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您的当前位置: > 现代真理 > 预言之灵 > 怀爱伦传略 > 正文

第七章 健康改革

来源:现代真理 编辑:纯杰 时间:2018-06-05
导读:第三十四章 多事之秋 当星期天早晨,怀爱伦起来走向她的书房的时候,1905年才过了一个小时。 这是一个寒冷的早晨!生好火,我在基督面前跪下来祈祷。我心头的负担很沉重。我请求基督耶稣指引我、带领我 我需要伟大的指导者控制我的头脑噢,我觉得多么需要圣
GO
对于十九世纪中叶的新英格兰人来说,有许多共同因素决定了他们的生活方式。
1.饮食习惯。除了肉类、土豆、盐和糖以外,很少有店铺买的食品。冬天漫长寒冷。由于缺乏新鲜水果和蔬菜,人们吃营养丰富的面包和馅饼来弥补。早餐食品以蛋糕、馅饼和油炸圈饼为多见。没有植物油或酥油。肉很贵,猪肉是吃得最多的肉。
2.衣服。很少有店铺买的衣服。寒冷的冬天使得厚衣服和厚被褥成为生活之必需品。
3.没有室内水暖设备,没有电灯,没有洗衣机。
4.取暖。家庭靠烧木柴的炉子或者壁炉来取暖。晚上窗户关得紧紧的。晚上的空气被认为有损健康。
5.喝茶,喝咖啡,喝烈性酒和苹果酒,抽烟。这些都是从过去延续到现在的习惯。生活中很少有娱乐,很少有改变,只有这些东西给人们提供各种慰藉。
6.平均寿命。1900年,美国人的平均寿命为47.3岁。
7.易患病。这是由于对健康、卫生和疾病的起因无知达到可怕的程度所导致的。
人们没有认识到饮食、身体健康以及患病的原因这三者的关系。
在经受巨大的失望后的最初几年,当信徒们聚会时,他们就认识到喝酒和抽烟都是有害的。1851年,有一个人写信给怀爱伦,问她在异象中是否看到过抽烟是错误的。她于12月14日答复他:
“在异象中,我看到烟草是一种污秽的野草,一定不要抽烟,要戒掉。我的陪伴天使说:‘喜爱抽烟的人是戒掉的时候了,要不戒掉,上帝对抽烟的人会皱眉头的…… ’    
我看到,基督要建立一个没有污点、没有瑕疵和任何这类东西的教会呈现在圣父的面前,……他领着我们通过新耶路撒冷天国之门……耶稣为我们付出了这么多之后,还会有人不能作出决定,是否戒掉抽这种污秽的野草?我们必须成为完美的基督徒,自始至终否决我们自己,走我们的耶稣走过的那条狭窄的布满荆棘之路。如果我们最终克服了所有的困难,那么天堂,美好的天堂就不远了。”(《怀爱伦书信第5号》1851年)
怀爱伦宽容地写道,有些人戒烟要作一番斗争,建议他们象S.W.罗兹一样去做。他曾作过一番斗争才戒掉烟。“他要教友们为他祈祷。我们祈祷了,他被治愈了;从此以后,再也不想使用烟草。”
1856年,还有许多信守安息日的复临信徒们,在以这种或那种形式使用烟草。
2月7日的《评阅宣报》登载了一篇文章,编辑了医生关于使用烟草的言论。四月登载了一篇J.N.安德烈写的文章,题目是“使用烟草是一种违犯上帝的罪孽”,指出了问题的实质。怀雅各在一篇简短的社论中,间接地指责了他的许多教友同伴。他问:那些声称太穷,买不起教会报纸的人,“你喝茶吗?喝咖啡吗?使用烟草吗?”
后来,当1861年成立教会组织的事变得很明确的时候,问题被提了出来:
“在成立教会,吸收信徒时,如果他喝茶,喝咖啡,使用烟草,带耳环、戒指;还有些人不相信怀姐妹的异象,你怎么处理?”(《评阅宣报》1861年11月5日)
拉夫伯勒同怀雅各和怀爱伦密切合作,而怀雅各是《评阅宣报》的编辑,答案会在《评阅宣报》上刊登。因此,我们可以肯定,他们对这些问题一起进行了商讨——所发表的答案应当是他们三人的共同见解。
答案是,即使那些在安息日和信徒们一起做祷告的人,要是他或者她不是与教会的信仰完全一致,也不应接纳入会。
引导人们认识到遵循正确的健康原则,是需要时间的。
 
奥齐戈异象
在怀爱伦获得的异象中,令人记忆最深刻的异象之一,是1863年6月6日在密歇根州奥齐戈(Otsego)的健康改革的异象*。奥齐戈在战溪街东北方向大约30英里(50公里)。为了支持R.J.劳伦斯和M.E.康奈尔主持的布道聚会,怀雅各和怀爱伦同乔治·亚马当先生和夫人,以及其它几个家庭一道,于6月5日星期五早晨,乘马车赶往那里。
怀夫妇被安排住在镇西几英里的阿伦·希利亚德家里。在安息日开始的时候,亚马当夫妇和其他人到他家里来做礼拜。
怀爱伦被邀作主祷。她答应了,她热诚地向上帝恳求。当她为旁边的雅各祈祷的时候,移到他的侧边,把她的手放到他的肩上,倾诉她心里的话。后来她的声音改变了,人们听到她惊叫,“荣耀属于上帝!”新当选的总会主席约翰·拜因顿的女儿玛撒·亚马当解释道:
许多亲眼见到过这些事的人,常常希望描述一下,这个在圣灵影响下的上帝的仆人的状态——容光焕发的面容,手的优雅的姿式,每一个动作都表现出尊严;音乐般的声音好象来自遥远的地方。还有,许多许多其它的事使目击者对于他们是源自天堂充满了信心……她在异象中持续了大约45分钟。(《怀爱伦文稿第105号》“1863年奥齐戈异象”)
在这次异象中,她看到许多事情。但她看到的最主要的内容是关于健康——所有的人都有责任按照这些原则生活,就可以预防疾病,处于好的健康状况。
“我看到,我们现在应该特别注意上帝给予我们的健康,因为我们的工作还没有完成!我们必须作见证,它将会产生影响。我看到,我花费了太多的时间和精力做缝纫、侍候和款待客人。我看到,对家庭的照顾应该被摆脱掉。制服是一个陷阱,其他人可以做这些事。上帝没有给我精力做这些事情……
我看到,我们应该鼓励一种愉快的、充满希望的、平和的心智,因为这是得到健康的基础……
我看到,当我们的负担过重、过劳,我们自己疲惫不堪,然后又患上感冒,在这种情况下,疾病就会乘虚而入。我们一定不要把照顾我们自己的事留给上帝去关注、去照料;他已经把这些事留给我们自己注意。当我们的生活与我们祈祷的相违背,在违背健康法则后,又要求上帝照料我们的健康,使我们不生病,这是不稳妥的,也会使上帝不高兴!
我看到,关注我们的健康是一种神圣的职责;还要唤起他人担任起他们自己的职责;不要把别人的事担负到我们的肩上。同时,我们有责任宣讲,站出来反对各种各样的不节制——工作、饮食、饮酒、服用药品等方面的不节制。然后,把上帝主要的药品——水、纯净的软水推介给他们。这样的水可以用于治病,得到健康,用于清洁,还是一种高级饮品。”(《怀爱伦文稿第1号》1863年)
后来有人提议,找一个热心的牧师与雅各和怀爱伦一道研究健康问题。怀爱伦在希利亚德家里得到的异象中看到的,与当时大家普遍持有的观念很不相同!她对异象中的指示——要她指导基督复临安息日会教友们和其他人的生活方式,要与自然法则相融洽,感到犹豫不决。当她在H.S.莱医生家里时,他坚持要她告诉他,异象中见到了什么?她解释说,她所见到的大多数东西与普遍接受的观念很不相同;她担心,她讲出来不一定能被人理解。她说,她不熟悉医学语言,不知道怎么表达。在随后的谈话中,她简单地讲述了一些东西。后来,她以“健康”为标题,把它归纳到扩充的章节中,现在《属灵的恩赐》第四卷中可以看到。
 
关于健康的勉言 
她一开始阐述的是饮食习惯,包括吃肉。她谈到吃肉有导致传染病的危险,因为动物的流行病越来越多。她还详细讲到,经常暴饮暴食的有害影响。
她提到,使用刺激物和麻醉药,特别谈到喝酒,使用烟草,喝茶,喝咖啡。她强调个人清洁,房间清洁,以及房屋及周边的清洁的重要性;强调体育运动的重要性和适当地行使意志力的重要性。她说,她看到了水、纯洁的空气和阳光的价值。她讲到,有些人只想靠上帝保佑他们不得病,不在自己能力所及范围内尽力维持健康。这样的人是要失望的,因为上帝希望人能尽自己的本分。
对于医学界来说,对于几乎每个人来说,当时都处于漠视健康信息的时代。对于细菌和病毒都不了解。当疾病袭来时,用有毒的药物。例如:士的宁、汞、甘汞治疗这些症状;还用酒精来治疗水泡和出血。
在1863年6月6日的异象中,不仅让怀爱伦看到了健康生活的基本原则,而且还给了她一项庄严的使命。这个使命在今后的许多年间,对于她和她丈夫的工作都有意义——她和雅各将成为健康改革的教师。但在教导之前,他们必须知道应该教什么?尽管他们是成人,是父母,思维敏捷,但他们的健康概念在这个普遍漠视健康的时代,与普通人并没有大的不同。
由怀雅各和史密斯编辑的《评阅宣报》有时选登一些别的杂志的文章,或者狄欧·刘易斯医生写的文章,内容包括休息、新鲜空气和运动等。文章和劝勉反复告诫人们,不要使用烟草、喝茶、喝咖啡。但1862年到1863年冬天,白喉病肆虐的时候,《评阅宣报》虽然登载了许多孩子死亡的讣告,但它能够提供给担惊受怕的父母们的,只是应用一种配方为“西班牙昆虫和松脂”的膏药。
后来,雅各C.杰克逊医生治疗白喉的方法,引起了怀雅各和爱伦的注意。具体的治疗很简单、很合理,就是适当地使用水、新鲜空气和休息。很认真地应用这些方法,拯救了怀家两个患病的男孩;还有摩西·赫尔家的男孩;但孩子一旦恢复后,治疗经历很快就都忘记了。后来,在1863年6月6日的异象中,怀爱伦看到的许多情况和事情中,健康是很重要的一件事。健康的许多特征对于当时的怀爱伦来讲是革命性的,以至于她一时竟不知所措!
大约三个月后,当雅各和爱伦在波士顿的时候,雅各看到一份由J.V.海姆斯长老出版的叫做《先知的声音》的期刊上,登载了一些论健康的书籍广告。他预订了一些,在缅因州的托普山收到了寄来的书。但他太忙了,没有时间来读,包都没拆,放在那里已经有了一段时间。
爱伦在沉重的压力下工作,她要在和她丈夫一道访问杰克逊医生在纽约州丹斯维尔的“山坡之家”之前,完成关于这次异象的写作。她决心在出发之前,要在书中把这次异象中她所看到的有关健康改良的主要内容写出来。她不希望别人说她所介绍的、在异象中看到的东西是受杰克逊医生,或者任何其他人影响得到的。
她发表了一个有趣的声明:声明她第一次写出上帝揭示给她的东西之前,她没有看过、读过相关的文章——
“我所写的有关健康的内容不是来自书籍或者报刊……我的观点很清楚;我在完成书的写作之前,不会读任何文章。我写出来的观点不依赖书籍或者其他人的看法。”(《怀爱伦文稿第7号》1867年)
她与莱医生和许多其他人对异象中向她揭示的有关健康的事情进行了坦率的交谈,但是她没有读过一篇关于健康的文章。
 
第一次访问丹斯维尔
写完“健康的法则”——这是《属灵的恩赐》第四卷的一个部分,爱伦和雅各现在准备好了去丹斯维尔。他们要在那里待几周,尽量学习健康改革以及照顾病人的新方法。数周来,他们一直在期待访问纽约州的丹斯维尔杰克逊医生的“我们的山坡之家”。怀雅各是这样描述这个健康机构的:
“1864年9月,怀夫人和我自己在纽约州利文斯顿县的丹斯维尔的一个叫做‘我们的山坡之家’的健康机构度过了三周。我们这次访问的目的不是接受治疗,因为我们的健康状况比平时要好,而是去耳闻目睹那里的情况;这样,就能给许多打听的朋友们一个比较确切的描述。”(《健康(怎样生活)》第一期,第12页)
这个机构位置很好,客人名单多达大约300人。工作人员中医生有:医学博士雅各C.杰克逊主任;医学博士F.威尔逊·赫德;医学博士哈丽雅特N.奥斯汀小姐;医学博士玛丽H.约克夫人和医学博士霍雷肖S.莱。
莱医生是在密歇根州阿里根有17年临床经验的基督复临安息日会教友,怀爱伦在接受健康改革异象后,马上跟他交谈过这件事。这次访问鼓舞了他把他患病的妻子带到这个机构来,并尽可能学会所谓的合理的方法。在丹斯维尔,他快被当作工作人员,这给了他极好的机会学习那里应用的方法和步骤。
陪同雅各和怀爱伦去丹斯维尔的有埃德森和威利,还有埃迪莉亚·贝尔登。杰克逊医生给他们做了常规体检。现在已经找不到当时雅各和爱伦的健康报告。他们与杰克逊医生进行了坦率的交谈,听了他的讲课,接受了治疗,观察了那里的妇女的服装,在这个机构进餐。两人对那里的总体的气氛、饮食计划和治疗方案都有很高的评价。
他们观察了各种各样的水疗法,如“半浴”、“浸浴”、“冷单包裹”、“蒸汽浴和热敷”。怀爱伦说:
“我想我们确实应该在密歇根有一个这样的机构,使患病的安息日会信徒能够在这里休养。”(《怀爱伦书信第6号》1864年)
怀雅各发现,食物计划同样很吸引人!所以,比较详细地记录了下来:
“桌子上放满了各种各样很普通但营养丰富的食物,当得到来自自然界健康的食品味道时,对于病人来说,这成为每日的奢侈品。暴饮暴食的人用猪肉、油脂、肉汁、调味品等东西来满足堕落的胃口,看一看赫德医生有关烹调的小册子,就会发现自己的无知,会认识到这种生活方式是一种饥饿系统。 
但是在‘我们的家’住上几个星期就可以改变胃口,就能吃寻常、简单而营养丰富的食物,而且与现在这种不自然且有害的食物相比,口感要好得多!我们从没有见过男男女女聚集在餐桌旁,比丹斯维尔的病人更高兴,吃得更有滋味的场景。有胃口想吃东西,对于一群病人来说,是很奇妙的事!这些人只是很瘦,才会让人想起他们是病人。
除了常规的煮得很好的粗麦粉粥、粗麦粉饼干、蛋糕、馅饼之外,有时还有其它的东西。我们发现,餐桌上堆满了时令水果,如苹果、桃和葡萄。在‘我们的家’,谁也不要担心会挨饿!吃得太多是更危险的!
由于虚弱的病人对于流行食品没有胃口而慢慢地消瘦,这时他们的胃口变得很自然、很敏锐,结果变得很想吃普通食物;有健康的乡村学校,儿童吃普通食物时那种狼吞虎咽的感觉。这些食物很营养,病人的胃口又好,由于任性而变得虚弱的这一类病人,肯定会有吃太多的危险性。”(《健康(怎样生活)》第一期,第14-15页)
雅各认识到,对有些人来说,从通常吃肉的饮食,到普通健康饮食的转变,是要花费一些时间才能完成的。他警告,不要突然彻底改变。杰克逊医生作为一个医生,是“行业里的大师”,“一个头脑清晰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演讲者”,而且不管做什么事情都“十分果断”,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雅各用一种肯定的语调,结束了他的报告。他向那些危重患者推荐这个机构。对于别人他是这样说的:
“对于那些很活跃,但健康状况不好的人,我们坚持向他们推荐健康出版物。我们设计成各种类别的书,可以保留在手头随时查阅。朋友们,及时读这些书,成功地改变你的习惯,与生命的法则相协调地生活。
对于那些说自己身体很好的人,我们会说,当你认为健康是一种福祉的时候,会把这归因于人类的创造者。学会遵照上天为人类创立的法则去生活。价值几美元的书能教会你怎样生活,帮你节省找医生看病的大笔费用;你就不会因患病卧床几月不起;你就不会因服药而痛苦而身体衰弱,可能也不会过早夭折。”(同上,第18页)
 
健康改革积极的教师
在丹斯维尔的三个星期里,雅各和怀爱伦发现了他们迫切需要的和正在寻找的东西——对健康生活原则的实际应用。有了这些知识,他们才能成为合格的健康教师!还有很多东西要学。由于心灵敞开了,他们继续寻找对于他们和一般信徒有帮助的东西。他们还一起访问教会,会见一般民众。当怀氏夫妇会见见多识广的信徒时,和他们探讨疾病和产生疾病的原因,探讨改革生活习惯。他们的信息被大家所接受。
 
《健康改革者》
在1866年5月中旬召开的总会会议上,作出了一个决议,要H.L.莱医生通过《评阅宣报》杂志提供系列文章,主题为健康改革。会后,很快制订出一个计划并得到实施,出版一本健康杂志月刊,由莱医生担任编辑。1866年6月5日的《评阅宣报》登载了这则通知:
《健康改革者》简介:这是一本每月出版的期刊;用上述名称,十六页,杂志样式,有封面。第一期将于1866年8月1日,由西部健康改革学会在密歇根州战溪街出版发行……
它将提倡用自然疗法,用空气、光、热、运动、食物、睡眠、娱乐等来治疗疾病……价格为每卷12期1.00美元。(《评阅宣报》1866年6月5日)
在八月份出版的第一期的社论中,莱医生重申了《健康改革者》的打算和目标。他补充道:“它的撰稿人将会是经验丰富和在智力和道德方面有很高造诣的人。登载的文章将会是精选出来的。”
杂志发行后不久,怀爱伦写道:
“《健康改革者》是媒介,通过这个媒介让亮光照耀在人们身上。它应该成为我们国家最好的健康杂志。它必须适合普通人的需要,准备回答所有合适的问题,彻底解释生命法则的最初原理和如何遵照这些原理保护健康。”(《教会证言卷一》第552-553页)
 
《健康改革者》倡导走极端,带来危机
1870年夏天,《健康改革者》发表了一些极端的见解,带来了一场危机。十月份,在堪萨斯州普莱森顿(Pleasanton)的帐篷大会上,形势比以往更清楚。怀雅各在关于那次会议的报导里,记载下了这个不幸的结果:由于怀雅各的长期患病,怀爱伦对于健康主题实际保持了沉默。中西部的信徒们在读过《健康改革者》上提倡的禁止喝牛奶、吃糖和盐的极端见解后,他们问道:
“战溪街健康改革的朋友是如何生活的?他们完全不吃盐吗?要是这样,我们现在不会参加健康改革。我们只能够得到很少的水果,我们不吃肉、不喝茶、不喝咖啡、也不吸烟,但我们必须有东西来维持我们的生命。”(《教会证言卷三》第20页)
怀雅各和怀爱伦两人很明白地表示过,他们不支持《健康改革者》所倡导的极端的见解;特别是非复临信徒撰稿编辑R.T.特罗尔医生,还有编辑威廉C.盖奇,他只是一个普通信徒,他并不在自己家里实施他在杂志上所提倡的做法。
在解释为什么怀爱伦经常谈到健康改革时,她丈夫写道:
“因为我们又在积极倡导健康改革。怀师母时常感到,她应当宣讲健康改革这个主题;原因是,一些健康改革者持有极端的见解。在我们群体中,所有或者几乎所有对于健康改革存在的极端见解,都被认为是她所认可的。这就是为什么她感到要讲出她的真实观点的原因。”(《评阅宣报》1870年11月8日)
 
怀爱伦温和的观点
怀雅各解释他们持有的温和的观点。他在堪萨斯州帐篷大会的报导中记录了下来:
关于使用烟草,喝茶,喝咖啡,吃肉,还有穿着,有一个一般性的原则。但是现在,对于盐、糖和牛奶,她不认同那些极端的观点。对人们每天都要吃的这些东西,如果小心地说服,还不能被接受的话,有一个充分的理由说明,许多人的脑海中并没有打算接受这些观点……
或许应当说明,对与面包一起大量使用的牛奶,她虽然并不认为是一种最好的食物,但她现在所观注的,是牛要处于最佳的健康状态才是最重要的……,因它的奶被作为一种食品。根据她现在对这件事的理解,她的观点与发行的出版物所传播的不一样,它们对牛奶这个重要问题采取了一种极端的立场。
特别提到糖和盐,他提出了中间道路的看法:
怀师母认为,从单纯的吃肉,转变到大量吃糖,是从坏走向更坏。她推荐少吃糖和盐。人的口味可以而且应该改变到只适量地使用糖和盐。
然后,她就另外一个问题发出警告,不要突然改变:
“虽然使用烟草,喝茶,喝咖啡可以立即戒掉(对于那些不幸成为这些东西的奴隶的人可以一次戒掉一点),改变饮食应该很谨慎,一次改变一点。虽然她会对那些改变得太快而处于危险中的人说这些,她也会对于拖拖拉拉的人说,记住不要忘了要改变。”(同上)
1870年的夏天和秋天,雅各和爱伦花了大部分的时间参加帐篷大会。他们注意到,健康改革的事业或多或少地在困难中艰难前进,因为健康改革的宣讲者看起来也无能为力。
 
对《健康改革者》进行拯救生命的治疗
离开战溪街很长时间,雅各走进《评阅宣报》出版社。他发现,《评阅宣报》编辑部和《健康改革者》编辑部的房子都空着。《健康改革者》的编辑病倒在家。“我们的手头有很多事等着我们回来,”雅各写道,“等我们编辑我们的期刊。”(1870年11月15日)沃伦·巴彻勒(Warren Bacheller)从十几岁起,就在评阅宣报出版社。当雅各旅行的时候,他帮忙打理,使《评阅宣报》的工作在照常运转。但《健康改革者》不单只在等待,看起来要垮了。怀雅各在特别需要的情况下,从未表示过不乐意;现在他把这份报纸置于他的呵护之下。他看到,这份报纸要生存下去,必须马上改革。未经正式的授权,他接过这份报纸,把材料归纳起来,准备出版已经延迟了的11月刊。他为这一期和下一期各提供了一篇社论,怀爱伦帮助应对紧急情况,为四个月的刊物各撰写一篇文章。这些文章紧接在社论之后。
雅各为杂志拟定了三个目标:“第一,提高人们对杂志的兴趣;第二,增加发行量;第三,建立严格的预付机制。”(《评阅宣报》1871年4月)
在怀氏的社论中,他回顾了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健康改革的起源和所取得的进展。他阐述得很明了,这本杂志没有宗派,但它根源于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的经历和信念。怀爱伦的文章主要讲的是旅行的经历和所见,给出了一些有用的劝勉。文章的标题为“环境的产物”。这篇文章发表在1870年11月号;后来陆续发表的有“方便的食物”、“论毅力”和“母亲和她们的女儿们”。杂志由20页扩展到32页。
在1871年2月举行的总会会议上,怀雅各被选为《健康改革者》的编辑。他对杂志进行改组,仍然保留了特罗尔的特别部门,同时加入了一个新的部门,那就是怀师母的部门。看到他妻子在帐篷大会上对于普通民众的工作卓有成效,他力劝她支持他挽救这份报纸。
怀雅各代表《健康改革者》所进行的改革很快就有了成果。他的社论和文章提高了人们的兴趣。他成功地劝说R.T.特罗尔医生修正了倾向于极端的观点。怀师母的部门受到了欢迎。怀雅各恳求加入到健康改革行列的复临信徒中的牧师们撰写文章,到五月,他就收到12篇文章。
但是最好的“晴雨表”是发行量的增加——25天内增加了300个新订户。到十二月,订户几乎翻了一番,达到5000。人们普遍认为,《健康改革者》是美国最好的健康杂志。(《评阅宣报》1871年12月12日)
 
实践新信息
在怀夫妇第一次访问丹斯维尔的前一年,是充满了担忧的日子。在这些日子里,他们直接学习了他们所接受的如何照顾自己以及治疗病人的信息。首先,在1863年冬天,与可怕的白喉病进行了一场激战。无能为力的医生和父母寻找战胜这种疾病的方式。1863年1月13日的《评阅宣报》转载了伊利诺斯州报纸的一则消息,题目是“肆虐西伊利诺斯州的白喉灾难”,其中有一部分这样写道:
“白喉席卷全国,达到令人震惊的程度,似乎在很大程度上使医生无能为力。这种病只感染儿童;一旦感染,很可能引起死亡。这种病会蔓延到全城,不会遗漏一个家庭;有一些病例,全家的孩子可能全部患白喉死光。”
 
怀家三个孩子两个患病
战溪街每一个家庭都充满了焦虑。这种可怕的病会传染给一些亲爱的孩子并夺去他们的生命吗?
后来,果然发生了!二月的第一个星期,雅各和爱伦的三个孩子中,有两个说他们喉咙痛得厉害,并且高烧;他们几乎说不出话——不可否认,这是可怕的症状!他们传染上白喉了。
一定是上帝在冥冥之中的眷顾,他们很幸运得到了一篇关于治疗白喉的文章。这篇文章可能是在评阅宣报出版处通过“交换”报纸得到的,也可能是纽约州佩恩杨市耶茨县的编年史,或者某杂志从中引用并扩充的一篇文章,标题是“白喉的原因、治疗和痊愈”。作者是纽约州丹斯维尔的雅各·杰克逊医生。雅各和爱伦急切地读完了这篇文章。文章很有意义!他们立刻详细地按照治疗步骤做;治疗的要点很简单——只需要一个洗衣盆、毛巾、被单和毯子——但是需要仔细地观察和认真地工作。杰克逊医生很详尽地指出了可以减轻症状,直到最后康复的每一个步骤。这些是通过我们今天称为“水疗法”的简单方法来实现的——适当的沐浴、包裹、休息、新鲜空气;最重要的是不要焦虑。
杰克逊报导,经过多年的实践,应用这些方法,治疗数百例病例,包括年轻的、年老的,没有一例病例死亡。他提出的这些方法,是他作为一名深刻理解生理学的医生推导出来,并将其组合到一起的。他说:
“尽管我们的治疗计划非常简单,但我们取得了很大的成功。在当地,它在治疗这种特殊疾病的医学实践中带来了决定性的改变。据我所知,在这座城市里所有的医生,不管他是哪个学校毕业的,都不再用泻药治疗白喉,实际上都在采用我们的方法。”(《评阅宣报》1863年2月17日)
雅各和爱伦早就高度评价过“空气、水和光”是“上帝的伟大治疗方法”(1863年2月10日)。他们认为,杰克逊医生写的比药物和西班牙昆虫和松脂做的膏药更有意义。他们孩子的病来得很猛,怀夫妇没有耽误一点时间,小心翼翼地按照杰克逊医生的指导去做。他们预约了,要在2月7日和8日的安息日和星期日到密歇根州康威斯去讲道。星期五晚上,他们还按照杰克逊医生治疗白喉的方法进行了处理。安息日早晨,他们看到,可以安全地将孩子交给帮忙照料家里的人了。于是他们在安息日早晨驱车15英里(24公里)赶到康威斯,并在上午和下午主持仪式,会见改变信仰成为复临信徒的人。
安息日晚上,他们回到战溪街,给孩子做治疗,照看孩子。他们只断断续续地睡了一会儿。星期日早晨,他们又出发去康威斯,因为他们答应了去那里参加上午和下午的会议。
当怀家的孩子正在很快恢复时,一天晚上,怀爱伦被叫到摩西·赫尔和他妻子的家里。他们最大的孩子有六岁了,突然发病,病情很严重。孩子的父母都在蒙特里布道。怀雅各在《评阅宣报》上是这样报导的,“怀夫人用给我们自己的孩子相同的治疗方法给他治疗,第二天一早,这个孩子就好了。”(1863年2月17日)
 
亨利:死于肺炎
在奥齐戈健康改革的异象六个月后,十六岁的亨利——他们最大的孩子患上了肺炎。这时雅各和爱伦在纽约州布鲁克菲尔德参观修道院。他们兴致很高,准备在缅因州再呆二到三个月,在那里,爱伦将有机会完成《属灵的恩赐》的第三卷。
在纽约州布鲁克菲尔德,怀长老从梦中得到一个印象,使他想到孩子们可能出了问题,他们必须毫不迟疑地赶回缅因州。每天他们焦急地等待着来信,但托普山来的消息是“一切都好”。这未能使他们感到安心。做父母的责任心催着他们在完成约定之事后,立即赶回孩子身边。(《对青年人的呼吁》第23页)
11月27日星期五,这对父母回到托普山。他们发现,三个孩子,还有埃迪莉亚在火车站等候他们。看起来都很健康,只有亨利感冒了。但是到12月1日,下一个星期二,亨利的感冒发展成为肺炎,病得很厉害。几年后威利——他最小的弟弟,重新讲述了这个故事:
“当父母不在的时候,亨利和埃德森由豪兰弟兄照看,他们正在忙于给图册做布衬,准备销售。他们在离豪兰家一个街区之远的一个租来的仓库里工作。后来,当他们在等待从波士顿把图册寄过来的时候,有几天空闲时间……就沿着河边走了很远。回来后,他〔亨利〕毫不在意就睡在几块衬书的湿布上面。从打开的窗户吹进来阵阵寒风。这种不小心,使他患上了重感冒。”(威廉C.怀特“简忆雅各和怀爱伦”《评阅宣报》1936年12月10日)
当感冒转变为肺炎后,找来了一个和蔼的有经验的医生,给亨利进行常规的治疗,服用有毒的药物。主治医生不知道用水疗法,当时正有几位先行者在使用这种治疗方式。虽然在这一年的年初,按照雅各·杰克逊医生的指导,他们家两个患白喉的孩子通过适当地使用水、新鲜空气和休息进行护理,恢复了健康。爱伦和雅各还没有准备把“水疗法”作为治疗其它疾病的方法,现在他们所遇到的是肺炎。
亨利很快就垮了下来。虽然怀家和豪兰家虔诚地为他的康复而祈祷,但他的病越来越重。他的父母毫不迟疑地与他谈到死亡,并且为他料理后事。亨利对耶稣的信仰仍然是坚定的。他有机会思考他的一生;他深深地为在战溪街没有作出好榜样而感到后悔。他为此向上帝、向他的父母和兄弟们忏悔。当他为他的任性和罪孽忏悔的时候,他离上帝越来越近了;他享受着心灵上的宁静和上帝的祝福。他的信念更加坚定。
一天早晨,当他的母亲照料他的时候,他说:
“答应我,母亲!如果我死了,把我带到战溪街,埋在我的小弟弟约翰·希伯特的旁边,在复活的那天早晨,我们可以一起升天。”(《对青年人的呼吁》第26页)
他母亲向他保证会这样做。他一天一天地变得更加虚弱。医学科学在治疗肺炎上无能为力,现在看来,他不可能恢复了。记录上写着:
“第五天,他的父亲满是忧伤地躲到一个地方祈祷。回到亨利的房间后,他觉得上帝会尽力使一切正常;他把他的想法都告诉了他苦难的孩子。听到这些,亨利的脸上似乎有了快乐的微笑。他点头赞许,轻声说道:‘是的,上帝会的。’”(同上第27页)
在一次对话中,他说:“父亲,你要失去你的儿子了。你会想念我的,但不要忧伤!这样对我更好,我将可以逃避征兵;我也不用经历最后的七大灾。这样快乐地死去是一种特权。”(同上,第29页)
有几次,亨利口授了几条短信息向战溪街的年轻朋友,给出警告和保证。临终时的场景埃迪莉亚·贝尔登作了记录:
他对他的母亲说:“母亲,我在复活日的早晨和你在天堂会面,因为我知道你会在那里的。”然后他召唤他的兄弟、父母和朋友,给他们所有人一个别离的吻;然后他向上指着,轻声说道:“天堂是甜美的。”这是他最后的话。(同上,第31页)
 
在托普山和战溪街的葬礼
亨利和他的兄弟们在托普山的三个月里,他结识了一些人。根据他们的请求,在豪兰家街道对面的浸信会教友教堂举行了葬礼仪式。M.E.康奈尔当时在缅因州工作,由他主持了这个仪式。然后,全家人把亨利的遗体放在一口“金属棺材”里运回战溪街。乌利亚·史密斯在那里主持了葬礼;这个家庭的许多朋友参加了葬礼。亨利以前的同学来了。仪式结束时,他们唱了一首赞美诗,然后陪伴全家人和朋友们一道去橡树山公墓。回顾整个经历,怀爱伦写道:
“当我们高贵的亨利在16岁的时候死去——当我们甜美的歌手被带到坟墓,我们再也听不到他以前的歌声——我们的家是一个寂寞的家。父母亲和剩下的两个孩子非常敏锐地感受到沉重的打击。但是在我们丧失亲人的时候,上帝给了我们安慰;我们满怀信心和勇气,在他赋予我们的工作中奋力向前;满怀希望,在另一个世界会见我们的孩子。他被死神从我们手中夺去了生命,在那个世界里,疾病和死亡决不会再来。”(《生平概略》1915年版,第165-166页)
 
威利与肺炎较量
爱伦和雅各在白喉袭击埃德森和威利的时候,了解到水在治疗疾病中的价值;他们还在亨利患肺炎死去的经历中了解到药物治疗的无效。两个月后,在1864年2月的第二个星期,威利得了肺炎。他们面临一种两难的选择,这意味着他们仅存的两个孩子中的一个,要么会活着,要么会死去。怀爱伦报导了她们作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我们决定不请医生,而是尽我们自己最大的努力用水来治疗,并且以孩子的名义恳求上帝。我们叫来几个信徒和我们一起祷告。我们确信上帝与我们同在,他会祝福我们。”(《属灵的恩赐》第四a卷,第151页)
“我们毫不迟疑地开始治疗:第二天,威利病得很厉害,神志恍惚。当我对他讲话的时候,他好象也不听,也不看我。他的心跳不规整,老是不安地颤动。我们继续代表他祈祷,请求上帝的帮助,并大量地用水浇到他的头上,不停地在他的肺部做湿敷,很快他恢复神智象往常一样了。他右边痛得厉害,根本不能够靠右躺。我们用冷水湿敷来减轻他的疼痛,根据他的体温高低改变水的温度。我们很小心地保持他的手和脚温暖。”(同上,第151-152页)
焦虑的父母日夜守护着他,直到他们自己都差不多筋疲力尽。很显然,“水疗法”用于这样的病例需要不知疲倦地努力;但它产生了很好的效果。怀爱伦后来写道:
我们等待危机在第七日出现;他患病期间,我们几乎没有休息。第四和第五晚,我们不得不把他交给别人照料。第五天的时候,我丈夫和我自己感到很焦虑。孩子咳出鲜血,咳得很厉害。我丈夫大部分时间在祷告。
那天晚上,我们把孩子交给细心的人照看。休息以前,我丈夫长时间虔诚地祷告。突然,他祷告的沉重负担没有了,好象有一个声音对他说,“去躺下吧;我帮你照看孩子。”
我躺下不舒服,由于焦虑,几个小时不能入眠。我感到呼吸压抑,虽然睡在一个大房间里。我起床打开门,进到一个大厅,立刻感到轻松了,马上进入睡眠。
我梦见一个有经验的医生站在我孩子旁边,注视着他的每一次呼吸,一只手放在他的心口上,另一只手摸他的脉搏。他转向我们说,“危机已经度过。他见证了他最糟糕的一夜。他会很快恢复,因为他没有受到药物损害的影响。这是自然高贵的功劳,使他摆脱了身体系统的不纯洁。”
我向他讲述我筋疲力尽的情况,我呼吸的压迫感以及打开门得到的减缓。他说:“你得到的减缓也会使你的孩子减缓。他需要空气,你给他保暖保得太厉害了。火炉的热气是有害的,如果没有窗户缝隙进来的空气,就会中毒,毁灭生命。火炉的热毁灭空气中的活力,削弱肺的作用。房子太保暖,孩子的肺已经被削弱了。病人已被疾病弄得疲惫不堪,需要清爽的空气。它们能给生命器官增添活力,抵御疾病。在大多数的情况下,迫切需要空气和阳光的时候,它们却被挡在病房外面进不来,被视为危险的敌人。”(同上,第152-153页)
这个梦和几小时前他丈夫得到的保证带给他们多么大的安慰啊!她说:
“早晨我们发现,孩子度过了一个不平静的夜晚。他高烧直到中午才退。然后不发烧了,除了虚弱以外,他看起来很好。
他病的这五天,只吃了一块小饼干。他恢复得很快,他的身体状况比几年前还好。”(同上,第153页)
她加进了这句有意义的话——“这次经历对我们很有价值。”在十一个星期中,怀雅各和怀爱伦所经历的,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照!他们得到了令人深思的教训。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他们都清楚,必须要深入发掘、学会怎样与疾病作斗争,发现正确的食物疗法的原则。从这次经历中,他们懂得了清洁、新鲜的空气在治疗疾病中的重要性。
学会预防疾病同治疗疾病一样重要!
 
怀爱伦试着吃无肉的饮食
在密歇根州奥齐戈的异象中,怀爱伦得到的信息是,进行重大的改变,就能增进健康。她看到了现代人和伊甸园里夏娃和亚当的对比。我们的始祖身材魁梧,体格匀称,完美,无邪,非常健康。“我询问,”她说,“这惊人的衰退的原因是什么?结果被指向伊甸园。”(同上,第120页)由于我们最早的先辈违抗上帝的旨意,导致放纵欲望,违背了健康法则,就引起衰退和疾病。她号召改革饮食习惯;这包括从食谱中除去肉食。她指出,由于越来越多的疾病在动物中流行,这增加了人感染疾病的危险性。
我考虑了好几年,认为自己是依赖肉食获得力量的。几个月前,我一直是一日三餐。对于我来说,从一顿到下一顿,不感到胃的衰弱和头晕是很困难的……我吃肉就没有这种衰弱的感觉。因此我断定,对于我来说,肉是不可少的。
但自从1863年6月,上帝向我揭示了吃肉与健康的关系之后,我就不再吃肉。一段时间里,我的胃对吃面包很难适应。以前我吃面包几乎没有胃口,但是我坚持着,现在我能够吃了。我不吃肉差不多有一年了。大约有六个月,我们餐桌上的大部分的面包是未经发酵的,由未过筛粉和水做成,只放一点点盐。我们吃水果和蔬菜不受限制。八个月以来,我只吃两顿。一年多以来,我每天大部分的时间用于写作。连续八个月,我一直在写。我的大脑经常负担沉重,我很少做运动。然而,在过去的六个月,我的健康状况从没有象这样好过。(同上,第153,154页)
1869年3月6日,在战溪街的一次讲道中,怀爱伦进一步描述了她作为健康改革者的经历:
我感到很饿!我曾大量吃肉。但当我犯晕的时候,我把手臂放在我的胃上说:“我一口也不吃,我要吃简单食物,要不我就根本不吃。”对于我来说,面包索然无味。我很少吃一片一美元大小的面包。有些改革的事我处理得很好,但是要我吃面包,我特别反感。
当我作这些改变的时候,我是在进行一场特殊的战斗。开始的二、三顿饭我吃不下。我对我的胃说:“你可以等待,等到你能吃面包。”过了不久,我可以吃面包了,而且还可以吃粗面粉面包。这在以前,我是不能吃的;但是现在吃起来很香,我也没有失去胃口。(《教会证言卷二》第371-372页)
她继续说道:“我按照健康原则,不再吃这些东西〔肉、奶油和一日三餐〕。我从健康原则中得到健康改革的观点。从那时开始,教友们,你们没有听说过我提出健康改革的极端观点需要收回……
我不认为放弃吃那些在呼吸时留下难闻的气味,吃在嘴里留下不好的味道的东西是私人的事。
放弃这些东西,进入一种状况,一切都象蜂蜜一样甜美;嘴里不留下不好的味道,胃里没有软弱的感觉,这难道是自我牺牲吗?那些东西是我过去常常吃的。我把孩子抱在手里,再三地昏过去。
我现在不吃这些东西了,我今天能站在你们面前这样做,这难道是我私人的事吗?一百个妇女中没有一个能坚持我这样的工作量。我是按照原则办事,而不是一时冲动!我这样做,因为我相信上天会批准我的做法。这样,能把我带到非常健康的状况;我的身心灵都是上帝的,我在用身心灵荣耀上帝。”(同上,第372页)
责任编辑:飞悦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相关推荐:

福音中国网 闽ICP备14008850号-3