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您的当前位置: > 现代真理 > 预言之灵 > 怀爱伦传略 > 正文

第八章 苦中学习

来源:现代真理 编辑:纯杰 时间:2018-06-03
导读:附 录 评阅宣报办公室的电动印刷机 在五年的时间里,《评阅宣报》一直是用一台守安息日的复临信徒自己拥有的印刷机自己印刷的。每一页的印刷,实际上是习惯法工作在铅字上涂油墨,放上一张纸,把控制杆拉下来,把铅字盖印在纸上。在1852年到1857年之间,所有
雅各25岁和爱伦结婚时有非同寻常的体力和才干。他是在他父亲的农场里干活长大的,长得结实、高大。在经受大失望后的几年,他对圣工的热情,驱使他沿着一条道路向前走,需要他付出更多时间和精力。
1865年,他是总会的主席;总会委员会的主席;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出版协会主席;他积极地从事写作、出版发行、旅行和赴约。此外,他还在筹划出版爱伦的系列小册子的第一册《健康(怎样生活)》。
8月18日,星期五,他中风瘫痪了;当时只有44岁。以下所描述的是这件事的过程:
五月,总会召开会议后,雅各和爱伦与拉夫伯勒长老一道旅行,访问各处的教会。这时候,他们听说在爱荷华州以马里恩(Marion)为中心的地方形势危急。他们确信,那里需要他们去出谋划策。于是临时改变了旅行计划,一起到柏雷特·格奴乌(Pilot Grove)参加一个紧急会议。由于他们的努力,问题似乎得到了解决;他们也就继续上路。
但是,雅各却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雅各和爱伦本来希望从爱荷华州回来有短暂的休息,但他们要去对付批评和谎言,把他们的休息时间给搅了。然后,他们要穿过爱荷华州到密歇根州的孟菲斯教会去赴约,地点正在底特律的北边。由于建礼拜堂留下了债务,教会成员失去了信心。他们要见雅各。怀爱伦描述了旅程:
“去孟菲斯赴约的时间到了,我们的身体和精神都需要休息。我们持续地过度疲劳已达数月之久……然而我们打起精神,半夜起床,步行大约一英里到达火车站,登上了开往底特律的火车……参加孟菲斯的会议是非常辛苦的工作。我丈夫在这里的工作量足有两个精力充沛的人那么大。他的精力极度地下降,但他对上帝的事业的热情促使他过分地劳累,耗费掉他剩下的那点精力。
会议在星期天晚上十一点钟以后结束。午夜过后,我们才就寝,破晓起来乘公共马车去赶火车。火车晚点,我们午夜过后才到家。
我丈夫只睡了一会儿。第二天,我劝他休息,他不听。他认为,他的工作需要他在办公室。到晚上已是精疲力竭。他的睡眠被打断,精力没有得到恢复,但是我们在早晨五点又起床,进行早餐前例行的散步。”(《评阅宣报》1866年2月20日)
8月16日,星期三,当他们清晨散步的时候,在伦特弟兄家停下来喝牛奶,然后走进玉米地。雅各很欣赏长得满满的穗,摘下一个开始剥皮。爱伦站在他的身边,听到一声奇怪的声音。她一看,她丈夫满脸通红;后来,她看到他的右臂无法控制地垂了下来。他想把手臂抬起来,但抬不起。他摇摇晃晃,但没有倒下去;他不能讲话。爱伦扶着他走到伦特的家里。雅各含糊不清地说着“祈祷”,并且重复了几次。爱伦后来写道:
“我们跪下来对上帝哭喊着,上帝在我们有难的时候总是及时给我们以帮助。他很快说出赞美和感谢上帝,他能够控制他的手臂了。他的手恢复了部分功能,但没有全部恢复。”(同上)
马上请了医生过来,但他们没有提供什么帮助;既没有做什么,也没有说什么鼓励的话。
两天后,在8月18日,星期五,怀雅各躺在一张睡椅上被抬回了他自己的家。在下一个星期二出版的《评阅宣报》上登载了一则启事,报道怀长老中风偏瘫。
 
丹斯维尔求医
在五个星期里,雅各得到了爱伦无微不至的照顾。照顾他的还有乌利亚·史密斯一家、乔治·亚马当一家和M.J.康奈尔一家(同上,1865年11月7日)。在纽约州丹斯维尔“我们的家”呆过几个星期之后,怀爱伦在过去的一年里深信水的价值,它是上帝认可的治疗方法。她对于有毒的药没有信心,转向“水疗法”。但在当时,她精疲力竭,无力承担给他做“水疗法”。在战溪街没有人敢冒这个险,用名不见经传的“水疗法”来给雅各做治疗。这使她想到,把他送到丹斯维尔去。H.S.莱医生现在在战溪街,把他请来了,帮助他们作出决定。雅各应该和他一起去“我们的山坡之家”。从代理编辑刊发在《评阅宣报》的启事中可以看出,同莱医生去丹斯维尔的还不只怀雅各一人。
“一个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病残团体由以下人员组成:怀雅各长老和他的妻子,J.N.拉夫伯勒长老,M.F.玛克森姐妹和复临评论编辑〔乌利亚·史密斯〕。于14日星期四从这里出发,寻求休息和健康。
由最近请来的H.S.莱医生陪伴他们,去莱医生所在的纽约州丹斯维尔……我们也希望这些过度操劳,负担过重的上帝的仆人,在遵循基督非常重要的命令“歇一歇”的时候,能分享我们忠诚的祈祷;他们过去完全忽视了基督的这一命令。(马可福音6:31)”(同上,1865年9月19日)
怀夫妇受到了杰克逊医生的热烈的欢迎,第二天,团体的成员都作了一次体检。他们在“我们的家”附近找了一栋小房子,怀夫妇住楼上。开始治疗了,每天他们在户外散步。史密斯和拉夫伯勒也在那里休息,并接受治疗。
杰克逊医生对于雅各的诊断是:“他很幸运,他是在很辛劳的时候停下来了;要是他在相同压力的情况下呆的时间再稍长,他就会垮掉,就会完全变成一个废人;要是那样,就没法治疗。事实上,在适当的卫生条件下,他完全可以恢复,重新恢复到比过去更健康、更加精力充沛的状态。但今后一定要避免,不要再次中风,恢复的时间也会相当长,可能要六到八个月。”(同上,1865年10月3日;)
雅各和爱伦在丹斯维尔大约呆了三个月。在这里,他们有机会观察治疗方法和健康的饮食。
过了一段时间,怀氏夫妇住到了一楼的一个单元。有时候他很舒坦,有时候他很难受。当受到极度的神经过敏的搅扰的时候(这种症状伴随着他的疾病),他觉得他丧失了勇气。但舒坦的日子远多于难受的日子。10月23日,莱医生寄给《评阅宣报》一份报导,报导了他所取得的进展:
“从他来这里后,虽然大有起色,在逐渐恢复,但离完全复原还很远。为了使他完全恢复,绝对有必要让他至少用几个月时间来实现这个特殊的目标。为了成功地实现这个目标,他需要休息、简单的饮食、明智的沐浴、适量的户外运动,要有最愉快的居住环境;因此,他的家人应该在这里和他在一起。他还应该有一辆由他掌握的马车,这样,在天气情况好的时候,每天可以乘车出去走走。”(同上,1865年10月31日)
他写道,怀爱伦在照顾她丈夫时付出了辛勤的劳动。他觉得,她应该有帮手;她自己也要接受几个月的治疗。他希望把现在怀家庭中处于一个极其重要位置的埃迪莉亚·贝尔登——现在已经是范合恩夫人,送到丹斯维尔来。
莱医生的建议被认真地采纳,因为每个人都愿意为加快雅各的恢复尽点力。11月7日,埃迪莉亚·范合恩和孩子们——埃德森和威利,离开战溪街;第二天,怀一家在丹斯维尔团聚了。马车和马匹也安排好了,这样,雅各就可以增加体力活动。
怀全家现在每周的消费达40美元,拉夫伯勒是20美元。教会没有资助患病教牧人员的计划,因此复临同道们慷慨解囊,送到战溪街来帮助减轻负担。六周后,史密斯和拉夫伯勒完全康复了,但拉夫伯勒还继续留在那里给怀家帮忙。
早晨、中午、晚上的这些时间,他们聚在一起诚恳地为怀雅各祈祷,但他恢复得很慢。怀爱伦的记录是这样解释的:
“我丈夫很少能得到休息,或者晚上睡一个好觉。他患有严重的神经过敏。我不能够在他的房间做针线活或者编织,谈话也很少,因为他容易激动不安;他的大脑混乱到不能忍受。他需要持续地照顾,上帝根据我的需要给了我力量……
许多个晚上,当我的丈夫由于疼痛不能休息或者入睡,我在深夜起床,跪在上帝面前虔诚地祈祷,请求他承认我们是他所爱的、所照顾的人——我的丈夫会认识到他的圣灵的抚慰的影响,能休息入眠……我有证据证明,上帝听了我们的祈祷。我丈夫很快就安静入睡了。”(同上,1866年2月27日)
“我们毫不怀疑上帝能创造一个奇迹,瞬间使人恢复健康,充满活力。上帝若真这样做了,我们岂不又有无止境地过度操劳,使自己陷于更糟糕的境地的危险吗?”(同上,1866年2月20日)
“他的病是过劳的结果这个事实,与丹斯维尔的医生向他指出彻底休息的重要性,使处于虚弱状态的他产生了畏惧。这成为阻碍他康复的最严重的障碍之一。”(《生平概略》1888年版,第353-354页)
随着十二月的到来,全家人都知道,他们不得不在狭窄的住处忍耐上一个冬天了。雅各的恢复很缓慢,有时他灰心丧气,他想他会活不下去了。爱伦付出她的全部心血、不知疲倦地照顾着她的丈夫,自己也面临崩溃的危险。她知道,她不能再在丹斯维尔这样继续下去。过完整个冬天,她想回到战溪街:
“我想到,我们在战溪街宽敞方便的住房;我们的房子很高,空气流通。我问我自己,如果不能朝健康的方向快速发展,我们为什么不回到自己的家里?我想起我们火炉上有热水的大蓄水池——随时可用热水——我们还有一个很大的软水水塔,地下室的滤过器,各式各样的澡盆,还有装了炉子的洗澡间。
但我想到,跟我渴望能够把我的丈夫带回到认识他,从他的工作中得益的可靠的教友中相比,这些便利就微不足道了。”(《评阅宣报》1866年2月27日)
怀爱伦认为,他们应该回到战溪街。但是,她不相信她独自做出的判断是对的。她祈祷上帝给她指引,不让她走错一步。在祈祷的时候,她深信必须把雅各带回到他能去的教友当中。她与莱医生交谈。他告诉她,不能把雅各带回家去,因为他经受不住旅途的劳顿。随后,她与杰克逊医生交谈。他认为,完全可以试试,采用轻松的行程。她从拉夫伯勒那里寻求劝勉,他首先对于这种突然的举动感到非常惊讶,但看到有一定的道理。雅各无意中听到她们的对话,满怀热情地希望马上就动身。当天晚上,他们就收拾行李,九点钟之前就收拾好了。
12月6日,他们乘火车去罗切斯特。雅各提议他们,叫一些附近的可靠的朋友到罗切斯特来进行一段时间的祈祷——J.N.安德烈住在罗切斯特,但正在缅因州工作;从沃尔科特来的琳达塞斯一家;和在罗斯福的“信仰上帝,认为这是他们的责任”的朋友们。“这些朋友”,怀爱伦写道,“响应他的号召都来了。在十天里,我们每天进行一场特殊而又认真的祈祷。所有参加这次祈祷的人都受到了祝福。”(同上)
 
十二月二十五日重要的异象
每天早晨,这些人在罗切斯特安德烈的家里聚会;下午,他们到兰姆逊家里去,在那里,他们和雅各一起祈祷。这成为他们每日的常规,一直延续到12月25日。怀爱伦描述了那天发生的事:
“圣诞节晚上,当我们谦卑地把自己袒露在上帝面前,诚挚地请求解救时,天堂的光好象在我们上方照耀;我被包裹在上帝的荣光的异象之中。我好象很快就被从地上带到天堂;那里一切都是健康的、美丽的、荣耀的。我听到音乐旋律,音调优雅、完美、迷人。在我的注意力被唤回这黑暗的世界之前的片刻,我欣赏到这美景。”(同上)
在叙述这段经历许多年后,拉夫伯勒说道:
她向我们提到这次异象时,说:“撒但的目的是要毁灭我的丈夫,把他带到坟墓。通过这些虔诚的祷告,他的魔力被摧毁了。”(《太平洋联合会记录》1912年11月21日)
四个多月以来,爱伦一直在照顾雅各。不但她,而且其他人都没有看到他们所期望的和祈祷的那种进展。为什么?将来怎么办?异象给出了答案:“我看到我丈夫的情况,令人鼓励,细节在此后将会被展示。”(《评阅宣报》1866年2月27日)
“我看到,上帝痛苦地走到我们面前,教了我们许多;在这短暂的时间里,我们不可能都学会。我们到丹斯维尔去,是他的意愿;要是不去丹斯维尔,我们的经历就是不彻底的。”(《教会证言卷一》第614-615页)
我看到,撒但非常愤怒,竟然有这么多人,连续三个星期为上帝的这位仆人虔诚地祷告。现在,撒但打算对雅各发起猛烈攻击。我被告知,对你们说,“靠近上帝而生活,以随时预防不测。”(《太平洋联合会记录》1912年11月21日)
怀爱伦在异象后不久,就报导了这件事;这对雅各是一种鼓励!“我丈夫随后建议下周一〔1866年1月1日〕新年的晚上回到战溪街去……我感觉到上帝会在我们的旅途中与我们同行,把我们安全地带到我们的家。”(《评阅宣报》1866年2月27日)
新年的第一天,是他们启程的日子。安德烈提出,他送他们去战溪街;但爱伦回答说,她希望他们自己走,相信上帝会支持他们。一些朋友陪伴他们到火车站,给他们送行。
到战溪街已经很晚了,朋友们在迎接他们,并把他们护送到家;一个准备得很舒适的家在等候他们。5:00的时候,他们已坐在了餐桌边,教会的妇女为他们准备好了丰盛的晚餐。整个晚上,雅各休息得很好;周末参加了教会的仪式。爱伦写道:
“我认识到,上帝要我丈夫从事庄严、神圣的改革工作;上帝设计的这项工作将在他的子民中取得进展。由牧师指导人们,生活有节制。这一点很重要!他们应该告诉人们,吃饭、工作、休息和穿着,都与健康有关。所有相信末后真理的人,都与这件事有关系。”(《教会证言卷一》第618页)
 
爱伦震惊了战溪街(用非传统的疗法)
怀氏夫妇从丹斯维尔回来后的这一年是“囚禁年”。爱伦的注意力几乎全部倾注到照顾雅各的身上。虽然也有一些暂时的效果,她付出了这么多心血,雅各仍然没有康复。但是怀爱伦记得,在罗切斯特的异象中给她的保证,她不能够驱散脑海中她和她丈夫一道工作挑起圣工的画面。她担心雅各对于丹斯维尔的医生的劝勉印象太深;他们力劝,由于过劳而病倒的人要彻底地休息,包括身体的和精神的。
爱伦确信,如果雅各不活动,就很难从他的慢性病中康复。她决定,“在雅各非常虚弱的情况下,在最冷的冬天”和他一道“冒险去密歇根州北部旅行。”(《教会证言卷一》第570页)
她补充道:“让我作出决定,特别是在独自一人的情况下作出决定,去冒这么大的风险,是需要很大的勇气与对上帝的信心的……但我知道,我有工作要做。看来,撒但决心要阻止我工作。我等了很久,才从囚禁中解脱出来。我担心,如果我离开工作太久,宝贵的精力就会丧失;远离我的领域太久,对于我来说,比死还糟糕!如果我们不开始行动,我们就会毁灭。”(同上)
几年后,叙述这段经历时,爱伦说道:
“我们得到过保证,上帝会使他站起来。我们相信,他能为上帝的事业工作。我想到,我丈夫应该有些改变;我们驾起由忠诚的杰克和吉姆拉的车,冒险去密歇根州赖特旅行。
在这件事上,我的行动不得不与战溪街的教友们和姐妹们的判断相反。他们都觉得,我在肩负这付重担时,在牺牲自己的生命!为了我的孩子们,为了上帝的圣工,我应该尽我的力量,保护我的生命。”(《怀爱伦文稿第1号》1867年)
这样,在1866年12月19日,这个暴风雪的日子里,他们驾着马车离开了战溪街。随行的还有罗杰斯弟兄,他们去密歇根州北部,计划第一站到渥太华县的赖特。那天暴风雪很大,但他们走了46英里(74公里),不得不在一个嘈杂的浪姆酒馆过夜。
第二天一早,他们五点钟起床。早饭前,顶着刺骨的北风赶了15英里〔24公里〕,到哈代弟兄的家。在这里,他们为主人盛情地给摆上简单而健康的食品而感谢上帝。他们又赶了23英里〔37公里〕才到了赖特。爱伦写道:
“我丈夫经受了90英里〔144公里〕漫长而严酷的旅程,我很担心!但他的状况比我想象的要好得多。当我们到达以前,我们曾住过的鲁特弟兄的家时,他看起来同我们离开战溪街时没有什么两样。”(《教会证言卷一》第570页)
在这里,我们开始了自我丈夫生病以来第一次有效的工作。他虽然还很虚弱,但开始象前几年一样工作。(同上,第571页)
他们终于走出了困境,更美好的日子在前头。但战斗还没有完全取胜。她做了一些劝说工作,雅各才开始为《评阅宣报》写报导。这是他走向康复所迈出的重要一步!
赖特是一个很偏僻的地方,牧师们很少访问这个教会。爱伦写道:
“我们发现,这个教会情况很糟糕!它的大部分成员中分裂和互相不满的种子深深扎根,世俗的精神使他们着迷。尽管那里的情况很糟糕,他们却很少能听到我们传教士布道;他们渴望得到精神食粮。”(同上,570-571页)
这种情况,正是雅各所需要的那种把他带进积极的属灵工作的挑战。连续几周,他们召开了一系列会议。爱伦获得了几次异象,从中得到了一系列的指导、劝勉以及对这个教会的一些成员的责备。
对于教会里的一些人来说,现在是一个紧要关头!他们几乎不知道怎样作个人见证,要接受责备是不容易的!在1月12日,安息日早晨的仪式上,怀雅各找到一个机会,以一种特殊方式帮助这个教会。他讲述给老底嘉人的证言,引出类似的事情,给予劝勉。他指向站在门口的救主,敲击着,等待着,祈求着。他提醒听众:
“上帝就是要责备他所爱的人,要给他们以磨难;不管是借用圣经中严厉的证言,还是通过与实际相符的证言,指出他们的错误和属灵上的盲从。让那些受过指责的人喜乐,而不是气馁。这是最好的证据,证明他们是可能得救的。”(《评阅宣报》1867年1月29日)
这是一次赖特教会历史上有重大影响的经历,给它带来了力量和稳定。这也是怀雅各重新工作的里程碑!怀爱伦欢欣鼓舞。他们在赖特教会的六周时间里,她讲了25场道,雅各演讲了12场。因为雅各正在从长期的疾病中康复过来,她担负了工作的重要部分;她小心翼翼地看到,她丈夫正在走出困境。
最终,这次强力推进的布道,使九个人接受了洗礼。这个教会在属灵上复苏了。鲁特一家非常亲切地把怀夫妇接到他们家里,体贴地照顾他们,如同“基督徒父母照顾有病的孩子。”(《教会证言卷一》第570页)结果,鲁特一家幸运地享有健康和世间的繁荣。鲁特报导说:“他的小麦地一英亩(0.41公顷)产了27蒲式尔(108配克)小麦,有的还产了40蒲式尔(160配克),而他的邻居的小麦地平均产量一英亩(0.41公顷)只产7蒲式尔(28配克)。”(同上,第574-575页)
爱伦坚持要雅各执行运动计划。他们每天两次长距离散步。后来,下了一场暴风雪,地上白茫茫的一片,带来一个小小的危机。她后来谈到这件事:
我找到鲁特弟兄说:“鲁特弟兄,你还有一双多余的靴子吗?”
“有,”他回答说。
“我想今天早晨借用一下,”我说。我穿上靴子,就走出去了。我在深深的雪地里走了四分之一英里(0.41公里)。我一回到家里,就要求我丈夫出去走。
他说,在这样的气候下他不能走。
“噢!能,你能走,”我回答。“肯定可以,你踩着我的脚印走就是了。”
他是一个特别尊重女人的人;当他看到我的脚印,他想,一个女人能在雪地里走,他也可以。那天早晨,他象往常一样出去散步。(《怀爱伦文稿第50号》1902年[见《信息选粹》第二册,第307页])
1867年1月29日,怀夫妇离开赖特,乘车去蒙特卡姆县的格林维尔,距离有40英里(64公里)。爱伦描述了这次旅行:
“这是冬天里最寒冷的日子;我们很高兴,在寒冷和风暴中,能在梅纳德(Maynard)弟兄家里找到住处。这个可爱的家庭衷心欢迎我们住到他们家里。我们在这附近呆了六周,在格林维尔和奥尔良的教会工作,并且把梅纳德弟兄好客的家当作我们的总部。”(《教会证言卷一》第575页)
在格林维尔的活动与赖特的基本相同。会议很频繁,雅各和爱伦两人都参加了。她记载下了她丈夫健康状况的改善:
“他的工作被人们接受了;他对我的工作也有很大的帮助……上帝护助他作出的每一点努力。他相信上帝,不顾自己的身体很弱,冒险出行。他获得了力量,通过每一点努力,改善了健康。”(同上)
前景改观了,他们两个又可以一起工作了,爱伦怀着“极大的感激之情”。现在,首要的问题是,深入地执行“统筹乐捐计划”;而健康改革则需要广泛地进行发动。他们发现,在那里的人们比起赖特的人来更容易接受圣经。当朴素的真理得到宣讲,偏见就被打破了。(《评阅宣报》1867年2月19日)
他们喜欢格林维尔的环境。对这一点,雅各是这样写的:
“人们会把蒙特卡姆县想象成为很新的木头房子的乡村,它在卡尔欢县北边75英里〔120公里〕。但这里是这个州最漂亮的地方。农夫们大都过着温饱的生活。很多人很富有,有宽敞的富丽堂皇的房子、富饶的大农庄和美丽的果园。
人们旅行经过这个地方,会看到密歇根州很罕见的各式各样的景色。首先,他会看到起伏的橡树;草原上到处是枫树和山毛榉,还有高大的松树。然后,在不知不觉中,他突然看到一个美丽的农场,里面的建筑大小和式样,和我们小城市的住宅一模一样。”(同上)
“过去的两个月,雪橇一直很好用,”他写道,“气候一般都比较暖和、晴朗。”(同上)由于有几匹马,这对于他们来说,真是一大幸事!他们几乎每天要跑5到40英里(8到64公里)。在他3月3日写的报导里,雅各通知《评阅宣报》的读者:
“自从我们离家(于12月19日离开战溪街)……我们已经驾车走了一千英里〔1600公里〕;每天还要走路,总计走了100英里〔160公里〕。这与我们的布道、写作、沐浴和休息的时间加到一起,就是我们所有的时间。”(同上,1867年3月12日)
其它报导说到,他的健康状况是恢复了一半。他还很虚弱,但他决心靠信仰继续前进,期望完全恢复。他们在格林维尔附近的工作报导结尾是这样写的:
“我们现在要离开这些人了,他们希望我们住在他们中间。如果上帝同意的话,我们也有强烈的愿望,住在这些可爱的人中间。在这里,我们自然地见证,比起有牧师们做过的很多工作,与当地的长老们和有经验的教友们做过的很多有效的工作的地方,更受重视。
在一年中的这个寒冷的季节,人们徒步十到十五英里〔16-24公里〕到这里来,上了年纪的人和身体不好的人徒步三到十二英里〔5-19公里〕到这里来,我敢说,他们绝对是来听讲的。”(同上)
 
在战溪街受到冷遇
春天解冻了,路变得很难走,使每周去教堂变得很困难。雅各渴望见到战溪街的教会成员,“上帝为他所做的这一切,让他们一起来分享这种快乐。”(《教会证言卷一》第577页)因此,他们计划南行。按照旅程的安排,他们途中还要花几天时间访问信徒们。一天夜里,怀爱伦做了一个令她不安的梦。他们受到警告,在战溪街,他们会受到冷遇(同上,第578页)。他们离开那里三个月了;在这期间,怀雅各的健康状况确实有了改善,他们理应受到热忱的欢迎。
但是,并非如此!错误的报导和批评起了作用。尽管雅各在3月16日安息日的上午和下午主讲,讲道声音清晰,星期天的上午都继续主讲,爱伦自由地作见证分享,但人们对他们似乎是敬而远之。
爱伦受到很大的打击。雅各对于这种冷遇也极度失望。慢慢地,他们发现了其中的原因。部分原因是,当爱伦十二月把她丈夫带到赖特去的时候,她拒绝了战溪街的朋友们和教会领袖们劝阻她不要去的劝告。还有,诽谤的报导一段时期以来到处散布,产生了这样的效果,认为怀雅各在疯狂地捞钱;战溪街教会对于怀姐妹的证言没有丝毫地信任。
虽然很痛苦,但这样的报导对于爱伦来说并不令她吃惊,因为她的异梦中早有揭示。
 
搬到格林维尔
在这种情况下,雅各和怀爱伦整理好他们的一些物品,于4月25日星期四乘马车去格林维尔。他们于4月30日星期二到达梅纳德的家。“又到家了,”他们叹了口气。从梅纳德家的院子里可以看到,他们新家的施工架高高耸立,有半英里之遥,建在一个农庄里。他们去战溪街之前买下了这个农庄。“在我们走出马车之前,”怀雅各写道,他们驱车到了那里,“看了房屋施工的情况。”他接着写道,“今天是5月2日,我们开始在花园里耕种。我们希望得到上帝的祝福,我们的新家会欣欣向荣。”(《评阅宣报》1867年5月14日)
但他们搬进新家后,就回到战溪街,参加1867年5月14日的总会会议。尽管旅行和搬到格林维尔使他们很疲惫,他们“在安息日和第一日,就耶稣的降临证道,感觉与往常我们在这种场合证道一样。”(同上,1867年5月28日)
战溪街教会对于怀夫妇的冷漠的态度还没有完全改变,但是在《评阅宣报》上发表的正式的声明中有一种交流:战溪街教会表达了同情,雅各和怀爱伦则表达了对战溪街教会的热爱和信心。他们请求教会和所有信徒为他们祈祷(同上)。五月底,他们回到格林维尔。
 
在格林维尔耕作
对于怀氏父子怀雅各和威利来说,这是快乐的一天。1867年5月2日星期四,威利十二岁。他们可以看到,他们在小格林维尔农庄里耕作的肥沃土壤(同上,1867年5月14日),很快就要移植葡萄、黑莓、树莓和草莓,还可不时看看他们的新房子的建筑。大约在此时,爱伦设计了一个计划,鼓励雅各进行体育运动。丹斯维尔的医生曾警告过他,体育运动会使他再次中风。爱伦在异象中则看到,要是没有脑力和体力的运动,他是不可能完全恢复的。这是她的记述:
“春天要移栽果树,要整理花园。‘威利’,我说,‘去买三把锄头和三把耙子。记住一样买三把。’当他买回这些东西交给我时,我告诉他拿一把锄头,给他父亲一把。他父亲反对,但还是拿了一把。我自己拿了一把,我们开始锄地;虽然我的手心起了泡,我仍领着他们锄地。他父亲做不了多少,但他一直在做。就是这样,我试着和上帝合作,使我丈夫恢复健康。”(《怀爱伦文稿第50号》1902年[参见《信息选粹》第二册,第307页])
6月18日,雅各欣喜地报导说,他驾着马车到镇上办事,并且为建筑工人买回了材料(《评阅宣报》1867年6月25日)。6月29日,安息日,他和爱伦参加了费尔普莱恩(Fairplains)教会的聚会。上午,他讲了一个半小时关于洗礼的事;下午,他又讲了一个小时加拉太书6:6,7,内容是“种什么,收什么”。随后,爱伦讲了一个小时。第二天上午,他领着四个候选人到附近的湖里为他们举行浸礼。威利是四个人中的一个。雅各把金弟兄带去了,怕他万一需要帮助,但他没有需要帮助。
 
收草
康复的进展很稳定,但速度缓慢。7月18日和19日,是星期四和星期五,对于雅各来说,这是忙碌的日子,因为这是收草的时候。他安排邻居割草,并想要他们帮忙收进来。但爱伦认为,这是一个好机会,可以让她丈夫进一步活动。草干了,她溜出门去拜访邻居们。通过交谈,她知道他们正忙于自己的事情,但准备帮雅各收草。她对每个人说,“他来请你们帮忙,就告诉他,你们已经告诉过我,你们正在忙自己的事,不方便把你们自己的事搁下。要是这样做,你们自己就会蒙受损失”(《生平概略》1888年版,第357页)。邻居们本不同意这样做,但她解释说,她的计划是鼓励雅各多活动,这样他们才同意合作。这个故事在几个地方都介绍过,但这里是1888年出版的怀雅各和怀爱伦的生平概述中所讲述的:
“当他请邻居帮忙的时候,他们都称自己太忙,帮不了。草必须马上收进去,怀长老非常失望。但怀夫人一点也不感到沮丧;她毅然说道:‘让邻居们看看我们自己能做这工作。威利和我可以耙草,并抛到马车上,你只要装车和驾车就行了。’他同意了,但是他们怎么可以把草堆成垛?
农庄是新建的,没有谷仓。怀夫人自告奋勇堆草垛,但要她丈夫抛草,而威利则要耙另一车草。”(同上)
一些邻居走过的时候,惊讶地看着怀爱伦——这个每星期对满屋子的人讲话的妇女,把草踩结实,堆起草垛。报导他这一周的活动时,雅各写道:“我每天干六到十二小时的活,每天夜里幸运地享受六到九个小时的睡眠……我的工作是收草、耕种、安排房子、锄地、摆放地毯。”(《评阅宣报》1867年7月30日)
在他们格林维尔新的宽敞的家里的那些日子里,雅各慢慢地恢复了——从原来虚弱到既拿不起钱包,也拿不起手表,到活跃的有闯劲的牧师。几年后,爱伦解释道:
“我的丈夫康复后,还活了很多年。在这些年里,他做了他一生中最重要的工作。增加了这么多有效益的时间,不是很多倍于我对他十八个月辛苦照顾的回报吗?”(《怀爱伦文稿第50号》1902年[参见《信息选粹》第二册,第308页])
 
吃苦耐劳的先驱
事实上,他们对于雅各的恢复非常高兴。到1867年10月底的时候,他们喜气洋洋地出发,进行为期三个月的东部旅行,访问新英格兰的信徒。
10月23日,星期三,雅各和怀爱伦由D.T.博狄奥陪同,去东部教会赴约。安息日和星期日,他们到了纽约州罗斯福,在那里J.N.安德烈与他们会合。很快罗斯福的很多工作都步入正轨。
他们第二个约定的地点在缅因州。首先是在罗里奇沃克,波特兰以北大约75英里〔120公里〕的地方,代表们被召集到那里成立缅因州区会。总会主席J.N.安德烈和他们在一起。D.M.坎赖特(D.M.Canright)在那里做了很多工作,当时看来,他是那个地区最杰出的牧师。他报告了从星期五到星期天召开的会议所完成的工作,并且强调了怀雅各和怀爱伦所给予的帮助的特殊意义。
“以前我从来没有这样充分认识到,在教会里有才干的人有这么重要的意义。我从来没有象现在这样对他们充满信心。许多人,不,几乎所有人,都有同感。感谢上帝的证言。”(《评阅宣报》1867年11月12日)
11月1日,星期五,代表们着手组织缅因州区会。整个十一月,直到十二月中旬,雅各和怀爱伦都在缅因州,访问教会。只要有可能,也拜访亲戚和故友。
J.N.安德烈在缅因州做了相当多的工作,他向那些不熟悉怀爱伦的人描述了她的经历和她的特殊才能。他说:“即使对于所受到的责备表现出最强烈反对的那些人,经过平静、严肃的反思后,几乎无一例外地承认他们受到的责备是公正的,”并且接受她给他们的信息。安德烈经过深思熟虑后评述道:
“我有幸、有机会判断这些证言的真实性,通过亲眼目睹她对很多例子进行了准确可靠地描述,提出了很多不同的特点。我有理由相信,这些事情怀姐妹几乎完全都不知道。有些例子,她是绝对不知道的,只有通过圣灵告诉她。然而,非常恰当、准确地指出了许多人的缺点以及优点。即使是那些最了解他们的人,也说他们不可能这样准确地描述他们。”(同上,1867年12月24日)
通过这种证明,许多人相信怀爱伦描述的异象是诚实的。
怀氏夫妇和安德烈履约,去了缅因州托普山;去了新罕布什尔州华盛顿;去了佛蒙特州。许多地方只能乘雪橇或者坐马车去。
12月23日,星期一,白天在威廉·法恩斯沃斯(William Farnsworth)家里举行了会议。1844年,法恩斯沃斯在新罕布什尔州华盛顿教会站起来宣布,他决定信守上帝的安息日,其他人拥护他的决定。
坐在人群中的有19岁的尤金·法恩斯沃斯,威廉22个孩子中的一个。当他听到怀爱伦根据信息、用她独有的洞察力评述着信徒们的时候,他有了一个想法。他在心里说,我希望她能处理我爸爸的事。他知道许多人不知道的事情——他父亲又偷偷地嚼起烟草来了。他们的农庄与外面是隔离的,威廉偷偷地嚼烟草,但尤金看到他在雪地里吐烟液,并且很快用靴子擦去而不让别人看见。当尤金脑海里想到这些事的时候,怀爱伦转向威廉,对他说:
“我看到这位兄弟是烟草的奴隶。但最糟糕的是,他在扮演一个伪君子,想欺骗他的教友,认为他已经放弃了嚼烟草,因为当他联合整个教会的时候,他许诺要这样做。”(威廉C.怀特,见《评阅宣报》1937年2月11日)
当尤金看到这些掩盖的罪孽,被怀爱伦如实地揭露出来时,他知道他正在亲眼目睹预言恩赐的显现。当她根据信息,完成了对房子里不同的人的评述,他们自己有机会对此作出回应。人们一个一个地站起来承认,她的信息是真实的,并表示后悔,承认自己的错误;再次表示,他们屈服于上帝。然后,父母向他们的孩子坦白。这触及了年轻人的心灵,他们一直在看、在听;他们的心被信息和鼓励感动了!不只是爱伦的信息和鼓励,还有怀雅各和安德烈的信息和鼓励。
星期三上午,这天是圣诞节,举行了一个聚会,13个孩子和年轻人表达了他们成为基督徒的决心。
有五个年轻人没有出席圣诞节上午的聚会,但是响应他们年轻朋友的呼吁,也把心交给了上帝;一起十八个人,他们的生命在华盛顿的这重要的五天里发生了改变。他们中有些人要求立刻受洗,因此,在附近的米伦池塘的冰上锯一个洞,他们高兴地举行了这个仪式。其他人要等到春天和更温暖的季节。这十八人中有九人成为上帝事业的教会教牧人员,有的人后来担任了重要的职务。他们中间有尤金、埃尔默和奥维尔·法恩斯沃斯和他们的姐姐洛蕾塔。后者嫁给了A.T.罗宾逊并成为圣经教师。密德的两个孩子都有出息,露丝在城市使团工作,佛瑞德作为文字布道领导人,到非洲传教。
12月26日,星期四上午,怀雅各和怀爱伦以及约翰·安德烈赶往佛蒙特州北部,星期五晚上,在西伊诺斯堡靠近A.C.和D.T.博狄奥家(Bourdeau)的教堂要开大会。A.C.博狄奥在《评阅宣报》上报导安息日后的那天晚上,有150人参加了“基督之家的圣餐礼”。
星期一上午的会议开得很有意义,一直开到下午两点,取得很大进展。此时,应怀弟兄的请求,把靠近讲道坛的六把长座椅空出来,让给在这次会议期间,决心为天国新生的人来坐……
这些人一个一个地通过考察,投票通过,接受进入教会,作为接受洗礼的候选人;在太阳正要下山之前,这时温度计显示为零下二十度〔-20℃〕,我们走到距离会堂差不多一英里〔二公里〕的小河边,我从冰上走进清澈的水中接受洗礼,共有十一个人,其中有我年迈可敬的父母。(《评阅宣报》1868年1月21日)
 
回到战溪街
他们于1月11日,安息日,回到了战溪街,雅各主持了上午的仪式;并且布道,讲了“迷路的羊”的寓言。下午,安德烈和怀爱伦讲了话。星期日上午,爱伦主持了会议。她讲述了“她所看到过的迦南土地上的摩西的表号和实体,非常有趣。”(同上,1868年1月14日)怀雅各报告了他们的西部旅行:
“我们在这段时间〔接近三个月〕乘火车旅行3200英里〔5120公里〕,乘私人交通工具旅行600英里〔960公里〕,主持了140次会议,布道60次;几乎在所有这些会议上或多或少地发表演讲。怀师母在100多次会议上讲话,时间从半小时到两小时。我们协助,为四个牧师进行了按立,为一个礼拜堂主持了献堂礼。主持了150个洗礼候选人的考查,为18个人施洗……
15日,我们离开战溪街,回我们在格林维尔美好的家。在那里,我们希望收到朋友的来信。”(同上)
毫无疑问,怀雅各和怀爱伦又回到并肩工作的状态了。
责任编辑:飞悦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上一篇:第七章 健康改革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推荐:

福音中国网 闽ICP备14008850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