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您的当前位置: > 现代真理 > 预言之灵 > 怀爱伦传略 > 正文

第三章 循序渐进

来源:现代真理 编辑:纯杰 时间:2018-06-05
导读:十一章 加州新客 有去加利福尼亚的吗?怀雅各问道。 1868年5月中旬召开的总会会议结束时,参加会议的牧师,都有机会选择来年他们愿意去工作的地方。对本会的传道人来说,加利福尼亚还是尚未开垦的新区。 但是八年以前,梅里特G.凯洛格和他的一家坐牛车到了加
GO
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的出版工作成为一项面向世界的工作,它的第一粒种子是在1846年1月,在不经意之中种下的。
伊诺克·雅各布(Enoch Jacobs)是一位来自俄亥俄州的辛辛那提市的信徒,曾经历过1844年的大失望。爱伦在十八岁生日后不久,了解到他对于预言应验的信心产生了动摇,便于1845年12月,从波特兰写信给伊诺克·雅各布,向他叙述她第一次经历异象时的最精彩的场面。虽然她向伊诺克·雅各布声明,她写这封信并不希望发表,伊诺克·雅各布还是把它刊印在1846年1月24日出版的《晨星》上了。
此后的几年,这封信以各种形式重新出版。后来被她收集到于1851年出版的第一本小册子——《基督徒经验谈》里,再收入《早期著作》中。
有一天,爱伦在波士顿附近的多切斯特访问奥蒂斯·尼科尔斯家(Otis Nichols)的时候,发现《晨星》的编辑发表了她的信和她要求不要发表的声明。看到她的信被发表在杂志上,她于1846年2月15日给伊诺克·雅各布写了第二封信,说明要是当初她知道他要发表她的信的话,她就会把上帝向她所启示的写得更详细一些。“因为《晨星》杂志的读者们,已经看到上帝向我启示的真理中的一部分,我惶恐地请求,将我这封信也在杂志上发表。”(《晨星》1846年3月14日)
爱伦介绍了她在缅因州埃克塞特所领受的异象,“一年前也是在这个月。”这是她见到的在天上圣所基督的祭司崇祀从圣所转到至圣所去的那一幕。
 
异象的场所证明圣所真理
很有意义的是,1846年2月7日出版的《晨星》增刊,专门发表了海勒姆·埃德森(Hiram Edson)和O.R.L克罗泽(Crosier)的圣经研究。他们根据经文提出证据说明,在地上圣所的这两次崇祀乃是耶稣在天上圣所的崇祀预表。因此,根据埃德森和克罗泽的研究,在1844年10月22日开始要发生的事情,乃是在天上发生的事情。
支持这些结论的这项圣经研究,是在海勒姆·埃德森纽约州西部的家里进行的,历时几个月。当爱伦·哈门1845年二月中旬在埃克塞特(Exeter)见异象时,并不知道有这样的圣经研究结论的存在。而她为这本杂志的读者写“异象”这篇文章,描述她所经历的异象之前,1846年2月7日出版的《晨星》还来不及送到她的手中。《异象》一文于3月14日发表,为埃德森和克罗泽的圣经研究结论提供了特别的确认。一年以后的1847年4月21日,怀爱伦写信给艾力·柯蒂斯(Eli Curtis):
“一年多以前,主在异象中向我显示,克罗泽弟兄在洁净圣所等问题的理解上有真实的亮光,使克罗泽弟兄将他的观点写下来,藉1846年2月7日《晨星》增刊与我们分享,这是主的旨意。我感到主授权于我,向每个圣徒推荐这个增刊。”(《致“小群”书》,第12页)
上帝一步一步地带领着他的子民。伟大的复临觉醒是如此的强有力,使它远离极端主义和狂热主义。而对忠心的信徒来说,这乃是上帝的工作!10月22日的大失望是一个痛苦的经历,但他们充分相信上帝一直在引领着他们,并会继续引领那些注目耶稣的人。同时,藉着认真而虔诚的圣经研究,为理解耶稣在天上圣所的服务指明了道路。在异象中,爱伦·哈门见证了基督进入天上圣所里的至圣所,开启另一阶段的服务崇祀——关上一扇门,打开另一扇门。这样,就肯定了1844年经历的信誉。同时也证实了通过认真地圣经研究所得出的结论。
当然,要完全理解所展示的真理的方方面面还需要时间。
 
第七日安息日
婚后不久,爱伦和雅各开始守第七日安息日为圣日。首先把圣经中有关第七日安息日经文证据提供给他们的人是贝约瑟。贝约瑟是一位退休的船长,家住在费尔黑文,靠近马萨诸塞州捕鲸港口中心新贝德福德。贝约瑟于1845年接受了这样的立场,是一篇由T.M.普雷布尔(T.M.Preble)所写的登在《以色列的希望》上的文章,引起了他的注意。贝约瑟是一位信念坚定又雷厉风行的人。他进而编了一本48页的小册子,于1846年8月出版,标题为“第七日安息日永远的记号:从遵着诫命进入圣城大门开始”。怀雅各在华尔毛斯为人主持葬礼后,带了一本这样的书回家。他和爱伦研究了圣经中有关第七日的神圣性的经文证据后,接受了这个观点,并开始向与他们一起聚会的复临信徒传讲。当时在新英格兰和纽约州守安息日的信徒大约有50人。(《教会证言卷一》第77页)
怀雅各和怀爱伦接受安息日,完全是出于圣经的经文证据;是贝约瑟所写的小册子引起了他们的注意。1847年4月3日的安息日,当爱伦在缅因州托普山(Topsham)的豪兰(Howland)家漂亮的房子里做客时,见到了一次意义重要的异象,证实了安息日的道理。她在写给贝约瑟的一封信中是这样描述的:
“在城里,我见到一座殿,我走了进去。我通过一扇门,走到第一道幔子。幔子升起来,我进入了圣所。我看到香坛、七灯台、放陈设饼的桌子等。看了圣所的荣耀之后,耶稣把第二道幔子升起,我便进到至圣所里。
在至圣所里,我看到约柜;约柜的顶部和四周都是纯金的。约柜的两端各有一个可爱的基路伯,他们的翅膀盖着约柜。他们脸对着脸,向下望着。天使中间有一个金香炉。约柜的上面站着基路伯,中间却极其明亮荣耀,好象是上帝的宝座。耶稣站在约柜旁。”(《致“小群”书》第18页 [参见《早期著作》第32-35页])
在异象中,爱伦看到耶稣代表圣徒们在最神圣的地方司职。后来约柜打开了,她能够看到里面的东西。她描述了她的所见:
“在约柜里装有盛吗哪的金罐和亚伦发了芽的杖,还有两块法板,折起来象一本书。耶稣打开法板,我看到了上帝用手指写在上面的十条诫命。有一块法板上写了四条,另一块上写了六条。第一块法板上的四条比另外六条更加明亮。但第一块法板上的第四条安息日诫命是最明亮的,因为安息日被分别出来而加以持守,以尊荣上帝的圣名。神圣的安息日看起来很荣光--有荣耀的光环环绕在安息日诫命的四周。(同上)
在接下来的场景中,怀爱伦被领着考察了确立安息日与遵守安息日的合法性的各项因素。她蒙指示,所有的人在安息日的问题上都必须作出决定,或事奉上帝,或事奉背道的势力。把异象推向高潮的是基督复临和被救赎的人升到圣城的景象。在那里,耶稣打开城门,欢迎那些“守上帝诫命”和“可得权柄到生命树那里去”的人。”(同上,第20页)
包括这些内容的一封信寄到了贝约瑟手中。怀雅各向贝约瑟提出说,他要用单面印刷的大幅纸张印1000份,并要他把账单寄给他。贝约瑟按照他说的做了。当雅各收到账单后,他借了7.5美元付账。他写信给新罕布什州新伊普斯威奇(New Ipswich)的埃尔韦拉·黑斯廷斯(Elvira Hastings),说他“相信救主会有钱寄来。”(《怀雅各写给埃尔韦拉·黑斯廷斯的信》1847年5月21日)
那在1844年大失望前曾激励爱伦和雅各传扬基督复临信息的紧迫感,现在由于异象的影响,和确信有上帝的恩手在恩慈地带领他忠信信徒,而愈加增强。可是怎样才能将这鼓舞人心的大好信息传给那相隔甚远,又不无迷茫的群众呢?没有资金,缺乏支持,又没有经验,怀雅各义无反顾,奋勇向前。
1847年4月,标志着怀雅各第一次重大的出版成果:一份名为《致“小群”书》的24页的小册子出版发行了!所用的字体很小,书边的空白很窄,一页书承载了如今两页书的内容。
正好一年前的1846年4月6日,他安排出版了爱伦描述她的第一次异象的文章,用的是大幅纸张单面印刷。在缅因州波特兰印刷了250册。马萨诸塞州费尔黑文(Fairhaven)的一位铁匠H.S.格尼(H.S.Gurney)出了一部分印刷费。那本小册子取了一个很有意义的名字《致分散各处的少数余民的信》。三个栏目中,有两个以上描述爱伦所见的第一个异象。第三个栏目的一半用来记录1845年二月中的关于天上圣所的异象,以及2300日结束时的大事。(《早期著作》第54-56页)
很清楚,《致“小群”书》代表了怀雅各与怀爱伦的共同事工。克罗泽的《黎明》(Day-Down)报只发行了很短的一段时间,怀雅各曾为该报撰写过几篇文章,但没等文章写好,报纸就停止了发行。所以在与豪兰一家及其他人交谈后,他决定以小册子的形式发表这些文章。在小册子的开场白里,他这样解释道:“我希望这一‘小群’注意那些很快就要在这个地球上发生的事。” (《致“小群”书》第1页)
小册子是以圣经为基础的,有大量经文出处及引文。怀爱伦所见的异象对怀雅各把一些事情归类,阐明重大事情的顺序,无疑大有帮助。人们会记得,1845年为基督复临定时间的事情被扭倒了过来。当时怀爱伦在异象中看到,在基督复临之前,“圣徒们必须通过‘雅各的艰难’,这个时间尚在将来。”(同上,第22页)
当雅各在附近的不伦斯瑞克准备出小册子的时候,怀氏夫妇在托普山度过四月和五月的大部分时光。他们后来回到了葛罕(Gotham),在那里度过夏天,等待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出生。雅各能找到什么事情做就做什么,他们决心不依赖别人而生活。
1847年8月,他们的第一个孩子亨利·尼科尔斯(Henry Nichols)诞生了。
 
新的责任
从此,雅各和怀爱伦不得不考虑这个事实——他们是个家庭。豪兰一家很快邀请这对夫妇把家安在他们托普山家的楼上。爱伦这样写道这件事:
“十月,豪兰弟兄和姐妹友善地从他们的住处中匀出一间给我们住,我们高兴地接受了,并着手用借来的家具安家。我们很穷,真可说是捉襟见肘!”(《生平概略》1880年版, 第241-242页)
可以引证许多事件来说明他们贫穷。这对年轻人决心在经济上独立,因此,雅各每日出去做工。一条新修的铁路从不伦斯瑞克附近通过,他找到一份拖石头的工作。他的手许多地方磨破皮出血,又很难拿到工钱。在经济萧条的时期,豪兰一家无偿地把他们拥有的东西分给这对年轻夫妇。雅各后来在附近的森林里劈木头,从早干到晚,每天挣50美分。一身疼痛,晚上无法入睡。但是这对年轻夫妇决心靠自己来生活--宁可贫困也不借债。靠他们非常有限的钱,爱伦每天只能和她的孩子共喝一品托的奶。有一天,她不得不挤出9美分(三天的牛奶钱),凑足钱给婴儿买布做一些简单的衣物。“我放弃了牛奶,”她写道,“买了一块布,好给我的孩子做件衣服,遮住他光光的手臂。”(同上,第243页)她这样描述她们的经历:
“我们尽力鼓足勇气,相信救主。我没有抱怨……有一天,我们没吃的了,我丈夫到他的老板那里去要钱或者要一些吃的。这一天有暴风雨,他走了三英里,回来时又淋着雨。他把粮袋扛在背后,路过不伦斯瑞克村庄。他经常在这里演讲,这些公寓里的人都和他有过联络。
当他拖着疲倦的身子走进房子的时候,我的心难过极了。我的第一感觉是上帝抛弃了我们。我对我丈夫说,‘我们走到这一步了吗?上帝抛弃了我们吗?’我抑制不住我的眼泪,大声哭了几个钟头,直到昏了过去。” (同上,第242页)
年轻的母亲情绪空前低落。为什么啊?为什么他们全心地献身于上帝的圣工,而他们的生活竟会如此艰难?重新恢复知觉后,她感到圣灵使她的精神振奋。
他们在豪兰家的房子里住了六个月,但这确实是很受考验的日子。据雅各说,他在精神上和身体上受到的磨难,非笔墨所能形容。(《怀雅各写给伦纳德和埃尔韦拉·黑斯廷斯的信》1848年4月27日)
后来雅各和爱伦完全理解了他们经历这种困难的意义。她想到,既然他们有孩子了,她就不可能旅行,他们的计划就要改变。在一次异象中,上帝向她揭示他们所面临的考验的目的:
“在异象中,我了解到救主考验我们是为我们好,让我们作好准备为别人工作;他搅动我们的窝,是为了不让我们耽于安逸之中,我们的工作乃是要救灵;如果我们的处境很好,家里舒适惬意,就会不愿意去旅行。我们一直经历着艰难,是要预备我们,好面对将来旅途中要经受的更大的冲击。”(《生平概略》1880年版,第243页)
一次伤心的经历增强了他们对异象中的信息的理解。亨利病得很厉害,很快进入不省人事的状况。他们和朋友们都束手无策,不能减轻他的痛苦。他们想到小亨利已经成为他们“不旅行、不为别人的利益而工作的借口”,他们担心上帝会去除他们找借口的根据。在痛苦的祈祷中,他们向上帝保证:如果小孩的生命得以保全,他们愿意信靠上帝的指引;无论到哪,都会勇往直前,义无反顾。他们凭着信心照上帝的应许求。从他们下决心的那一刻开始,亨利的高烧开始退了下来,慢慢开始康复。怀爱伦写道:“天庭的灯透过云层,又照亮了我们。希望复活了,我们的祈祷得到了仁慈的应答。”(同上,第244页)
 
改变职业
雅各和怀爱伦现在看清,无论是家庭的舒适也好、天伦之乐也罢、或是责任,他们的一生都将是献身服务的一生,包括旅行、受苦,并要热心地为别人工作。
 
建立信仰的支柱
1844年大失望过后,新英格兰各地的信徒们时不时地以小组形式聚在一起,研究预言,交流看法。当异象的消息和安息日真理的意义因贝约瑟的宣传与推动,而变得广为人知时,把人聚到一起的必要性就显得很突出了。
1848年,怀爱伦和怀雅各收到邀请,请他们参加在康涅狄格州举行的守安息日复临信徒的一个会议。他们抱着七个月大的亨利去了那里。雅各砍木头挣了10美元;他们花了一半的钱为旅行作准备,其它一半用于买车票。他们把所有的东西放入一个大箱子,箱子还空一大半。他们到了波士顿,在那里他们住在尼科尔斯家里。他们没有把他们身无分文的窘境告诉尼科尔斯一家,但在他们离开的时候,尼科尔斯夫人给了雅各五美元,用这五美元买好车票后,只剩下五十美分。他们乘车去康涅狄格州的米德尔敦(Middletown),这是去罗克希尔(Rocky Hill)艾伯特·贝尔登(Albert Belden)家的最近的车站;会议将于4月20号星期四晚上开始,在贝尔登家里举行。会议开始的时候,15个人聚集在一起。怀爱伦描述了开会时所发生的一些事情:
“星期五上午,教友们来了,大约有五十人。他们并非都明白真理。我们那天的会议很引人入胜。贝约瑟弟兄以清晰的亮光主讲诫命,有力的见证使诫命的重要性深入人心。他的一席话,对行在真理中的人既有鞭策之效,又对还没有完全下定决心的人有唤醒之功。”(《生平概略》1880年版,第245页)
后来,怀爱伦所提到的“基督复临安息日会举行的第一次会议”(《怀爱伦文稿第76号》1886年),指的就是这一次在罗克希尔艾伯特·贝尔登家尚未峻工的房子里所召开的会议。怀雅各说它是“信息指引下的第一次会议”。(《评阅宣报》1863年9月29日)
此后不久,怀夫妇被邀请参加于1848年8月在纽约州沃尔尼举行的会议。他们没有旅费,雅各在附近农庄找到一份割草的工作来赚钱,他感到很高兴。他于7月2日写信给他在托普山的朋友斯托克布里奇·豪兰(Stockbridge Howland):
“我为非信徒割五天草,星期天为信徒割草,第七日休息,所以我很少有时间写信。我的健康状况很好,上帝给我力量,让我能整日作工。我一下子就割了八天,一点也不感到难受。霍尔特弟兄、约翰伯尔登弟兄和我接了100英亩〔41公顷〕割草的事,每亩〔0.41公顷〕87.5美分,食宿自理。赞美上帝!我希望在这里能挣几美元用于上帝的圣工。”(怀雅各写给S.豪兰的信,1848年7月2日)
那年夏天,怀雅各在草田里干活挣了40美元;他把一部分用于家庭添置必要的衣衫,一部分用于到纽约州西部旅行。雅各和爱伦迫不得已,很舍不得地将婴儿亨利留在米德尔敦,由克拉丽莎·庞辉照顾。在E.L.H.张伯伦(E.L.H.Chamberlain)的陪伴下,他们登上了开往纽约城的轮船,中途在沃尔尼下船。会议在戴维· 阿诺德(David Arnold)的大棚里举行。
 
沃尔尼会议
8月18日,是星期五,大约有35个人聚集在阿诺德的大棚里听为首的几位工人讲话,包括贝约瑟、张伯伦、雅各和爱伦。在道理上,几乎没有两个人观点相同。各人都竭力维护自己的观点,宣称他们是按照圣经来的。
有一些观点与怀爱伦在异象中所看到的相冲突。她写下了她的反应和此后发生的事:
“这些相去甚远的奇怪观点,如一块石头沉重地压在我的心头。特别是A.弟兄说起千禧年已经过去。我知道他是错的,巨大的忧伤使我在思想上很受压抑。我觉得上帝受到羞辱!在重压下我昏过去了。贝约瑟、张伯伦、格尼、埃德森弟兄和我的丈夫为我祈祷……属天的亮光照在我身上,我很快对于尘世的事一无所知。
陪伴我的天使向我指出了与会者的一些错误,以及与这些错误相对立的真理。虽然这些人都说自己是有圣经的依据,但这些不一致的观点,实出于他们对圣经的观念。这些错误观点必须放弃,在第三天使信息之上团结起来。”(《属灵的恩赐》第二卷,第98-99页)
怀爱伦用两句话总结了这次会议的成果:“我们的会议胜利地结束了,真理获得了胜利!”(同上,第99页)
不仅如此!对于那些以前没有见过怀爱伦,持有不同观点的这些人——除了她在异象中被天使告知以“与这些错误相对立的真理”这个事实外,上帝还给了很有说服力的证据。几年后,J.N.拉夫伯勒(J.N.Loughborough)访问戴维·阿诺德以及其它参加了1848年会议的人,一些有趣的花絮被讲了出来。拉夫伯勒写道:
“人们把当时的情况向我讲述时,说:怀姐妹在异象中站起身来,把家庭版圣经放在她的左臂上。这本圣经是普通大小。她处于这样的姿势的时候,眼睛向上望着,与圣经的方向相背。她用右手翻到一节一节的经文,用手指着经文,一字不漏地读出来。
罗斯弟兄(Ross)注视着经文,看她所读的是否与她所指的一致?罗斯与在场的一些人注视着每一段经文。她每指一处,不仅一字不漏地将经文读出来,而且是眼睛向上举目,凝视着一个与圣经相背的方向。就是她,用这种优雅的方式所引用的经文,推翻了1848年8月,在沃尔尼安息日信徒聚会上的错误理论,使他们在真理的基础上团结起来。”(J.N.拉夫伯勒《评阅宣报》1885年3月3日)
在发展的一年里,还开了几次会,使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的基本要道得以澄清并整合到一起。早期的一些记录谈到了十一月在罗克希尔、缅因州的托普山和马萨诸塞州多切斯特召开的会议。参加每一次会议的基本人员大都相同:怀雅各和怀爱伦、贝约瑟、H.S.格尼。有时还有海勒姆· 埃德森、E.L.H.张伯伦和奥蒂斯·尼科尔斯。
 
通过特别的启示,帮助圣经研究
这些会议是如何进行的,取得了什么成果?几年后,回顾这些会议,怀爱伦有这样的描述:
“我们带着心灵的重负聚到一起,祈祷我们能在信心与道理上合而为一;因为我们知道基督是不可分割的。每次把一个问题作为研究查考的主题。我们怀着敬畏之心打开圣经。我们常常禁食,以便处于更适合明白真理的境地。虔诚地祈祷后,如果有什么问题不理解,就会拿出来讨论。每个人自由地发表自己的见解,然后大家又跪下来祷告,以期虔诚的恳求到达天庭——求上帝帮助我们达成一致的看法。这样,我们就会象基督和圣父一样合而为一。我们的眼睛常淌下热泪。
我们以这样的方式,一查就是好几个小时!有时会整晚严肃地查考经文,以便能明白给我们的时代真理。有时,圣灵会降临到我的身上,按照上帝指引的道路,难点得到澄清,我们的观点变得完全一致。我们所有的人都拥有同样的心志。
我们最孜孜以求的是不能曲解经文以迎合任何人的看法。为了尽量减少分歧,我们不在一些不太重要但又有不同的见解的问题上耗费精力。但是每个人心中的负担是要在教友中实现一种境界,可以回应基督的祷告——他的信徒完全可以合而为一,如同他与父合而为一一样。”(《给传道人的证言》第24-25页)
主以某种方式清楚地显明,所发生的事情非人力操纵。怀爱伦解释道:
“在整个这段时间,我不能理解教友们的论证。我的思维可以说被锁住了,不能领会我们所研究的经文的意义。这是我一生最大遗憾之一!在我们弄清信仰的要点,并与圣经完全一致之前,我的思想一直处于这种状况。教友们知道我不在异象中的时候,不理解这些事情。因此,他们接受所得的启示为从上帝直接而来的亮光。”(《怀爱伦文稿第46号》1904年 [参见《信息选粹》第一册,第207页])
“有两、三年,我的思想一直被锁定在经文里……在我的第二个儿子出生〔1849年7月〕后的某个时候,我们对教义上的某些问题感到极大的困惑。我请求上帝开我的思路,好明白他的圣言。突然,我感到被清澈美丽的亮光所覆蔽。从那以后,圣经对于我来说,就成为了一本敞开的书 。”(《怀爱伦文稿第135号》1903年)
她解释说:“有人提出了许多似是而非的理论,且与被曲解的和误用的经文揉在一起,导致危险的错误。明白真理的每一点是如何建立起来,意义重大!”(《怀爱伦文稿第31号》1896年 [参见《信息选粹》第二册,第103-104页])
在基督复临安息日会教友们的经历中,所赐下的异象并不是用来代替圣经的。然而,异象对于圣经研究却有明确的辅助作用;异象有助于纠正误解,指出什么是真理。“他〔上帝〕要我们回到圣经之中,”她1888年写道,“从圣经中找到依据”。(《怀爱伦文稿第9号》1888年)
她于1903年写道:
“我们今天所持信仰的关键之点,都是扎扎实实地建立起来的。每一点都有清楚的定义,所有的教友们都观点一致。所有信徒们都在真理上联合一致。若有人提出一些奇怪的道理,我们就会毫不犹豫地面对。我们的经历是通过圣灵的启示,奇妙地建立起来的。”(《怀爱伦文稿第135号》1903年)
光流
(出版工作的故事:现代真理和评阅宣报)
八页的《现代真理》
贝约瑟是1848年11月18日参加在马萨诸塞州多切斯特(Dorchester, Massachusetts)奥蒂斯·尼科尔斯家召开会议的那一小群人中的一个。在这里,怀爱伦见到了一次异象。上帝很明白地告诉她:出版的时候已经到了!从异象中出来,她对丈夫说:
“我告诉你一个信息。你必须开始印一份小报纸,把它分发给大家。首先不要大,当人们读后,就会出钱给你。你就用这些钱去出版,从一开始就会成功。我在异象中看到,从这个微小的开端开始,就好象光流一样,会清晰地照亮整个世界。”(《生平概略》1915年版,第125页)
怎么可能呢?他到哪里去得到资金和精神上的支持呢?虽然情况是这样的,雅各还是在思考着这番话。他有很大的疑虑和困惑,又身无分文,没有稳定的收入。按照他自己的说法,“有些人有钱,但是他们不会拿出来。”(《生平概略》1880年版,第259页)
此后不久,正当怀夫妇不知如何计划他们夏季的工作,而爱伦再有两个月就要生第二个孩子的时候,他们收到了朋友慷慨的邀请。住在康涅狄格州罗克希尔的艾伯特·贝尔登力邀他们去和他们住在一起。
“我们将会尽力帮助你们获得所需要的东西,”他说。信封里和信装在一起的还有买票所需的钱。他们把接受邀请当成是上帝的指引;雅各和爱伦把小亨利留在托普山,由豪兰一家照顾,很快启程去康涅狄格州。罗克希尔离米德尔敦不远,小亨利曾在这里和克拉丽莎·庞辉(Clarissa Bonfoey)度过了一段时光。对于上帝的意旨,怀爱伦是这样写的:
“克拉丽莎M.庞辉姐妹提出和我们一起住。她的父母最近去世了,分家产时,她得到的家具,足以提供一个小家庭开始家庭生活所需。她很高兴地提供这些东西让我们使用,并帮助我们工作。我们在罗克希尔占了贝尔登的房子的一部分。庞辉姐妹是上帝宝贵的儿女。她生性乐观开朗,从不沮丧、不轻浮、不猥琐。”(同上,第258页)
虽然舒适地在贝尔登家安了家,雅各却重新感觉有出版的负担,需要把信息传播给大家。虽然还是身无分文,但是他想起上帝的应许:“当人们读后,就会出钱给你用于出版。”
前一年,他在田野里割草挣钱生活,并旅行去参加了有关安息日和圣所的会议。他想,现在大概又该到田野里去挣钱用于出版了吧。于是就出去找工作,但上帝有另外的计划。怀爱伦写道:
“当他离开家的时候,我感到一种沉重的负担,以致昏倒了。他们为我祈祷,我得到了主的赐福,进入异象。我看到一年前上帝保佑我丈夫,给他在田野里劳作的力量。他合理地支配了他在那里挣的钱,他今生会得百倍。如果忠心,来生会在上帝的国度里得到丰厚的奖赏!但现在上帝不会给他力量,让他到田野里去劳作,因为上帝要他去做其它工作。如果他冒险去田野工作,他会被病痛击倒。他必须写作、写作、写作,充满信心,走出困境。”(同上,第259-260页)
 
为出版而写作
为了与异象保持一致,雅各开始写作。这是需要信心的,正如他后来所回忆的:
“我们坐下来为那份小报准备素材,为它写下每一个字。我们整个藏书只有一本三先令的袖珍圣经,克罗登的简明词语注解索引和沃克的老字典,连封面都掉了。我们根本没有钱,成功的希望完全在于上帝。”(《评阅宣报》1880年6月17日)
爱伦在他的身边。她回忆道:“当他遇到一些难懂的段落时,我们就求上帝让我们了解他的话的真实意义”(《生平概略》1880年版,第260页)。在准备出版的时候,怀雅各在米德尔敦寻找印刷商。他要找一个愿意为一个陌生人印八页的报纸,而且要等到未来的读者中有人愿意给编辑捐资才能付印刷费的印刷商。在米德尔敦市中心的一栋砖房的三楼,雅各找到了这个人——查尔斯·佩尔顿(Charles Pelton)——他回到罗克希尔完成原稿的准备工作,主题是安息日真理。他决定把报纸命名为《现代真理》,并引用彼得后书1:12中的话来引出他第一页的社论:“你们虽然晓得这些事,并且在你们已有的真道(英文为现代真理)上坚固,我却要将这些事常常提醒你们。”
在雅各心中燃烧着的是安息日的真理,他的著作涉及到第七日安息日的完整性和重要性的方方面面。他想写一系列的文章,首先登载在每半月发行一期的八页报纸上面。然后他会把这些文章编成小册子(《现代真理》1849年7月)。读者是复临信徒——那些经历过第一位天使和第二位天使信息的人,报纸会把第三位天使信息中的安息日真理带给他们。
多次往返于罗克希尔和米德尔敦之间,雅各跋涉在这八英里(13公里)的路上,跛着脚走完每一步(他的脚以前受过伤)。首先是送原稿,然后是送校样。当报纸最后印好后,他借了艾伯特·贝尔登的四轮马车,把这1000份宝贵的文件运到贝尔登家里。
怀爱伦是这样描述当时的场景的:
“当他从印刷商那里把第一批报纸带回来,我们都围着它跪下来,以谦卑的心和许多泪水,祈求上帝赐福他的仆人微薄的努力。”(《生平概略》1880年版,第260页)
他们一起折报纸准备邮寄。雅各“指挥把报纸寄到所有那些他认为会读的人”,然后用一只毯制的袋子装着去邮局。
异象中已有保证,当雅各写作的时候,上帝的祝福会降临到他身上;把报纸分发出去,人们读过后就会有钱进来。从一开始就会取得成功。但最令人难以置信的预言是,从这个微小的开端开始,它会象“光流照亮整个世界”。
紧随雅各开篇社论之后的文章标题是:“每周的安息日开始于创世之初,而不是在西奈山”;“安息日——每周一次的永久纪念”;“上帝的律法,或曰十条诫命”;“被用来证明安息日被废除的常用经文考”。他宣布这是一份免费小报,然后补充说,“但我们邀请凡有志于现代真理,并以之为荣的人帮助支付费用。”为了扩大邮件发送名单,他要求:
“在能收到这份报纸的地方,如果有哪位弟兄和姐妹知道谁在寻找现代真理,请坦率地告诉我他们的名字、邮局地址,请立即写信给我。我的邮局地址是:康涅狄格州米德尔敦。”(《现代真理》1849年7月)
把《现代真理》运回家,祈祷完毕,折好,写好地址并邮寄出去的准确日期没有记录下来,但应该在1849年7月下旬。几乎同时在怀爱伦家里又发生了一件重要的事情,这件事有具体的时间。怀爱伦写道:“1849年7月28日,我的第二个孩子雅各·埃德森·怀诞生了。”(《生平概略》1880年版,第260页)
 
创办《评阅宣报》
《现代真理》在11个月里出版了10期,传播了第三天使的信息,重点介绍了安息日真理。但是上帝的眼睛看到的是要超越它,要远远地超越!《现代真理》是报纸的先行官,直到今天,一系列报纸的名字已广为人知——《复临评论》、《复临评论与安息日通讯》、《评阅宣报》、《复临信徒评论》。
上帝在异象中让怀爱伦了解到,有必要让那些正在研究预言的人懂得,1844年复临运动的领袖们所做的工作乃是上帝的工作。
雅各说:“现在这是我首要工作。我希望出版一份叫做《复临评论》的定期刊物,16页,大小就和《现代真理》一样。”他宣称,他的目的是,重新发表复临运动领袖们的作品,并且“展示他们曾大胆地宣扬,并向整个世界公开的立场……我们现在仍然是这个立场。”
1850年8月,怀氏一家从康涅狄格州贝尔登的家搬到纽约州拜伦港口哈里斯(Harris)的家。雅各在那里开始创办他的新期刊,并在附近的奥本印刷。他在开篇社论中解释了创办这份期刊的目的:
“我们设计这份周刊,是要通过展示上帝的预言是如何应验在上帝过去奇妙工作上,应验在要渴盼救主复临的子民从世界和名存实亡的教会里分离出来的呼召上,藉以鼓舞忠实的信徒,使他们振作起来。”(《复临评论》1850年8月)
当雅各开始从事出版之前,爱伦就得到事先的警告。尽管撒但会极力阻挠,但他们必须坚持下去,要争取胜利。随后发生的一连串的事并不奇怪,但它揭示了真理的大敌会竭力阻挠真理的传播:
1.一岁的埃德森病得快要死了。
2.爱伦受到诱惑,认为上帝已经抛弃了她,不然他们首次恳求上帝时,埃德森本来是可以治好的。
3.克拉丽莎·庞辉被忧郁症征服了。
4.雅各感染霍乱,直到以特别地抹油祈求上帝医治前,一直抱病在床、奄奄一息。
5.雅各和爱伦在旅行时被抛出马车外,但被上帝的天使拯救,免于一伤。
爱伦夫妇相信,这些毁灭他们的企图,表明他们出版《复临评论》的工作是何等重要!爱伦在异象中被告知,“发行报纸的必要性就如同信使传递信息一样重要”,并且“报纸还能到信使到不了的地方!”(《怀爱伦书信第28号》1850年)
人们很快就明显地看到,《复临评论》正在做有效的工作,正在完成上帝指派的使命。
能够看到的很有意义的改变有:
1.信徒们投稿增加了;
2.通信联系中出现了新人的名字;
3.出席会议的人数增加了;
4.布道的影响力大大增强;
5.报导会议有“更鲜明的转变”;
6.教友中合一的精神增强了。
《复临评论》八月和九月在奥斯威戈出版了四期。印版被保存了下来,并且立即出版了48页的合订本,作为“特刊”。“特刊”在以后的几年里发行面很广。
1850年10月下旬,怀夫妇在缅因州巴黎住下,以便出版三天使的信息。他们在五月中旬到七月中旬去了佛蒙特州、加拿大和缅因州;雅各在纽约州的奥本又出版了四期《复临评论》。在这段时期,暂停了《现代真理》的出版。十一月初在巴黎,他又恢复了《现代真理》,并出版了第11期。对于这一点他是这样讲的,“教友们现在可以再收到几期了”,他呼吁那些能收到的人写信订阅。他还出版了《复临评论》的第5期,也是最后的一期。整个这一期重印了贝约瑟写的《复临的路标与征候》的部分内容。这是一本回顾1844年经历的很有意义的小册子。
几天之后,出版计划改变了。11月16和17日是安息日和星期日,召开了一个会议。会上决定把《现代真理》和《复临评论》合而为一,新期刊命名为《复临评论与安息日通讯》。纸张大小是9½"×13"(24厘米×33厘米),而《现代真理》和《复临评论》的大小是7¼"×10"(20厘米×25厘米)。报头印有出版委员会四个成员的名字(贝约瑟、S.W.罗兹、J.N.安德烈和怀雅各),订阅条款是“免费,除非读者愿意资助出版。”
“不能捐钱的人我们恳求他们,不要因此而停止向我们订阅。我们非常希望收到这些人的来信,并且很高兴为他们的信件付邮费。”(《评阅宣报》1850年11月)
在他从事出版工作这么多年中,雅各很早就表现出并非总切实际的无私的慷慨与尽职。
 
在巴黎的困难的日子
在巴黎时,雅各和怀爱伦面临困难的时刻。她是这样描述的:
“我们穷困潦倒……我们乐于过节俭的生活,好让报纸继续维持下去。我丈夫胃不好。我们吃不到肉,吃不到黄油,吃不到油脂类食物。只能吃到贫苦农民餐桌上的那些食品,而且有一顿没一顿的。我们的工作量很大,需要营养食品。
我们有很多事情要照料,常常要熬夜;有时读校样稿到凌晨二、三点。如果我们在巴黎时得到教友的同情,如果他们赏识我们的劳动和我们为推动真理事业前进付出的艰辛,我们就能更好地忍受这些额外的努力。脑力劳动和穷困使我丈夫的体力迅速下降。”(《生平概略》1880年版,第278页)
在巴黎时,他们确实有一匹叫查利的马和一辆马车。他们对查利有很深的感情,因为查利是在他们很穷困的时候来到他们身边的。大约一年前怀爱伦去佛蒙特州萨顿时,坐公共马车度过了40英里(64公里)痛苦的旅程。萨顿的信徒们了解到伴随怀夫妇旅途的艰辛,一起凑了175美元买了一匹马和一辆马车。雅各和爱伦可以在带给他们看的几匹马中挑选一匹。挑选的过程没费多少时间,因为在前一天晚上的异象中,爱伦似乎来到了被指定的十字路口,当马被带到他们面前时,天使给予了指点。
第一匹是匹烈马,浅红褐色,强健有力。天使说,“不是” 。“不是那一匹”是对第二匹马下的结论,这是一匹高大的灰马。然后一匹漂亮的栗子花斑马被带到他们面前,背上有点凹,天使说,“这就是你们的马。”这匹马的名字叫查利,牠缓解了他们到加拿大的旅途劳顿,并伴随他们好多年。(威廉C.怀特《概述和回忆雅各和怀爱伦》,《评阅宣报》1935年4月25日)
在沃特伯里会议上,他们遭到严厉的批评。有人挑拨是非,攻击雅各。许多人附和,甚至受人尊敬的贝约瑟也在里面。攻击源于这样的观点:怀夫妇有一匹好马,因为雅各一直很慷慨给会议捐资,他一定挣了钱。爱伦写道:
“这是他得到的回报。我们被迫在压顶的浪潮中挣扎,好象深深的水要溢过我们,我们会沉下去了。”(《生平概略》1880年版,第280页)
一件件令人气馁的事接踵而来。在去沃特伯里和回来的路上,重感冒一直纠缠着雅各,并引起他的肺出毛病。怀爱伦报告了结果:
“在严峻的考验面前,他的健康状况恶化。他非常虚弱,摇摇晃晃地走着去印刷所。我们的信心受到最大限度的考验。我们愿意忍受穷困、辛劳、痛苦,然而即使我们忍受着痛苦为别人做好事,但是很少有人赞赏我们付出的努力。我们感到非常困惑,以致睡不着觉,休息不好。”(同上,第280-281页 )
“情形最后变成这样了,”雅各说道,“夫人,再挣扎也没用。这些东西会压垮我,很快就会把我带进坟墓。我再也不能向前走了。我已经为报纸写了一个启事,表明我不再搞出版了。”(同上)
当他走出门,把启事送到印刷所去的时候,爱伦昏倒了。他回来的时候,她已清醒过来,正在虔诚地祷告。第二天早晨,家庭祈祷的时候,她进入异象。她写下了她在异象中的所见:
“我意识到,我丈夫一定不能放弃报纸。撒但正试图驱使他这样做,撒但想通过他的代言人来达到这个目的。我看到他必须继续做出版工作,上帝将会扶持他。”(同上,第281页)
就这样,《复临评论与安息日通讯》继续在出版;每月一到两期,直到1851年6月9日出版第13期。这是第一卷的终结。同时,怀夫妇结束了他们在巴黎的逗留。
    第一卷既已完成,雅各考虑最好要找一个更方便的地方发行报纸和其它印刷材料。他们开始在萨拉托加·斯普林斯(Saratoga Springs)附近寻找,那里离印刷所只有几英里远。几天后,怀夫妇找到一处地方。他们从信徒伙伴那里借来家具,整理好房子。第2卷第1期于1851年8月5日出版了。不久爱伦的姐姐萨拉和斯蒂芬·贝尔登(萨拉的丈夫)来帮助他们搞出版。克拉丽莎·庞辉带着二岁的埃德森来了,埃德森一直由她照顾。很快23岁的安妮·史密斯——尤利· 史密斯很有才能的姐姐也加入到出版之家。她在发行《复临评论与安息日通讯》(最近简化的名字)中给了很多必要的帮助。11月12日在给豪兰一家的信中爱伦写道:
“安妮·史密斯和我们在一起。她正是我们所需要的帮手;她和雅各一道工作,给了他很大的帮助。我们现在可以留下她掌管报纸,我们就有更多的时间到外面去,到教友中去。”(《怀爱伦书信第8号》1851年)
1851年到1852年的秋天和冬天,怀夫妇把他们的时间分配在搞出版和田间工作。


责任编辑:飞悦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相关推荐:

福音中国网 闽ICP备14008850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