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您的当前位置: > 现代真理 > 预言之灵 > 怀爱伦传略 > 正文

第一章 生逢其时

来源:未知 编辑:纯杰 时间:2018-06-05
导读:第一章 生 逢其时 1837年,在缅因州波特兰市一位小姑娘身上,发生了一件十分痛苦而悲惨的事。这件事最终对世界各地都将产生深远的影响! 1837年,人们期待基督在1844年降临的热潮,眼看要出现危机。 1837年,在威廉米勒尔(William Miller)的备忘录中,仅佛蒙
GO
 第一章 生逢其时
 
1837年,在缅因州波特兰市一位小姑娘身上,发生了一件十分痛苦而悲惨的事。这件事最终对世界各地都将产生深远的影响!
1837年,人们期待基督在1844年降临的热潮,眼看要出现危机。
1837年,在威廉·米勒尔(William Miller)的备忘录中,仅佛蒙特市(Vermont)的讲道预约就占了好多页。
1837年,美国受到经济萧条冲击。制帽匠罗伯特·哈门把家由缅因州的葛罕(Gorham)的农场,搬到了波特兰市区。罗伯特·哈门共有八个孩子,最小的是双生女爱伦和伊丽莎白。他想到城里找到更好的市场,但是制帽行业也受到了影响。
1837年冬的一天,他决定到乔治亚城去看看,能不能多卖掉几顶帽子。离家的前夜,罗伯特的家里洋溢着欢愉的气氛,全家人帮着把帽子包好,装进一个大皮袋中。
可以想象得到,全家人一大早送父亲去公共马车站。他们一家人走过家门前的泥泞小道,然后走过木制人行道,走向那个古老的“艾尔蒙客栈”,去搭乘开往波士顿的西部公共马车,再由那里转道南方。
罗伯特·哈门把装帽子的箱子放到车顶上,爬进车里,回过身来挥手对家人说“再见”。他慈爱地望着爱伦欢快而端正的脸蛋。他不会想到,等他下次见到他的宝贝女儿时,她已完全变样了。
一天下午三、四点钟的时候,爱伦、伊丽莎白和她们的一个同学一道穿过一个公园。她们看到一个也在波特兰市布拉克特街学校上学的大女孩跟在她们后面,手里拿着一块石头,嘴里怒骂着什么。哈门家教育孩子,即使受人欺负,也不要与人作对。于是,她们往家里跑。
跑着跑着,爱伦回过头来想看看她们身后的女孩离她们有多远。她一回头,石头正好砸在她的脸上。她跌倒在地上,失去了知觉;鲜血从鼻孔里流出来,染红了她的衣服。附近店铺里的人赶紧给她进行处理。一个她毫不相识的顾客要用自己的马车送她回家,爱伦怕她身上的血会弄脏他的车而谢绝了他的好意。她挣扎着徒步行走,很快就支持不住,昏倒在地上。伊丽莎白和那位同学搀着她走了一二个街区才回到家中。
接下来是令人焦愁的日子。爱伦昏迷了三个星期。当她醒来后,一点也记不起她经历的这件事。她只知道自己是躺在一个有护栏的床上,极度虚弱。后来有一天,她听到一位探视她的人说:“天哪,我几乎认不出她来了!”
“让我看看,”爱伦说。
他们递给她一面镜子,这个打击使她几乎经受不了!
“我的脸完全不是原来的样子了……鼻骨折了。就这样过这一生吗?我几乎不能忍受这种想法!我的生活没有了快乐,我不想活下去了,但我又害怕死去。对此,我毫无思想准备。”(《属灵的恩赐》第二卷,第9页)
爱伦很快体验到了,一个人由于外貌的差异,会受到别人如此不同的对待。虽然她慢慢地有了一点力气,可以出去玩了,但她的小朋友们都不愿意和她玩。
这次意外事件的另一个后果是,她发现自己不会学习了,学过的东西也记不住,手也抖得厉害,写不了字。老师劝她退学,要她完全康复了再来。她回忆道:“要我年轻的生命向虚弱的身体低头,要我做出决定离开学校、放弃受教育的希望,对我来说,真是太难了。”(《教会证言卷一》,第13页)
爱伦对自己几乎成为一个废人常感到不平。一种深深罪愆感直压着她的心。有时,她忧伤欲绝,便转向耶稣寻求慰藉,并且得着了安慰。
“我相信耶稣真的会爱我!”她说。(属灵的恩赐第二卷,第11页)
后来,爱伦认识到,这让她的生命充满痛苦的残酷打击使她因祸得福。“要不是痛苦在我年幼时笼罩在我的心头,促使我从耶稣那里寻求慰藉的话,我绝不会认识耶稣的。”(《评阅宣报》1884年11月25日)。
1840年3月,威廉·米勒尔在缅因州波特兰市组织了一系列的奋兴大会。他在大会上作了基督第二次降临和其它一些圣经预言的演讲。他诚恳地宣讲,世界的末日即将来临。爱伦和她的家人以及朋友们参加了聚会。米勒尔庄严有力的讲道使全城的人“深信不疑”,也给12岁的爱伦带来慰藉和希望。(《生平概略》1880年版,第137页)
爱伦成为基督徒的经历
1842年夏,爱伦和她的父母在缅因州巴克斯顿(Buxton)参加了卫理公会帐篷大会。有一次布道特别加深了她对因信称义的理解。后来她写道:“主讲人谈到,有些人在希望和惧怕之间摇摆不定,他们渴望从罪孽中被拯救出来,得到救主宽恕的爱。但由于胆怯和害怕失败,又被怀疑所束缚。他劝勉这些人要顺从上帝,毫不迟疑地去寻求上帝的宽恕。”(同上,第140页)
爱伦从帐篷大会一回到波特兰,就被领到卫理公会教会接受考验,等候洗礼。当时,洗礼作为卫理公会教会接受信徒的一种方式,有洒水礼和浸水礼两种。爱伦选择了浸礼。1842年6月26日,星期天的下午,她和其它十一个人在波特兰的加斯科海湾奔腾的海水中接受了浸礼。
大约也在1842年的这个时候,威廉·米勒尔回到了波特兰,举办基督复临的系列布道会。爱伦忠实地参加了这些聚会,仔细观察了他的风度和布道的方式。她深信,他所讲的道理是真理,便和哥哥罗伯特一样,完全接受米勒尔的信息。他们两人都把为预备迎接救主降临,看作他们的责任和一种特权。
尽管她的信仰很坚定,但爱伦的欢乐和信心,却仍时常被短暂的困惑和深深的担忧所笼罩。她向母亲吐露了她的焦虑,母亲劝她到利瓦伊F.斯托克曼(Levi F. Stockman)那里寻求帮助。斯托克曼当时在波特兰宣讲基督降临的道理。
爱伦告诉斯托克曼长老,她做了一个梦,梦见她被带上数级台阶去见耶稣,耶稣微笑着接见了她,对她说,“不要害怕。”
斯托克迈长老把他的手放在她的头上,含着眼泪说:“爱伦,你还是个孩子,象你这么小就有这样的经历是罕见的!耶稣一定是要你去做一些特殊的工作。”(同上,第158页)
这是爱伦经历中的转折点。那天晚上,她出席了一个祈祷会;她有机会,第一次在公众场合进行祈祷。
“我从内心深处赞美上帝!”她说,“我排除了所有杂念,心中只有耶稣和他的荣耀;我感觉不到我周围所发生的一切。”(同上,第159页) 
从此以后,爱伦的整个人生目的,就是行上帝的旨意,心里不断地思想耶稣。她和年轻朋友们分享这新近找到的喜乐,参与她们的聚会,用简单的方式分享她所经历的故事。
在公开场合作见证
多年以来,爱伦的父母罗伯特和尤妮斯·哈门一直是切斯特奈特街卫理公会教会的忠心的教友。他们也是基督即将复临的热心信徒。年轻的罗伯特和爱伦经常出席在同学家里召开的聚会。在一次这样的聚会上,爱伦简单地介绍了她最近的经历——她的生活与上帝的意愿完全一致所给她带来的福分,以及她深信耶稣即将降临的信念。她期望她的朋友们会理解她,并与她一同喜乐;但是,她失望了。
班长对她所讲的提出质疑,并建议她最好期待短暂的新千禧年到来。那时,地球上将会充满对上帝的知识。
另一次,当轮到她作见证的时候,爱伦心中的愿望非常地强烈!她又讲到她非常高兴地期待马上见到她的救赎主。她说,这个愿望促使她追求因上帝的圣灵而成圣。
“成圣是藉着循道会的教义实现的,”班长插嘴说,“是循道会教义,姐妹,不是错误的理论。”
爱伦被迫说出真话,她不是通过循道会教义得到新的恩惠,而是由于耶稣即将降临的真理使她心灵激荡。这是爱伦在这个卫理公会班级的最后一次见证。
她的哥哥罗伯特随后也讲了话,言简意赅,给人留下深刻印象。虽然他讲话的时候有人深受感动,但也有人用咳嗽的方式来表达其不满,感到不舒服。离开教室后,罗伯特和爱伦又谈到他们的信念,并惊讶为什么他们的基督徒兄弟姐妹不能够忍受讨论救主降临的事?他们决定,以后再也不参加卫理公会的班级会议。
被逐出卫理公会教会
不久,切斯特拉特街卫理公会的教职员想把哈门一家与教友们分开。牧师专门造访,并没有询问他们信仰的理由,只是说他们选定了一种新奇的信仰,是卫理公会所不能接受的。
“这本是非常古老的教义,”哈门先生说,“根本不是什么异端邪说!”哈门先生准备引用圣经来捍卫他的信仰。这里面包括耶稣自己许诺的他会要再次降临。但是牧师根本不愿意同他进行讨论。他奉劝他们一家悄悄地退出教会,免得受公开审问之羞。但罗伯特·哈门拒绝接受他的建议。很快,他们家收到通知,要求他们出席一个在教会的小礼拜堂召开的会议。对于这次会议,爱伦是这样写到的:
“这次会议只有几个人参加,由于我父亲和我们家庭的影响很大,我们的反对者并不希望有很多人参加这次会议。对我们唯一的指控是,我们与他们的规矩相左。”(同上,第174页) 
这样,在1843年9月的一个星期日,主持长老宣读了哈门一家七口的名字,宣布他们被逐出卫理公会教会。他解释他们被逐出并非有错误和不道德的行为,罪名是与卫理公会教会的规矩背道而驰;并宣布会众以此为鉴,如有类同,一样处理,决不姑息。
1844年及其后
1844年4月21日,被认为是圣经但以理书八章2300日预言结束的时间。在逼近这个时间的最后几个星期,准备迎接基督复临的工作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人不拘贫富,职位不分高低,也不论是牧师还是普通信徒,都蜂涌到波特兰的贝多芬大厅去聆听最后的忏悔布道。怀爱伦在回忆起她的朋友和家人所表现的忠心信徒们的团结与和睦时,这样写道:“我们是多么恐惧战兢地走近期待的时刻啊!作为上帝的子民,我们虔诚地洁净我们的生命,随时准备迎接救主的降临……世俗的事务,已搁置一旁好几个星期了。我们仔细地检查我们的每一个想法和心灵的情感,好象就在临终的时刻……我们并没有为这件大事准备‘升天礼服’;觉得所需要的是内在的证据表明我们已作预备,迎接耶稣降临……期待的时间过去了……等待的子民们深深地失望了。”(同上,第180-184页) 
尽管有困惑、有失望,但他们并没有放弃他们的信念。爱伦说:“我们完全相信,上帝凭着他的智慧,定意要让他的子民经受失望的考验。对于那些声称等侯并欢喜仰望救主降临的人,上帝精心设计的考验要显明他们的内心,造就他们的品质。” (同上,第186页) 
他们的信仰是坚定的,因为即使是不相信耶稣即将复临的学者们,也看不出对预言推算的瑕疵。信徒们热切地宣称,他们理解启示录中第一位天使的信息。“他施行审判的时候已经到了。”(启14:7)圣经中有许多关于耶稣第二次降临的预言,其中最重要的是耶稣自己应许的:“我去原是为你们预备地方去。我若去为你们预备了地方,就必再来接你们到我那里去;我在那里,叫你们也在那里。”(约14:2-3) 
这些应许中有些似乎与审判有关。但以理书8:14中的预言是基础:“到二千三百日,圣所就必洁净。”他们认为,地球就是这个圣所,在基督第二次降临的时候,大火会将它炼净。
1844年4月21日过去了,耶稣没有降临,信徒们一再检查了他们推算的基础。
时间的计算是如此简单明了,就是小孩也能理解。在以斯拉记第七章中记载,从波斯国王出令的时间算起(也就是公元前457年),但以理书8:14中所说的2300年肯定在1843年末。我们就是这样算出这一年的年末是耶稣第二次降临的日子。当这一年过去了,救主没有降临,我们感到非常失望!
首先,人们没有意识到,如果出令的时间不是在公元前457年年初,那么2300年的结束也不在1843年的年末。但出令的时间被确认是接近公元前457年的年末……所以,有关时间的异象并未延迟,虽然看起来似乎是延迟了。(同上,第185,186页) 
经过对预表和实体的仔细研究,他们观察到,基督受难的日子,正好是赐给以色列人一年一度仪文节期逾越节中羔羊被杀的日子。那么,赎罪日(犹太历七月初十日)所预表的洁净圣所这件事,岂不也会在预表中所应验的那一天发生吗?照真正的犹太历时间推算下来,这洁净圣所的时间就是在10月22日。
1844年8月初, 在新罕布什州埃克塞特(Exeter/New Hampshire)的一次帐篷大会上,这种观点被提出来,并且被大家所接受,作为2300日预言应验的日子。在马太福音25:1-13中十个童女的比喻被赋予特殊的意义——新郎耽延了,等候婚礼的人等着等着睡着了,半夜的喊声和关门等等。基督将于10月22日复临的信息被大家当作“半夜的喊声”。“半夜的喊声”,怀爱伦写道,“被成千上万信徒欢呼。”(《善恶之争》400页) 
他们现在把希望寄托在基督将于1844年10月22日降临。这也就是传出第二位天使信息的时候!天使飞在空中,大声喊道说:“巴比伦大城倾倒了,倾倒了!”许多人顺从了第二位天使的信息而离开了教会。在结尾时,便有半夜的喊声:“新郎来了,你们出来迎接他!”(《生平概略》1880年版,第187页)
这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一年,”爱伦回忆道。“我心中充满了快乐的期待;但我对于那些失去勇气,在耶稣里没有指望的人深表怜恤和焦虑!”
有关于这道信息的亮光照在大地的每一个角落,呼喊之声唤醒成千上万的人——从城市传到城市,从村庄传到村庄,再传到遥远的乡村;传给有学问有能力的人,也传给平民百姓。(同上)
尽管这一项工作显然席卷了整个大陆,吸引了成千上万的人结成基督复临团契,有大约200位来自不同教会的牧师联合一致传扬这道信息,但就整体来说,基督新教却是拒而不受,并且竭尽所能地阻止基督复临信息的传扬。在教堂礼拜时,没人敢提到耶稣即将降临的盼望。但对于那些期盼的人来说,情况就大不相同了。怀爱伦是这样描述的:
“每一分钟对于我来说都是宝贵的,都是极其重要的。我觉得我们是在为永恒作工;那些既无所谓,也不感兴趣的人,真是处在极大的危险之中。我的信念已云开雾散;我感激耶稣对我宝贵的应许……
通过刻苦己心与谦恭的认罪,我们虔诚地迎来了期待的时刻。每天早晨,我们觉得应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确信我们的生命与上帝相合。我们认识到,如果我们不进一步走向圣洁,我们就必倒退。我们对彼此的兴趣增强了,一同祷告,互相代祷。
我们聚集在果园和小树林里向上帝吐露心声,向他呈上我们的恳求。当我们置身于自然界中的时候,就更清晰地感受到上帝的临格。对于我们来说,得到救恩之乐更甚于饮食!心灵被云雾笼罩的时候,我们不敢休息或睡觉,直到蒙主悦纳的意识将笼罩的云雾一扫而空。”(同上,第188,189页)
18441022日的大失望
主要分布在美国东北部地区,少则五万,多则近十万复临信徒,屏息翘首,迎接1844年10月22日——星期二,这个重要的日子!
有些人寻求有利地势,能够凝视清澈的蓝天,希望第一眼见到他们恩主的复临。耶稣什么时候才会回来呢?上午慢慢地过去了。中午来了,然后是下午。最后夜幕低垂,黑暗罩地,但这还是10月22日,要一直到午夜。午夜最终也降临了,但耶稣没有回来!
随之而来的失望,非言语所能描述。后来,有人写出了他们的经历。海勒姆· 埃德森生动地描述他们是如何期待救主的降临——“直到午夜十二点的钟声敲响,我们的失望成了铁一般的事实!”
“我们最大的希望破灭了,我们有一种从未经历过的欲悲无言的感觉。这种感觉是即使失去所有世上的朋友也无法比拟的!我们哭啊,哭啊,直到天亮。
我在心里思忖:在我信奉基督的所有经历中,复临的经历是最丰富的最快乐的。如果这是一种失败,那么我其它的经历还有什么价值呢?是否圣经被证明是失败的呢?难道真的没有上帝?没有天堂?没有金色的家园?没有天上的乐园吗?难道这一切不过是巧妙设计的神话?我们一切的希望难道没有其真实的存在吗?就算我们所有的希望都破灭了,至少我们有值得我们一哭的东西!如我所说,我们哭泣到天亮。”(《怀爱伦文稿第588号》,海勒姆·埃德森手稿[参见《评阅宣报》1921年6月23日])
怀爱伦是这样描述她亲眼所见的:
“我们灰心失望,但没有绝望到丧志。我们决定耐心地顺从上帝,希望我们所经历的是净化过程;是救主把我们放进熔炉里,去除我们身上的杂质,将我们炼成真金。在考验中决不抱怨。我们决意耐心地等待救主挽救他经过考验的忠诚信徒。
我们坚信传讲,那确定时间的信息乃是出于上帝的。惟如此,方能引导人勤勉地查考圣经,发现他们从未想过的真理……
但我们的失望仍不至象耶稣门徒们的失望。当圣子骑驴荣进耶路撒冷的时候,他们期望他加冕为王……然而几天后,这批门徒们所见到的却是他们敬爱的老师,他们相信会要荣登大卫宝座的夫子,被悬于残酷的十字架上。他的脚下是一群戏笑嘲讽的法利赛人。门徒们莫大的期望被淹没在失望的苦海之中,死亡的黑暗包围着他们。但是耶稣信守着他的应许。”(《生平概略》1880年版,第190-192页)
爱伦·哈门接受第一次异象
经历了这段慌慌不定与痛苦失望的时期,爱伦本来有疾的身体,就更趋恶化了。肺结核看起来就要夺去她的性命,她只能耳语或嘶哑地说话。她的心脏也受到严重影响。她一躺下来就感到呼吸困难,夜里常常要用靠垫垫到几乎是坐立的姿势。她常常因为咳嗽和咯血而咳醒。
在这种情况下,爱伦接受了一位好友——比她稍年长的伊丽沙白·海恩斯女士(Mrs.Elizabeth Haines)的邀请,穿过湿地的堤道,到波特兰南部她的家中去做客。时值十二月,天气很冷,但爱伦还是去了,并和她一起呆了好几天。海恩斯夫人对预言在十月未能应验而深感困惑。爱伦对于十月这个日期的正确性也失去了信心。对于她和她的信徒伙伴们来说,10月22日看起来没有真正的意义。现在她们希望那本指望在10月22日发生的事仍会在将来发生。(《怀爱伦书信第3号》1847年;《致“小群”书》,第22页)
在家里进行清晨祈祷的时候,有三位女士同海恩斯夫人和爱伦在一起。人们通常认为,这件事发生在海洋街和C街交汇的一个角落的一所房子的二楼。具体的日期不清楚,但爱伦把它定为1844年12月。她后来回忆:
“正在祈祷的时候,上帝的能力临到我的身上,是我以前所从未感觉到的。我好象被光辉所环绕,渐渐从这个地上高而又高地上升。我转过身来想要看看世上的复临信徒,可是找不到他们。当时有声音对我说:‘你再看,稍微往高处看看。’于是我举目向上观看,见有一条笔直的窄路,远远高过这个世界。那些复临信徒正在这路上往圣城走去,那城设在这路的尽头。在他们的后面,就是这路的起点处,有一道明光;有一位天使告诉我说,这光就是那‘夜半的呼声。’(参见太25:6)这光照耀着全部路程,使他们可以看清楚自己的脚步,不至跌倒。
他们若定睛仰望行在他们前面,领他们走向那城的耶稣,就得安全。但不久,就有人感到疲倦,并说那城离他们太远。他们原来盼望能早进去。那时,耶稣就举起祂荣耀的右手鼓励他们。从祂手上发出一道光来照耀这一群复临的信徒,他们便呼喊说:‘哈利路亚!’其它的人则轻率地否认那在他们后面的光,说那领他们奔走这遥远路程的不是上帝。于是他们后面的光就熄灭了,他们的脚步也就陷于全然黑暗之中;他们既看不见耶稣和前面的目标,便从那路上跌到下面黑暗、罪恶的世界中去了。
不久,我们听见上帝的声音好象众水的响声,告诉我们耶稣复临的日子和时辰。那活着的十四万四千圣徒熟悉这声音,并且明白它的意思;但恶人却以为它是雷轰和地震。当上帝宣布时间的时候,祂就将圣灵沛降给我们。这时,我们的脸就发光,显出上帝的荣耀,正如昔日摩西从西乃山上下来的时候一样!
那十四万四千人都受了印记,并且是完全同心合意的。他们的额上写着:‘上帝,新耶路撒冷,’又有一颗镌着耶稣新名字的荣耀的星。恶人见到我们喜乐圣洁的情景便甚恼怒,而穷凶极恶地向我们扑来,要捉我们下监;但我们奉主的名伸出手来,他们就毫无力量地倒在地上。这时,撒但一会的人知道,上帝已爱了我们这班能彼此洗脚,并彼此以圣洁的亲嘴问安的人,他们便在我们的脚前下拜。
不久,我们举目向东观看,见有一小片黑云出现,只有人的半个手掌那么大,我们都晓得,这是人子降临的预兆。当这云临近时,我们都以严肃的静默看着它;它越来越光明、越荣耀,直到成为一大片白云。云底下仿佛是烈火;云上驾有一道虹,它的四围有成万的天使,唱着极美妙的诗歌;有人子坐在其上,祂的头发洁白卷曲,纷披在祂的肩上;祂头上戴有许多冠冕。祂的脚像火;右手拿着快镰刀;左手拿着银号筒。祂的眼睛像火焰,能深深洞察祂儿女的心肠肺腑。那时众人的脸面都变青了,而那些被上帝所弃绝的人的脸却变成紫黑。那时我们都喊叫说:‘谁能站立得住呢?我的衣服没有斑点么?’众天使止息了歌声,一时呈现了极可怕的肃静。然后,耶稣说:‘那些手洁心清的人,必能站立得住;我的恩典是够你们用的。’于是我们的脸焕然发光,人人的心中都充满了快乐。众天使就用更高的声调再度歌唱,同时那云彩就更加临近地面。
接着,耶稣的银号筒吹响了;祂驾云降临,有火焰四面环绕着。祂注视那些睡了的圣徒的坟墓,然后向天举目伸手,并且喊叫说:‘醒起!醒起!醒起!你们睡在尘埃中的人,要起来!’当即有一次极大的地震。坟墓都裂开了,死人就从坟墓中出来,披上了永生。当那十四万四千人认出这些曾被死亡掳去的亲友时,他们就喊叫说:‘哈利路亚!’同时我们也改变了,和他们一同被提起,在空中与主相遇。
我们一起进入云中,用了七天的光阴升到玻璃海。那时耶稣拿来冠冕,亲自用右手加在我们头上。祂又赐给我们金琴和象征胜利的棕树枝。那十四万四千人在玻璃海上站着,成了一个整齐的方形。其中有些人的冠冕非常辉煌,其它的则不如他们的光亮。有的冠冕镶满了明星,其它的则只有少数几颗。但每人对于自己的冠冕都非常满意!他们都穿着光明的白袍,从两肩直垂到脚背。当我们在玻璃海上列队前进,走向城门时,众天使都在四面环围着。耶稣举起祂那大能而光荣的手持住珍珠的门,把那门在它金光闪耀的铰链处打开,对我们说:‘你们已经用我的血把衣裳洗净,并且坚守我的真理;进来吧。’于是我们都走了进去,并且自觉有充分的权利。
我们在这里看见生命树和上帝的宝座。从宝座流出一道明净的河水,河的两岸有生命树。在河这边有一棵树干,在河那边也有一棵树干,都是纯洁透明的金子作的。起先,我以为所看见的是两棵树。后来我再看一看,就看出这两棵树在上面连成了一棵。所以,无疑的这是在河这边与河那边的生命树。树枝垂到我们所站的地方,其上的果子极为荣美,看上去好象是金银掺合而成的。
我们都走到树下面,坐着观看那地方的荣美。随即有先前传扬天国福音,后来被上帝安放在坟墓里,为要救他们的裴治和史德门两位弟兄来到我们面前,询问当他们安睡时我们所有的经历。我们试图回忆我们最严重的试炼,但这些试炼与我们周围所看到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相比较,真是微不足道!我们便喊叫说:‘哈利路亚!天国真值得呀!’于是,我们就拨动自己荣美的金琴,使天庭充满宏亮的乐声。
及至我从异象中醒过来之后,一切似乎都改变了;一片幽暗笼罩了我所见的一切。唉,在我看来,这个世界显得多么黯淡啊!当我发现自己还在此世的时候,我就哭了起来,而且觉得有思乡之感。我已见到那更美的世界,对这个世界我已经不感兴趣了!
后来,我向波德兰城的信徒述说这个异象,他们都确信这是出于上帝的。他们都相信,在十月大失望之后,上帝拣选我,以此举安慰并坚固祂的子民。有主的灵同证这个见证。大家都为永恒的严肃所覆盖。我充满了一种莫可言喻的敬畏,因为想到我这样年轻软弱的人竟被选作上帝的器皿,向祂的子民传达亮光!当我在主的权能之下时,我就充满了喜乐,似乎是在荣美的天庭中被众天使所包围着,那里全是平静和喜乐;所以,及至我醒过来回到这肉体生活的现实时,那真是悲惨而苦恼的改变!”(《基督徒经验谈》“我所见的第一个异象”)
 
 
 
----------------------------------
* 见C.M.麦克斯韦《告诉世界》,第19-20页。
** 见《《善恶之争》》中第640-642页详述。

责任编辑:飞悦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上一篇:译者序
下一篇:第二章 蒙召信使

相关推荐:

福音中国网 闽ICP备14008850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