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您的当前位置: > 现代真理 > 预言之灵 > 怀爱伦传略 > 正文

第六章 战争年代

来源:现代真理 编辑:纯杰 时间:2018-06-05
导读:第二十八章 非养老院 或许,艾尔蒙丝庄园里的美丽房子,本来只是作为单门独户的住家用的。但是,在怀爱伦住在那里(1900-1915年)的那些年,它不仅成为了怀师母和一大群助手的家,而且成为了一个吸引来自海内外的人得到劝戒、会见,甚至开会的中心。 要满足大
GO
在1861年到来之际,美国骚动不安。最近的总统选举使北方的各州和存在奴隶制的南方各州两极分化。在林肯总统发表就职演说之前,南卡罗莱纳州颁布法令,脱离美利坚合众国。
信守安息日的复临信徒们不同情奴隶制,他们当然注意到了当时的紧张和兴奋,但他们对于政治形势不感兴趣。正在这时,怀爱伦在异象中看到了将要发生的事情:
“我看到许多人没有认识到降临在我们头上的不幸有多大。他们盲目乐观,认为国家的困难很快就能克服,混乱和战争很快就会结束;但所有的人将会相信,现实远比他们所预想的要严酷得多……
北方和南方的情况我都看到了。北方被南方蒙骗了。南部的人已经准备好要打仗,但他们却说不要打仗。他们大部分男人都会使用武器。有些人打过仗,其他人有喜爱运动的习惯;他们在这方面胜过北方的人。但按照惯例,南方的人不及北部的人勇猛和吃苦耐劳。”(《教会证言卷一》第264-266页)
基督复临安息日会教友们刚刚进入教会组织,及至南北开战后,他们被迫在一个非常困难和敏感的环境中探索。他们没有指导可遵循!虽然十条诫命禁止杀生,反对亵渎第七日安息日,神权政治下上帝古时的子民们的历史并没有提供一个范例,但上帝并没有让他的余民们惊慌失措!他们祈祷、研究;当上帝通过他的信使怀爱伦赐下勉言时,他们就听取了。
在内战第一枪打响之前,怀爱伦在异象中就看到了即将到来的冲突及其猛势。在密歇根州巴克维拉、纽约州罗斯福和密歇根州战溪街获得的异象,使复临信徒们处于一种独特的境地。第一,他们预知战争即将来临,而且这将是一场持久战;其次,他们明白了战争的哲学,深信上帝能控制这个国家的事务。
怀爱伦说:“我看到南北双方都正在受到惩罚。”
“上帝正在惩罚北方,他们长久经受了让奴隶制存在这个不幸的罪孽的痛苦——因为在天庭的眼里,这是一种最黑暗的罪孽!上帝并不站在南方这一边,最终他将严厉地惩罚他们。”(同上,第359页)
她把上帝将给予的指导与强大的对手撒但的指导进行了对照:
“领导叛逆的罪魁撒但对于这场战争很在行,他指使他的天使装扮成已经死去的将军的形体,模仿他们的习惯,展示他们奇特的人物特征。军队的领袖们真的以为,是他们的朋友和死去的勇士的幽灵——美国革命战争之先辈们在指引他们。”(同上,第364页)
 
马纳萨斯战役
在异象中,怀爱伦被带到马纳萨斯战役(Manassas)的战场;她看到上帝的手在那里发挥的作用:
“我看到维吉尼亚州马纳萨斯灾难性的战斗。这是一个激动人心的忧伤场景!一切都对南军有利,他们已经准备好进行一场可怕的争夺。北军正在胜利进军,毫不怀疑他们会取胜。许多人鲁莽地向前行进,并自吹自擂,好象胜利已经是他们的了。
当他们接近战场的时候,许多人疲惫不堪,毫无力气,需要恢复精力。他们没有估计到,会遇到这么凶猛的敌人。仓促上阵,不顾一切地勇敢战斗。双方各有死伤;北南双方都吃了不少苦头。南军试着发起进攻,但一会儿就被赶退;他们又进攻。北军虽然损失惨重,但奋力向前。
正在此时,一个天使降临了,招手向后,立刻队列一阵混乱。北军以为他们的军队在撤退,但实际上并非如此!突如其来的撤退开始了。我感到这真是太神奇了!
随后的解释说:这是上帝把这个国家放在自己的手上,他不会让胜利比他规定的来得快!依他的智慧,他不会再让北军蒙受更大的损失;他只是要适当地惩罚他们所犯的罪孽就可以了。如果北军在他们精疲力竭的情况下,再把战斗推向前进,就必有更大的争斗和毁灭在等待他们,南军会要打大胜仗。
上帝不会允许这样,他差遣了一位天使来干预。北军突然后退,对所有的人来说是个谜!他们不知道是上帝的手在干预。”(同上,第266-267页)
上帝指引的手在战争中的作用就这样显示出来了。
 
亲眼所见
W.W.布莱克福德(Blackford),南军中的陆军中校,在他所著《与杰布斯图亚特论战的岁月》一书中,对1861年7月21日在马纳萨斯战斗中发生的事做了激动人心的说明:
“现在大约是4点钟,猛烈的战斗仍在进行。蓝色的防线没有被攻破,他们仍在猛烈地开火。虽然他们蜂涌到坚固的灰墙下,站在墙的前面一动也不动。就是那天清早,在那个山脉,杰克逊赢得了会使用拖延战术的美名。
但现在我亲眼所见的最奇特的一幕发生了。我一直在盯着众多的排列整齐的队列向前攻击,我看到大约有15000或者20000人,我因故把头转向另一侧,一会儿,有人惊叫,指着战场——‘瞧!瞧!’
我一看,在那一瞬间所发生的何等的变化啊!本来那些穿戴整齐,排列有序的队伍在稳步向前,现在整个战场乱成一锅粥,士兵们象蜜蜂一样尽快逃跑,什么命令,什么队列都没有了。过了一会儿,整个山谷极目望去,尽是士兵。
他们纷纷跳进公牛河,也不管水有多深,有桥还是没有桥,许多人被淹死了。步枪、弹药筒、盒子、皮带、背包、干粮袋和毯子,在他们狂奔的时候都丢掉了,没有什么能阻止他们逃跑。在慌不择路的时候,有人挡道,就向他们开火。救护车和运货马车的车夫割断缰绳,骑着骡子跑了。当他们穿越卡布河时,一颗炮弹在队伍里爆炸了,阻挡了道路,28箱炮弹落入我们手中。”(第34-35页 [参见《怀爱伦文稿第956号》])
 
战争和教会的工作
有段时间,对于战溪街来说,战争似乎很遥远。战场上也没有发生什么事情,雅各和爱伦专心致力于教会的各项活动。
但是随着战事进展,总统发出命令,要招募更多的人服兵役。每次在总统发出命令后,各州都要提供一定数额的士兵。这样,又依次指派到每个县、市和行政区。如果自愿服兵役的人达不到所需数额,就有必要征兵。为了避免征兵,就要设法鼓励符合服役年龄的男子去服兵役,以补满所需名额。为了促使人们自愿报名,许多市政当局成立了市民委员会。他们为新兵准备了奖励金,一开始的时候为25美元;随着越来越多的人被派往前线,奖励金很快提升到100美元。
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的教友们担心征兵会临到他们头上,这会影响到对安息日的信守,所以怀雅各热忱地参加筹款工作,给那些志愿者们提供丰厚的奖金。基督复临安息日会教友们通常从良心上反对持枪,但他们认为自己有责任筹款,作为奖金提供给那些没有宗教上的顾虑、不反对持枪的人自愿应征。
怀雅各、J.P.凯洛格和其它主要的复临信徒,出席和参加了一系列的战溪街市民聚会。在这些聚会上,虽有对战争活动的自由讨论,讨论的重点是如何尽可能地完成招兵配额,而不必应征。怀雅各讲得很明白,信守安息日的年轻男子并不是因为胆小或贪图安逸而不愿应征。他们虽然很穷,但也愿意象富足的人家一样慷慨捐资。
随着奖金攀升,更加重了人们对于战争的困惑!基督复临安息日会信徒不得不更艰难地奔走呼喊筹钱。在这个领域的圣职人员报告,布道很难进行。威廉· 英格拉哈姆(William Ingrham)报告,伊利诺斯州的帐篷闲置了。因为在战乱期间,在一个新开辟的地方搭帐篷毫无用处。(《评阅宣报》1862年8月19日)在爱荷华州,J.H.瓦格纳和B.F.斯努克由于戒严令而被捕,直到他们从县法官那里取得证明,“说明他们的居住地,他们现在的工作和职业”才获释。法官随后奉劝他们赶快回家,因为他们每天会遇到越来越多的麻烦和困难。(同上,1862年8月26日)
从纽约州的罗切斯特,M.E.康奈尔报告:
“战争骚动是巨大的,我们不得不休会两个晚上。我们的帐篷被用于召开战争方面的会议。我从没有见过罗切斯特有过这样的骚动。街道被征兵的军官的帐篷堵塞了。店铺下午3点到6点都关门了,一切都在力劝男子去服兵役。每晚都开战争会议。”(同上)
 
潮流开始逆转
林肯总统的黑奴解放宣言于1863年1月1日生效,战争潮流开始逆转。当1863年4月30日被指定为“全国斋戒日”,基督复临安息日会教友们认为,他们可以遵守这个规定,因为政府所倡导的与以赛亚书58章的训诲比较合拍。在七月初,在宾夕法尼亚州葛底斯堡进行了一场决定性的战役,联军取得了胜利。
仍然有许多困难的日子在前头。但根据规定,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征兵对象出300美元就可以免除服役,这使人们松了一口气。这种状况持续至1864年。新组织的教会有了一个喘息的机会。然而,出这样多的钱,差不多比做一年工的工资还要高!怀雅各认为,这个规定既有益,但对于教会的收入又是一个威胁。他警告道:
“如果我们的教友遇到被征的情况,如果有必要的话,应该通过抵押财产筹集300美元,而不应该使用理应进入上帝府库的钱。即使是我们的牧师也应该这样做。征兵可能会离我们越来越近。”(同上,1863年11月24日)
1863年3月3日,美国国会通过一条法律,号召所有年龄在20到45岁的男子应征入伍;这将成为全国征兵的依据。现在看来,三个男子中就得有一个要去服兵役。这个法令的一些规定使基督复临安息日会教友们松了一口气:
“信仰宗教的人,将通过宣誓或者发表声明,宣告他们在良心上反对持枪械。这些教派信仰和准则的责任,和条款禁止他们这样做,服兵役时将被考虑不当战斗员,由国防部长派往医院,或者照顾被解放的奴隶;也可交300美元给国防部长指派接收的人,这些钱被用于生病的和受伤的士兵。”
“除非他声明从良心上反对持枪,又有足够的证据,证明他的言行是一致;否则,他是不具备资格从这些规定中得益的。”(《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关于服兵役的看法》第3-4页)
由于有这些宽松的条款,基督复临安息日会教友们如果被征兵,一般只要付300美元就可以免除服兵役。按照上帝通过怀爱伦所给的劝勉,采用这种办法看起来解决了许多服兵役后产生的连带问题。但是,1864年7月4日,这条法律修改了;付300美元免服兵役的规定废了,修改后的规定似乎只想到贵格会会员(Quaker):
“此法案中任何概念不得修改,也不得以任何形式影响涉及到从良心上反对持枪的法律条款。”(同上,第4页)
这意味着300美元交换条件只用于被正式认可的文职人员。对于这一点,基督复临安息日会虽然持有坚定的信仰,但并未在公开场合声明过这个事实;而且他们的地位也没有得到正式承认。于是,教会不得不赶快行动,以求得到正式的非战斗员身份。教会领袖通过适宜的渠道,立即采取了行动,以达到这个目的。
第一步,是要得到密歇根州长奥斯汀·布莱尔的认可。
因此,1864年8月3日,总会委员会的三个人向他递交了一份文书:
我们三个在后面签名的人是基督复临安息日会总会执行委员会的成员,谦恭地提请您考虑下列陈述:
自称为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的基督教宗派,以圣经作为他们信仰和行为的准则;他们一致的观点是圣经的教训,与战争的精神与实践相反;因此,他们一贯从良心上反对持枪……我们再进一步提出,基督复临安息日会严格地反对奴隶制,忠于政府,并且同情政府反对叛乱。
但由于我们作为一个特别的人群,存在的时间还不长,我们的组织只是现在才完善,我们的观点还没有广泛为人所知。法律的改变,使我们很有必要对于这件事有更公开的立场。有鉴于此,我们现在向阁下提出基督复临安息日会教友们的观点。作为一个团体,涉及到服兵役,相信您会毫不犹豫批准我们的要求,把我们作为一个特殊人群,归入到国会认可的从良心上反对服兵役的人的行列,并且有资格从上述法律中得益。
                                        约翰·拜因顿
                                        J.N.拉夫伯勒
                                        乔治W.亚当
                                   基督复临安息日会总会执行委员会
                                        1864年8月2日,于战溪街
这份文书和介绍信,以及市长和战溪街有影响的市民签名的褒奖信一起递交给州长。
 
布莱尔州长的答复
代表团带回了州长的答复,很简明扼要,但足以解决问题:     
上面声明,关于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的准则和行为是正确的,我对此很满意。他们有资格享有所有受法律保护的从良心上反对持枪或打仗人的豁免权。
                                    奥斯汀·布莱尔
密歇根州州长
日期:1864年8月3日
下一步是要在华盛顿行动。为了完成这个重要使命,J.N.安德烈怀揣特定的文书,被指派为教会的使者。雅各在1864年9月6日的《评阅宣报》中报导:
“J.N.安德烈弟兄于(8月29日)星期一离开前往华盛顿,本市最高军事当局在文书上签署了很好的意见。他会尽快通过《评阅宣报》作报导,希望这对那些在和平之君旗下服役的信徒也是有利的。”
两周后,《评阅宣报》登载了安德烈在华盛顿特别行政区的报导。他已经成功地完成使命——现在,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将被完全承认为非战斗员。他们将被派往医院或者照料被解放的奴隶,要不就出300美元免除兵役。
但是,在地方要承认复临信徒的主张很难实现。
当时战争很激烈,总会委员会呼吁把8月27日安息日,作为禁食和祈祷日。
大家关心的三个问题刊登在《评阅宣报》的一篇短文中:
1.当前的战争,对于第三位天使信息的传播将产生很大的阻碍。
2.美国的奴隶制情况。
3.上帝将指引他的子民理智而谦恭地对待征兵,并且对有关他们的福祉和他的荣光的迫在眉睫的大事施加影响。(《评阅宣报》1864年8月9日)
10月20日,美国总统亚伯拉罕·林肯宣布:“十一月的倒数第二个星期四为感恩节,和向万能的上帝、仁慈的造物主和宇宙的统治者祈祷的日子。”这是谦卑地向上帝请求“整个大陆和平、团结、和谐”的一天。(同上,1864年11月8日)
1865年1月,总统又发布一道命令,征召300,000志愿者服兵役补充兵源。补充的兵源大多需要通过征兵完成,这中间就会征到一些复临信徒。怀雅各在《评阅宣报》杂志上疲惫地评论道:“如果这场战争持续下去,只有上帝知道将如何对待双方的非战斗员。除非上天介入,否则,他们就不会总是得到现在所享有的那种尊重和恩待。”(同上,1865年1月24日)
 
恳切祈求上帝制止战争
下一个星期,雅各向《评阅宣报》的读者致词。在对“政府免除非战斗员携带杀伤性武器的规定”表示谢意后,他向复临信徒同伴们提议:
让我们祈祷权威机构的人制定合适条款,在安息日和其它公共礼拜时间,进行公共祈祷,以及家庭和个人祈祷。此外,我们建议在现在可怕的战争期间,把每月的第二个安息日作为禁食和祈祷日。(同上,1865年1月31日)
“到1865年2月中旬,委员会很清楚,如果战争不很快结束,如果每五到六个月就要更多的人去服兵役,“我们将不可避免地会损失钱财,或者减少我们的人员,失去信奉真理的人,减少人们对我们的注意。”(同上,1865年2月21日)
“事情似乎很明白,我们已经处于这样一个境地!如果战争继续,我们就必须停止。我们再说一遍,战争必须停止!否则,我们传播真理的工作就必须停止!何去何从?”(同上)
然后有一个很不寻常的呼吁:
“我们还有一个最后的诚挚的请求,我们教会所有的人以及分散的教友们,从三月一日星期三开始,直到接下来的安息日为止的四天里,我们就这件事恳切不断地进行祷告。放下手中的事务,各个教会在每天下午一点聚会一次,安息日两次,在上帝面前倾诉他们的祈愿……在这些祈祷日里,我们劝告所有的人自我节制,不大吃大喝……评阅宣报出版社将停止工作。”(同上)
基督复临安息日会教友们非常热烈地响应。
林肯总统于1865年3月4日,在他的第二次就职演讲时承认,战争灾难是奴隶制犯罪的结果。他是这样讲的:
“我们深情地期望,热忱地祈祷,这场巨大的战争灾难快过去。然而,要是上帝的意愿要它继续,直到250年,由奴隶无偿劳动堆积的所有财富被偿还;直到皮鞭抽出的每一滴血被利剑刺出的每一滴血来偿还;三千年前说过的话现在还要这样说,上帝的审判完全是对的,是公正的。”(同上,1865年3月21日)
此时,《评阅宣报》几乎每期都登载关于征兵的形势的消息,以及给被征招入伍者的劝勉。
 
毁灭性的战争突然停止
    但是,事情发生了突然的改变!4月19日,罗伯特E.李将军在维吉尼亚州阿波马托克斯县城投降。战争事实上结束了。向南和向西的一些镇压行动还在继续;但是4月11日,李将军投降的两天后,《评阅宣报》的编辑史密斯认识到,这是上帝对祈祷作出的看得见的回答。并且写到:
“他们在期待中看到的,不只是别人看到的立即的效果——屠杀和流血停止了……他们看到的是预言的实现,是对祈祷的回答,是以色列伟大的牧人走到他的羊群前的光明的象征。我们感谢上帝,我们目睹了他的手指点着我们国家的事务。”(同上,1865年4月11日)
一周后,史密斯提到对于上帝神圣的手干预国家事务的普遍的赞誉声:
“在举国感恩之时,我们认识到是上帝的作用!这是正确的,是恰当的;因为是他给我们带来胜利。但从手执大权的官员,到最卑微的平民百姓,上帝的作用得到如此广泛地认同,这是从没料到过的。”(同上,1865年4月18日)
是上帝的眷顾,加快了战争结束,得到了普遍的认同!四月份的“美洲传教士杂志”把《评阅宣报》的读物当成一条有意义的新闻,呼吁人们在欢庆胜利的时候,注意这个强大的宗教元素——把我们伟大的胜利归因于上帝,几乎是普遍公认的。在大陆的每一个地方,在最繁忙的商贸中心,以及在教堂和基督徒家庭的祭坛周围,都同样得到虔诚的认同。幻灯打出的灿烂的字体“上帝的作为,亲眼目睹的奇迹”,照耀在华盛顿国会大厦上。华尔街上民众在露天加入到虔诚祈祷的行列,唱着基督徒赞美上帝的歌。这是很罕见的场面,但却是很有代表意义的事实。(同上,1865年6月6日)
南北战争结束得太快,以致不能检验出政府作出的规定,对于服兵役的基督复临安息日会是否有解除兵械之效。但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和后来的战争中,1864和1865年所采取的步骤,为服役的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的解除对抗性服役,铺平了道路。
国会的一条法令指示,美国造币厂造的所有新金属印模上都铭刻上“我们信仰上帝”的座右铭有何意义?               
有利的形势使怀雅各向教会呼吁:
“在镇压反叛时把握动向,在突然执行时甚至超过我们的信仰,是在我们前面打开一扇宽敞的门。为了加快战争的结束,数千安息日会的信徒们的祈祷上升了两个月;现在得到无误的回答,让它再上升。救主这位伟大的船长将会应允他的子民。”(同上,1865年5月9日)
五月,在总会的年度大会上通过了一项决议,记录如下:
决定,我们怀着虔诚的感激之情,感谢上帝的手在这件事上的作为,这如同对于我们祈祷的直接回答。由于我们在重新开辟信息扩展的通道时,肩头的责任不断加重,我们再次庄严地献身于上帝号召我们从事的这项伟大事业。(同上,1865年5月23日)
 
战争烟云和怀氏一家
当怀氏一家于1857年在战溪街伍德街的一所小房子安家时,北边有森林,西边有草地。预示着这是一个很安静的地方;同时,这里的空气对健康很有益。但很快,密歇根市场协会得到的大片土地,几乎紧邻怀家的小屋,并且修建了赛马场。当战争来临,这里成为联军极好的新兵训练场。在这个露天赛马场举行的活动,引起了青少年特别的兴趣。W.C.怀后来回忆:
“南边最近的邻居是约拿·刘易斯一家,他们都是虔诚的复临信徒。尽管怀家和刘易斯一家都是非战斗员,孩子们却对战争非常感兴趣。刘易斯的两个男孩,一个16岁,一个18岁;怀家的两个大孩子,一个12岁,一个14岁,喜欢唱战歌。好多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坐在篱笆边高唱着‘齐步,齐步,齐步,男孩向前进’和‘我们来了,先祖亚伯拉罕。’他们的声音很好听。我那时只有七岁,是他们的听众,很羡慕他们;坐在草地上听他们唱歌。
我的兄弟们跑到老远的地方,找打仗的东西。他们做了漂亮的弓箭,用它来射那些讨厌的鸟。他们口哨吹得好,但是还要一面鼓。于是,买了两个干酪盒子,把上面去掉,然后把两个边连起来,里外都糊上纸。他们搞了一张羊皮,把毛拔掉,做成生皮蒙在上面。”(《怀爱伦文稿第780a号》“回忆先驱时代”,战溪街《寻问者》1932年10月30日)
鼓做得很成功,四邻都听得到。在文章中,威利还说到一段时间的新情况:
“当士兵们在老露天赛马场操练的时候,……亨利跑去看,孩子般地和他们一起齐步走,跟着横笛的节奏吹口哨。指挥员给吹横笛的人一个停止的信号,士兵们就着鼓点和亨利的口哨声,做一英里的队列行进。
他要当一名鼓手参战,但他对母亲的热爱和尊重她的意愿,使他放弃了参军的抱负。”(同上)
雅各和爱伦在1862年和1863年初看到,亨利和埃德森变得对战争行为越来越入迷;同时,对他们在年初接受洗礼时所喜爱的献身失去兴趣时感到很哀伤。他们觉得,应该立刻带着孩子们离开战溪街。雅各现在没有了管理责任。
在1863年5月的总会会议上,采取了一些行动,要求编出新的预言图册和十条诫命图册;要雅各在马萨诸塞州波士顿附近,花二、三个月时间编辑并出版这两本图册。因为他是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出版协会主席,他不必老是呆在战溪街。为什么不能把家搬到东边去住一年?譬如,可以住在缅因州托普山豪兰家里,那里乘火车到波士顿只要几个小时。
当他们得知,豪兰欢迎他们住在他宽敞舒适的家里,雅各和怀爱伦决定举家往东。他们可以把埃迪莉亚·帕顿带去。埃迪莉亚·帕顿这位年轻女子和他们住在一起。当他们旅行时,帮助他们照料孩子们。她还开始帮着抄写证言和其它作品。
除了编这两本图册,怀雅各希望和拉夫伯勒和赫尔一起在东部城市布道。怀爱伦要花一些时间写作《属灵的恩赐》第三卷,这是有关旧约全书的历史。埃迪莉亚可以在孩子们的父母完成他们的宗教使命的时候,照顾孩子们。
 
1863年夏秋,继续延长东部旅行
雅各现在42岁,爱伦35岁;亨利差不多16岁了,埃德森14岁,威利也快9岁了。埃迪莉亚·帕顿是24岁。他们于8月19日星期三,在战溪街登上驶往波士顿的火车。在纽约州中途作了两次短暂停留。到了波士顿后,怀雅各开始编辑图册。亨利·尼科尔斯和兰塞姆洛克·伍德带着三个男孩游玩了整个城市。埃迪莉亚· 帕顿在她的记录中提到,他们游玩的地方有公园、玻璃工厂、邦克山纪念碑,波罗斯伯克特山和州政府。
要在托普山安家,他们受到了豪兰一家的欢迎。亨利特别高兴见到豪兰一家,因为他小时候在这里和他们一起呆了大约五年。斯托克布里奇·豪兰看到亨利对音乐感兴趣,很喜爱音乐,于是买了一台崭新的风琴。“这栋老公寓里十多年前听到过可爱的小亨利学说话时所发出的天真快乐的笑声,现在又听到他一边熟练地弹琴,一边用他那甜美的声音唱歌。”埃迪莉亚·帕顿是这样描述的:她陪伴着怀氏一家,记载了他们的旅行。
她很适宜地融入到这个家庭,雅各和怀爱伦没有女儿,她使他们接纳了她,把她当作他们家中的一员。她成为怀爱伦的第一个文字助手。
在托普山的这个家里,雅各回忆起16年前的经历。当时,他和爱伦第一次安家于托普山,亨利还是个刚出生的婴儿:
“在这里,我们得到要把布道和出版信息作为我们的责任的最初印象。16年前,我们在这里靠劈木柴来维持我们的家庭,挣到去康涅狄格州参加会议的经费。这是信息指引下的第一次会议。从那以后,这个家庭一直是我们真实的朋友,这是一个好客的家庭。”(《评阅宣报》1863年9月29日)
 
在新英格兰的各种活动
雅各和怀爱伦觉得,他们必须加快速度。在豪兰舒适的家里休息了几日后,他们启程去马萨诸塞州。埃迪莉亚是这样描述他们的分离:
“孩子们和他们的父母亲一道去火车站。在这一家人离别前,亨利、埃德森、威利应邀演唱了‘常绿的海岸’,他们的歌声使等下一趟车的人非常满意。火车的汽笛声可以听得到了,说过‘别了!’‘再见!’火车很快开走了,载着这对父母去完成他们所热爱的使命,留下孩子们给别人照料。”(《对青年人的呼吁》第22-23页)
此后的三个月,埃迪莉亚和孩子们住在豪兰家里。雅各和怀爱伦把这里当作他们在东部的家,他们的时间分配是这样的——爱伦搞她的写作,雅各编图册,周末去教堂。
爱伦正在努力完成《属灵的恩赐》第三卷,是讲述旧约全书的历史。她非常专注于这个目标,怀雅各讲述了她的这个故事:
“在亚当斯森特,她从早到晚地写,在会议之间写。星期日下午,当安德烈弟兄布道的时候,她写了六页证言;后来在州大会上,她宣读了这些证言和一些其它东西。 她坐在四英尺(一米)的讲道坛内,用她的圣经当书桌。当被问到,她对于安德烈弟兄的演讲有什么看法时,她回答说,没有什么可说的,因为她听过他太多的演讲。布道完了后,她站起来在聚会上发表了二十分钟的讲话。”(《评阅宣报》1863年12月8日)
雅各急于向所有教友介绍新的图册。在10月6日的《评阅宣报》上,他作了报导:
“这两本图册现在都在画家的手里,这项工作进展得尽可能快。我们大概在十月中旬就可以准备好一部分。
预言图册比起我们正在使用的图册在排列上有很大的改进。圣所和天使比原来的要大些、醒目些,因此图上所有人物都可以看得很清楚。从我们已经看到的,我们判断,这将是一本很漂亮的书。”(同上,1863年10月6日)
他计划,“预言图册”的价格为2美元,“十条诫律的图册”为1.5美元。他解释说,要是图册早两年出版,成本不及现在的一半:棉布——“花费的主要东西,两年前只要10美分,现在要30美分。”(同上)
10月21日,“带着满满一大箱印好的图册,”怀夫妇离开缅因州,经由波士顿,去新罕布什尔州的纽波特,出席那里的会议。他们的行程线路包括坐火车、驿马车和私人交通工具,去赴不同的约会。
他们两人都很健康,精神状态很好。国内战争大大地改变了经济状况。登载怀雅各关于图册报导的这期《评阅宣报》,登载了一份财经报表,这是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出版协会递交给1863年10月2日召开的第三次年会的。报表显示,业务收入为20,104.84美元,成本为18,956.36美元。协会的资产为19,649.41美元,抵消债务4,377.53美元后,资产净值为15,271.88美元。与几年前有多大的不同啊!
自从他们两年前到亚当斯森特以来,人们在态度方面也有了显著的改变。当时,几乎所有的教友都反对成立教会组织。“感谢上帝,为事业为我们所做出的一切!”雅各说道。
在亚当斯森特发生了有趣的事情。怀报导说:“在这里,几乎整个第七日洗礼教会、礼拜堂和所有的一切,都转变成为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的。”(同上,1863年11月24日)大会秘书J.M.奥尔德里奇对大会作了报导:“参加会议的人很多,代表了全州各地的教友们。”(同上,1863年12月1日)雅各和爱伦两人多次讲话感谢听众。
考虑到这么多鼓舞人心的因素,怀氏夫妇打算,把他们在东部的工作时间延长到六个月,一年,甚至更长。他们说,这样做将是一种很大的牺牲;但他们准备作出这样的牺牲,这样就可以把工作向前推进。
 
责任编辑:飞悦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相关推荐:

福音中国网 闽ICP备14008850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