反对出小册子,然后反对建立出版处,再后来反对出售出版物;接下来又反对建立教会秩序,再反对买电动印刷机。在过去,一直未能使一些教友认识到办这些事的必要性,但是这些事情对圣工的发展至关重要。”(同上)
取名的提议最后被交给代表们,并得到执行。记录上写道:“尽管有几个人投了弃权票,但没有人反对。”重新翻到1860年这次大会的备忘录,我们看到了事情的结局,有了名字,信守安息日的复临信徒将被世人知道。
 
选择基督复临安息日会这个名字
就起名这件事表决后,现在讨论转向应该起一个什么样的名字。有人提出“上帝的教会”这个名字,并力陈其好处,但被否决了,因为这个名字已经被一些教派采用。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它除了给世人一个自以为是的外表,它的意思也不明确。怀弟兄发表意见,他认为应该取一个至少不会被世人引起反感的名字。
有人提出,用“基督复临安息日会”这样一个普通的名字,这个名字能表达我们的信仰和立场。经过进一步的讨论后,休伊特(Hewitt)提议了以下决定:
我们决定采用“基督复临安息日会”这个名字(同上)。
对决定的讨论是自由的,措辞调整为“我们把自己称为基督复临安息日会。”最后就是这样决定的。(同上)
即使如此,来自俄亥俄州的T.J.巴特勒(T.J.Butler)表示反对,劳伦斯长老、斯佩里长老、安德烈长老和英格拉哈姆长老投了弃权票。现在信守安息日的基督复临信徒有了名字,怀爱伦在异象中看到,这个名字得到了天庭的认可。这是一次重要的会议,毫无疑问,它得到了圣灵的影响。
下一步是成立出版工作的组织。1861年5月3日,“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出版协会”成立。它是根据密歇根州立法机构最新颁布的法律成立的。5月23日,在战溪街,制订了管理协会运行的规章制度。选举的协会的负责人如下:
主席:怀雅各
副主席:G.W.阿马登
秘书:E.S.沃克
财务员:乌利亚·史密斯
审计:J.N.拉夫伯勒
怀雅各被选为《评阅宣报》的编辑,G. W.阿马登被选为《青年导报》的编辑。(同上,1861年5月28日)
 
在成立教会组织的斗争中取胜
由于有其它的人共同负责战溪街的出版工作,雅各和爱伦有更多的时间旅行和访问教会。
虽然在战溪街的大会上,大家的意见一致,但在整个领域里却并非如此!
怀雅各对他们的房屋进行了一番修整,布置好新建出版社房子的计划,制定了一个东部旅行计划,以争取人们对成立组织的道义上的支持,以及筹集出版协会急需的资金。怀爱伦写信给玛丽·拉夫伯勒说:“他太忙了,也不知他的病是否好了。”(《怀爱伦书信第6号》1861年)怀雅各要弄清这个领域里持否定意见人的范围,特别是在纽约州和俄亥俄州。
 
遇到反对意见
雅各和怀爱伦于1861年7月23日星期二,开始他们的东部旅行。他们在密歇根州杰克逊与朋友一起度过了星期二的晚上,第二天清早赶往纽约州的亿格港,摩西·赫尔正在那里举行帐篷大会。赫尔关于会议的报导中的一段话,暗示教会领袖的信心在一定的范围内受到了侵蚀。他写道:“怀姐妹的证言非常有针对性,似乎要把针对她和异象的偏见移去。”(评阅宣报,1861年9月3日)当对成立组织的抵触加剧,对怀雅各试图把教会组织起来的批评蔓延开来的时候,怀爱伦和她的异象也受到攻击。首先是暗暗的,后来公开化了。教会秩序和属灵的恩赐是密切相联的,正如在东部之旅过程中所看到的一样。
 
在纽约罗斯福的异象
怀氏夫妇从亿格港去罗切斯特,然后去纽约州罗斯福。8月3日和4日的周末,要在那里的礼拜堂举行大会。这是一次艰难的会议!怀雅各报导说:在安息日下午,光开始照射进来,特别是在“为我们中间那些受折磨的和意志消沉的人,为圣灵回归到我们这群人身上”进行特殊祈祷的时刻。他报导:
“会议一直开了七个小时之久,没有吃饭。有趣的是,既没有人昏倒,也没有人感到疲劳。上帝听了他受磨砺的子民们一致的祈祷声,圣灵降临到他们身上。怀师母和大家一起感受到这种精神振奋的祝福,很快进入异象。在异象中,她得到了安抚绝望和痛苦之人的信息,得到了纠正任性的和犯错之人的信息。”(同上,1861年8月20日)
在异象中,她除了看到一些别的东西之外,还看到“有关教会秩序,我们国家的斗争和它对于上帝圣工的影响。”(同上,1861年8月27日)当他们在纽约州旅行的时候,看到那里发生的事情,怀雅各“感到很痛心,因为在机构组织的问题上的所谓均衡态度,要么就是反对,要么就保持沉默。”(同上,1861年9月3日)
他写道:“在建立机构的问题上,我们似乎是在愚昧的、模糊态度的影响下艰难地跋涉!这如同在我们自己中间介绍这件事情一样,是可以预料到的。在我们仅仅只是暗示这事的十八个月后不久,一个通讯记者写了一篇文章,登载在《评阅宣报》上,广为流传,在读者心中挑起了一种担忧,说怀弟兄赞成搞一些可怕的东西……
宾夕法尼亚州的教友投票否决了建立组织,俄亥俄州的圣工受到可怕的冲击,到处都受到影响。如果象英格拉哈姆、安德烈和惠勒这样有经验的牧师能果断及时地就此事表态,受到摧毁的东西就很可能会得到挽救。到处有人阻挠。他们虽然没有正当的理由这样做,但还是在阻挠。”(同上,1861年8月27日)
然后,怀雅各提到罗斯福大会。经过两小时的讨论,反对成立组织的障碍清除了;他提议,拥护成立组织的投票。先驱弗雷德里克·惠勒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怀雅各被搅混了头脑。他写道:“有一种可怕的气馁压着我们,想摆也摆不掉!”他问道,“我们的牧师尚且如此,我们能要求普通信徒有什么举动?”
雅各对形势发出悲观的哀叹,说:“我们的人并非团结的人群,越来越强大。在许多地方,我们只不过是一盘散沙,各个分散,越来越弱。”(同上)
这对于雅各和爱伦及其它四处旅行,并访问过各处教会的领导者来说,成立组织机构是再明显不过的需要了。他们看到了每个教会在领袖资格、接受新成员和传扬信仰上达到一致的重要性。
因为最先的步伐是在战溪街迈出的,给出版工作作准备。确定组织名称,战溪街的信徒们率先迈出了一步。
 
战溪街教会迈出成立组织的步伐
虽然在八月和九月,有几个团体的信徒以某种形式成立了组织,留给战溪街教会的是再次领头朝这个方向迈出明确的步伐。每年一度的“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出版协会”会议于十月四日星期五召开。会议把密歇根州许多群体的牧师和普通教徒带到一起来。J.N.拉夫伯勒、E.S.沃克和乔治亚·麦登意识到这是一个机会,能引起人们对教会秩序的观注,藉此进入第三步,成立地方教会机构。连同选区选民会议一起,他们建议把会议延续到周末,让人们注意到“一个更完善的教会组织”。(同上,1861年9月24日)
这样,10月5日在安息日后召开了一次会议,贝约瑟主持会议,乌利亚·史密斯担任秘书。
会上提出的第一件事就是教会组织的问题。
拉夫伯勒提出的议案是,“我们要考虑以合适的方式成立教会组织。”
怀雅各附议,议案得到通过。
怀雅各随后提出如下决议:
决定,这次会议推荐如下教会合约:我们,在下面签名的这些人,联合起来成立教会,起名为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立约信守上帝的诫命和耶稣真道。(同上,1861年10月8日)
摩西·赫尔附议,提议被采纳;但并不是全体投票。怀雅各说,他不希望这样重要的事情,不经过一番讨论就通过。根据这个建议,拉夫伯勒提议重新考虑这件事。这就导致对怀雅各的建议提出质疑——这是不是信条,是一项他们不能忍受的信条?赫尔觉得这不是信条或者信仰条款,不过是保证做一件事:“信守上帝的诫命和耶稣真道。”怀雅各随后将某些人所担心的事引入进行讨论。
雅各发言了,部分内容是:“我想听听大家对这个问题的意见。肯定也会象我们周围的人一样做;有人会说我们在步巴比伦的后尘,这也是他们所想到的反对的理由。”(同上)
拉夫伯勒说,要是这是真的,他们也会象别的一些教会一样盖礼拜堂。“我们把这些教会称为巴比伦,并不是因为他们结盟在一起信仰上帝,而是因为其它的原因。”
康奈尔看不出采用这样的缔约就是“学那些教会的样。”
然后,雅各对这件事作了全面而有意义的陈述:
“我拥护这个决议,我想说几句。我认为,教友们在这件事上要统一。这将会团结整个教会。让我们在这里做一个正确的榜样,从这次会议就把这个榜样树立起来……在以弗所书4:11-13中我们读到,‘他所赐的有使徒,有先知……’等等。我们在这里看到了赐给教会的恩赐。在我看来,信条是与恩赐直接相对的。
让我们假设一个例子:我们得到信条,讲要我们相信这个那个,在这个事上要这样做或那样做,又说我们依然相信赐给教会的恩赐。假设主通过赐给我们的恩赐,给我们一些新的与信条不一致的信息;如果我们忠诚地相信这些所赐的恩赐,立即就会推翻我们先前的信条。建立信条好比设制木桩,阻止任何向前的通道。上帝把属灵的恩赐赐给教会,是为了一个良善而伟大的目标;但是掌管教会的人封闭了上帝的道路,或者划定上帝只能走哪条路。他们实际上是在说,上帝只能按照信条所规定的去做。
这样,信条和属灵恩赐是根本对立的!现在我们这群人应该采取什么立场呢?圣经是我们的信条,我们反对所有人定的信条。我们所接受的是圣经和圣灵恩赐,怀抱信仰。这样,上帝就会时时给我们教诲。我们的立场是反对依赖信条。我们不会在我们的所作所为中,采取任何步骤,成为巴比伦。”(同上)
接下来的一些讨论是关于撰写和缔约的声明。然后有深远意义的步骤被采纳——借用大家提议的措词。在会议结束前,会议一致通过了盟约。通过这个盟约,成员们就可以加入教会:
我们,在下面签名的这些人,据此组织起来成立教会,教会名为“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缔约信守上帝的诫命和耶稣真道。”(同上)
建立教会组织又迈出了重要的一步。
成立教会组织的程序涉及到与会的牧师们,他们负责主办与此有关的“圣经学习班”,准备给教友们写致词,在《评阅宣报》上发表。
 
密歇根州大会成立
怀雅各随后提出了另一个建议:
决议,我们建议密歇根州的教会统一成为一个区会,名称为“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密歇根州区会”。
这个决议很快被采纳。然后宣布,来自各个教会的牧师和代表为密歇根州大会成员。选出了合适的领导人和区会委员会。主席贝约瑟,秘书乌利亚·史密斯,是投票选举的本年度的领导人。第一次会议时间定为1862年10月5日到8日。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是“牧师证书”。对这个问题作出了如下决定:
决定,我们牧师的证书包括“圣职按立证书”,和由大会主席以及秘书签名的“信任状”。“信任状”每年需更新。(同上)
这样,就立起了基督复临安息日会教会组织的里程碑。以密歇根州教会为榜样,奠定的基石将要取得成就。建立地方教会组织和州大会的责任已经落到其它州信徒的肩上。
大会结束了,怀雅各通过《评阅宣报》作了报导:
“平静、美好、融洽的精神渗透到整个会议中,使它成为我们亲眼所见的开得最成功的会议。我们听到许多教友评论这次会议说,这是在战溪街开过的最好的会议……
参加会议的教友团结一致,渴望对成立组织采取决定性的步骤。大家对出版协会的支持大大地鼓舞了我们……我们在三天的会议时期,确实取得了长足的进展。”(同上)
 
其它州成立组织
当载有报导密歇根州大会的《评阅宣报》到达J.N.安德烈的手中时,他正在明尼苏达州(Minnesota)工作,他把成立组织的事提到那里的会议上。信徒和圣职人员以密歇根州为榜样,通过了一个决议。
通过M.E.康奈尔的努力,很快俄亥俄州跟着行动起来了。康奈尔是代表雅各和怀爱伦到那里履约的,怀氏夫妇已经精疲力竭了。
舞台搭建起来了,现在信徒们在大部分的州迅速行动起来,成立组织。
在10月29日的《评阅宣报》上,怀雅各表达了他对于没有经验的人试图着手组织地方教会的危险性的关心。他是用这些话结束他的社论的:
“先前的问题是‘我们要组织吗?’这个问题已得到了肯定的答复。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将怎样组织?”教友们,对于这个问题不要操之过急!我们应该花点力气,劝有经验的牧师来担任这项工作,而不要让刚刚开始信教的新手来做成立教会组织这件事,以免造成更大的混乱。”(同上,1861年10月29日)
下面接着是拉夫伯勒的文章,标题是“教会纪律”,深入探讨了这个主题。他详尽地论述了教会成员与教会领导人的关系、没有受到过纪律约束之人的问题、某些人倾向于反叛预言之灵的劝勉、接受并传播谣言和指控等问题。
 
持否定态度的人的忏悔
经过所有这些事情以后,《评阅宣报》登载了一些普通信徒和牧师们的声明,忏悔他们对于成立组织和对于预言之灵的错误态度。弗雷德里克·惠勒(Frederick Wheeler)的“忏悔”发表在12月3日的《评阅宣报》上,具有典型意义,发自内心,非常深刻!部分内容是这样的:
“我在成立教会组织这项工作上行动迟缓……我为此感到后悔!今后我将更勤勉,相信成立教会组织这项工作会把教会带到一个更崇高更神圣的境地。
我谦恭地请求上帝和我的教友们的宽恕,请求他们为我祈祷。”(同上,1861年12月3日)
J.N.安德烈也有认错。他于1861年11月28日,从爱荷华州沃坎寄来他的认错,为他对于“圣灵通过异象,让怀姐妹转达的证言”持否定态度,和由此产生的影响进行认罪。他提到他的转变,说 “我衷心地拥护现在建立教会组织的工作。”(同上,1861年12月17日)
成立教会组织还有一个步骤,就是把州区会联合起来建立基督复临安息日会总会。
 
倡导成立总会
1863年4月7日出版的《评阅宣报》登载了召开总会的提议,希望整个大陆的州立区会作为一个统一的组织联合起来。选出代表于5月20日星期三召开会议。通告如下:
“各个州的区会委员会请派出代表,或者写信。在没有成立州区会的地方教友们,也可派出代表或写信参加总会。”(同上,1863年4月7日)
5月20日星期三的下午,二十名牧师和普通信徒聚集在战溪街,递交他们的信任状。会议进入组织基督复临安息日会总会的工作程序。
会议选举约翰·拜因顿(John Byington)为主席;乌利亚·史密斯为秘书;E.S.沃克为财务员。本来全体一致通过,选举怀雅各担任主席职务;但他认为,最好要其他人来担负这个责任。拜因顿、J.N.安德烈和G.W.阿马登组成一个三人执行委员会。会议主要推进了州区会和总会组织的建立。
建立组织的步骤及时地把教会带入到一个统一的教派机构,以应对招兵这样的紧急事件,并且为二周之后通过异象得到健康信息提前作好了准备。
责任编辑:飞悦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相关推荐:

福音中国网 闽ICP备14008850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